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8章 溯查前世

第七十八章 溯查前世

伤心刚起,愤怒又生。

我抬起双眸,定定地看向慕月,也许是我这金色的眸光一出,总是如此睥睨,天生就带有威压,不知不觉中,这个出自权贵的骄纵少女,被我看得脸色一白向后退了一步。

见状,我嘴角噙起一抹轻蔑的笑容来,“我与天君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四周的众人,显然没有想到,我竟会真的承认自己与天君有关联,一时嗡嗡声四起。

就在嗡嗡声议论声不绝于耳中,我傲慢的一笑,长发无风自动,清啸道:“我魏枝做任何事,都无需任何人指手划脚!”

声音一落,我长剑一指,轻蔑地喝道:“慕月,出招吧。”

骄纵惯了的慕月已从惧怕中清醒过来,她这一清醒,便是无边的怒意和被羞辱的仇恨,见我开口,她从喉中发出一声嘶叫后,双手一扬,转眼间便是无边无际的水浪咆啸着朝我冲来!

我看着水浪起,看着水浪滚来,就在它们冲到一半时,我手中剑一扬,喝道:“雷来!”

声音一道,无数雷电从我剑上飞出,接着,我又喝了一声,“风起!”

于是,就在慕月的水浪冲到我身前三米处时,我的雷电到了,水能导电,于是瞬那间,纵横在赛场上的滚滚浪涛变成了雷池电海,再一转眼,这些碰触间发出道道白色闪电的雷电

。在我“风起”的喝声中,被一道狂风卷着反冲着慕月!

这些变化看似复杂,实际上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慕月刚还得意洋洋着。这一眨眼间,便看到那夹着无边雷电之海的水流,随着狂风朝她扑头扑面冲来!

瞬那时,一种死亡的恐惧,令得慕月骇怕到了极点,因恐惧过头,这个女人竟是忘记了逃跑!竟是像个凡间女人一样。张着嘴在那里惨叫!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几个叫声。“住手!”“手下留情!”

几个高阶修士一冲而来,同时出手压制了夹天地之势的雷光电海!

看着那被压制,却还翻滚碰撞的雷电之海,广场下面的围观者这时才回过神来。而他们一回神,便是一连串的惊叫。

扶住慕月的是一个中年女修,她抬头看了我一会,皱着眉说道:“你小小年纪,怎能出手如此狠辣!”

我对上这一脸愤怒的女修,从鼻中发出一声哧笑,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出手狠辣?”

随手一挥,那翻滚涌动,令得这么多高阶修士都不敢直接收伏的雷光电海。便嗖的缩小了无数倍,飞到我的掌心。

我轻蔑地说道:“对付这种草包,我早就手下留情了!”

说罢。我顺手把掌心里的电光湮灭,重新拿起插在地上的剑,再次看向那些女修,说道:“魏枝在此,可还有人想要挑战?”

我的目光所到之处,众女修不停地向后退去。见我长剑所指,无人敢直面相对。那中年女修愤怒的冷哼一声,终是抱着慕月飞到台下。

过了一阵,见无人回应,我又说道:“魏枝在此,可有人挑战?”

回应我的,依然是一派安静。

按照道理,我这时可以下台了。

可我不想下台。

我转过头,朝着云宝的方向一抓,转眼间,那张被他拿在手中的纸帛便飞到了我面前。

我看着纸帛,念道:“慕容冰,楚秀,思水儿,征丽,吴仙儿,你们不是向我下了挑战书吗?我魏枝应了!”

就在我一个一个念着名字时,位于我右前方的几个美人,齐刷刷被孤立起来。

在众人地盯视中,这些长相不凡家世不凡的娇娇女们,瞬时脸孔涨得紫红紫红。

看着还在犹豫不决的五女,我挑了挑眉,泛着金光的眼不屑地垂下去,淡淡说道:“如果害怕,你们也可以一起上。”

这一次,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美人叫道:“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她魏枝神通大得很,叫嚣着让我们一起呢

!”声音一落,她已纵身跳上赛场。剩下四个女修相互看了一眼后,也齐刷刷跳了上来。

看到她们站好,我嘴角一扬,语气淡漠地道:“你们出招吧。”

五女刚才看了我对付慕月,心有余悸,显然也有先出手的准备。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后,五女同时暴喝一声,一个个法诀打出,一道道符箓,一个个法宝,还有一股股含着寂灭气息的杀招,一股脑儿向我袭来!

竟是在甫一照面,五女便同时使出了自己最大的杀招!

广场四周,围观者们发出一阵惊叫声和抗议声!

扑天盖地的杀招中,我的长发再次无风自动。

这一次,我剑也不用了,双手迅速地打出几个法诀,我沉声喝道:“火起——”

凤凰的本命天赋,本就是火焰,随着我这声火起的喝声一出,转眼间,我的双手所指之处,燃起了滔天的火焰!

这火焰实在太强太炽烈,几乎是它一出现,便有人在惊叫道:“蓝色的火焰!”“天啊,是蓝色的火焰!”“这是号称能燃化一切防护法宝的死亡之火。大家快退开,快快退开!”

发出警告的,并不是一般人,而是那些站在高空中,维持秩序的高阶修士们!一时之间,广场四周的人都惊了,而就在兵荒马乱中,五女的杀招也罢,符箓也罢,法宝也罢,通通到了。

自然,她们所有的杀招,一遇到我这一排蓝色的火焰之墙,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地化成了灰烬!

就在我轻描淡写地把火墙也顺手湮灭时,站在我对面的五女,已是大汗淋漓狼狈不堪,她们一个个睁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而广场的上空,是众高阶修士的嘀咕声,“这魏枝的火灵根到底有多强?竟然能发出蓝色的火焰?”“她骨龄不过三十罢?”“这种天赋,真是可怕!”

又吵闹了一会,四周才慢慢安静下来。我漫不经心地看了五女一眼,问道:“还打吗?”

五女仿佛这时才回过神来,一个个低着头跳下了赛场。

她们一退,我再次看向台下。

这一次,凡是我目光所到之处,众人无不避让。

我朝台下扫视一遍后,意兴已索然,也懒得再问,转身跳到了云宝身边……

……

望着那沙漠中的绿洲,慕南站在虚空中,淡淡地说道:“知天机一门的人,还真是喜欢自讨苦知!”

短短十几个字一说完,慕南便出现在一座木屋前。

木屋里,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大尊,你又来了?”

慕南哼了一声

这时,木屋里的人显然看到了什么,在那里哧声笑道:“咦,不过数月不见,阁下怎么嫩了这许多?”

慕南冷哼一声,信手抛出一样物事,“帮我追溯一下这个女子。”

木屋里的人语气淡了下来,“老夫不是早就说过吗?那鉴镜下的三十五个孩子,通通被绝顶大能出手遮掩了天机,你便是把老夫杀了也查不出谁是凤凰!”

慕南开口了,这一次,他的声音有点急切,“不是让你查这个。”顿了顿,他放慢语气说道:“这次追溯是查前世……本尊想知道自己与这个女子,是不是前世发生过什么?”

他明明说这话时,语调很轻快,可那语气中的急迫和强烈的渴望,还是令得木屋里的老人沉默了一会。

过了许久,那人说道:“稍侯。”

……大尊这一侯,便是整整半个月,这半个月中,他一直站在木屋外,一直那般负着手看着天空,静静地等待着。

第十六天,木屋中传来了声响,听到那声响,大尊紧张地问道:“怎么样?”

木屋中的老人开口了,他道:“巫族大尊,老夫为了还你这个人情,这次足足折了百年寿元!”

大尊一阵静默,过了一会,他歉意地说道:“本尊会补偿你的。”

“知天机一族的寿元,从来是无法补偿的……”老人的声音越发沙哑疲惫,“罢了罢了,当年你救老夫一命,今日老夫也算一并还了你了。”

听到这话,大尊越发沉默了。

木屋中传来一阵咳嗽声,直咳了好一会,那老人才开口道:“这位……她前世是那种绝顶的存在,这点巫族大尊其实也是知道的吧?”

巫族大尊激动了,他涨红着脸双手不停的颤抖,过了好一会才能正常发音,“是,我其实就是想肯定,她是不是真是那个人。”

老人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他哑声道:“老夫这元气,真是伤得狠了……大尊,她的前世,我已用溯源镜录了些,你要想知道,自己进来看吧。”

巫族大尊越发激动了,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竟是眼眶一红,略带哽咽地说道:“好。”说罢,他像个初懂情滋味的稚子一样,同手同脚的,笨拙地朝着木屋里走去。

木屋里,一个白发白须形容苍老的老人跌坐在玉**,正闭上眼调息,大尊一眼便看到了摆在老人面前的一面铜镜。

这铜镜很大,足有一个来高,随着大尊步步走近,渐渐的,原本空白一片的铜镜中,出现了一片青山绿水和一排排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