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4章 我很富有?

第七十四章 我很富有?

云宝擅于行商,住所也就在灵瀛门的外院管理诸杂事处,他才干非凡,算是外院中数一数二的弟子。

远远的,他们一群人正在那里高谈阔论着,一个师弟率先看到我飞来,当下“啊啊啊——”地张嘴怪叫起来,他显然太过激动,一时只会尖叫,手指着天上都说不出话来。

云宝抬头看到是我,连忙站了起来,而我这时也飞到了他们头顶的一个山头上。随风亭亭而立,我微笑着看着云宝,“云宝。”

云宝一跳三丈高,他得意地冲我叫道:“魏枝师姐。”又得意洋洋地朝四周众少年瞟了一眼后,他昂着下巴刻意地嚷嚷道:“师姐,你是来找我的吗?”

对上众少年痴痴望来的目光,和他们那看向云宝的不掩羡慕的眼神,我扬了扬唇,点头说道:“恩。”

云宝更是神采飞扬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山头,高兴地说道:“师姐,我找你好几次了,你却都在闭关。”转眼他又告状道:“师姐,住在你旁边的那个叫慕南的很过份呢,每次见到我他都没有过好脸色。”

我笑了笑,说道:“云宝,我想去一趟坊市,咱们一边走一边说话吧。”

“好啊。”

我衣袖一甩,把云宝卷上白云后,转身朝着山脚下的坊市飞去。一路上,云宝都在悄悄打量我,打量一会,他说道:“师姐。你现在的名头可大着呢,好些人都慕名前来想要见你。”

我“恩”了一声。

云宝又道:“师姐,这次你到坊市后。要不要定制一件漂亮的霓裳羽衣什么的?”见我转头看向他,云宝脸一红,有点闷闷地说道:“师姐你不知道,自那什么美人榜把你评为天界第三美人后,便经常有女修找上灵瀛门……她们说话挺不客气的。”

我收回目光,笑了笑后说道:“听你的。”

云宝一得这话,马上喜笑颜开。他高兴地说道:“其实我看那排名第一第二的仙子,总觉得她们也不比师姐美多少。说起来。师姐就是面嫩了点,过个几年再长大一点,肯定仪态万千的比她们强多了。”

在云宝叽叽喳喳地说话声中,我从储物袋里拿出纱帽戴上。直到坊市到了,云宝还在自顾自地说着话。

我挺喜欢与云宝相处的,他喜欢说话,我也习惯了有人开口便去聆听,每每相处,我都只顾着听去了,因此会觉得此间都热热闹闹的,也不那么寂寞。

坊市我还是第一次来,里面人来人往。店铺林立的十分热闹,我走了一会,侧头看到一个巨大的宫殿里。一块白玉石璧上面,一行行字迹在滚动着,不由好奇地问道:“那是什么?”

云宝回道:“师姐,那是天界每个城池都会有的“问事殿”,这问事殿的四块玉璧上,常年发布一些疑难问题。大多数都是一些修练上的难题。师姐你不知道,那上面的问题可贵重着呢。有的难题挂了几千年都没有人回答,我上次去看了一下,最便宜的一道题,都开出了一块极品仙石的价码。”

我听到极品仙石四个字,不由有了兴趣,便道:“我们进去看看?”

“好嘞!”

问事殿中,果然四面墙壁前都挂着大块的玉璧,每块玉璧上都有十几个问题。我随便一看,只见一个问题是,“需要一份能提纯血脉的功法,如提纯程度超过百份之十,愿出百块极品仙石。”

只看了这一题,我便免不了吃惊,因为,我才从紫华书阁得到的那块玉简上,就有三份完全不同的提纯血脉的功法。而这三份功法,最简单的那份,提纯血脉的效果也达到了百分之三十,高的更达到了百分之六十!

看着那百块极品仙石的字样,我咽了下口水后,看向下一题,下一题写着,“需要一份提高根骨的功法,如有此法,愿出千块极品仙石。”

提高根骨的功法?那块玉简上好象也有……

接着我看到了第三题,上面写道:“老夫有一柄玄冰剑,现已破旧,征能把它完全复原的炼器师。注:如无玄极仙火,冥灵强炎,凤凰火等仙品以上火焰的炼器师,无需应征。”然后这题后面的悬赏仙石又是一百块极品仙石。

我在那凤凰火几字眼看了一会,转向了另一块石璧。

另一块石璧上,开头一题便是,“需要一粒丽容丹。”后面写着十块极品仙石。

丽容丹?我手指动了动,心里想道,从紫华书阁得的玉简上写得分明,说用市面上最常见的,能让人洗去红尘垢的红尘丹配上一滴凤凰血,便可以炼成最极品的丽容丹。

见我仰头专注地看着这些玉璧,云宝在一侧说道:“能上传到天君城问事殿的难题,那都是困难到了极点的。这样的难题几百几千年无人解决才是常事,师姐你也就别费心了。”

我咽了咽口水,想道:可问题是,这里的大部份最难最贵的问题,我好象都能找到解决办法。

想是这样想,我自是不会说出来,艰难地从那极品仙石的字眼上移开,我暗暗想道:我现在也不准备回到魏国了,要这些仙石也没有用。

一边想,我与云宝一边出了问事殿。与云宝去了一间练裳阁定制了一件红色霓裳后,我们继续朝坊市里最大的野市走去。

这野市里最需要的就是眼力,眼力非凡者,便可以从那些地摊货中淘到极品宝物。

云宝一进野市,便双眼放光四下顾盼,我也不多想,只是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就这般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了五六个女修,这些女修显然认识云宝,远远见到,右侧的一个圆脸女孩便招呼上了。

云宝见到那圆脸女孩,也是一脸兴奋,他涨红着脸高兴地叫道:“林珊,你也来逛坊市啊。”

那林珊蹦蹦跳跳的,她高兴地叫道:“是啊是啊,阿宝,没有想到又遇上你了。”林珊朝着她身边的同伴介绍道:“各位姐姐,云宝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灵瀛门的高徒哦,就是那个出了排名第三的大美人魏枝的灵瀛门。”

岂料,林珊的声音一落,在她右侧的一个尖脸美貌女修马上笑了起来,只听她讥嘲地说道:“就是那个看到天君巡城,不顾羞耻的大哭大叫,非要赶上去攀附的魏枝吗?”

我一直在好整以暇地四下打量着,听到这话,不由慢慢转过头看来。

而云宝,则在林珊一僵之下不知如何回答时,青着一张脸怒道:“这位姐姐,你说话客气一点!”

“客气?我干嘛要客气?”那美貌女修嘲讽地说道:“现在天君城的人谁不知道魏枝一心想要攀附天君?真是好笑了,她自己没脸没皮地想赖上人家,居然还不许人说?”

“你!”就在云宝气得目眦欲裂时,我慢慢取下面纱,朝着目瞪口呆看来的众人看了一眼,转向那女修静静地说道:“我就是魏枝……姑娘,你这样当面议论她人,终是不好的。”

那美貌女修原本见我露出面容,便看怔了去。听我说完,她却笑得花枝招展乐不可支,“哟哟哟,这口气可真横啊,早就听说过魏枝是个不要脸又张横的,可真没有想到你敢这么张横!怎么,我就是当面说了你敢怎么样?啧啧啧啧,我好怕……”

她那“我好怕”三个字才一出口便给哑住了。

我举着这女修,右手五指慢慢收紧,对着这个不知我何时出手,也不知怎么就落到我掌心的女修那惊骇的脸,我静静地说道:“背后莫论人非。”吐出这五个字后,我随手打出一个法决扔到她的神魂上。

感觉到了神魂处多出来的东西,女修白着脸尖叫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抬了抬眼皮,说道:“我刚才已说了:背后莫论人非。”

四周众人还在迷糊时,林珊惊叫一声,骇声道:“你,你用的是言灵?”所谓言灵,便是通过言语配上某一种手法,给人下的一种禁制,如我的这句“背后莫论人非”便是如此,这女修除非这一生牢记这句话,否则,她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每在背后议论他人一次,便会神魂剧痛一天一夜,同时修为永久性下降一个层次,如果说得多了,则沦为凡人是迟早之事。

林珊这话一出,嗡嗡声大作。好几个声音同时叫道:“真是言灵!”“不是说这种手段已经失传了吗?”“居然是言灵!听说言灵禁制无法可解,真是可怕!”“切!这有什么好可怕的?不就是背后莫论人非吗?以后少开口点少说点是非不就是了?”

最后一个人的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因此在我放下女修时,除了女修本人一脸痛恨,大多数修士,特别是男修倒都是一脸不以为然……比起那些动则夺人性命,毁人修为的狠辣之人,我这手段在他们看来实在温和得不像话。

瞟了一眼不知不觉中瑟缩地躲到一侧的几个女修,我朝云宝点了点头,率先提步朝前走去,而随着我提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魏枝!你是魏枝?”

例行更新送到。明天再奉上双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