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3章 慕南的表白

第七十三章 慕南的表白

回到灵瀛门时,天色微亮,滴滴珠露垂在树叶草丛中,令得山风微寒。

我刚刚落定,便听到一个干净好听中带着微怒的声音传来:“你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我匆匆转头,对上站在洞府外,脸色铁青,发丝却悬着露珠的慕南,先是一惊,转眼忍不住轻声问道:“你一直在等我?”

慕南抿紧了唇,晨光下,他的眸子又有点泛红,直盯着我,过了好一会慕南哑声说道:“三日观书,按道理你应该在昨天入夜后便能回来,可是魏枝,你却一夜不归!”

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也是奇怪,明明还是一个少年,明明我都是高手了,可慕南这般盯着我一步一步走来时,我却有一种弱兔被虎鹰盯住地狼狈感。对上慕南那一双幽黑得见不到光的眼,我竟双脚僵硬动弹不得。

慕南这时已走到了我面前,与我隔了不到一臂远,彼此呼吸可闻时他停下了脚步。就在我被慕南这可怕的模样惊得向后退出一步后,慕南却低下头,他眨着犹沾有露水的睫毛,声音低而忍耐地说道:“姐姐,你可知你一夜不归,慕南有多么担心?”他续道:“你这么呆,我怕你被别人欺负了去!”

我楞楞地看了慕南一会,半晌才回道:“我没事,我只是心情不好,在那里多站了一会。”

我这话一出。慕南便似明白了什么似的,俊美如玉的少年陡然脸色一黯,他垂眸看着地面。过了半晌才说道:“……也是,那里靠近天君宫殿。”

慕南这话一出,我也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我低声说道:“慕南,我想闭一下关,这阵子你自己照顾自己。”说罢我转身就走。

我弯腰进入洞府时。慕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姐。这次到书阁你可有收获?”

这纯粹是闲聊了,感觉到慕南语气中的讨好,我回过头朝他笑了笑,点头道:“有一点收获。不过收获不大。”转眼我又说道:“慕南,你刚来到灵瀛门,门中的师姐师弟你很多都不识得,门中的规矩你也要花时间去了解一下,姐姐这次闭关时间不多,最多二三个月。”

我这么淳淳叮嘱,其实只是想告诉这个为我在夜露中足足站了一夜的少年:我不记较他刚才的冒失了。

慕南显然也明白我的意思,当下,俊美的少年扬唇一笑。他这一笑,宛如阳光下的鲜花一瞬间的开放,实在生动俊美到了极点。我不由也回他一笑,提步入了洞府。

进入洞府,布好防护阵后,我便开始修练从书阁中得的那个玉简来。

在回来的路上我便想好了,对我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玉简中记载的关于隐藏凤凰血脉,以及其他相类的法术通通掌握在手。上次不是有人说了吗?现在的天君城也有妖境和魏国来的天才。说不定大尊也会来到这里呢。我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让人永远也想不到我会与凤凰有联系。

打定主意后,我便修练起来,幸好,这类的法术只有七八个,而我在法术修练方面又天赋惊人,基本上三四天时间便把一道法术修练得精通,如此一来,不过一个月时间,我便达到了目的。

接下来,我又用了两个月时间,先是把那凤凰火炼器法背个滚瓜烂熟,再学会五种攻击类法术和五种防护卫法术便出了关。

我出关时正好是夜间,打开洞府,我慢慢走到峰头,望着万簌俱静的天和地,我就着黑暗,慢慢地跳起舞来。

也不知怎的,自从开启了血脉后,我喜怒忧思时,都想寄之舞蹈,仿佛舞之蹈之时,能与天地一样的宁静,也一样的亘古无思。

我舒展着双袖,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在黑暗与山风中慢慢起舞,这天是如此宁静,这夜是如此寂寞,我不想相思,也不想哭泣,我只想这样慢慢的舞蹈着,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这一次跳得十分尽头,东方昼日将出时,我慢慢收势,缓缓转头。

哪知,我这一转头,却对上了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慕南。慕南不知看了多久,他长袍广袖上都有夜露带来的湿气了!

四目相对,慕南慢慢垂下眸来,他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会,才悄悄抬起头来。再次望向我,少年俊美的脸上仿佛添了几分羞涩,“姐姐,慕南想了三个月。”他打断准备向他打招呼的我,认真而又纯稚,羞涩而又倔强地看着我,轻轻说道:“姐姐,慕南喜欢你!”

啊?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出关便听到慕南的表白,对上眼前少年倔强又期待的目光,我呆了呆后,垂眸说道:“可是慕南,姐姐我的心里早就……”

慕南再次打断我的话,他笑着露出两粒可爱的虎牙,说道:“慕南之所以决定说出自己的爱慕,便是决定了以后与姐姐不离不弃。”

说到这里,慕南俊美年少的脸上,突然有了种莫名的悲伤和沉痛,他传注得近乎绝望地望着我,不知不觉中,那双黑得不见底的眸子又开始涌出腥红。就在我定神朝他眼睛看去时,慕南却是扬唇一笑,那红也昙花一现再不可见,“姐姐,你可不能拒绝我哦。也许姐姐和我有过上辈子,上辈子我爱姐姐如痴如醉,数百年来尝尽求而不得之苦,形只影单之恨,相思入骨之痛,永世望而不可及之悲……所以姐姐,便是为了补偿,这一世你也要对阿南好一点,再好一点。最好呢,姐姐你把你心头那个人给忘了,从此后啊,就只想着阿南一个人,也只望着阿南一个人!”

这个少年说到后面,双眼已黑得如旋涡,深得可怕,也暗得可怕,我只看了一眼,便有喘不过气的感觉。这瞬时,我竟有种错觉,眼前这少年,正在想着如果我胆敢拒绝,他就决定把我绑在某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打断我的手脚,废掉我的丹田,让我日日夜夜只能陪着他望着他!

幸好,这种错觉也只是昙花一现,我定神再看时,慕南明明是一脸纯稚,再一想,他连说的话也带着几分稚气。想我们才认识多久?他居然还提起了上辈子什么的,真是傻气呢。

虽是如此想着,此刻我看向慕南时,脸色还是苍白了些,心里也有了点惧意。我下意识地按着胸口想道:真是奇怪,每次对着慕南,我总会涌出一些古怪的念头。

就在这时,慢慢把表白的话说完的慕南低下头来,彼时朝阳刚升,暖暖的阳光照在少年俊美苍白的脸上,我正想说什么,却看到一颗二颗的泪水,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转眼滴落于他脚下的草丛中。

他流泪了!

慕南竟然流泪了!

我突然愧疚起来,明明慕南倾诉时,语气中有着那么浓烈的忧伤和后怕,明明从他的语气中,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钟情已深,可我竟然还在那里胡思乱想,不见感动只见惧意……

因着这份愧疚,我轻步走上前去,掏出手帕轻轻拭着少年脸上的泪水,哑声说道:“阿南,咱们先不谈这个。”对上慕南墨黑墨黑,看我时,仿佛专注至极的眼,我勉强一笑,低声说道:“这以后的事,咱们谁也说不清,不过现在咱们是师姐师弟,又住在一块,总总是有几百年的朝夕相处的。阿南,不如等过个十几年,咱们再来谈刚才的话题好不好?”

我说这话时很温柔,慕南应该也是想到了我们还有那么漫长的时日要相处,于是他扬唇灿笑道:“好。”他眨了眨眼,一脸调皮地冲我说道:“姐姐,你刚才被我吓到没有?我也不知怎么的,仿佛真的爱慕了姐姐很久似的,这倾慕的话一出口,便又想到姐姐肯定会拒绝,自己先恼了起来。”

慕南这么一说,我哪里还会怕他?便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温柔说道:“姐姐怎么会被你吓到呢?慕南你可别忘记了,姐姐可是有着深厚灵力的大高手!”因为我对自己现在的修为确实是自豪的,所以说这话时,我简直是自信无比。

慕南抿了抿唇,似是想笑,又似是在忍笑,过了一会,他想起一事,连忙对我说道:“对了姐姐,在你闭关的这三个月中,云宝来了好几次,那姓凌的也来了几次,还有楚工和紫夜他们也来过。云宝留下传音符,说是总排行赛接近尾声,说你想确定名次还得去参加几场赛事,还说什么新发布的美女榜上,你名次位列第三,因很多美人不服,她们强烈要求你出面让她们见识一下。还有,再过一个月,天君将在紫华殿宴请进入总榜前五百名的天才,云宝让你准备一下。”

说着,慕南交给我一叠传音符。

我打开这些传音符听了个遍,大约内容果然一如慕南所说,便说道:“那行,我呆会就去见过云宝。”说到这里,我想起慕南与我为邻的目的,便不好意思地说道:“慕南,你要一起去吗?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交流一下符箓的制作。”

岂料,慕南却是一口回绝了,他腼腆地说道:“姐姐,我家乡来人了,我得去会会他们。”

我闻言点头,说道:“反正来日方长,那你去吧,姐姐也要去会云宝了。”说罢,我冲这孩子弯了弯唇,踩上白云朝着云宝所在的山头飞去,而直到我飞出老远,还能感觉到慕南投注在身上的目光。

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