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4章 前世留下的功法

第六十四章 前世留下的功法

看到了大家的留言,确实,天君的情劫根本没有度过去,只是他用了些方法,然后以为自己度过去了。

云宝的话,我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我这时只是冷得厉害,无边无际的寒冷包围着我,让我缩成一团也冷得牙齿叩叩作响。

林炎越,那个让我一想到便会温暖又羞喜的名字,一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张脸,他会用冰冷的目光不耐烦地看看我,他对我说,当时种种,不过是度劫所需。

他要我离开,别再回来。

我是应该离开,离开这地方,回到哪里都好,对了对了,我还有母亲,还有弟弟,我储物袋里还有二百两黄金,要是给了他们,他们一定会很欢喜,也会对我上一点。还有妖境,不对,妖境不行,那里只有一个假的林炎越的城堡,只有假的林炎越给我虚构的温柔,那里没有我的家。

这时刻,排山倒海的冰冷中,无法抑制的痛恨中,我突然记起了林炎越还是仙使时让我发的那个誓言,他说:“你且发誓,今日得我收留之恩,往后我若弃你负你,永不言恨。”

原来,他让我发的那个誓言便是应在今日,真好啊,让我倾心相付后,再绝然舍弃,还不许我恨。

他不要我,我就不恨便是,我不恨,对,我不恨,我不但不恨,我还要高高兴兴地活着。

我胸口实得闷窒得喘息不过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我才不让自己拿出储物袋里的小刀,把它捅向自己的胸口。

对。我不要恨,我也不要自杀,我要好好活着。这地方我也不要呆了,我马上回魏国,马上回家。

想到这里我站了起来。一抬头,我对上了云宝怜悯的目光。

他不再像刚才那样唠唠叨叨,看着我怜悯地说道:“魏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上云宝越发怜悯的眼神。说道:“我这里有一些符箓,想找一个珍宝坊卖掉。”

“像回春符那样的符箓?”云宝连忙说道:“你这种符我拿给家族的人看了,他们都非常欣赏。这样吧魏枝,你的符箓全部卖给我。像回春符那种品质的,我出五个下品仙石一个,这价钱你看怎么样?”

云宝又说道:“你可能对这符箓的行情还不了解,要不我带你去市集逛一逛?你就会知道我这个价开得相当公道了。”

我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用,我相信你。”我哆哆嗦嗦的从储物袋里掏出我所有的符箓,足足二千余张符箓摆在地上后,我想了想,还是每样又捡回去几张。

厚厚一叠符箓摆在面前。直让云宝吃了一惊,“怎么这么多?”蹲下去翻看了一下后,云宝惊喜地说道:“魏枝。你这些符自成一派,通通是市面上罕见的,虽然都是初级符,可这么多种类,足够上一次低级拍卖场了。”

他数了数,又道:“一共二千三百四十张符。共一万一千七百块下品仙石。我现在就给你吧。”

他手一挥,把那些符箓通通收起。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百一十七块中品仙石递给我,道:“魏枝,你现在也算可不穷了。”

我恩了一声,低声说道:“可以换黄金吗?”

“黄金?你要那种凡人的东西做什么?”云宝说道:“我这里没有,不过市集上到处可以兑换,一块下品仙石可以换一百两黄金。”

我这时脑中嗡嗡直响,整个人冷得可以,也无法听他说话,便喃喃说道:“我们走吧。”

“好。”云宝应过后,把我扯上他的飞剑,带着我朝城中飞去。

他一边飞,一边还在唠叨,“魏枝你也太轻信人了,我们刚相识不久你就这样信任,还与我在荒郊野外兑换,换上一个心术不正的,你这次可要倒大霉了。”转眼他又说道:“不对,换了一个心术不正的,肯定会选择把你控制起来,让你天天给他画符赚钱。”

在云宝的叨叨中,我们到市集花了一块中品仙石,换了一个面具戴上。这天界的面具就是不一样,戴上去后可以随着心意变化,我在脑海中构想了一下,镜中的人便与原来的我只有二分相似了。

又花了十块下品仙石换了一千两黄金,我与云宝告别,朝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天君城里到处是传送阵,我才走了半天便看到一个,来到门口,我低声说道:“我想去魏国,可以传送吗?”

守在传送阵外的是一个中年人,他朝我上下打量一眼后,说道:“小姑娘,你说想去魏国?还是一个人?”他要笑不笑的,“这传送一次造价昂贵,小姑娘你只怕付不起那个钱。”

我咬了咬唇,问道:“要多少钱?”

中年人说道:“二十块极品仙石。”

对上我瞪大的眼,中年人挥了挥手,“付不起是吧?小姑娘不懂事,还以为这传送阵是简单的事,这天君城里有钱人无数,可坐得起传送阵的又有几个?”

二十块极品仙石?一块极品仙石可以兑换一百块上品仙石,一块上品仙石可以兑换一百块中品仙石,也就是说,我要到魏国去,需要二十万块中品仙石。

而我积聚了八年的符箓,才换到这一百多块中品仙石!

我讷讷半晌,直觉得这天君城的天气,冷得让人从骨头缝里也是冰寒的。

我转过头晕头晕脑地回到房间里,抱着双膝呆坐一会后,拿起刚刚分派过来的一本介绍仙修的基本知识和天君城情况的玉简看了起来。

这本玉简中。却是提到了离开天君城的方法,一般而言,一个人要离开天君城。多数是购买中品以上的飞行法宝,这是最简单的方法,而如天马鹰马这样的简单飞行禽~兽,是无法通过罩在天君城外围的防护罩的。而据上面所说,中品以上的飞行法宝,所需要的中品仙石动则几千上万。

仙石的问题还是其次,最主要是我根本不知道魏国与天君城隔了多远。坐飞行法宝要用多久时间。

然后第二种方法便是坐传送阵了,这个价钱实在太贵太贵了。

我疯了似的问过一个又一个人。在知道离开天君城只能用这两种方法后,整个人已疲惫得绝望。

……我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让我冰寒彻骨的地方,可要离开它却那么那么难。

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把所有的窗户房门都蒙上黑布。不管谁敲门都当做没有听到,紧紧挤在床边蜷缩了一个月后,这一天,我终于掀开黑布,打开门窗,也取下面具,仰头看着外面的阳光。

我眯着眼看着外面白晃晃的日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对自己低声说道:“魏枝。以往种种便如死了吧,从现在开始,你就算只是一个人也要过得很好。你要笑,要快乐,要活得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感觉暖和一些后,重新关上门窗,倒出储物袋里的东西。漫无目的地翻捡起来。

那些林炎越雕刻的木雕,连忙把它们挪到一边用床单盖上。

然后是黄金。这是好东西,能给我带来温暖,我把它挪近一点,对了,还有仙石。

然后是玉简,大多数是林炎越给的,早在那八年里被我看得滚瓜烂熟的,我也推到一旁用床单盖上。

最后就是巫族大尊给的那个玉简了。

今时今刻,也就这块玉简让我看了心态平和,不至于还没有开始修练便气血翻滚,几欲走火入魔了。

我把这块玉简贴在额头,它是那么简单,字数也不多,随便一眼便看到了底。

可我现在心态不同,便握着它翻来覆去地看着。这块青滢滢的玉简只是用最简单的青玉制成,不对,它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纹路,而且看起来很陈旧的样子。

我又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眼角无意一瞟,瞟到了露在床单外的一个木雕,这个木雕,是林炎越那次中毒离开后,我在泥浆中找到的,那上面雕刻的女孩眉眼带笑,神情憨实,可不正是我?

便是这一眼,我胸口宛如被巨石击中,我嘴一张,一口鲜血喷到了玉简上。

就在我手忙脚乱地准备拭干时,突然又是一阵气血上涌,转眼间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我按着胸口,努力地深呼吸时,突然间,我手上的那块玉简,在把我喷在上面的鲜血吸光后,一道冲天光芒射出!

那光芒如此耀眼,我刚一惊,它就迅速地暗淡下来,然后那道光变在了五彩华光,玉简也从我手上飞出,在半空中旋转起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专注,倒是让胸口那喷涌的气血平复了不少。

玉简旋转了半刻钟才卟的一声落在**,我连忙拿起,再次把它贴在额头上时,里面的内容已经完全变了。

玉简的最上面写着几行古老的字,奇怪的是,我明明没有学过这种字,却一眼就识得。上面写着:余修行三千余年便位列诸神,一时风头无二,然,走遍万千星空,终是孤寂无趣,闲着无事推演自身,方知余将于三千七百岁时,死于余徒之手。

知道余死期将至,心中竟有万千期待,剩下二百载光阴,余都在安排后事,其中之一,便是暗夺造化之力让余下世转为凤凰。此简中有功法二,一为凤凰真身修练法诀,二为凤凰火炼仙器之法,余用大造化大因果为代价,留得此简转余下世之用,望好自修练。”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粉红票六十票时便可以加更一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