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5章 强大传承和排行榜

第六十五章 强大传承和排行榜

几乎是这几行字,以一种烙印般烙入我的脑海时,突然间,玉简再次光芒大作。

泛着五彩华光的玉简急速的旋转,光芒越放越大,我看着宛如陷入极光之海的房间,后知后觉地想道:不行,这样下去会被人发现的!

就在我如此想来时,那华光大放的玉简振发出一波波光圈,那种光圈如茧,它一层又一层地把整个房屋罩住,也一层又一层地把我罩住。

就在我所在的这间房屋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方式,给罩在一种神秘的结界中时,泛着华光的玉简突然发出一声响亮的凤凰清啼,没入我的印堂中!

接下来,我感到整个人都在旋转,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空中浮去。恍惚中,我仿佛站在一片浑沌当中,彼时的天和地并不那么分明,难以形容的厚重灵气化作有形有质的山水,再然后,天地始开,从苍茫的尽头,一只凤凰蛋越飞越近,越飞越近,当它飞到尽头时,已如旋飞的火焰,光芒外射,灼热无比,就在彼时,粘稠得宛有实质的灵气,化成一个个玄奥的符号射入凤凰蛋中。

我的眉心一阵烧灼般的剧痛,这时的我并不知道,飘浮在半空的我,周身燃烧着无边的火焰,而火海中,一只只幼小而华美的凤凰时而在沉没,时而仰着头发出一阵阵清啼时,我也不知道,这时的我,墨发飘浮在空中。衣服燃烧一尽中,一道道天地始成以来,最玄妙的。由苍天烙印在血脉中的符号开始从我白皙的肉身上浮出。

这些含着无尽奥义的符号,仿佛是一个信号,每一个符号从我肉身上跳出,便有一只小凤凰吸了进去,再然后连凤凰再符号,一并从我的印堂投入我体内。

一只又一只的小凤凰从火海中没入我的肉身,渐渐的。我那周身燃烧的无尽火焰,化成了二只华丽的五彩翅膀。它没入我双臂后,与我融为一体,并随着我在空中的沉浮而缓缓扇动。

再然后,火焰也罢。符号也罢,翅膀也罢,通通化成了一个五彩的茧,把我紧紧包裹其中。

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千年,我沉入了一个极美的梦境之乡,在那里,我经历了盘古开天,经历了生灵始成。也在那里,我体会了做为一个最古老的生灵来自血脉中的强大!

沧海桑田的漂移中,我终于睁开眼来。我仰望着屋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眸已变成金色,我漂浮在空中,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背后有一双华美的翅膀在轻轻扇动。

又过了许久,我双眼微闭,等我再次睁开眼时。我眼中的金光已经隐去,我身子一动站到了地上。

一边扇动着翅膀。我一边打出一个法决,随着这个法诀一出,我的前面,便出现了一副二米高的灵镜。

灵镜周边白色莹光在缓缓流动,灵镜中的美人,正缓缓扇着一对华美的翅膀,睁着一双初看是黑色,细看时,却有金光流动的,高贵华丽的眼眸相望。

也许是这一双隐泛金光的眼,也许是额心印堂处,那道突如其来的小小火焰图纹,也许是变得立体些了的眉眼,镜中的美人,只有七分与以前的魏枝相似了,而她剩有的三分,全是华贵,优雅,以及来自血脉深处的骄傲强大和魅惑妖娆。

我朝着镜中人怔怔地看了看,过了好半晌才忖道:难道她就是我?

这种陌生的感觉实在太强烈,我蹙了蹙眉,暗中念了一声:收!

于是,我额心的小小火焰图纹越发小了浅了,眼底的金光也少了许多,那立体华贵的脸上,给添了十足的稚嫩,这一下,灵镜中的我与原来的样子,就有九分相似了,要是以前的熟人看了,也只会以为我服了什么美颜的灵丹,使得自己比以前又好看了三分。

我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套衣服穿上,转身收起结界,再走到窗户前,刷地一下打开了窗。

一阵清风吹了进来,窗外,一株巨大的梧桐树正开满了白色的花朵,风一吹来,那花朵便飘飘洒洒而落,令得这方寸之地,没入花雨当中。

我透过梧桐树看向远方的青山,暗暗想道:大尊和林炎越他们一定无法想象,原来凤凰的修练,从来就不像人修那样一点一点积累,一年一年拼斗。它的传承来自天道,以一种玄奥的方式深植于血脉当中,只要用适当的手段开启了血脉,它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变得强大无比。

对于凤凰来说,只有幼生期,成长期,壮年期三种分类,而每跳过一个阶段,它的实力便是十倍的提升。

我现在还是幼生期,可我稍稍一动,便能感觉到自身充沛的灵气,这种灵气,只怕比得上一般的修仙者五百年的积累。

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如果再遇到那个逼得我激发了血脉才救得林炎越的慕青,已有了勉强对抗的能力。我从人胎中出生到现在不过二十载,却比得上人类五百的苦修,也难怪世人都对凤凰赞不绝口了,这种血脉传承真是强悍得可怕!

那块玉简也不知是个什么材料,它现在已经与我印堂的意识海结合成一体,不管是功法还是用凤凰火焰炼器的法门,都成了我记忆的一部份,据玉简上所说,这种记忆,会成为传承记忆留给我的子子孙孙。

就在我细细检查着自己的收获时,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转过头,叫道:“请进。”

外面先是一静,转眼云宝的大呼小叫声传来,“我,我他奶奶的!原来魏枝你这丫头真在闭关啊!你这臭丫头混妹子。你知道我这一年来找了你多少次吗?房门打不开也就算了,用尽了手段都听不到里面的声息,我还以为你在里面自杀了呢!奶奶的奶奶的。你哥我担了这么多心,我这混妹子居然啥事也没有!”

听出云宝语气中的担忧和关切,我扬了扬唇,慢慢走过去,轻轻拉开了房门。

云宝还在嚷着,这一对上我,他那滔滔不绝的话便是猛然一止。张大嘴傻呼呼地看着我,云宝小声的。试探地唤道:“妹子?”

我微笑,“是。”

云宝整个人都呆滞了,他眨了好一会眼,才嗖地窜到我身边。围着我转了一圈,又试探地唤道:“魏枝?”

我微笑,“是。”

“哇!”云宝朝我肩膀重重拍来,可手刚碰到我便又像火烧一样缩了回去,涨红着脸,云宝说道:“不过是一年没见,魏枝你怎么变了个样了?”他朝我上下打量,越看圆脸越红,“哇哇哇。难不成你这闭关一年,就是在炼化传说中才有的那种丽容丹?哇哇哇,这模样这通身的气派这眼神儿。简直就是两个人了!”

我想,我第一次去掉红尘垢时,也是翻天覆天的变化,这种从血脉,从骨骼灵魂深处开始的净化和提升,确实是脱胎换骨。

又围着我转了几个圈。在确定我就是以前的那个魏枝后,云宝那张圆圆的。肉嘟嘟的脸也不红了,双眼也不直了,他大赖赖的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说道:“魏枝你不知道,这一年啊,天君城的变化可大呢。你闭关不久,天君就下了令,说是各城各地的天才以地域为界,以五百到二千个为一峰进行排行大赛,凡是表现靠前者,就可以得到灵气最足的山脉建立门派。咱们灵瀛城的人恰好就是五百,便以灵瀛门的门派名参加了排比赛,嘿嘿,侥幸得了个一千三百二十名,所以魏枝啊,咱们现在已是灵瀛门的高徒了,你哥哥我几次前来找你,就是怕你出了关后不知道灵瀛门怎么走。”

转眼他又说道:“还有还有,除了这种门派大比外,这一年里天君城还推出了各大榜单,如丹修排行榜,剑修排行榜,巫修排行榜,杂修排行榜,管事人才排行榜,行商人才排行榜等等,对了,哥哥我拿着你的那些符箓,给你报了一个符修排行榜,现在你是榜上第三十七名,嘿嘿,妹子你可给咱们灵瀛门添了不少光,加了不少分呢,咱灵瀛门的人才好象不太多,于是像妹子你这么能干的在前一百名排行内的还是头一个。”

云宝摸了摸后脑壳,挺不好意思地瞅着我,“妹子,我擅自替你做主报了名,还上了这么高的排行,你不会怪我吧?”

我摇头,轻声道:“不怪。”

“不怪就行,”云宝立马又生蹦活跳起来,他继续说道:“这些排行榜出来后,天君又下令了,他要召见各大排行榜上前一百名的天才。”

云宝说得兴起,也就没有注意到,我在听到天君的名字时,已转过头静静地看向那在风中飘洒飞扬的梧桐花。

云宝还在滔滔不绝,“因为天君下的这个命令,哇哦,这些天整个天君城都沸腾了,呆在榜单上的没日没夜的苦修,没在榜单上的没日没夜的向已在榜单上的挑战,不过妹子你放心,你那三十七名不上不下,再说你又是以新奇和量多取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向你挑战的。”

他说得兴起,又高兴地嚷道:“对了,除了这些实力排行榜,前阵子又多了几个潜实力排行榜,如什么权贵榜,财力榜,名望榜,美男榜,美女榜什么的……”他说到这里突然一静,朝我打量了几下后,云宝嘿嘿一笑,道:“要是一年前的魏枝妹子你,就算能上美女榜也只能挂个尾……现在就不一样了,妹子,要不哥替你制几身衣服,也让那些不可一世的天才们看看咱们这个一千三百二十名的灵瀛门,出了个什么样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