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0章 分离

第六十章 分离

这时,天色也不早了,我看着外面渐渐黑沉的天空,心里念着林炎越,不由提心吊胆起来。于是我一边走,一边扯着嗓子叫道:“林炎越,林炎越!”我想着林炎越,呆在这陌生又古怪的地方心里也不安,便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我叫了一阵,寻了一阵,眼见天色渐渐黑沉下来,眼见这山林不知多大,终是忍不住胆怯,回到石璧下准备过夜。

这块石璧有一种奇怪的能量,呆在这里时让我感到很安心。

果然,我睡在石璧下的这个晚上十分宁静,除了我睡梦中,总是听到那个叫枝女的女子低低的,倔强的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里叫着,“师尊,你在哪里?师尊,你在哪里?”

枝女老是在我梦中叫着,害得我一晚上睡得老不踏实了,天一亮,我便急急忙忙离开了这块鬼石璧。

我面前的山林很大,很大,出乎我想象的大。我原以为,在这地方找到林炎越,最多只要二天三天,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找到林炎越的时间,足足是我预料中的二十倍,三十倍。

三个月后,我在一片倒塌的山谷里,看到了受了重伤的林炎越。

我找到林炎越时,他正爬在地上,艰难地挪行到一个水潭边取鱼。我陡然与他四目相对,也不知怎的,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和痛楚涌上心头。

我的林炎越。高贵清华,无人能及,他一坐一行无不讲究。可现在的他,却爬行在泥污处处的地上,就为取得一点水喝,他全身上下无一处干净的地方,除了那双依旧明亮夺目的眼!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一边哭一边朝着林炎越跑去,跑到林炎越身边,我小心地跪下。慌乱地翻看他鲜血淋漓的伤口,哽咽着说道:“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

我的林炎越。我那高贵不可一世,傲气冲天的林炎越,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见我哭个不停,林炎越沙哑着声音说道:“无妨的。”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别哭。”

我拼命地点头,抽噎道:“我不哭,我不哭。”一边哭,我一边小心翼翼地卷起他的下袍,看向他的伤腿。

这下袍一卷,我的眼泪却是流得更凶了,只见林炎越的右腿已经完全腐烂,青黑色的毒蔓延到了膝盖上,小腿处有五六条深可见到白骨的伤口。现今,那伤口里蛆虫翻滚不休!

咬着牙让自己平静一点,我颤声说道:“林炎越。你的储物袋里还有伤药吗?”

果不其然,林炎越摇了摇头,他低声回道:“我进来后发现,腰间的储物袋已经不见了。”

一定是巫木仙使,一定是大尊的人拿走了它!

我慌乱地低下头,幸运的是。我的储物袋还在,可我翻了半天。我那袋子里哪里有什么伤药?

见我慌乱得整个人都在颤抖,林炎越疲惫地靠着树干笑了笑,他低声说道:“别怕……找不到就算了。”

这怎么能算了?这怎么可以算了?

我看着他那膝盖上的毒肉眼可见的越来越黑,整个人都痛得喘不过气来,我急急说道:“林炎越,你别睡,求你了,你别睡过去。你告诉我现在要怎么做,你告诉我啊!”

从来没有一刻,让我这么痛恨自己的无力,如果我能干一点,我也许就知道怎么解这毒了,如果我想事再周到一点,我就会在储物袋里装满伤药了。

林炎越却是哑声道:“给我一点水。”

我连忙跑到潭水边,捧着一捧水喂林炎越喝下。就在他把水喝完时,我突然想起一事,连忙说道:“林炎越,我是凤凰对不对?”

对上林炎越的目光,我脸上泪水还糊在那里,却已喜笑颜开,我道:“我听人说过,凤凰的血可以让人复生,林炎越,我的血可以救你对不对?”我也不等他回答,便急匆匆从储物袋里拿出佩剑,划破我的手腕便向林炎越的伤口滴去。

鲜红的温热的血,一滴一滴溅落在伤口上,我眼睁睁看着,可等了半天,血已经凝结,伤口却还是伤口。

见我一脸绝望,瞬也不瞬地望着我的林炎越低声说道:“魏枝,你现在还是幼生期……没有经过涅磐,你的血与凡人无异。”

我颤抖着唇看向他。

见到我脸如死灰,林炎越却是笑了笑,他伸出手轻轻摸向我,感觉到他的动作,我连忙偎近他。

林炎越的大手,缓缓在我头顶上摸过,他低声说道:“其实也有作用的。”见我抬起头来,林炎越温柔说道:“你这一路走来,是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

我怔了怔,连忙点头。

林炎越轻声说道:“那就是你的能力,这幻境里各种古怪异兽,噬心魔虫,在感觉到你的气息时,都会自动潜伏,宛如凡间最乖巧的猫狗,与猫狗不同,它们甚至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我这时却不想听这个,便打断他的话头,“林炎越,要怎么才能救你?”我又想哭了,哑着声音乞求道:“你这么厉害,一定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自己的。”

林炎越却是神智越来越昏沉,他虚弱地说道:“这幻境,无法联系外面的人。”说到这里,他自失的一笑,小声说道:“……我命中有一劫……却原来应在此时。”

他说完这句话后,重又睁开眼。

看着我,他伸出了手。

我连忙握住他的手,轻轻挪过去,把脸搁在他的胸膛。靠着他,我哽咽着说道:“林炎越,你那么厉害,你告诉我。现在有什么办法救你?”

回答我的,却是林炎越微微收紧地手臂。

他搂紧我,却不回答我的问话。只是低低地说道:“魏枝。”

我抽泣着说道:“我在。”

“那天晚上,我得了你的身子,却一直不曾对你更好一些,我很抱歉。”

我拼命地摇头。

“早知道会有今日,我以前就应该对你更好一些。”

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林炎越伸手抚着我的头发,又低声说道:“魏枝,你的性子有点痴。认准的人和事,怎么也不肯回头。往后。你得学会遗忘。”

我摇着头,哽咽着说道:“我不。”

林炎越这时还在继续说道:“你一定要小心大尊,记着,便是死。你也不能在他面前激发血脉……如果让他知道你是凤凰,那后果会非常可怕。魏枝,你还是个孩子,你不知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死,而不是生不如死。”

我拼命点头,哽咽着说道:“我听你的。”

“我给你的那本符箓,你认真点学,还有我教你的法诀,你也认真点学。”

“好。”

“答应我。无论何时,你都要快快乐乐的,我喜欢看到你笑……”

“……好。”

林炎越一边低声交待着。一边时不时低头在我头发上亲一下,我哭着哭着,渐渐也明白过来,他,可能是真没有法子了。

如果注定要消亡,我不想我对他最后的记忆。只有流不尽的眼泪。于是我抬起头来。

仰头看着林炎越,我痴痴地望着他的俊脸。我便这样看着他,看了一会,我伸出双手,轻轻捧上他的脸。

我捧着他,小心翼翼地把唇印上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我吻得很小心很小心,不知不觉中,我的泪水顺着泥水滴入他的薄唇中。

林炎越唇动了动,他开始泛着青紫的眼皮挤出一个笑容,温柔地看了我好一会,他低声说道:“魏枝。”

“恩。”

“好好抱紧我,我想睡了,你也睡吧。”

泪水流到我的嘴里,我听到自己轻轻地应道:“好。”我伸出双臂,越发眷恋地搂紧了他的腰。

就在我的手搂上他的腰时,突然间,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声。

这是人的脚步声!

我刷地转过头去。

有人来了!

看着昏暗的天空下,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赤着上身的高大古怪男子,我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可不等我开口,那男子已看向林炎越,浑厚的嗓音在林中传响,“他要死了。”

我张着嘴嗬嗬连声,我想求他,却因太过激动而发不出声音来。浑沉中,我只是朝这个陌生人磕着头,一个又一个,不停的朝他磕着头。

陌生男子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想救他?”

我拼命点头。

那男子沉思了下,他道:“如果要救他,就得把他带到遥远的地方去施救。可能终你此生都无法与他再见面,你可愿意?”

愿意,我自是愿意!我使劲地点着头。

见我这样,陌生男子叹息一声,他悄无声息地飘到我面前,轻轻在我头顶上摸了一会后,男子叹道:“痴儿……”声音一落,一阵旋风卷起,转眼间,这个陌生男子和林炎越,同时消失在我眼前。

正如来得神秘一样,这男子去也去得突然,我怔怔地跪在地上,直过了好一会,还无法相信我的林炎越就这样被人带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挪后两步,转过身,我在林炎越刚才躺过的地方躺下。刚刚躺下,我的背上便被一物硌住,我伸手一摸,从泥土里掏出一个木雕来。

我小心的把木雕洗干净,这木头,雕的却是我。看着木头上眉开眼笑,傻呼呼的笑脸,我低下头,紧紧把它搂在了胸口,过了一会,我再也忍不住啕啕大哭起来……

(第一卷凡世间终)

粉红票三十票的加更章节送上,咦,现在四十来票了,嘿嘿,再差个几票,明天又可以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