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9章 三生石中照前生

第五十九章 三生石中照前生

林炎越是倨傲的,恐怕他这一生,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软弱过,这么向人乞求过。

我看着跪得笔直笔直的林炎越,不由泪水滚滚。

这时,大尊冷笑起来,他不耐烦地喝道:“真是不知进退!”

林炎越跪在地上,求道:“还请大尊饶过这妇人一次!”

大尊这下怒极反笑,就在他寒着一张脸准备开口时,楼梯口传来巫木仙使的声音,“师尊,徒儿以为,这两人既然情比金坚,倒不如放到那郦山幻境……”

巫木仙使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尊便已意动,只见他右手衣袖朝着林炎越甩了去,而这一次,林炎越没有抵抗,也因此大尊衣袖一去,他便被击得昏倒在地,就在我后颈一疼,眼前一黑时,迷糊中看到大尊顺手把我们两人丢给了巫木仙使……

巫木仙使从大尊的楼阁中退下时,直是退得飞快,直到他上一了辆云车,才吁出一口长气。

坐在云车上,他随手甩了一个铜镜,朝着那铜镜打了一个法诀后,巫木仙使冷冰冰地说道:“青涣,你要求我的事我已经做到了,现在我救了林炎越和他的女人一命,正准备把他们扔到郦山幻境,至于能不能够从那个幻境中活出来,便再与我巫木无干了!”顿了顿,巫木仙使恶狠狠地说道:“昔日之恩我已还报,以后永不再见!”

……过了一会。铜镜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如果我是清醒的,一定可以听出。这声音便是常与林炎越说话的那个男子的声音,“不行,还有最后一件事,办成了那件事,你就不再欠我的了!”

……

我是在一阵鸟鸣声中清醒过来的,慢慢睁开眼,我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陈旧的木屋中,我身下的炕床又破又旧。不过不管是炕**垫着的兽皮,还是挂在墙上的装饰物,都透出一种洁净来。

我挣扎着爬起,小心翼翼地朝外走去。

一出木屋。我赫然发现这幢木屋竟然位于一个山峰之旁,头一低,入目便是缕缕白云。

这是哪里?

我一边暗暗纳闷,一边转头看去,见四下无人,我转向木屋的后面走去。

木屋的后面,正对着西方,我刚一走近,脚步便是一僵。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染红了西方半边天的金色霞光下,站着一个身着青色衣袍的青年。

这青年腰间挂着一柄长剑,这般侧对着我。周身如云雾缠绕,那白色的云气,那金色的霞光洒满他的全身,令得这个男人,直如天神般俊美。

就在我看呆了去时,青年回过头来。对上我,他温柔一笑。轻声道:“醒了?”

缓步走到我身边,青年见我痴痴怔怔,不由又是一晒,他伸手抚着我的头,温柔地说道:“孩子别怕,你的父母虽然走了,可你能闯入我的云雾阵便是与我有缘,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尊了。”

我恍惚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温柔,面容俊美的人,刚想张口问道:你是谁时,可我嘴一张,却清清楚楚地吐出二个字,“师尊。”话音一落,我跪倒在地,朝着青年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不对,这不是我,我是魏枝,我母亲还活得好好的,我也没有什么师尊!

恍惚中,我在这样叫喊着,可我的叫喊声,那跪在地上,正一脸孺慕地仰望着青年的小女孩根本没有听见。

接下来,我看着那个我呆在师尊身边,跟着他识字,跟着他修习修术,这山峰上是如此的美,鸟鸣声声,流水潺潺,连日出日落也美得让人想要流泪。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小女孩在慢慢长大,而她的师尊,却永远如她初见那般,俊美,温柔,遗世独立。

这时的小女孩,慢慢展现了她惊人的修练天赋,在她以惊人的速度进步时,她对她的师尊,也越来越粘乎,越来越仰慕。

可也许是她表现得太过优秀,她的师尊,渐渐把注意力从她身上转开了,他经常交待一句,便下山游历,他也会带着别的少年少女回到山上,并吩咐女孩好好教导他们。

这样的事一次又一次发生,渐渐的,青春期的女孩开始不满了,她开始抱怨,她在师尊下山游历时,违背他的要求悄悄跟在了他身后,她也会在师尊带上别的少年少女过来时,冷嘲热讽冷脸相对。

女孩的叛逆,并没有让师尊反感,他反而对她更加温柔了,只是经常在女孩调皮的时候,他会长叹一声,摸着她的头发轻轻摇头。

师尊也始终对她极好极好,在女孩一次又一次想尽花样地把她的师弟师妹们赶下山时,师尊总是无奈地看着她,他虽然会拿出银钱,会找到好友一处一处地安置这些弟子,却从来没有对女孩表现过不耐烦。

终于,在再一次师尊有事外出,女孩悄悄跟上时,师尊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着她,说道:“枝女,师尊这次去的地方很危险,你回去吧。”

女孩扁起了嘴,她看着跟在师尊身边的一个少年,说道:“为什么乔可以,我却不可以?”

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女孩的话刚一说完,师尊便沉了脸,他不高兴地喝道:“枝女,师尊让你回去你就回去!休得多言!”说完这句话后,他袖子一甩,卷着那少年施展千里遁术,转眼便消失在女孩面前。

这一件事,似乎给女孩很大的打击,她想着自己可能是不够强,所以师尊不愿意让她跟着,回到木屋后,便开始没日没夜的练功。约过了五年,明显长成了少女在再一次远远眺望,也没有见到她师尊回来后,她终是忍不住踏上了寻找师尊的道路。

女孩一定无法想象,她这一找,便找了几千年。

开始的几十年,她找过一阵后,最多半年便会回到木屋里。就在那木屋前,就在那山峰上,她会抱着双膝,静静地看着西边日落的方向,每次每次那山的尽头,日的所终,如果有什么阴影浮现,少女便会急急站了身来,朝着那里眺望。

她也会站在山峰上,不停地放飞着她炼成的符箓,她放飞它们,然后一日一日看着那一只只空空的纸片急问,“有师尊的消息了吗?他现在在哪里?”

除了苦苦地等侯师尊的出现,少女剩下的时间,便是没日没夜的修练。

她本来天赋惊人,这一勤奋起来,一身修为是越来越厉害。

少女不知道她的强大,她就在那片山头,那栋木屋上,等了她师尊整整二百年。

二百年里,她守着那破旧的木屋,每一个春夏秋冬过去,木屋便会陈旧一点,而少女每一次都是千辛万苦地把木屋修理得跟当年一模一样。

二百年后,少女在又一次顺着她师尊离开的路线寻找他时,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她,这天外还有天,星辰外还有星辰,他说,如果她等的那个人二百年还没有出现,说明那个人已不在这个星球上。

这句话提醒了少女,她回到木屋收拾好行李,开始用一双脚,一步一步地走遍她生活了二百年的大地。

她每到一处,便会留下一副她师尊的画像,她拿出路上捕获到的极品珍宝,向一个个势力庞大的组织寻求她师尊的下落。

最后,她顺着太阳下山的方向,一步一步,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这般边寻找边修练中,终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轻轻巧巧,便跳出了原来的大地,出现在一颗陌生的星球上。

……

就这样,我看着那个小女孩一点一点变成少女,又一点一点变成女人,我看着她躲在木屋后痴痴地仰望着她师尊,也看着她站在山头上,对着那太阳落山的方向一日比一日沉默,我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尽万千山水,看着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看到过各种各样的山水,她遇到过痴慕她的,也遇到过不怀好意的,她杀过人,也屡次死里逃生。唯一没变的,是她不知疲倦的寻找,和那永无止境的孤独。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这样醒来了。

醒来时,我还躺在一片石璧下,太阳的光芒照在我身上,照着我泪流满脸的孤寂的脸。

直过了好一会,我才腾地坐直。左右看了一会,我低下头捏了捏自己的手,说道:“对了,我名字叫魏枝,我不叫枝女呢。”

我说出这句话后,已完全清醒了,连忙爬起来,我一边张望一边叫道:“林炎越,林炎越!”

没有听到林炎越的回答,我收回目光看向眼前这座高达十丈的石璧。

这石璧也不知是用什么玉石做成的,光可鉴人,通体如一,我仰着头看了一会,突然眼前一花,只见石璧的左侧上方,隐隐出现了几个大字,“三生石中照前生。”

这七个大字出现得极快极快,待我定神再看时,它却怎么也看不见了。

我试了又试,那几个字总是不再出现。我不由揉了揉眼睛,想道:许是眼花了。

确定自己是眼花后,我又试了半天,在经过上百次的尝试,确实不曾看到那七个字再出现后,我终于死了心。

第二更会很晚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