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1章 变样

第三十一章 变样

这次的疼痛,是如此的剧烈,有好几次我才清醒,又给疼得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然是一个晚上。隐约间,我听到林炎越的声音在问道:“那个慕青怎么出现在天妖城的,调查出来没有?”

“天妖城的传送阵不是布置好了吗?那个慕青是巫族大尊派来打听一下妖境现状的。他遇到你,纯粹是巧合,不过阁下你这百多年间,挑战了无数高手,结怨者数不胜数,在妖境的都城遇上个把仇人,那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过了一会,那人说道:“你上次用武辩之术强闯皇宫,实是影响太大。阁下,你现在还不能回复修为,要不要找地方避一避?”

林炎越淡漠的声音传了来,“我炎越这一生还没有避过什么。你放心,现在知道情况如何,我已有充足准备,不再再度涉险。”

不一会功夫,林炎越朝我的方向走来。我努力想睁开眼,努力想冲他笑一笑,可我怎么用力,眼皮还像粘着一样。

这时,林炎越的大手抚上了我的头发,晕沉中,我听到他在低语道:“上次毁容的剧痛和绝顶恐惧,也不过激发了你血脉之力一小半,阿枝,我明明把你藏得好好的,便是我真出了什么事,也断断不会伤及你的性命……可为什么你为了救我,竟激发了完全的血脉之力?”他声音有点迷离,“是什么样的惧怕,竟使得你激发了全部的血脉之力?我对你就那么重要吗?阿枝,在我二百三十年的生命中,你是第一个把我看得胜过你自己性命的。”

我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在沉入睡梦之乡时,我隐约感觉到他的大手放在了我的脸上。于是我弯起唇角,眷恋地把脸在他掌心蹭了蹭。

随着我脸的蹭动,那只大掌先是一僵,慢慢的,它便一直留在我脸上了。而我,也满意地把脸埋在其中,慢慢沉睡过去。

我完全清醒时,已是一个月之后。

在**躺了一个月,我全身骨头都是酸的,在女仆地扶持下,我挣扎着来到了浴殿。

浴殿由整块整块的青石制成,光如镜面的青石上,清楚地映照出了一个女子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