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6章 相对无语

第七十六章 相对无语

竟然真是他!

我垂下眸去,只觉得刚才装满了天地的繁华热闹一泄而空。不过转眼,我记起他上次说过的话,便慢慢抬头,挑着眸尽量冷漠地看着天君,我嘴角一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阁下,我是良少邀请的客人,如有惊扰之处,还望阁下恕罪。”

“你是打扰了我。”负着手疲惫望来的男人,便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透着种说不出的高贵。

永远都是这样,他只需要最简单一句话,便能把我伤得体无完肤,我无法维持眼神中的冷漠,慢慢转过头去,倔强地看向天边。

已不需向任何人伪饰自己的天君,居高临下地望了我一会,叹着气说道:“魏枝,你跟我来吧。”说罢,他衣袖一甩,转身就走。

我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却还在犹豫。

凭什么他要我跟上,我就得跟上?

这时,一个中年人说道:“魏仙子。”

我回过头去。

对上我疏冷的眉眼,那站在良少旁护着他的中年人低声说道:“这阵子天君一直在加强心性修练,可刚才他气息浮动,分明是被强行中断……虽然我等不知以天君的修为,怎么会被轻易干扰,不过魏仙子,你冒犯了上位者毕竟是事实,天君仁慈,只是让你跟上,你跟上便是,也省得拖累我家公子。”

转眼这中年人又道:“魏仙子。以后我家公子若是再来找你,还是希望你能推拖一二。”

却原来,我已不受欢迎了?也是。良少住在天君的地盘上,也受他的喜怒所制,现在我明摆打扰了天君的修练,这些人拒绝我也是情理当中。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沙哑地说道:“我知道了。”说罢,我衣袖一甩踩上虚空。慢慢蹑在天君的后面,朝着他的宫殿飘去。

这么几里路程。我却走了近半个时辰,就在我磨磨蹭蹭地出现在他宫殿上空时,一个俊秀温和,双眼却格外深邃。显得极有智慧的青年迎了上来。

青年看了我一眼,唤道:“魏枝?”

他只是叫唤一声,我却立马听出来了,这个声音,可不正是在妖境时,林炎越经常与之虚空联系的那一位?

对上我的目光,青年微笑,他说道:“你应该听出我的声音来了,我是炎越阁下的好友。”青年一点也没有向我介绍他名字来历的兴趣。这样说过后,便用那看起来温和,却疏淡冷漠地笑脸对我继续说道:“对了魏枝。你怎么还没有离开天君城?是不是仙石不够?我这里有一百块极品仙石,你可以用它换点需要的物事,尽快回去魏国去。”

我的脸刷的刹白,望着这人手中的储物袋,我冷笑了一声,垂着长长的睫毛。我语气冷漠地说道:“因为这是天君城,所以你们就敢强行驱逐他人离开?”我冷笑道:“可惜我魏枝一不犯事二不求人。你们便是想驱逐,我偏不离开又能怎样?”

青年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他怔了怔,就着夜色看着我雪白的脸,以及泛红的眼眶,过了一会后,他低声叹道:“魏枝,很多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你留在这里,对已对人都无甚意义。”

我却不想听了,冷笑一声后,衣袖一甩转身便想离开。

就在这时,下面的楼阁中,传来天君幽远冷淡的声音,“魏枝,进来。”

听到天君的话,青年一脸挣扎,他看着我嘲讽的表情,突然轻叹一声,向后让出一步。

我却还在犹豫。

此时此刻,我既想拂袖而去,让那个人也知道,我魏枝从来不是他召之既来呼之既去的。可理智的想,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拒绝。

挣扎着,我慢慢踏出,一步一步朝着下面的楼阁走去。

不一会,我便出现在天君的对面。

天君的住所,理所当然的华美至极,不过我只是看了一眼,便无法再集中精神去打量。

——此时此刻,光是压抑内心奔涌的痛苦和恨意,我就已费了全部心力。

天君坐在我对面,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后,他说道:“吃点果子吧。”

我低下头,刚才那一通舞,我既得了天大的好处,也消耗了大量体力,整个人确实虚得很。

轻轻拈起玉桌上一粒葡萄样的仙果,我含入嘴里,感觉到涌入喉中的充沛灵力,我慢慢咽了下去。

这时,又是一粒仙果送到我面前。

我抬头,对上天君冷淡的眉眼,以及他送过来的仙果,我慢慢伸手接过,再食不吃味的咽了下去。

我刚咽下去,又是一粒仙果被他送到我面前。

我慢慢接过,慢慢品尝,想来也是有意思,在妖境和魏国的那些时日,我与他日日同床共枕,这般相互喂食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可那时候那般自然而然的亲密,我现在想来却觉得遥远之极,遥远得仿佛那只是一场幻梦,遥远得对面这个人拿仙果给我吃的动作,都让我得陌生得苍凉。

我眨下眼中的酸涩,慢慢的,仔仔细细地品着仙果,一连吃下他拿来的五粒仙果后,我脸颊一湿,伸手一拂,却惊奇地发现自己流泪了。

……这确实是件惊奇的事,明明我还在感慨彼此的陌生,明明我已没有了渴望,明明我的心里还在胡思乱想,还在笑着,可怎么涌到眼眶里的,却是泪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一个时辰,也仿佛是二个时辰,静夜中,我与这人便这般对面坐着。

他静静地坐着,我也静静地坐着,自郦山一别近十年了,我还是第一次与他靠得这么近,也是奇怪,只这般相处一室,我居然感觉到了久违的宁和。

便是不说话,我也很宁和,这是一种久违了十年的宁和,仿佛光是这样坐着,我便可以坐到地老天荒去。

眨了眨眼,我慢慢又拿起一粒仙果送到唇边,含入,咽入腹中。

仙果很甜美,非常的甜美,我吃过他五次了,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它的味道竟然是甜美的。

就在东方渐渐浮出第一缕晨曦时,天君开口了,他说道:“你可以回去了。”也不见他动作,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便没了踪影。

我慢慢站了起来。

我提起脚,一步一步走出楼阁。

我没有回头,我走得缓慢。

便这般一步一步,我走出白玉楼,走出玉山梯,走出紫华山。

我走得缓慢,非常缓慢,一直出了紫华山范围,我才踏上虚空,嗖地飞向灵瀛门。

因我耽搁了太久,回到灵瀛门时,天又黑了,悄立在灵瀛门上空,我仰望着星空久久久久都没有动作。不知过了多久后,我召来云车仰躺其上,望着头顶灿烂的星河,以及星空中那一轮弯月,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这一躺,便是一夜,直到凌晨才回到洞府,进去时朝慕南的洞府看了一眼,见他不在,我把洞府门一关,再次查看起意识海中的玉简来。

果不其然,那从紫华书阁得来的玉简,和原来的那块已融合成一体,因为这种融合是与血脉的结合,所以紫华书阁所得的那块玉简中,那些数百上千个,我还没有来得及修练的法诀阵法,竟是一股脑儿印在了我的血脉中,只要稍加熟悉,我便可以灵活动用!

这东西,竟真成了我血肉的一部份,真成了我的天赋技能之一!

我呆了一会,发现自己灵力亦有增加,现在的我,都可以与修练了六百来年的人对拼灵力了,不由又是一阵惊喜。

……真是奇了怪了,我去了一趟紫华殿,与那个人静坐一晚,居然又能感知欢喜这种情绪了。

我又呆了一会,怔怔地看着远方,想道:也不知这世间有没有一种忘情丹?如果有的话,我还是想办法得到的好。既然还想着长生,那就需要学会遗忘,遗忘那个人,遗忘这刻了骨的相思滋味,不然的话,我这个样子去活个几百几千年,还不如去做一个凡人,好在凡寿一了,便能两无挂牵。

胡思乱想一会,我又翻看起意识海中的玉简来。

现在我的情况时,我每翻看一次玉简,每查探一次修为,心里便欢喜一分。

如现在,我就在那里傻傻的乐,我想道:没有想到去一次紫华殿,竟能有这么大的收获……是了是了,那么多天才渴望得到天君认可,渴望能被他召见,这其中未必没有紫华紫气的原因!

洞府外,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

我没有闭关,却不想出门,就这样呆坐在洞府里,不发呆时,便熟悉一下意识海中的法诀和阵法。

如此一周后,外面一阵人语声传来,那人语声越来越近,不一会,云宝那熟悉的声音从我洞府外传来,“魏师姐怎么又闭关了?”

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我听人说过,灌顶得来的功力,是需要多花费一些精力才能融为已用。”

他话音刚落,云宝便提了声音,只听他骂道:“混帐王八蛋!那些个家伙居然又来了!”

粉红票七十五的加更章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