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9章 前世的记忆

第七十九章 前世的记忆

渐渐的,一个少年出现在铜镜里,这少年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除了稍显得年长一些,面目与现在的慕南几乎一模一样。

少年脚步轻快地朝着一个木屋走去,来到门口时,他脚步放慢,声音轻柔得不可思议地说道:“姐姐,我回来了。”一边说,少年一边推门而入。

随着少年步入木屋,铜镜中,渐渐现出一张白玉床,然后,躺在白玉**的女子,慢慢露出了面容

几乎是那女子面容一露,铜镜外的大尊便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低哑欢喜地唤道:“姐姐……”

这隔了数千年的一声呼唤,是如此的绝望和悲伤,这时的他,哪里还有属于巫族大尊的冷酷模样?

大尊哽咽了一声后抬起头来,他颤抖着伸出手,慢慢抚上铜镜中的女子的脸。

躺在白玉**的女子,也说不出多美,她看起来二十来岁,面目清秀,紧闭的双唇透着种倔强和冷漠,像是受了重伤似的,女子的脸色非常难看。

铜镜中的少年,在小步小步地朝女子走去,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就在他终于来到女子身边,牙一咬,颤抖着伸手抚向白玉**的女子脸颊时,那手却在离女子半尺处,被一种无形的光膜重重一弹,转眼鲜血淋漓。

这一幕显然在少年的意料当中。他低低一笑,狼狈而又痴迷地唤道:“姐姐……我就只是想碰一碰你。”

他说这话时,声音很低。很委屈,也很隐忍。

不过白玉**的女子显然伤得极重,一直昏迷着,根本不可能听到他的话。也是,如她这样修为的人,要不是伤得太重太重,已无法盘膝运功。才会像个凡人一样直接躺在**靠睡眠来疗伤。

镜中的少年,这时已坐在了床边。他瞬也不瞬地望着女子,神情痴醉……

镜中的少年在痴迷地看着女子,镜外的大尊,也在如痴如醉地用手指刻画着女子的模样。他一边温柔而眷恋的抚过她的眉眼,一边低哑沧凉地唤道:“姐姐……”

这一声唤,也许充斥了太多年的深情和悔恨,有着太多的渴望和痛苦,竟是令得坐在一侧木**的白发老人睁开了眼。

老人看了泪流满面的大尊一眼,先是一惊,转眼他皱起眉峰,寻思片刻后,撑着虚弱的身体。慢慢走出木屋,再把门轻轻关上。

这时,木屋里的大尊已对着镜中人低低倾诉起来。“……姐姐,阿南又见到你了,我真是开心。”嘴里说着开心,泪水却在横流,大尊继续说着,“姐姐。自你离开后,阿南便再也不知世上有快活两字。你走后的两百年,阿南不知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再后来,阿南因心中苦痛,行了不少癫狂之事,再到后来,阿南发现,每活一日,便是多一日折磨,便费尽心机请得知天机的人测算你的来世……得知姐姐会在五千年后复生,阿南便把自己给冰冻了。”

以一种呢喃的,眷恋的语气,大尊倾诉到这里时,铜镜中的画面又是一转,这一次的画面却极为温馨,这是一片小树林中,明显重伤未愈的女子,正被镜中的少年扶持着,一步步走到了山峰之上。两人慢慢爬上山,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少年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溢出来了。

后来,两人终于站到那山峰上,女子轻轻推开少年扶持的手,转身望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说道:“阿南,姐姐总有一天能找到你师祖的

。”

站在女子身后的少年,却只是眷恋地看着女子在夕阳映初的倒影,他沉默着,并没有接话。

女子还在痴望,她低声说道:“你师祖走的那一年,我就这样站在山上看着,我看着日落,看着日出,再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日落日出,我看啊看啊,许是看得太久心里太难受了,于是姐姐就想,我这一生呢,吃亏在性格既不好,长相也不够美,所以你师祖才不会喜欢姐姐,说走就走得干干净净了。我想啊,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变得容颜美丽魅力万千才好,最好呢,性格也是温柔软和的,绝不能再这般骄狂,我想只有这样,他的目光,才愿为我停留……”

女子说这话时,她身后的慕南唇动了动,显然想说什么,可最终他还是闭紧了薄唇,如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只是沉默,只是用那双深邃痴情的目光,定定地望着那个身影。

倒是铜镜外,巫族大尊听到这话,却是低低哑笑起来,他一边低笑一边说道:“可是姐姐,阿南哪怕姐姐长得丑如鬼魅,脾气再臭十倍,也还是欢喜的。”

铜镜中,女子还在望着夕阳落下的方向,渐渐的,太阳开始西沉,渐渐的,山林上笼上夜雾,渐渐的,那山,那林,那峰顶,便留下那么两个一前一后痴望又寂寥的背影。

铜镜中的两个人,一直在痴痴而望,铜镜外的大尊,也在痴痴而望。

这时,铜镜一晃,又转了一个画面。

那却是很多年后一样,铜镜中的女子还是那般模样,少年却明显更加成熟了,他成熟的不止是外表,还有那气势,现在的少年,不管走到哪里,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是一种手掌权柄才有的赫赫威仪。

在一座金碧辉煌,宛如宫殿的地方,女子和少年正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一前一后朝宫殿走去。

就在他们走过木制回廓时,突然从旁边的过道上冲出来一个绝美的少女。

这美人约摸十七八岁,生得当真是罕见的美丽,她一冲到两人面前,便是扑通一声跪在女子面前,只见她朝着女子磕了一个头,仰着泛红的额头,急切又激动地叫道:“这位大师,你行行好,许了我与阿南的婚事罢。”

铜镜中的少年俊脸一沉间,女子已轻笑起来,她低下头,朝着那美人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喜欢我家阿南?”

美人连连点头,含着泪含着欢喜地叫道:“是,我爱慕阿南,此生非他不嫁。”转眼她又加上一句,“如果不能嫁给他,我宁可去死。”

这美人的话,明显打动了女子,见女子痴怔地站在那里,连看向那美人的目光,也带上了三分温暖,少年在后面寒着声音,煞气沉沉地喝道:“夷丽公主,你的爱还真是廉价啊,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就在三天前,你还与你的侍卫抱在一起……”

少年这话一出,美人瞪大一双泪眼不敢置信地看来,她显然无法相信这话是少年说的,一时之间忘了反驳,只在那里不停的摇头不停地流泪

而听到少年这话,女子神色也变了,她衣袖一甩,淡淡说道:“阿南的事我向来不干涉,你有什么情意,亲自与他说了就可。”说罢,女子转身离去。

直到女子离去了许久,少年才低下头来,只见他凑在美人耳边,冷着一张俊脸,用一种狠戾又充满恶意的语气轻轻说道:“夷丽公主,我刚才那话确是冤枉你的。”一句话说得美人刷地抬头后,少年如恶魔般咧着雪白的牙齿寒森一笑,“可冤枉你又怎么样?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你,你却不知死活地把主意打到我姐姐头上。你是听说过她的故事,想用痴情打动她,利用她来逼我娶你吧?可惜,你真看错我了。”

直起身后,只见少年轻轻拍了拍手,朝着虚空中命令道:“把她处理掉。”说罢,他转身朝着女子离开的方向追去。

铜镜中的画面这时又晃了晃。

这一次,似乎是在很多很多年后,镜中的少年,已不能称之为少年了,虽然还是年青的容颜,可少年的气势也罢,长相也罢,已与后来的巫族大尊相差无几了。

铜镜中,这一次他似是站在一个黑暗的所在,,望着跪在地上数也数不清的黑压压的人影,阿南开口道:“都退下吧。”

黑暗中的人影迅速散尽,当空寂的山头已无一人时,阿南望着黑暗的远空,喘息着,带了几分期待,也带了几分痛苦和狰狞地自言自语道:“姐姐,别怪阿南,实在是阿南追逐了你太久太久……阿南不想继续了,阿南唯有利用好了这次机会,才能真正得到你。”他说出“得到你”三个字时,猛然的喘息起来,那种喘息声,是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兴奋和渴望。

木屋外,白发白须的知天机族的老人,缓缓收功站起,他转过头看向木屋中,提醒道:“老夫截下的画面,只需一个时辰便能看完,你这整整看了三天三夜的,再继续下去,会堕落幻境走火入魔的。”

直过了良久,木屋中才传来巫族大尊的声音,他的声音非常平静,“我只是想多看一会,再记一次她的容颜,毕竟过去五六千年了,我怕我会忘了她长什么样。”

老人闻言长叹一声,道:“你倒是个情种。”

时间接近傍晚时,老人再次发出警告,“巫族大尊,最后一刻钟了,如果你再不出来,那可是会永远出不来的。”

木屋里却没有声音传来。

就在老人眉头一蹙,终于忍不住转身时,只听得木门吱呀一声推了开来。

几天几夜对着铜镜不曾合眼的大尊出现在房门口,他眯着眼看着外面,说道:“木老头,这次的人情我记下了。”他声音还没有落下,人已消失在老人面前。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