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0章 突然出现的师弟

第七十章 突然出现的师弟

接下来的比赛依然精彩,我微笑着,与一个个天才们结识,也被一个个美貌的仙女们排斥。

……其实这很正常,不管是凡人魏枝的蠢呆样,还是幼生期凤凰的张扬样,都是不讨同性喜欢的那种存在,就像云宝说的那样,我不发呆笑得睥睨时,连他也想把我拖到暗处揍一顿。

修仙最不缺少的便是时间,现在还只是比赛第一天,后面的比试还多着呢,因此看了两场我告辞回到门派也没有人阻拦。

一回到门派分给我的洞府,我便把意识海中的那篇炼器功法细细看了看。我习惯这样,觉得一本功法很重要,不是马上着手修练,而是先把它一字一句地看懂直到背熟,再到融会贯通,最后才动手。

我这一看,便是二天,第三天我刚出洞府,负责收录弟子的二长老便是一个纸符打过来,“魏枝你过来一下。”

当下我踩着白云,飘飘悠悠地朝着主峰飞去。在我向主峰降落时,不时可以看到同门们望来的仰慕目光。

……能够驾云飞行,这至少是修练了几百年的高手才有的本事,我做为一个师姐、自然引得他们仰慕了,更别说我在青石广场上还夺了个法修第一。

来到主峰的灵瀛宝殿,我一推开殿门,便向着站在殿中的二长老行了一个礼,静静地说道:“您找我?”

二长老是个瘦长脸精明相的老头。他朝我慈祥地点了点头后,唤出一个少年来,“慕南过来!”

这个叫慕南的少年。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模样,长相十分的俊美,可以称得上是眉目如画,公子如玉的俊美,只是奇怪的是,这个白皙修长,看起来应该是可亲可爱的俊美少年。我一对上却生生被那双黑暗黑暗得仿佛能把人灵魂吸进去的眸子给惊了下。

见我打量少年,二长老笑呵呵地说道:“魏枝啊。他就是慕南,慕南呢,他在符箓上面极有天赋,你看看他画的这几张符。”

我连忙伸手接过。才看了一眼,我便惊咦了一声。

二长老说道:“你也吃惊吧?这符是这孩子当着我的画面的,你看这符是不是与你的回春符有几分相似,对了,他还在这这这几个纹路上做了一些改动,老夫试过了,就是这么一改,这回春符驱毒的效果便高了一成有余……魏枝,慕南这个孩子是个极有天份的。我们这些老头子仔细商量过了,觉得他与你不管是在符修上的天份还是手法都有相似之处,现在他既然入了我们灵瀛门。干脆就把他划到你的洞府旁与你一起做邻居,以后你是师姐他是师弟,他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多多指点指点,你思维阻滞的地方,他也可以启发启发。”

我听到这里蹙起了眉头。说道:“可是二长老,我……”

不等我把这话说完。不知何时走到我面前的慕南已扯了扯我的衣袖,我低头,对上慕南那张俊美如玉的脸,对上他微抿的水嫩的唇,泛着水光的乌黑的眼,不知怎么的,竟是觉得这孩子又可爱了几分,于是那涌到了嘴边的拒绝便说不出口了。

还不止这样,这时刻,慕南看着我又低低唤了声,“姐姐……”还别说,这一声唤,格外存了几分乞怜,我心中一软,竟是开口应道:“那好吧。”

这三个字一出,慕南便是扬唇一笑,那黑得乌亮的眸子给荡漾开来,我见到慕南这稚子般纯澈干净的笑脸,哪里还记得刚一见面时,他那黑得异常的眼神给我的异样感?当下说道:“你应该叫我师姐。”

慕南却是不听,他继续唤道:“姐姐。”

也是奇怪,这孩子唤着姐姐时,眸光特别特别深,语气也在纯澈中有着异样的低沉,那一瞬间,我竟觉得这画面有点熟悉,仿佛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有这么一个俊美又干净的孩子,不管我怎么纠正都不叫我师尊,赖着皮唤我姐姐……

这么一想,我的心又软了三分,便冲他笑了笑。

这时,二长老的呵呵笑声传来,“既然你们师姐师弟相处和乐,那老夫就更放心里。行了,你们去吧。”

“是。”

一出二长老的洞府,我便说道:“慕南,你畏不畏高?我要带你飞回去了。”

慕南一直在用他那双特别乌黑,黑得见不到底的眸子看着我,听到我问起,他连忙摇了摇头,乖巧地说道:“姐姐,我不畏高的。”

“那就好。”我打出一个法诀变出一朵白云后,牵着慕南的手踩了上去。

白云再次在山峰上飞过时,一直安静地看着我的慕南突然问道:“姐姐,你不开心么?”

我正在眺望着远处的山峰,闻言微微侧了侧头,说道:“开心?姐姐怕是这一生,都不会知道开心是个什么滋味了。”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时,我身侧的呼吸声陡然加粗,我连忙回过头来,一眼对上红了眼睛,表情有点狰狞的慕南,不由骇了一跳。我连忙问道:“慕南,你怎么啦?”

早在我回头时,慕南便迅速地低下了头,闻言他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只是想起了我的母亲,我父亲死后她也说过这样的话,然后也不顾我年幼她就自刎跟随了。”

我听出慕南话中的指责,不由呵呵笑了声,咽了下口水,我说道:“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

我本以为慕南会取笑我一番,哪知慕南却没有回答,我几次回头,都看到少年在低着头,神色复杂又古怪地望着他自己的那双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很快的,我们飞回了洞府,我在自己的洞府旁,帮助慕南也挖了一个洞府,然后又忙活了好一阵,才把慕南的洞府装饰好。

到得傍晚,慕南接过傀儡们送来的晚餐用着时,我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望着那灿烂艳丽的夕阳出了神。

这夕阳是如此的美,艳丽又华美,也许它知道这是最后的灿烂,便肆无忌惮地展示着自己的艳。

这时,慕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姐姐,你如果喜欢太阳,可以飞近一些看个够的。”

这话真是孩子气。

我回过头来,忍不住伸手在慕南的脸上掐了掐,轻声说道:“世间的事,哪有这么简单的?”

慕南却是抬头看向我,此刻他的眸子特别幽深,也许是夕阳光太艳,我直觉得他的眸还有点泛红,看着我,慕南少年特认真地说道:“姐姐,阳光再好,它也不可近观的,你这样总总追逐遥不可及的东西的习惯真是不好,你应该回头看一看。”

小少年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说中了他的什么心思,一时那眸光中都带了几分透不过光的黑暗。

看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说不定是他父母的缘故,令得这个少年都有点怪异了。

不过慕南是个什么人,自是与我无关,别看我现在呆在灵瀛门中,师姐师弟师叔长老的叫,仿佛很投入似的,可我的心空了,看什么都是空的。

我伸手又揉了揉少年的头,哄他道:“好,姐姐回头看看。”

我这话一出,少年嗖地盯向了我,他这般盯着人时,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我先是一惊,转眼少年低声说道:“你把我当孩子哄!”却是极不高兴的样子。

原来这少年是生气了,我不由笑了笑,继续转过头去。

这半边天空被霞光染透的景色,是那么那么的动人,我痴看了一会后,低声说道:”慕南,你会吹乐器吗?”

站在身后的慕南显然被我的问话惊了下,他先是反射性地回道:“会。”转眼他又说道:“不会。”等我不解地看向他时,少年已抿着唇生起自己的闷气来。

这俊俏的少年,纵使生气也是可爱的,我不由扯了扯唇,转向天边轻声呢喃道:“慕南,姐姐想跳舞了……”

声音一落,我的双臂便舒展开来,我扬着臂,让风吹散我的长发,缓缓的,优雅的,高贵的,却又似火焰燃烧般,在漫天霞光下翩翩起舞。

跳舞不是魏枝的爱好,却是凤凰的,这种世间独一无二的血脉,它从骨子里便喜欢在这青山之巅,梧桐树下,展开华丽的翅膀跳着华美的舞。

无缘无故,我自是不会现出凤凰真身,我只是这般优雅的旋转,只是这般飘渺的轻舞。

我舞着舞着,却又悲伤起来,在随手扯下束发的玉钗后,我披散着墨发,任由漫天金光打在我身上,在风中清歌起来,“天之涯兮,地之尽兮,我独往兮……鉴之日月,鉴之群星,遥遥相望,永可不及兮……呜呜呜……”

最后三声呜呜,却不是哭泣,而是模仿着凤鸟的悲鸣。

我跳得尽兴,跳得痴傻,也就没有注意到,站在我身后的慕南已是双眼腥红,一张俊美如玉的少年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已涌出一种说不出的绝望和悲伤,因为悲伤太剧忍耐太深恨意太重,他的唇角都流下了一缕鲜血。

我跳得入神,更没有注意到在山峰不远处,云宝和凌少还有楚工几个天才正看入了神,在那里看得如痴如醉……

粉红票六十票的加更送到,继续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