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9章 围捧

第六十九章 围捧

在常人耳中,我这时也只是胆大了些,敢这么对着天君说话,可在天君耳里,这应该是一种挑衅吧?他刚叫了我滚出去,我转眼间便打败他旗下的天才,让他不得不承认我的地位……

果然,这次天君沉默久了些,直过了好一会,天君抬眼,他瞟着我漫不经心地说道:“不错。”

我依然垂眸,依然只看向他衣襟的地方,嘴角微微上扬后,我哑声说道:“多谢天君

。”干脆利落地掉过头,再次看向众人,我问道:“可有人挑战于我?”

我毕竟不习惯这种咄咄逼人,直视着众人问了一遍后,见无人回答,我再次垂眸,用额头碎发挡住了我的金色眸光,我望着地面,感觉着天空中天君投来的视线,用最大的力气去抗拒从心脏深处涌上的悲伤。手中的剑斜斜一指,我哑着声音第二遍问道:“可有人挑战于我?”

还是无人回答。

安静等了一会,我慢慢抬起头来,与眺望我的,或灼热或沉思或打量的众人一对后,我又习惯性的垂了眸。

我微抿了抿唇,第三次叫道:“可有人挑战于我?”

还是一片寂静。

我翻身跳下广场,朝着灵瀛门的所在走去,随着我走动,众人迅速的向后退去,我匆匆一眼,便对上了好几个姿容绝色的仙子的冷眼。

不过这些旁人,是厌恶还是喜欢于我。又与我何干?

自什么时候起,我这心,已不知欢喜了?

想到这里。我扬唇一笑,脚步加快,就在这时,凌少大步而来,他直直地拦在我面前,低着头神色复杂,却也坚定不移地盯着我。

他盯着我。几次伸手想搂上我的腰,却又不敢。这般不敢伸手却又绝不想放手的神情。在这个嚣张惯了的权贵子弟的脸上,显出一种可爱的纠结来。

我抬起头,对上凌少那一脸的喜爱和复杂,勉强冲他笑了笑。

……我想。如果姓凌的这一家真的个个是疯子,爱上了便不管不顾行事癫狂,那其实是极可怜的,与我一样的可怜!我又想,我每想一次林炎越,这心就绞痛一次,再这样下去,我怕我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会去寻求了结,如果我身边有这么一个疯狂的。一心一意对着我的人,那也许是一种救赎,也许他的疯狂能够抵消我的固执。能够把我拖出那无望之爱的泥沼。

我这一笑,凌少一张俊脸立马容光焕发,他一脸防卫地瞪了眼也在向我靠近的众人,转向我低头说道:“我果然眼力非凡,喜欢上的女人,竟然真是个了不起的。”转眼他又说道:“魏枝。刚才你那睥睨又孤冷的小样儿实在太美了,我太喜欢了。”

我朝他扯了扯唇。伸手抓开他搂来的手臂,转头走到几个长老面前行了一礼,低声道:“魏枝幸不辱命!”

长老们欢喜,众同门则呼啦一声紧紧围上了我,他们乱七八糟地叫道:“师姐,我叫花小兰。”“师姐,我是张亮。”“师姐,我是狗瘦。”“师姐,我是西里城。”

……

我含着笑,一个一个地与他们打起招呼来。

与同门打过招呼后,灵瀛门众人已被周围门派的人围了一个结实

一个老人冲着灵瀛门大长老说道:“恭喜恭喜,灵瀛门有了个法修第一的弟子,整个门派都有福泽了。”

一个青年则向云宝小声问道:“魏枝她真是凡人界来的?那她的家族呢?她这么美,肯定能与天君城里有势力的修仙家族联姻。”

一个美貌少女则冲到我面前,她也不理虎视眈眈护着我的凌少,冲着我就说道:“喂,你胆子真大,竟然敢那样跟天君说话!”转眼她哼了哼,压低声音问道:“喂,你是不是修习了什么魅惑之术?”

魅惑之术?我冲少女笑了笑,暗暗想道:凤凰的血脉便注定了它追求完美,魅惑?岂止是有魅惑之术?这种来自骨血里的天下美人舍我其谁,天下强者舍我其谁,天下高贵者舍我其谁的嚣张跋扈,那是来自凡世间的凡人魏枝挡也挡不住,一不小心就会流露出来的!

在少女向我开口时,又有几个少年少女过来,过了一会,再有几人少年少女过来,等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的身周,已堆满了这些自命不凡也出身不凡的二代们。

一个明显是凌少的朋友在那里朝他取笑道:“别多情了,魏枝这样强大的美人儿我也想娶,我也愿意给她正妻之位。”

一个长相俊美,与楚工一起过来的青年在向我说道:“魏枝,我叫楚能,我们的门派东瀛门离你们灵瀛门不远,以后一起去做任务吧?”

我其实是不喜欢这种热闹的,想我魏枝,前十六七年都平凡无趣,哪曾被人追捧过?后来这八九年间又潜心修练,便是在妖境被人追捧,那也只是被人远远地看着,哪里像现在,这么多人围着我,一个个紧紧盯来,一个个因为家世不凡,而用那种居高临下又评估赏玩的目光看着我?

对上这些围绕,这些一句接一句地问询,我虽是极力平静,可眼神动作底,终是免不了不自在。

我垂着眸扇动着长长的睫毛,轻轻抿了抿唇,终是在再一次追问中,忍不住像妖境的无数次一样,想叫林炎越来帮我解围。于是我唇一动下意识地唤道:“林炎越……”

几乎是这三个字一出,我便哑住了,一时之间,排山倒海的孤寂让我冷得打起哆嗦来,我白着脸,用尽全力才使得自己还能站在原地,才不至于不管不顾地冲出去,然后躲在哪个黑暗的无人角落里缩成一团。

也是这三个字一出,半空中突然一道视线投来,在冷冷地盯着我的背。

我深吸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地转过头,顺着那视线看向那高高在上的天君。

我只与天君打了一个照面,我才对上他那依旧冷漠不耐烦的眼神,就见他蹙了蹙眉峰后,衣袖一甩翻身上马……

天君离场!

一时之间看到的人先是一怔,转眼无数人齐刷刷低头弯腰,把手按在胸前,以大礼恭送天君离去。

就在那些浩浩荡荡的玄衣骑簇拥着天君渐渐消失在视野中时,广场上无数个角落同时响起来嗡嗡声,“呜呜,我终于见到天君了

。”“天君真是太俊美了,比那些雕像还要俊美逼人。”“高高在上的天君,以后的天帝,啊,我见到他了。”“不过我总感觉今天天君有点不高兴的。”“我也这样觉得。”

这里的绝大多数天才,都是在天君的故事中成长起来的,当面见着时,无人敢不敬,可他一离场,那些还是第一次与天君打照面的人便疯狂起来了。

……

望着不知不觉中被人群围住的灵瀛门那一片,一个青年懒洋洋地笑道:“哟哟,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个魏枝天生就是个招蜂引蝶的胚子!你看看你看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吸引了这些不可一世的俊杰的女人,还真没几个。”

转眼那青年又说道:“在妖境时她也是这样,那么怯弱普通的性子,居然迷住了妖境最优秀最顶尖的几个男人,后来师尊你取消他们婚约时,哈哈,那几个不是还很不愿意吗?”

那青年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会,见自家师尊一直不开口,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灵瀛门方向,不由叫道:“师尊?师尊?”

在他连叫了三四声后,他身前那面目俊美邪异的青年怔怔地回过头去。

青年第一次见到师尊这模样,先是吃了一惊,转眼他收起心神,继续说起了自己想说的话,“师尊,魏枝这个人真有古怪,你看她每过个不久,便会来一次天翻地覆的变化。听说她以前本是长相极平凡的一个女子,自洗了红尘垢后便脱胎换骨,便成了一个小美人,后来去了妖境又俊了些。可师尊你看,现在的魏枝之美,便在这灵气充足美人无数的天界也极罕见了。还有她现在莫名其妙还多了几百年的功力,难道说在离开的这阵子,她有了奇遇不成?不管怎么说,这个魏枝她一定有古怪!”

这个人,却是巫木仙使了。

巫木仙使滔滔不绝地说完这句话后,见到自家师尊还是怔怔的。想他这个师尊活到这个岁数,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平素巫木见过师尊各种的狠辣无情,可这般怔怔忡忡,失魂落魄,却还是平生第一次!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巫木再一次试探地喊着大尊时,大尊开口了,他神色复杂声音沙哑地说道:“魏枝在台上时的样子,我依稀见过……”

巫木却是想道:听师尊你这口气,可不仅仅是依稀见过!他小心看了一眼自家师尊,“师尊,你特意找的那个知天机,不也是让我们进传送阵吗?然后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天君城,你说,会不会你所求的那个实际与魏枝有些关联?”

大尊一凛,他抬起头来看了一会,转向巫木命令道:“我暂且留在天君城,你且先回魏国看住魏凌月。”说罢,他衣袖一甩,转身便挤入了人海中。

送上例行更新,晚上还有六十粉红票的补更章节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