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8章 胜

第六十八章 胜

凌木还在说着,突然的,虚空中传来一个音线,只听得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魏枝。”

是林炎越,不对,是天君的声音!

我嗖地抬起头来,隔着无数个或兴奋或沉思的黑影,我的视线与那个虚站的空中的至高权贵遥遥相望。

他的眼神是依然的冰冷,他的唇线也微微下压,如刚才一样的不耐烦,他用那冷冷的陌生的目光看着我,用那冰冷的声音传音入秘道:“你该回去了,这天君城不适合你!”

我的脸色一白。

也许是我因为寒冷而发出的颤抖引起了凌少地注意,他连忙看向我,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后,道:“真病了?”

我没有理会凌少,我还在抬着头与那道冷到了极点的目光相对。

……以前,他若有什么不喜,我自然而然就会避开,可这一刻,我不想避了。

我扇动着长长的睫毛,想道,他不想看到我,竟然已到了不顾身份驱赶的地步!是了,这是天君城,是他天君的城,他说不用我,便无人敢用我,他让我离开,我便只得离开!

天君的目光并不明显,可这般垂着眸,我却依然知道他还在等着我回复。

他要我走,要赶我离开,因为这是他的城,这是他的地盘,而他不想看到我!

可我在一阵极致的寒冷和窒息后,却忍不住笑了。

我扬起头,挺直腰背,我用我泛着金光的眸子,直直地盯了天君一眼后,转过了头去。

本来,我也可以用传音入秘来反驳他的命令的,可排山倒海的酸苦堵在我胸口,我知道,我只要一开口便会哭出来,我害怕自己会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会不要脸面不知羞耻的冲上去,会不顾他的厌恶中抱着他摇尾求怜!

所以,我不像在魏国在妖境时,只要他一开口,便认认真真地听着,只要他一吩咐,便老老实实照做,我垂下头,权当自己没有听到!

转过头,我向凌少问道:“这排名赛,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挑战么?”

凌少可能极喜欢看我这倔强高傲的模样,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笑道:“自然。”

“那好。”

我转过头去。恰好这时,天君后面的一个中年人已落到了台上,宣布着什么实施守擂原则,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向刚才出场的排第一的高手们挑战。

下面的细则,那个瘦脸长须的仙人还在唠叨,我却听不进去了。等他把话一说完,我便推开了凌少,纵身一跃,飞到广场上!

我这个动作,不可谓不突然,四下先是一静,转眼哗声四起。

凌少刚要动作,不知想到了什么,在那里双手抱胸,冲着我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倒是灵瀛门的人,一个个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四周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议论着,追问着我的来历。

喧哗热闹中,我从储物袋里慢慢掏出一把剑来,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剑,我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购置的,就这么一直放在储物袋里。

了解我底细的人见我拿不是符箓而是剑,又是一阵嗡嗡声四起。

我垂着眸,慢条斯理地把手中的剑朝着地上一插,微微转头看向了楚工。

这时风吹起我的长发,让它遮住了我的眼眸,也挡住了我金色眼中的忧伤,我身躯笔直,眸光微垂,慢慢把剑尖朝着楚工的方向一指后,静静地说道:“闻君乃是第一法修,魏枝不才,愿与君一战!”

哗——

四下哗声破天!

没有人想到我挑战的居然会是第一法修,不论我的外表,还是我女性的身份,还是符修的成就,还是我这一年的安静,都让人不敢相信我会去挑战楚工!

台下,凌少脸色不好了,他沉着声音高喝道:“女人你疯了么?再不下来本少就生气了!”

我连看也不向他看一眼,只是这般垂着我金色的眸,只是任由这风吹起我长长的发,只是让我那额心上的火焰图纹,在这一刻张扬出一种凄落的焰光。

我也不曾看向那高倨众人之上的天君,此时此刻,我知道他在看向我,他也知道他的眉头微蹙,知道他的唇角因为不悦而抿起。

……我对他是那么那么熟悉,熟悉到不用眼睛也能知道他的每一个动作。

……林炎越,你很生气是不是?你更想把我赶出天君城了是不是?可惜,这个不由你说了算!我魏枝无用,入了你的魔中了你的障,我明知道你对我的一切都不屑一顾,我的眼泪,我的美,我的痴情,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可我再痴再无用,我也有着我自己的尊严!你尽管放心,此生此世,我爱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了,我会把你尘封在记忆深处,我会把你遗忘,我要活得很认真,我会让自己成为强者!

也许是我那金色的,那属于华贵和咄咄逼人的眸光这一刻的忧伤太过真实,也许是我站在台上用剑静静指着楚工的身影太过凄美,这时刻,不但凌少脸上的怒容一收,抬起头来呆滞地看着我,便是被我挑战的楚工,这一刻也有点失神,四周更是安静了许多。

我微抿了抿唇,长剑微微上挑,随着我这个动作,一道阳光像水一样在冰寒的剑锋上流淌起来。我用剑指着楚工,哑着声音轻轻说道:“愿与君一战!”

楚工清醒了过来,他纵身一跃飞到了我面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美少年一脸怜惜地看着我,沉默片刻后,他为难地说道:“可是姑娘,你只是符修啊……”

我不等他说完,手中的剑锋再次一指,哑着声音静静地说道:“愿与君一战!”

我连喊三次,已称得上咄咄逼人了。

楚工终于沉下了脸,他有点不高兴地说道:“姑娘既然坚持,那楚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到这里,楚工又道:“楚某乃土系灵根,姑娘小心了!”声音一落,他打了一个地诀,瞬时上百道细小的土针向我扑头盖面地刺来!

我抬起头,手中长剑一指,瞬时,剑锋的两侧喷出了无数火球,这些火球转眼间冲到土针面前,把它们吞噬一净。

楚工轻咦一声,收起脸上的轻视,一连几个法诀打出,瞬时间我所站立的地方化成了流沙,而从这流沙地面传来了一种强大的吸引力,直拉得我向地面扯去。

这还不算,转眼间,我的头顶,我的身周,罩来了无数无数的泥土,它们化为泥针从天而降,以淹埋之势向我刺来!

这一系列的变化只是眨眼之间,眼前这个楚工,真不愧是顶尖的天才,像这种极耗灵力的攻击,他不但游刃有余,而且还巧妙的借用了大地之力,使得我不得不两面应对。

就在四周不约而同地响起一阵赞美夸奖声时,我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长剑再次一指!

这一次,我举起的长剑被火焰四面笼罩,变成了一把火剑,这一次,一道火灵力化成了一对翅膀,令得我缓缓飞上半空。

就在我摆脱大地的粘劲飞上半空时,我手中的火球也散发出无数个火球,扑头扑脑地朝着楚工罩去!在火球罩上泥针时,我又是一排火墙推出,转眼间,这火墙便如火焰般的海浪,一道又一道,一排又一排地朝着楚工逼去!

四周响起了一阵阵惊叫声,长老们抬起头来,好几个威严的声音同时传响起,“怪了,这小女娃明明骨龄不到三十,怎么会有这么强悍充沛的灵力?”

是的,我现在完全是用灵力辗压,我手中长剑所指之处,一排又一排的火墙源源不断,它无止无尽,排山倒海!

到得这时,所有人都已肃然相望,楚工的身后有人在大叫道:“楚工认输吧,这小姑娘定然得了哪位大能灌顶,她体内足有几百年的灵力呢!”

楚工在我的火墙攻击下,一时左绌右支,狼狈不堪,他听到下面长老的叫喊后,苦笑了一声,举起双手叫道:“我认输!”

我长剑向下一指,那一道道排山倒海的火墙也在瞬时消失。仰头看着我,楚工倔强地说道:“姑娘,我败给你,不是败给你的天赋才能,只是我体内灵气不如你罢了!”

我静静地说道:“你说得对,论真实本事,我不如你。”

楚工神色复杂地盯了我一眼,转身跃下广场。

楚工一退,我便转过头来,双眸静静地扫过众人,我缓缓说道:“有人向我挑战么?”

我这声音一落,好几个少年同时叫道:“姑娘奇遇非凡,居然能得到大能灌顶,你体内灵力胜过我们太多,谁还敢挑战你?”语气中,隐隐有着不甘。

我也懒得理会他们,转过头,我看向天君的方向,只是我终是胆怯,不敢对上他的眼,略略垂眸,我以我那眼泛金光,骨荡张扬的天赋傲慢,向着天君问道:“阁下,我可是法修第一了?”法修第一,不仅仅只是一个排名,它还代表着我在天君城的身份。

他不是总想赶我离去么?他不是一刻也不想看到我么?他不是总以看蝼蚁的目光俯视我么?

现在,天君阁下,我可是按照你的规则,堂堂正正地得了这法修第一。你便是最想我离开,便是最不待见我,我也成了这些顶尖的,你要拉拢的天才之一了!

你不想我出现在你的眼前,可我魏枝,还偏要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地活在你的视野中!

我的话问出后,天君也不知在寻思什么,许久都没有回答,我抬起金色的眼,虽然我看的是他衣襟处,可在我挑眉浅笑时,还是流露出一种来自血脉的冷艳高贵,一种林炎越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冷艳高贵,我再次问道:“天君阁下,我是法修第一了么?”

求粉红票呢。大伙再扔几票的话明天就有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