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5章 与故人相逢

第七十五章 与故人相逢

我闻言回头。

这一回头,我对上了一个身着紫色华服,泛着优雅步伐缓步而来的俊美王孙。见我楞楞地看着,他慢慢扯唇一笑,笑容中颇有几分狡黠。

我呆了呆,惊道:“你是,良少?”

眼前这人,俊美年少,举止风流,可不正是魏红曾经暗恋过的,魏国有名的美男子良少?

可良少不是不能修练吗?便是他能修练,也应该是一个来自魏国的普通仙修,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男子,笑容淡雅,衣着华贵,举止之间分明一派人间王孙,仙家权修的气派,哪里还有半点昔日模样?

见我还在吃惊,良少嘴角一扬淡笑道:“魏枝有所不知,我本是仙家修士,不过因年少成名修练太快等原因,导致心境上颇有不足,所以那些年便投奔了在魏国的凡人舅舅,不过是借凡间气象磨一磨心性罢了。”

我结巴道:“可你在鉴镜……你不是不能修练吗?”

良少笑了,他道:“那鉴镜我以前照过,你也知道它原理的,照过一次的人,再照是不会出现任何异状的。”

他朝我上下打量,微微晒道:“魏枝真是一鸣惊人让人刮目相看,这阵子的天君城,经常能听到你的大名。”

在这异乡见到故人,哪怕那故人以前并不熟络,那来自心里的欢喜亲近也是难以言喻的,我忍不住弯起眼。笑道:“真没有想到,居然能遇到你。”

我见到云宝蹲在一个摊子前拿起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津津有味的翻看着,便扬起唇冲良少高兴地说道:“他乡遇故知。真是不胜欣喜……良少有空闲?前方酒楼好象不错,愿请君一饮。”

良少哈哈一笑,道:“是我失礼,这种事应该我先开口。”他挥手示意身后跟着的几个高阶修士退后,提步朝酒楼走去,“魏仙子,请!”

“请。”我与云宝说了一声。又把我们前去的酒楼指给他看后,便跟在良少身后。朝着那酒楼走去。

正如云宝所说,我现在有点名头,这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修士在对我指指点点。便是酒楼小二,远远看到我也早早跑了出来,红着脸恭敬无比的迎侯着。

在二楼一处厢房坐下,良少信手点了几样灵果灵食后,抬头看我一会,突然说道:“魏枝,真难以想象在魏国时的你,与现在的你是同一个人。”他笑吟吟的继续说着,“想当初在魏国时。你胆小怯弱,长相平凡,怎么看都是个不起眼的普通女子。可现在的你,长相和气派都挺让人惊艳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笑了笑,问道:“良少你是什么时候来天君城的?”

“当然是随这次天才大流而来。这一次的天君城,那可是风云聚会天才辈出,我要是不来。岂不是对不起自个儿?”良少举止一派优雅,人也特别健谈。他端起酒樽,一边给我和自己倒酒,一边说道。

我好奇地问道:“那你代表的是魏国吗?”

“当然不是,”良少心情极好,一直嘴角含笑,“我代表的是东瀛州。说起来这个天君城我也不陌生,幼小时,我曾经在这里住过十年。”

对上我睁大的眼睛,良少继续说道:“是这样,我家呢,便是天君阁下亲生母亲的家族,论起辈来,我应该叫天君一声表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我眼睛瞪得更大了。

良少见我这模样,先是一笑,转眼他更认真地解释起来,“不过虽然是表亲,我与天君还是这一次才打照面,以前没有见过。”说到这里,他看向我问道:“魏枝,你在天君城里可住得惯?”

我点了点头,低声道:“住得惯的。”

“撒谎!”良少打断我的话头,“不管是上次在青石广场上,还是这次与你见面,你那模样神态可都说不上欢喜习惯。”他说到这里,声音放缓,“魏枝,我是你老乡,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千万不要见外,尽管向我开口。”

我摇了摇头,冲他弯着眼睛说道:“暂时没有,以后有了麻烦,我一定找你。”

良少哈哈一笑。

也许真是他乡遇故知,这一顿饭,我们足足吃了半天,大多数时候都是良少在说,他跟我说起他的小时候,说起他以前游历时的经历,说最初到魏国时的趣事。最后,良少说道:“魏枝,我这次来天君城前,遇到过你弟弟……他现在瘦了很多,还不到三十岁的人,看起来挺显老的,我无意中听他与人对话,语气神态都很拘谨,对了,他似乎还提到了你,那语气还挺孺慕的,不停地说我姐姐如何如何。”

弟弟?魏叶?

我不由一怔,咬着筷子发起呆来:对我们来说,十年也罢,百年也罢,都只是一个数字,对于母亲和弟弟这样的凡人来说,十年却可能是半辈子。

……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去看看他们,不管怎么样,留些黄金让他们富足一生也是好的。

也许是经过的事多了,现在的我想起弟弟,已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种郁结,有的只是说不出的怜惜。

又聊了一会,良少说道:“魏枝,天色不早了,走,我带你去一趟我的居所,让你认认地儿,免得以后不知到哪里找我。”他也不由我分说,扯着我便飞出了酒楼。

这么大半天不见云宝回来,看来他是有事去了,我对良少的住处也有点好奇,再加上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天君城,实在总免不了寂寞孤单,因此我也没有拒绝良少的邀请。

在云车上,我与良少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时日流逝,直到他说了一声“到了。”我一抬头,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到了紫华殿!

见我呆若木鸡。良少挑了挑眉,“怎么?发现这里是天君的居所,给吓一跳了?别乱想,天君这阵子情绪不佳,一直在心阵里面修练心性,平时很少出来的。”

他带着我飞过一大片宫墙,落到一片碧瓦黄墙里。指着几株巨大的桑树下的楼阁说道:“那是我住的地方。”他又指向隔了五六里远的一片白玉楼阁,道:“那是天君的居所。”

良少一边走。一边介绍道:“呆会我给你一个信物,以后你凭着那东西可以自由出入我府第……本来不用这样麻烦的,实在是我那个表哥天生就招蜂引蝶,这天界的美人都巴不得能勾引到他。他也是烦不胜烦,便给这紫华殿都设下了凭信物出入的规矩。”

我这是第一次进入紫华殿,真正步入这里,才感觉到这片峰头充沛到几乎成形的灵气。

彼时还是傍晚,漫天霞光散在西方天际,也洒在地面上,配上紫华殿那外溢而出的淡淡灵气,直令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如染上了五彩华光。初看时惊艳,再看时人已陶醉其中。

良少见我这副模样,笑道:“现在你明白了。我为何宁愿麻烦也要住在这里吧?魏枝,你要是喜欢也可以住下,我让婢仆们打扫出一个楼阁供你修练。”

见我显然没有那意思,良少正色道:“这紫华山有一种天界独一无二的紫气,凡是第一次过来的,很容易被这紫气所冲进而突破。这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良少挥退众人。转过头对我继续解说道:“这紫气在凡间那可是帝王之气,是极灵罕之物。要吸纳它为已所用,需要的不是闭关苦练,而是随心所欲。魏枝,你现在如果想做什么,那就尽管去做,一旦有所成,那对你好处非常大。”

我明白良少的意思了,当下说道:“我想跳舞。”

良少道:“好。可需音乐?”

“如果君能以鼓声相助,那就更好了。”

良少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他手一挥命令道:“拿那面无撼鼓来。”

无撼鼓摆上时,良少双手一张,优雅地脱下了外袍,再转眼,他解去贴身的仙甲,赤着肌理分明的上身,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着,右手一棒挥出,只听得“咚咚——咚”一阵悠远到了极点,仿佛能勾得人灵魂颤动的鼓声在漫天夕阳中破空而出!

就在“咚咚”的鼓声传来时,我已振翅欲飞,事实上,我也飞了。我舒展着双臂,脚尖微微一旋,整个人便在花丛中桑树间飞翔起来。

不止是鼓声,不止是这个地方带给我的种种念想,还有那紫气带来的,对我凤凰之身的浸染,这时的我已完全陶醉进去,我一边缓缓的,优美的舒展着身体,一边学着凤凰的清啼,发出“呜呜呜”的悲鸣。

鼓声还在响着,我已双足立实在地上,只是不知何时起,我已脱去鞋履,赤着一双足,我已不再飞翔,只是缓缓的舒展着身体,我旋转,我飞舞,我莞尔,我悲鸣。

良少明显被我带入了某种意境中,他的鼓声沉沉而来,混在西落的阳光里,带了种血气和悲壮,我还在旋舞,只是我身周的一切,包括那站在不远处的婢仆,包括树下的一只白兔,都在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一个个眉目中,添上了几分属于寥阔的寂寞和忧伤,而他们身周的灵气已如旋涡。

我还在旋转,直到身体深处,那属于凤凰的血脉狂热燃烧,直到我体内的灵气,在以十年十年的速度,在迅速地变得浑厚,直到我的意识海深处,那得自紫华书阁的玉简,与我得自前世的那块玉简融合成一个整体,一道成为我的血脉传承,一道成为可以传之我子子孙孙的血脉力量。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收起双臂,停下舞蹈时,良少在敲出最后一个鼓音后,满头大汗地盘坐在地上,竟是不管不顾地闭关修练起来来。

就在院墙外飞进来十几个修士,他们忙着在良少的四周设置防御阵时,在我们的身后,属于天君的玉华楼群处,突然光亮大作。

不过身后的光亮,我虽眼角瞟到了也没有在意,看着被修士们护在中间,正修练到紧要关头的良少,我正要向旁边的人说出告辞的话,突然间,那十几个忙碌着的高阶修士齐刷刷停下动作,只见他们面向我身后,同时行起大礼,一脸敬畏之色。

我先是一怔间,转眼,我的身后,一个冷漠的,低沉的,属于天君的声音传来,“魏枝……”

那个高高在上的,得到了世间无上权力和无上天赋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桑树之巅。

漫天夕阳中,他遥站在树巅上,披着满身霞光,像是注视了我良久,见我回头看去,他疲惫的又唤道:“魏枝。”

先送上例行更新,今天晚上还有加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