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7章 果断

第七十七章 果断

这时,我推开房门,问道:“云宝,谁要来了?”

云宝和另一个师弟猛然听到我开口,立马转过头来,云宝更是惊喜地叫道:“师姐,你出关了?”转眼听到前方的躁动声越来越大,他又急急说道:“师姐,那个叫常女的,被你下了言灵的家人这阵子老来找麻烦,特别是常女的师祖常静,仗着修为高深,都有好几次来到灵瀛门,逼着长老们交人呢!”

打到灵瀛门?莫非这个常静很厉害?

我眉心蹙了蹙,提步走了出来,恰好这时,山下飞来一支队伍,远远看到我,常女便尖着嗓子叫道:“师祖师祖,就是她,就是那个贱人!就是她给我下的言灵!师祖,你要替我做主啊!”

师祖?

我又眉心一蹙,望着那群气势汹汹的人,我迎了上去。而那个叫常静的师祖,看起来约摸三十来岁,面容娇艳颇具风情,她一对上我,便柳眉一轩冷笑道:“她她就是魏枝?是她对你动的手?”

“师祖,就是她!”

“很好!”常静高傲地吐出二个字后,突然身子一掠如大鹏展翅一样朝我扑来,与此同时,她双手同时推出,瞬时一道道翻滚的雷电劈头劈脑地朝我杀来!

这个叫常静的,竟是一句话也不话便下杀招,我仰头看向那自天而降的滚滚雷光,知道要是给挨上了,只怕会立刻化成灰灰。不由脸色一沉。

因为恼怒,我也懒得留手了,右手一挥。一道成形的水墙便打了过去。这道水墙是我全力施为,水能导电,我这道水墙在把雷电引入其中时,给迅速地凝结成冰,然后砰地一声掉落在常静头顶。

就在彼时,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却是压制在冰块中的雷电和我的火性灵力。终于爆炸开来,被压制到了极限的火和雷电。终于以着一种推毁一切的巨大力量,朝着常静炸去!

彼时,常静正得意洋洋,彼时。我还手的动作称得上缓慢优雅,因此常女那些人都还在得意地叫嚣着,可就在她们的叫嚣声的起劲时,爆炸发生了!

这一炸,称得上震荡了整个灵瀛门,只听得一阵震天介的巨响,转眼间,常静所在的地方便形成了一个巨坑,常氏众人便被这爆炸的气流冲出了几百上千米。而听到声响的灵瀛门长老急急赶过来时。看到的,是满头满脸鲜血淋漓,浑身上下乌黑一片皮开肉绽。只剩得一口气的常氏师祖常静。

四下一静!

四下大静!

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五长老呆呆怔怔地站在山峰边,他们看了一眼常静,又看了一眼我,再低头看向常静。也不知过了多久,二长老开了口,他喃喃说道:“可是。常静长老,乃是修练了近六百年的一代人杰啊……”

常氏众人和众长老都在目瞪口呆。我缓步走了过去,走到炸成了血炭的常静身前,我伸手在她身上按了几下,抬起头说道:“丹田没破,只需要修养个百数年便能恢复原来的修为。”

众人:“……”

我转向跌跌撞撞飞回来的常女,眯着眼睛打量着修为明显降低了二个档次的她,又道:“常女,我对你下的言灵,不过是背后莫论人非。修仙者逆天而为,无时无刻不在与天相博,对许多人来说,修练的时间都不够,根本没有精力去谈是论非的……我原以为,我给你下的这道禁制,只算得上薄惩了!”

我不知道常女在背后是怎么说我的,于我而言,自是得把这起仇怨的起因再说一遍!

常女这时哪里敢对上我?她白着脸哆嗦了几下,迅速地躲到了众常身后去了!

见这些人还在盯着我,我转过头看向了三长老。

三长老是灵瀛门的持法长老,对上我的目光,他咳嗽一声,说道:“常静居然敢打上灵瀛门,魏枝你无论如何还手都不为过!”

果然,门派还是要面子的,我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后,便笑了笑,脚尖一点,转身飘向山下。

过不了一会,云宝大呼小叫的声音传来,“师姐,师姐。”

喘息着跑到我身后,云宝叫道:“师姐,你可真是太有本事了,真是给灵瀛门出了口恶气了!”转眼他又担心地说道:“可是师姐,常氏一族向来护短,他们一门中,除了这个常静外还有两个老祖,幸好那两个老祖都在外面游历,暂时师姐你应该无事。”

我一边朝前走去,一边说道:“无妨的。”对我来说,是真的无妨的,我血脉中的天赋技能多不胜数,还真需要一些实战来磨砺一二。而且,凤凰是那么骄傲的生灵,我怎么也不能逆了这种天性去。现在的我,真需要在巫族和妖境的人发现身份之前,把自己提升到无可畏惧的地步!

走了一会,叽叽喳喳的云宝叫道:“师姐,咱们这里往哪里去?”

我没有回头,“去青石广场。”

……

再一次来到青石广场时,我赫然发现,广场的四周上空,给树起了一座座雕像,这些雕像,赫然是一个个位列排行榜首位的天才!

我的目光掠过一个美男雕像,那个雕像虚立于立空中,他的脚踏着飞剑,背后是无数流星飞逝的虚空,当真动人得很。

见我望向那雕像,云宝笑道:“师姐是不是在想,原来凌少也有这么俊伟轩昂的时候?”

我笑了笑,目光从凌少的雕像上移开,转头看向左侧的那个美人。

那个美人,额心燃烧着火焰图纹,飘逸的羽袖,红色的霓裳。眉目间虽然还有几分稚嫩,五官却已绝伦,我望着那美人含笑睥睨的唇。望着她身后的漫天霞光,不由怔怔地想道:原来我穿红色霓裳,竟是这般的美。

见我望着自己发呆,云宝嘻嘻笑道:“做这些雕像的人啊,个个都是有神通的,他们只要看一眼留影镜,便能知道那个人做什么打扮最美。所以师弟才巴巴地带着你去定制了那身红色霓裳。嘿嘿,师姐你放心。等天君召见你们时,那件衣裳一定可以做好,到时姐姐一准惊艳全场。”

我笑了笑,目光从一个个雕像上移开。这时,云宝又说道:“天君城的规矩是,只是排名第一的高手才有姿格塑像,要是师姐以后都是第一就好了,那样子,你就能和天君一样,在每一个手下败将们的城池里留下雕像。”

就在云宝越说越是激动时,突然的,有人叫了声。“魏枝魏仙子到了——”

青石广场上原来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可随着那一声喊。四下还是诡异的安静了一会,然后,无数人齐刷刷地顺声望来。

再然后,我的身周,众人身不由已地向后退去,给我让出一条道来。

与在众人的瞩目下。变得激动又神采飞扬的云宝不同,我走得很平静。纵使越来越多的目光望向我,越来越多的议论声围绕着我。

“那就是魏枝?果然很美。”“比雕像上还要美。”“你一提我也发现了,这么多天才的雕像,就只魏枝的雕像不如本人。”“这个我听人说了,魏枝有一种特别的很难捕捉的风姿,而且她那风姿还一时一变,算是那种极不好雕像的人吧。”

我与云宝通行无阻地来到了青石广场中央。

这时刻,青石赛场正好是休赛时间,见我寻思,云宝轻声说道:“师姐,向你挑战的人名单在此。”他拿出一个册子给我。

我只看了一眼,便眉头微蹙,奇道:“怎么大多数都是女子?”

云宝声音越发低了,“也不知是谁到处放风声,说是师姐钟意天君,还死缠着他不放,特别是这几天,都有人说亲眼看到师姐从天君宫殿回来……师姐你是知道的,天君那人号称是三界第一美男,再加上他权势滔天修为深不可测,总之他在天界女仙们的心中,那是地位高得不可思议的……她们现在对师姐很不服,很想找碴,所以这挑战的也就多起来了。”

小心打量着我的表情,云宝补充道:“师姐,这青石赛的规矩,被挑战者是不能避战的。”

我明白了,冲着云宝点了点头后,我脚尖一点,轻飘飘飞上了赛场。

在我出现那一刻,四下原来响起的嗡嗡声一顿。我目光从众人脸上瞟过,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柄长剑后,我把那剑插在地上,垂着眸静静地说道:“魏枝在此,谁来应战?”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静,举止也太安静,没有半点火气,直叫了好一会,广场里的众人还在傻傻地看着我,都无人回话。

足过了二刻钟,一个少女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我来挑战你!”

却是一个红衣少女落在了我对面,一脸厌恶地打量着我,少女高声叫道:“魏枝,就凭你这个从凡人界出来的低贱之人,也敢喜欢天君?我叫慕月,今日我挑战于你,如果我胜了,魏枝你必须跪在天君面前,说出你身份低贱不知轻重竟敢欢喜于他,是个蠢货的话,并承诺终你这一生,无论有意无意,都不许再见天君的面。”

我握着剑的手颤了颤。

不是因为对面这个叫慕月的少女的强大,而是因为她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针一样刺中了我的心。

我不就是从凡人界出来的,没有权势家族相庇的低贱之人?

我不就是怎么也不肯离开天君城,并在有意无意中,总总与天君相见的愚蠢之人?

不知不觉中,我竟是想道:也许这个慕月是真知道我与天君的事,准备用这个方法逼我离开天君城。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