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31章 变样

第三十一章 变样

这次的疼痛,是如此的剧烈,有好几次我才清醒,又给疼得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然是一个晚上。隐约间,我听到林炎越的声音在问道:“那个慕青怎么出现在天妖城的,调查出来没有?”

“天妖城的传送阵不是布置好了吗?那个慕青是巫族大尊派来打听一下妖境现状的。他遇到你,纯粹是巧合,不过阁下你这百多年间,挑战了无数高手,结怨者数不胜数,在妖境的都城遇上个把仇人,那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过了一会,那人说道:“你上次用武辩之术强闯皇宫,实是影响太大。阁下,你现在还不能回复修为,要不要找地方避一避?”

林炎越淡漠的声音传了来,“我炎越这一生还没有避过什么。你放心,现在知道情况如何,我已有充足准备,不再再度涉险。”

不一会功夫,林炎越朝我的方向走来。我努力想睁开眼,努力想冲他笑一笑,可我怎么用力,眼皮还像粘着一样。

这时,林炎越的大手抚上了我的头发,晕沉中,我听到他在低语道:“上次毁容的剧痛和绝顶恐惧,也不过激发了你血脉之力一小半,阿枝,我明明把你藏得好好的,便是我真出了什么事,也断断不会伤及你的性命……可为什么你为了救我,竟激发了完全的血脉之力?”他声音有点迷离,“是什么样的惧怕,竟使得你激发了全部的血脉之力?我对你就那么重要吗?阿枝,在我二百三十年的生命中,你是第一个把我看得胜过你自己性命的。”

我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他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在沉入睡梦之乡时,我隐约感觉到他的大手放在了我的脸上。于是我弯起唇角,眷恋地把脸在他掌心蹭了蹭。

随着我脸的蹭动,那只大掌先是一僵,慢慢的,它便一直留在我脸上了。而我,也满意地把脸埋在其中,慢慢沉睡过去。

我完全清醒时,已是一个月之后。

在**躺了一个月,我全身骨头都是酸的,在女仆地扶持下,我挣扎着来到了浴殿。

浴殿由整块整块的青石制成,光如镜面的青石上,清楚地映照出了一个女子的面容。

镜中的女子很美,她肌肤如雪,瞳仁乌黑乌黑清透极了,而且眼角紫红色的渲染也扩散了些,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她的额头靠近太阳穴处,似乎挑染一般,出现出两缕突兀的白发。幸运的是,这白发太白太亮,直灿烂若银,配上那眼角的紫红渲染,顿时在本来清透的气质外,添了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奇异气质。

我怔怔地伸手抚向镜中的女子,随着我抚向她,镜中的女子也伸手抚向我……

我猛然止住,低声问着身后的人,“我怎么有白头发了?”

不止有白头发,我的皮肤也变白了,幸好还嫩着,不然我又要慌了。

一个女仆连忙说道:“侯爵抱着小姐回城堡时,小姐的头发就白了两缕。”另一个女仆捅了捅她,连忙在一侧补充道:“小姐你不用在意,这白头发长在小姐的头上,那是好看极了。”

我恩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好象不止多了两缕白头发。”便是我的身体,似乎也有了一些变化。只是那变化是什么,我一时还感觉不到。

沐浴过后,我服下了扬秀送上来的一粒丹药,也是奇怪,这丹药一服,我一身的疲惫无力便都消失,整个人精力饱满得很。

见我又开始蹦蹦跳跳了,扬秀走到我身后,轻声说道:“小姐,侯爵有急事去了皇宫,他在临走时说,如果你醒来了便告诉你,现在小姐的体内,已有了堪比常人二十年的功力,他说,这功力是小姐激发了血脉后留存体内的,只是能不用最好不用,因为小姐这次实在是激发得太狠了,留存的这点点功力要等小姐把身体养好了丹田强化了才无妨碍,现在是用一次就损耗小姐身体一次。侯爵说,他本来准备把这功力给小姐封掉的,可考虑到如今是多事之秋,便还是给小姐留着,但小姐一定要记住,能不用,就绝对不可动用!”

对于林炎越的话,我是深信不疑,虽然我隐隐觉得他似乎还有些话没有说完,还是乖乖地点点头,说道:“我会听他的话,能不用,我一定不用。”

我晃了晃手脚,觉得整个人闲得发慌,看了一眼还老实站在旁边的扬秀,便又问道:“城堡里的客人还是那么多吗?现在下面安静些了吗?”

扬秀笑道:“客人是有的,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多,可每天都有人造访。小姐是不是想出去?”

我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一出去就有事,有点不敢。”

扬秀笑道:“小姐不必担心,侯爵说了,你想出去就出去,如果有人欺负你,他会帮你欺负回去,如果你欺负了别人,他也会帮你欺负回去。”

我听了这话,不由扑哧一笑。看了一眼对我客客气气,比起以前更显恭敬的扬秀,我眨了眨眼,乐道:“那我真出去了?”

扬秀回道:“小姐出去吧。侯爵说过,小姐还是没满二十岁的孩子呢,本来就是喜玩想动的年龄,不过出去一下,没什么好小心的。”

扬秀这话一出,我拼命点头赞成,“就是就是,天天修练会闷死人的!”我毕竟不是那些修行了几百上千年,已习惯了冷清和寂寞,可以绝情绝欲的人。或者应该说,仅仅修练几个月的我,本质上还是一个凡人,从内心深处,还没有真正地进入仙道的门。

不过我也没有急着出去,林炎越不在,我一个人出去还是有点怕给他惹事,我让扬秀出去后,自己坐在房间修练了大半天,感觉到心浮气躁,实在是难以静下心来后,才蹦蹦跳跳地朝着楼下走去。

我刚刚跑出城堡的范围,还没有上大路呢,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隐隐中,听到几个少年在交谈着,“十几天前路东树林那道白光你们看到吗?”“不是白光,那是一种火,因温度太高所以呈现白色。”“原来是这样,那白光怎么啦?”“那白光冲天而起,把路东树林近十顷树木烧成了灰烬,等我们赶到时,那里除了一滩血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有血?难道那是人为的?有大能在那里拼斗?”“不错,各大世家鉴定后,判断是有大能在那里动了手,那道白光是那大能随手发出的,只是不知是何方神圣?一道白光发出,竟使得十顷树林瞬息气化?有人说,那至少也是修行上千年的老怪物。”“修行上千年的老怪物?真想见一见……”

不过这所有的谈话声,在我出现后都消失了。

我转过目光,对上一个个少年瞪大的,痴怔的双眼,不由抿唇一笑。我这一笑,好几个少年同时涨红了脸。

就在这时,一个有点温柔的女子声音叫道:“咦,那不是林炎越家的那个雌性吗?”那声音一落,接着又有人叫道:“她就是那个天妖城的第一美人?”“听说她是孔雀血脉,不止欧亚少将,便是几个皇子也对她有意思呢。”“原来你们说的就是她,去了林炎越的城堡这么多回,我总算见到大名鼎鼎的魏枝了。”

就在这时,树林中传来一个雌性不高兴地嚷叫声,“魏枝那是什么天妖城第一美人?她那姿色也不过上等,我见过比她美的不知有多少。依我看她那名头,纯粹是祸害了沃少将后自封的!”却是又有几个雌性从林荫道中转了过来。

那个嚷叫得欢的,是一个眉目明秀的雌性,她这样的长相,在魏国算不得什么,可以这天妖城,那也是小美人一枚。

那个雌性一边走出一边朝着还在说道:“要论外表,魏枝可比不上姐姐……”她刚刚说到这里,一眼便看到了笑眯着眼望向她的我。

四目这般陡然对上,那雌性顿时一噎,她瞪大眼错愕地看着我,猛然跳起来叫道:“你,你怎么变样了?”

不止是她,她身边那个美丽的姐姐也看着我不说话了。

事实上,在场的大多数人看着我,都不太想说话。

我垂下眸,心中明白这次血脉激发后,自己是又漂亮了一些,当然,变化最大的其实还不是五官,而是神韵,以前的魏枝,骨子里怎么都有点朴实的近乎乡土的气息,现在嘛,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