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6章 姿色

第六十六章 姿色

在云宝叽里呱呱里的说话声中,我与他上了天马,朝着灵瀛门的方向飞去。

这时的天君城,真比一年前热闹多了,这天空中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天马鹰马和飞剑法宝,白云从我身边飘浮而去,一道道飞行带来的气流,激得我衣裳猎猎作响。

我端坐在雪白的天马上,静静地看着前方的缕缕白云,和白云尽头的蔚蓝天空,这天是如此之美,灵气足得吸一口气都让人暖洋洋的。

就在我出神之际,云宝突然说道:“妹子。”

我转过头去。

这一转眸,我对上的不止是云宝,还有旁边不知何时一起飞翔着的数十骑。在对上我的目光时,那些少年们脸孔一红,一个个慌乱地收回了目光。

我收回目光,朝着云宝问道:“怎么啦?”

云宝也有点脸红,他凑近我小声说道:“没事,我就是提醒,好多人在看你呢。”

我目光瞟过众人,说实在的,这一入仙门,人人都去红尘垢,人人都是从骨子血液里进行净化打磨,所以少有长得不漂亮的,我知道自己不错,可感觉也没有不错到这个地步。

收回目光,我望着遥远的,传说中天君居住的紫华殿,微微笑道:“灵瀛门还有多远?”

“快了,”云宝指着西方连忙说道:“妹子看到没有?那一片山脉,你看就是那一片,中间的就是咱们灵瀛门。”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前方便是一阵喧哗声传来,转眼间,一支浩浩荡荡,足有上百的天马从我们后方飞了过来。

云宝先是看着,转眼他双眼一亮,兴奋地向一瘦脸少年叫道:“那是谁?那莫不是巫修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凌云凌少?”

那少年瞅了一会,大叫道:“天啊,真是凌少!哇哇哇,他可是传说中巫术修行的不世出天才,不行,这好不容易遇上他,我得找他露一露脸。”有如此想法的不止是他,连同云宝在内,都一呼啸地朝着那群人飞去,转眼间便把他们围了个结实。

我对围观他人不感兴趣,又不知道灵瀛门怎么走,便静静地坐在天马背上,望着远方的山脉出神。

白云遮掩下,那满山的青翠,以及掩映在青翠中的碧波是那么让人心动,这里的景色真美啊,便像魏国一样的美。

在我出神之际,云宝等人围着那什么凌少呼啸着飞来,见我不动,云宝扯着嗓子叫道:“魏枝——”

云宝的叫声也不大,可这叫声一出,齐刷刷的,众人都转头看向我。陡然对上这么多目光,云宝有点窘迫,他涨红着脸正准备解释,一眼看到我慢慢转头,静静望去的目光,便又哑住了。

这时,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那个一看就是贵公子的凌少动了,他策着天马向我飞来,定定地看着我一会,他声音磁性十足的,微笑地问道:“姑娘也是灵瀛门的弟子?”

这凌少一举一动,都有一种天然的贵气,以及当了权贵和天之骄子太久后的颐指气使,他气势凌人地看着我,笑容不改,神态间却不容许被人忽视。

我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意外地对上这个气势强大的权贵瞬那间的呆滞,微微点头,说道:“恩,我是灵瀛门的。”见凌少薄唇一扬正要开口,我目光转向不时看我一眼,又看凌少一眼的云宝,说道:“云宝,时辰不早了。”所以,就别与这些人瞎掺合了,早点走吧。

对于凌少这样的权贵来说,我光是打断他的话,便已胆大得骇人了,他眉峰微微一蹙,看向我的目光却更加专注了。云宝这时连忙飞了过来,他挡在我面前朝着凌少嘻嘻哈哈道:“那个凌少,魏枝还要回去向长老登记呢,您看?”

凌少微微一笑,却是风度翩翩地说道:“也行。”也不等云宝松口气,他便极自然地命令道:“明天青石广场的排位赛,本少恭侯你和魏枝姑娘过来。”说罢,他冲我一颌首,转身便在众人的簇拥中策马飞去。

望着凌少离去的背影,云宝皱起了圆脸,连声说道:“这下惨了,这下真惨了!”

我转头看向他。

云宝一见我的表情,脸是越发苦了,他压低声音说道:“妹子,这下不好了,凌少对你感兴趣了。”他向我解释道:“你可能不懂凌少是个什么人,他和他那一家可都是疯子,就像他那个父亲,当年倾慕一个女子,在那女子变心后毒了人家满门,然后是他哥,他哥当年喜欢一个男人,硬是把那个男人关了近百年,直把那个男人磨得认了命,在前几个月举行了双修大典。”

见我还是不解,云宝急得直搔头皮,他说道:“你怎么就是不懂呢?凌少那个人天才是天才,可他对男人也罢,女色也罢,一向是不屑一顾的,现在好了,他看上了你,天啊,他不会想要把你掳了去,学着他哥那样,也给关上个一百二百年吧?我们灵瀛门好不容易有了个天才,我自己还指望着靠你制符发财呢,你这叫凌少掳去了,以后被他巴着管着锁着,我们这些男人连见一面都会打断腿,那日子可怎么过?”

我听了这一席想象力丰富的话,忍不住嘴角弯了弯,说道:“云宝,你挺会编故事的。”

云宝气得直蹦,他叫道:“我编故事?你懂什么?”云宝实是气急了,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我解释道:“你怎么不明白呢?到了凌少那样的地位,他看中你的话,甚至不用他自己开口,那一帮推崇他的人也会帮他绑人好不好?”

我却不想听这个了,扬着头吹着迎面而来的南风,我在眸子注了点金光,朝着灵瀛门的方向眺了阵,便轻轻说道:“灵瀛门真是挺美的。云宝,时辰真不多了,你还打算在这里啰嗦多久?”说完这话,我转头看向云宝。果不其然,云宝又对着我怔住了,见我看他,他涨红着一张圆脸说道:“妹子你不能怪我,实在是你真与别的姑娘不同,你,你明明那么温柔那么纯澈,可一不小心就会变得又魅又华贵的,这样一时一个面目真的挺勾人的,真的我不骗你!”

勾人么?我想要笑,笑纹绽开,却是满满的忧伤,我想,长得好有什么用?勾不勾人又有什么意思?便如那梧桐花,花开了满季,落地是一片粉白,可那么高高大大挺拔的一株,我每每看了,都只看到它的孤寂。

我们一边飞,云宝还在后面忧伤着,他一直在自言自语,“凌少那一家都是疯子,缠上的那个人要是喜欢这种疯子也就罢了,要是不喜欢那就生不如死,这下惨了,我觉得魏枝你肯定不会喜欢。”转眼他又说道:“凌少的势力那么大,要是他向灵瀛门直接提亲怎么办?”“哎呀呀,我本来还想有了这么一个美貌师妹,可以多替门派骗来几个青年才俊呢,怎么运气这么背,刚一出门谁也不遇,就遇上凌少了?”

我听到云宝话中那满满的惆怅苦恼,不由有点想笑,便问道:“对了,那凌少说青石广场上的排位赛,那是什么意思?”

我这话一出,云宝立马炸了起来,他哇哇叫道:“惨了惨了,我居然连这件大事也忘记了。”说到这里,他朝我急声问道:“魏枝,那些符这一年你又炼制了吗?有没有进步?有没有炼出中级符来?”

他急得满头大汗,“真是的真是的,我与你扯了这么多话,居然连这件事都给忘记了。是这样的妹子,明天青石广场上的排位赛,可以说是这一年来最大的赛事之一,不但是那些出名的天才们都会来,传说中连天君也会过去亲自挑选人才哦!对了,你还不知道这场赛事干什么用的吧?这场赛事啊,就是供那些榜上有名的天才们,在有了重大突破和进步后炫耀用的。比如妹子你,如果你这时能在原来的符箓上制出几种有特色的中级符,便会与其他一些天才上最近排出的精英榜。这精英榜是总榜,它只按年龄和综合实力分榜,如二十到五十岁,五十到二百岁这样,如果能在这种总榜上出人头地,那是三界皆知。明明长老还交待过我,如果你有了进步,我们灵瀛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你送上榜,我居然直到现在才记得跟你说这事。”

在云宝的大呼小叫中,我们很快便来到了灵瀛门。不过,也因为云宝所说的青石广场上的排位赛一事,我几乎是刚到灵瀛门,便被几个长老抓了去,这时,我甚至连灵瀛门的守门弟子都没有看清。

接着,我又被长老们扔去闭关,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无论如何,也要让我在明天的排位赛上,拿出一样比交给云宝的符箓还要高级些的东西。

第二天,就在我闭关一夜,用我的凤凰火,在回春符的基础上炼制出了一种与回春符相似,却又有着很大不同的变异回春中级符时,长老们却压根没指望我真的炼出什么,他们不等我把话说完,便让云宝带着我和一些弟子,瞬移到了青石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