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7章 再见天君

第六十七章 再见天君

青石广场上人山人海,我们脚步还没有落定,便听到了排山倒海的喧哗声,我想

了想,第一时间拿出纱帽戴上。

就在云宝扯着我的手,跟着长老们兴奋不已地朝人群中挤去时,有人激动地叫道:“开始了!”“紫华殿的骑士们到了!”

只见前方的虚空中,飞来了一只黑压压的队伍,此时的阳光是如此耀眼,直照得天空中长戟似雪。

这么一支足有上千,训练有素的队伍,这般动作一致的缓缓飞来,一时之间,广场上变得再无声息。

于绝对的安静中,那支队伍飞到了青石广场的虚空中停了下来。

然后,这支千人队伍一分为二散了开来。就在众人被他们进退如一的举止和那强大的气势所压住的时候,只见一个玄衣骑高唱道:“第一剑修司空英到——”

唱声一落,一个背负长剑,俊逸过人的少年骑着鹰马,从玄衣骑中组成的道路中缓缓而行,司空英显然有点激动,俊脸微微泛红,他冲出队伍后,从天空上一飞而下,落入了广场中。

司空英显然名声极大,随着他落到广场上,蓦然的,众人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司空英司空英——”呐喊声中,欢呼声中,广场上的众人向后退去,让出一大片道路供他通行。

这时,半空中再次传来玄衣骑的唱声。“第一巫修凌木到——”

凌木?我抬起头,看到那个凌少骑着一只虎兽奔行在玄衣骑组成的道路中,不一会。凌少飞落广场中,与司空英一样,凌木到时来,众人继续后退,留下大块大块的空地供这些绝顶天才通行。

接着,那玄衣骑又唱道:“第一丹修阳月儿到——”

“第一符修紫夜到——”

“第一法修楚工到——”又是一个美少年。

每一声长唱过后,便是一个顶尖英杰从一千玄衣骑中穿过。再在广场上数十万人的注目中缓缓落地。我望着这些少年们强抑着激动的,得意的表情。望着四周众人羡慕妒忌的眼神,垂下眸想道:原来他真的不是我的林炎越,我的林炎越只是一个普通的仙修,他哪里需要这么大的野心。哪有这么多收服人才的手段?

不一会功夫,顶尖天才们便降落得差不多了,云宝朝玄衣骑们看了一眼,感叹道:“也不知我这一辈子,有没有进入紫华殿的机会?”

云宝刚说到这里,一个长老说话了,“地方分好了,我们走吧。”说罢带着我们穿过人群,来到独属于灵瀛门的一小区地盘。这地盘实在是小。只能站个二十来人。几乎是我们刚刚站好,云宝便激动不已地用手肘碰我,“妹子快看你四周。”

见我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云宝激动地指着周围轻叫道:“妹子你没看到吗?那边那边,那是司空英啊,天啊,那边是楚工,那边是紫夜,那边是文晧。那边夷杰,哇哇哇。我们运气真好,这随便分的地盘,周围居然都是著名的大门派大天才!”

就在云宝掂着脚,激动万分地朝着这一个个顶尖天才们指指点点时,突然间,前方传来了一阵**,却是凌少看到了我们,带着几十个门人浩浩荡荡而来。

像灵瀛门这一片,占的位置虽好,奈何地方太小,而且我们这二十个人中,也没有让人见了眼前一亮的人物,这跋扈张扬,天资出众的凌少竟然推开那些奉承他的人,朝着我们而来,当下引来了不少注目的目光。

云宝一见到他,差点跳了起来,他压着声音惨叫道:“惨了惨了,妹子,一切都被我说中了,凌少他真的看上你了,惨了惨了!”

就在这时,突然的,四周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这次的安静不同于寻常,它是一种说不出的肃然。这种肃然,令得刚刚走到我们前面的凌少和不停惨叫的云宝停止了原来的动作,转头看向天空。

有人低语道:“天君来了。”

天君来了。所以一千玄衣骑再次启动,再次朝着广场压来。

天君来了。所以所有的人都仰头看去,四下是一种无法用言词形容的寂静和期待!

玄衣骑再次一分为二时,他们的中间,白袍金边,高华难言,腰间挂着长剑的天君,从虚空中漫步而来。

天君走得很快,他走到玄衣骑的前方时随意地挥了挥手,那一千玄衣骑立刻躬身退去。再然后,天君率着他带来的十个骑士,飞到了广场正前方三丈高的虚空处。

标挺似地站在那三丈高的所在,天君左手闲闲地抚着坐骑,星眸似月,他静静地瞟过众人,右手挥了挥手,说道:“准备吧。”

他的声音一落,马上有人站出来大声唱道:“比赛开始——”而这四个字一落,堵在正中间的那些人便迅速向四周退去,青石广场的正中间空出了一大片。

这,就是赛场了。

正如云宝说的那样,我们灵瀛门的位置极好,如现在,我们便正对着比赛场。

四下又恢复喧嚣时,站在我身边的凌少开口了,他说道:“魏枝,本少刚才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对上灵瀛门十几号人齐刷刷看去的目光,他脸不红气不喘,“这场总排名赛因为大家擅长的不同,会有名不符实的地方,不过用来露脸还是足够的。魏枝是本少的女人,当然要上去让大伙见识见识!”

灵瀛门众人:“……”

与云宝一脸的悲愤郁闷不同,我抬头看了凌少一会,说道:“我不是你的女人。”

也许是我温和惯了,明明冰冷的反驳着,凌少却笑得毫无压力,他大赖赖地说道:“迟早罢了。我既然相中了你,你就是我的!”说到这里,凌少突然手一伸拿开了我的纱帽。

凌少的动作非常利落,我刚刚一怔,便听到四周陡然加大的嗡嗡声。瞟到同门们呆呆看来的目光,和紫夜等天才女修们投来的注目,我抿了抿唇。

凌少对这种情况显然非常满意,他志得意满地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后,微微倾了倾身,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魏枝,虽是来自灵瀛城的天才,却在灵瀛城中无亲无故,便是云宝也是你途中认识的。你是来自凡人界吧?来自凡人界的美人,在天界这等英才辈出,权贵辈出的地方如果没有一个靠山,那是很难混的,但是你运气不差,我凌少从来不喜欢炉鼎侍妾之流!明白我的意思么?”

凌少靠得如此近,他的呼吸之气都喷在我的脸上,说着说着,他的手臂都搂上了我的腰。

我瞟了凌少一眼,正准备发怒,一眼看到了高倨在虚空中,正向这边看来的天君,

对上了天君那冷漠至极,陌生至极的目光!

那么高高在上,那么尊贵不凡,那么熟悉却又陌生的目光……

那曾是我的林炎越,可惜,我朝思暮想了他八年,无数个夜晚,我都在幻想着重逢后的美好,无数个白天,我都在盘算着离他又隔了几百几千里。

春花开时,我想着他就快乐,夏荷开时,我盼着他就满足,秋日丰收了,我想我与我的炎越也重逢不远了,我等了无数个季节,就是没有想到我等来的却是寒冬!

在幻境中重伤垂危时,他雕刻着我的木像,并把它藏在泥浆里,他对着我轻怜蜜爱…

再相遇时,他却成了高高在上的天君,他那么不耐烦,那么不屑一顾地跟我说,你该回去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浅浅的笑,眼角瞟过凌少瞬那间的痴怔,瞟过四周众少年灼灼盯来的目光,瞟过那张高华俊美,却毫无感情的眸子,瞟过他眼神与我相对时,唇角浮起的不耐烦,我越发昂着头扬起唇灿烂的笑。

……他说,你该回去了!他说,魏枝,当时种种,不过渡劫所需!

是啊,我算得什么?最是美丽,他殿中多的是,最是痴情,他殿中也多的是,我魏枝算得什么?像他现在,不就又不耐烦了,不就巴不得我马上从这里消失?

可惜的是,我没钱,我没钱离开这个冰冷的鬼地方!所以高高在上的天君,你便是再不喜欢,也只能生受了!

我想到这里,笑得越发灿烂了。也是奇怪,明明我这么高兴的笑着,整个人却像被抽空了似的,要不是凌少扶了一把已软倒在地。

凌少还在得意的游目四顾着,他用目光恶狠狠地逼退同样心怀不轨者,低头把唇凑到我发际,满意又高兴地问道:“怎么了,你不舒服么?”

我摇了摇头,虚软无力的我除了还能扬唇而笑外,已没有精神去与凌少争持,扶着他的手臂稳了稳身形后,我慢慢挺直腰背,双眸泛着金光地朝着符修类的天才们打量一会后,我静静地问道:“凌木,你帮我报了名?”

凌木这时的神态有点怔忡,他看着我一会,高兴得微带喘息地说道:“真不愧是本少看中的女人!”他点着头,连声说道:“对,本少知道你在符箓方面有天赋,也给你准备了一些攻击类符箓,呆会你上台稳点发挥,一定可以进得总榜排名的!”

求粉红票,六十票的时候就可以加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