误长生

第9章 妖境

第九章 妖境

侍,侍寝?

我眨巴眨巴着眼,楞楞地看着仙使,对上他回头望来的深邃目光,我忍不住扯了扯发尾,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占了仙使你的便宜了?”

对上仙使猛然僵住的表情,我连忙又道:“幸好我洗了红尘垢后变好看了,不然仙使你可真亏大了!”

仙使憨厚的脸半天没有表情,直到见我还是不好意思地直笑,他才微笑地说道:“你不会说话,以后可少说些。”

说罢,他衣袖重重一甩进了自己的房间,我还站在外面发楞时,仙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且准备一下,与我去一趟妖境。”

我稀里糊涂地应了一声是,飘着进了房间,直到我把个人物事塞到储物袋里,整个人还是飘乎乎的。

妖境,它也是大荒的几十个国度之一,因这里的每一个国度都地域奇大,除非修了仙,一般的魏国人,这一生都是无法见到外域人的。

所以,我一听到仙使要带我到大荒别处,顿时喜出望外。连带的,要为仙使侍寝的烦恼,都给我抛到了九霄云外。

走出仙宫时,仙使回头打了一个禁制,顿时整个仙宫便消失在青碧山上,整个山头,和以前一样树木葱郁,一眼可以看到头,我望着那只有十几步方圆的空地,实在无法想象,那么大一处广场和那么大一座仙宫,居然就只占了这么小的地方?

这一次仙使没有骑着天马,而是手一挥弄来了一辆云车。

站在云车上,仙使负着手,他静静地看着前方,而我,则睁大眼看着夜色下的天空,看着一缕又一缕的白云从我身边飘过,而我每次鼓足了劲想去抓住一些时,那云又从我指缝中流过去了。

我在云间玩得不亦乐乎,而仙使闭目养会神后,突然说道:“魏枝,你可听过妖境?”

“没呢。”我双手圈住一大朵乌云,又眼睁睁看着它飘向后方,说道:“大家都说,大荒太大了,光是魏国我这一辈子都走不完,更别说别的国家了。”

仙使闻言似是笑了笑,他随手抛来一样物事,“拿着。”

我一怔,这是一个手镯,不由奇怪地问道:“这个给我干嘛?”

仙使头也不回,“妖境中的生灵,习惯了以气息定美丑,而这东西可以遮掩人的体味。”

我眨巴眨巴着眼,一边戴手镯一边闷闷不乐地辩道:“我闻过了,我的气味可干净呢,绝对不会丑得把妖境人骇跑……就不能不戴啊?”

仙使瞟了我一眼,转过头专心打坐不再看我。

我闷闷不乐一阵,又玩起云朵了,直到云也玩腻了,百地聊赖的我开始对着仙使发呆。

他这般背对着我盘坐,也是身姿挺拔,气势凛然,我看着他那仿佛高倨九天之上,让世人无法触及的姿态,我暗想道:真是奇了怪了,魏三小姐和魏四小姐对上仙使时,老是不依不饶的,这一点也不合常理。

我胡思乱想一阵,见时间实在漫长,这样漂浮着,前方的云海无穷无际,头顶上的虚空无穷无际,便打起坐来。

这一打坐,那种筋骨百骸都得到清洗,整个人飘飘然陶陶然的感觉又油然而来,渐渐的,我已沉醉得不知时日之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仙使的声音传了来,“到了。”

他的声音又清又透,直从灵魂深处响起,我一下睁开了眼。

妖境到了。

站在云车上,入眼便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大草原上,奔跑着各种奇形怪异的野兽,而在视野的尽头,有一处巨大的城墙,此刻城墙大门洞开,似有不少人站在城门外,抬头朝着我们指指点点。

仙使驱着云车,朝着城门缓缓飘落。

云车一落下,站在城门处的众人便大步涌来。我看着这些显得格外高大悍勇的男人,想道:除了比魏国人强壮,也无多大区别。

正如此想着,后面一阵兽啸声传来,围着我们的众人,听到那啸声迅速散向两侧,而四个做贵族打扮,身材高大,面目俊朗,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的青年走了过来。

四人一走到仙使面前,便把手在胸口一按,恭敬地说道:“可是上界仙使到来?”

仙使淡淡说道:“正是。”

他缓步下了云车。

我跟在他身后一跳而下。

我可能跳得比较猛,配上比起这些妖境人更显娇小的身材,实是让人担心。于是旁边一双大手伸出,急急扶住了我。

扶住我的,是那四个贵族中的,黑头发的一个。他刚扶上我的肩,整个人便是一僵。

就在这时,仙使清冷的声音传了来,“魏枝,走快点。”

“诶。”我连忙应了一声,不好意思地冲扶我的俊男一笑后,屁颠颠地跟上了仙使。

在我的身后,那黑发贵族还在一动不动着,直到我们走出了十几步,他才大步跟了过来。

走着走着,我老觉得后面有人在目光灼热地盯着我,便回头看去。这一回头,我便对上黑发帅哥那紧紧盯来的目光,对上我,他咧齿一笑,露出雪白得夺目的牙齿。

这人眼睛贼亮的。

我又回了他一笑,屁颠颠跑到仙使的旁边。

仙使不爱说话,可这些妖境人性子直爽喜欢言语,如我旁边,一个紫发贵族便跟另一个略显肥胖的贵族在嘀咕,“听说上界的天君封去大半修为,自贬凡尘,只是不知他现在流落到了大荒哪个角落?”

另一个银发少年贵族连忙凑上去,好奇地问道:“天君封了修为自贬凡尘,为什么?”

紫发贵族道:“好似是要历情劫。”

肥胖的贵族哈哈大笑,道:“三十年前,我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天君,那人俊则俊矣,可天生便是帝子,高高在上,冷漠无情才是本性。那样一个人要历情劫,可是一个大笑话。”

银发贵族回道:“见过天君的都这样说。也不知这些帝子怎么搞的,居然还在过情劫那一关。”

那黑发贵族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说道:“帝子的情劫关我在世家的藏书中看过记录。”

好几人同时看向他。

黑发贵族继续说道:“记载上说,情劫关是帝子最大最可怕的一关,过得了,自此再无关碍,过不了,甚至可能祸连三界,连累兆亿生灵。也因为兹事实在体大,每次帝子过情劫,都会请动知天机一族算了又算,把准备工作做得十足。”

转眼他又说道:“天君号称亿万年来最优秀的帝子,他的情劫关只怕会惊天动地。我现在只是好奇,不知他要度情关的对象是哪样的人间女子?”

这几人议论得欢,都没有发现仙使的脚步是越来越快,我又想听八卦,又害怕跟丢了仙使,只得一边急急跟上仙使,一边伸长了颈子竖着耳朵听后面人的谈话。

而这时,我们已入了城池。

妖境的这个城池,比起魏都来粗陋简单得多,一座座石头垒的房子四方四正地树在那里,街道后面连绵山峰也特别峭拔,连带得凡是树木,都格外高森茂盛。远远看去,那一根根十数丈高的树木上,也有着一幢幢小巧精美的房屋?

至于它的街道上,与魏都一样繁华,不过魏都盛行的车马,在这里变成了一只只奇形怪状的野兽,拉车的是巨兽,骑的是兽,连衣着华贵漫步而行的闲人,身边也通常伴有一只神骏漂亮的动物。

我看得目不暇接,这时一眼看到迎面走来的几个美貌女子,不由轻咦一声,悄悄扯了扯仙使的衣袖,小声说道:“仙使,她们看起来好奇怪的。”

仙使还没有回答,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后的黑发贵族温声回道:“仙子是第一次来妖境吧?她们啊,都不是真人,而是由仙法制成的傀儡人。”

“傀儡人?”

“对,傀儡人。仙子有所不知,亿万年前,妖境的生灵,还只是普通的野兽飞禽,在一场场天地剧变后,生灵大减,上界仙帝垂怜,便赐与我等功夫,于是我们学会了修练,学会了化人。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功法的问题,生灵中的雌性,一直修练不得其法,从五百年前开始,雌性便是百不存一。无奈何之下,我们妖境只得请天人帮助制造这些傀儡雌性,以助繁衍生息。”

他热情和气地解释到这里,见我听得认真,便朝已走出十数步的仙使看了一眼,慢慢凑近我,朝着我的耳朵吐着气,“仙子是真的女子吧?”

他热热的呼吸扑到我的耳洞里,怪怪的难受,我下意识地偏到一侧,正要让他退开点,前面被几十个人簇拥着,连衣袖缝也让我看不到的仙使,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人群中,我听到他清冽的声音传了来,“魏枝,跟上来——”

“啊,好的。”我连忙歉意地朝黑发贵族一笑,高高兴兴地挤过人群,来到了仙使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