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9章 全记起来了

第二十九章 全记起来了 无忧中文网

欧亚看到我这惧怕的模样,不由低低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越来越低,越来越沉,最终,他一拳重重打在树干上,哑着声音说道:“我这是中了什么盅?”

凄然一声嘶叫到这里后,欧亚久久都一动不动。

他这样把我抵制着又一动不动的,我被迫挤在他和树干之间,闻着这个陌生人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直慌得几次想要呼救。

也不知过了多久,欧亚平静下来了,他低头看着我,慢慢说道:“魏枝,那个女人没有怀上我的孩子,你知道吗?”

我呆呆点了点头。

欧亚继续说道:“我不会娶她,也不会娶任何雌性,魏枝,我只想娶你,你知道吗?”

这个?我嚅了一下,小小声地说道:“可你为什么只想娶我呢?”我诧异的,“我们才见过几次呢,而且也都相处得不久。”

欧亚盯着我一会,突然闷笑起来,他哑着声音低低说道:“我要是知道为什么非要你不可就好了!”

他慢慢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泛着血丝的眼看着远方,过了一会,欧亚说道:“魏枝,林炎越跟仙使是什么关系?你不是跟着仙使吗?现在怎么到了林炎越手中,成了他的女人?”

他问到这里,见我眨巴着眼一副听不懂的模样,摇头一晒。

这时,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听那阵阵喧哗声,似乎来的人还不少。

扬秀朝那些人看了一眼,又朝欧亚看了一眼,沉吟一会,提步向我们走来。

就在这时,欧亚突然放开了我。

他退后一步,整理了一下衣袍后,风度翩翩地说道:“魏枝,与我道个别吧,改日我再来找你。”说完这话,他看到我果然挥手向他道别,不由再次哑笑出声,笑着笑着,他手一挥转身就走,行动间长衣飘飞,倒是利落干脆得很。

欧亚一走,扬秀马上靠了过来,他担忧地问道:“小姐,你还好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还好。”

这时,扬秀说道:“小姐,那些雌性们过来了。”

扬秀声音一落,我立马小声说道:“我还是避一避吧。”话一说完,我便身子一矮闪入了小树林中。当我进入树林时,隐隐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扬管家,刚才与你在一起的是什么人?看背影挺好看的,不会是你们小姐吧?”

扬秀的声音传了来,“您看错了,那不是我们小姐。”

我给溜回了城堡。

这一天,我又在修练中渡过了。

临近傍晚时,林炎越回来了。

林炎越一回来,便来到我房间,叫道:“出来吧。”

我连忙跑了过去,高兴地问道:“你回来啦?”我又闷闷地说道:“我有好几天没看到你了。”

林炎越嘴角扯了扯,他摸着我的头,低声问道:“这几天给闹烦了吧?”

我连忙点头,嚷道:“对呀对呀,你不知道那些人天天来天天来,这城堡可热闹呢,还有,今天我本来准备出去透透气的,可一看到那些人,又给吓回来了。对了,我今天又见到欧亚了,他还问起了什么仙使。”

听我提起欧亚,林炎越低下头来,他说道:“欧亚跟你说了什么,都说一遍。”

“好。”我连忙把我与欧亚的对话跟他重复了一遍。

林炎越蹙起了眉峰,半晌,他揉了揉眉心,说道:“如果有人非要看你背上的血脉印记,你可以给她们看的。”见我仰头看去,他温和地望来,“别担心,那些印记我小小改动了一下。”

林炎越打量着笑眯了眼的我,又道:“你说你想出去透透气?走吧,我带你去。”

“太好了!”我弯着眼,乐滋滋地牵着林炎越的衣袖,连蹦带跳地朝下面走去。

当我们来到城堡外时,扬秀已准备好了马车,我看到那马车,马上说道:“不坐马车,走路吧。”

“好,走路。”

林炎越应了一声,从扬秀手中接过纱帽,一顶给我戴上,一顶自己戴上,挥了挥手示意众仆退下后,牵着我的手走了出去。

彼时,正是红烧云烧遍了天空,一朵一朵火红的,鲜艳的云霞倒挂在天空上,让人仰头一看,便感到无边的壮丽。

我仰头看着这种壮丽,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喃喃问道:“林炎越,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强大起来?”

林炎越也学我的样子看了一眼天空,他轻声问道:“为什么想要强大?”

我转头看向他,说道:“我不能每次都等着你来救……”

林炎越打断我的话头,他说道:“你可以每次都等我来救。”

林炎越这话一出,我先是一怔,转眼我高兴得笑弯了眼,就在林炎越淡淡地侧过头看向远方时,我说道:“可是还是不行,这样你会太累的。”

林炎越转过头来。

他定定看了我一会后,温和地说道:“你与众人不同,你要强大,一是要修练,二是要激发血脉之力。”

“激发血脉之力?”我迷惑了,“什么叫激发血脉之力?”

林炎越牵着我的手走出几步,回道:“上次你在魏国时,因害怕和恐惧而尖声嘶叫的同时,便在激发血脉之力,不过你那激发并不完全,才激发了一小半。”

林炎越继续说道:“恐惧,痛苦,怜惜,悲伤,极度的愉悦,都可能激发你的血脉之力。每一次你激发了血脉之力,都会出现飞跃式的成长。不过你那成长还是有不好之处的,所以能够不激发,还是不激发吧。”

我连忙问道:“会有什么不好之处?”

林炎越却是笑而不语。

我又问道:“你刚才说上次在魏国时?魏国怎么啦?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

林炎越这次扔给了我一粒丹药,温声说道:“吞下去。”

我听话地吞了下去。

那丹药一下肚,顿时,一阵暖洋洋的气息从腹腹处绵绵而入,转眼间,一个个画面扑天盖地地出现在我脑海。这些画面中,有我的,有魏四小姐的,有我父亲母亲爷爷的,再过一会,我突然发现,在这些清晰的画面中,那些关于我与魏三小姐等人在鉴镜前鉴出过凤凰,我是鉴镜下三十六人之一的记忆,却像是被什么锁着一样。

这时,林炎越的声音传来,“锁住你的一些记忆,原本是为了帮你。不过锁得太多,终是有失堂正。”

我却还在头晕。

直到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好一会,我还在头晕。

来到一条官道时,我终于不再头晕了。我晃了晃头,慢慢清醒过来。

我虽然清醒了,可那庞大的记忆,以及一股股陌生的情感还在冲击着我,我慢慢松开林炎越的手,在一侧石头上坐了下来。

我呆会在石头上,抱着双膝望着天边的火烧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转头看向林炎越。

漫天的霞光中,这个男人光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亘古的感觉,仿佛他与这天,这地,这自然,原本就是一体,现在便是有人让他剥离开来,可他很快又会重新回去。

猛然的,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悲伤涌上我的心头。

我记起了我为什么会对林炎越那么依赖了。

我也记起了以前的仙使,和现在的林炎越的面目的不同。

我更记起了,明明在魏境时,他也不见得对我多么喜欢,可这个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天人的林炎越,竟放弃他在上界的悠然自在,下到凡间,与我这般相守……

记忆越多,我却越是怕冷。我呆呆地看了林炎越一阵,无法自抑地跑到了他面前。

我抱着他的腰,仰望着他俊美的面孔,低声求道:“林炎越,你与我在一起,是有任务的对不对?是不是你在什么时候,便会因为什么原因扔下我,一个人离开?”

林炎越低头看着我,没有回答。

可我光是想到那个影像,便浑身冷得厉害。我仰望的这个男人,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了我唯一的熟人,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仰望,这么多的唯一,让我不知不觉中,已填入了太多情感。

我一边冷得直哆嗦,一边紧紧抱着林炎越的腰,我抱紧他,把脸埋在他胸口,小小声地说道:“林炎越,是不是我给你侍寝了,你就永远永远不会抛下我?不会让我独自一人了”

说到这里,我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他,咬了咬唇,我悄悄搂住他的颈,见他不生气后,我闭上双眼,红着脸把唇印在他的唇上。

林炎越的唇很温暖,我印得很小心很小心,就在我的舌头小心翼翼地探入他口腔时,他也没多余的动作。

可我却吻不下去了。

这般吻一个没有动作的男人,我终是有着羞怯。

我无力地低下头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轻轻推开了他,睁大眼睛看着林炎越,我说道:“林炎越,如果你永远也不会喜欢我,那我也不要喜欢你了。我要喜欢欧亚去!”

我这话一出,林炎越终于脸色变了,他寒着脸说道:“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