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0章 召见

第八十章 召见

离开木屋后,大尊第一时间回到了天君城。

从传送阵出来时,正好看到浩浩荡荡的天马在空中巡城,地上人山人海,似是在议论什么,一个个意犹末尽。

看到这盛况,又变回慕南的大尊走向一侧,朝着一个青年好奇地问道:“这位兄台,今天是什么日子,怎地这么热闹?”

那青年看了一眼刚从传送阵出来的慕南,知道能随意走传送通道的非大权贵便是大能修士,马上恭敬地回道:“小兄弟是刚到天君城吧?今天是咱天君城的天才们面见天君的日子。你看天上的玄衣骑士,那可都是紫华宫的卫士们,哎,可惜你来晚了些,那些挑选出来的天才早就出发了,现在只怕快到天君的宫殿了。”

这人还在啰嗦,慕南已身子一闪,一个瞬移来到了离紫华殿最近的青华山上。

这青华山陡峭高绝,一峰独立,也没什么灵气,最是人迹罕见,可站在这峰头上,却可以把紫华殿全收眼底。

此刻慕南便站在这峰头上。

隔着数也数不清的玄衣骑,他一眼便看到了一支着装各异,却长相气势个个出众的天才。

这么多天才,少说也有几百上千吧?任哪一个独自走出,都是耀眼无比的一时之杰,现在却被那年纪小小的天君一网打尽了,还真是天下英才尽都入他股掌!

很快。慕南便收起了这小小的妒忌,目光划过那一个个天之骄子,陡然的。慕南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女子身上。

隔了这么远看那个女子,她还是这么耀眼,也是奇怪,明明那么温柔忧郁的一个人,却总有一种与她心境家世完全不同的华贵张扬在。

以前,慕南在不完全确定她的身份时,还有些不明白这种气势从何而在。可现在,他却是明白了。

因为。她是他的姐姐转世!

因为,前世的她,是凌驾在万千星辰之上的神,虎死威犹在。她便是转了世,便是对以往再无记忆,她也还是曾经的神!

那是她的姐姐,他那在短短一千二百载光阴中,便站在了众生之上,俯视苍生的神灵。

隔着这么远这么多人头,慕南痴痴地看着那走在人群中,一步一步朝紫华宫走去的女子。

只是看着看着,在对上女子那越见绝美的容颜。那一袭红色霓裳,一身的凌厉华贵也掩不住的温柔眉眼时,慕南会免不了蹙起眉峰。

姐姐前世时。没有这么美,而且她的气质也是冷硬倔强的,没有这么柔。

……要是姐姐还是前世的模样,那就更好了。

也对,姐姐许过愿的,她说过如果有来世。她想容颜绝美魅力万千,想性格温柔软和不再那么冷硬骄狂。如此说来。今世的一切,是她想要的。

慕南想着想着,眼角瞟到了一个人影。

瞬时,他转过头去。

这一转头,慕南便对上了不远处的紫华山上,身影被白云遮盖住的男人。

那个男人身着紫色华服,比之前看到的遗世独立,倒是多了几分赫赫威仪,正是天君。

不对,今日这些少年人上紫华宫,不正是来见天君的吗?他怎么不在紫华殿中,而是隐藏在这云上?

只是看了一眼,慕南便发现,天君似乎也在看着下面什么人。

是了,是魏枝,天君看的女人,与自己看的女人是同一个,他也在看自己的姐姐。

这一瞬间,无数思绪涌上慕南的心头,蓦然的,慕南打出一个法诀,转头朝着虚空中出现的一个人影低声问道:“林炎越就是天君吧?”

很快的,巫木仙使的声音传来,“是的师尊,林炎越就是天君。关于魏枝与林炎越十年前在一起的事,弟子已经查出来了,那是因为天君要历情劫,通过知天机一族的人测算后,得知他历情劫的对象是魏枝,因为此事,林炎越才把魏枝掠到妖境渡劫,后来咱们把人放入郦山幻境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林炎越被下属接走,半年后出现在天君城,向外宣布情劫已过。”

慕南语气不善地回道:“知道了。”他收起了法诀。

转过头,再次看向白云里,天君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再转头,果不其然,他回到了紫华宫。

慕南朝着紫华宫里的天君定定观察一会后,眉头越蹙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最后,他衣袖一拂瞬移离开了山峰。

……

今天是朝见天君的日子。

历时一载有余,大大小小数千场比试,终于列出了八十一个排行榜,并每个榜单列出人才一千名。

最后那个总榜,虽然也用了五个月才分出个大约,不过很多人知道,总榜的排名是通过比斗而来的,而实际上很多天才并不擅长比斗,所以在最后,天君还是下令,让每个排行榜上的前一百名登记在册,而今日第一次天君开宴,则是召见各榜前十名,以及总榜排名前三十。

如此一来,林林总总前来紫华殿的天才,便有八九百名了。

我自那场比试中连胜五女后,便再也没有遇到过挑战。因为那五个贵女的修为都不高,我就算全胜之,也不过是排在总榜上第二十九名。

本来,我还可以向总榜上排位在我前面的天才挑战,不过我放弃了,所以我现在在总榜上排名还是二十九名。

分榜上,我是法修第一,虽也遇到过七八个法修挑战,可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不管是总榜第二十九名还是法修第一,我都有参加紫华宫宴的资格,所以此时此刻,我与众天才站在了前往紫华宫的玉阶上。

望着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紫华宫,我远远没有其他人那么激动,朝阳中,那白玉宫城在群山中若隐若现,美丽至极,我却只感觉到沧桑。

……这世间,总是因为有了期盼才快活,有了渴而不得才沧桑!

朝那华丽的,在云山中起伏的宫阙深深望了一会,我垂下眸去。

我的脚下,一层一层玉阶,连纹理都被修饰得完美,这便是我与他的距离,他是这山的主人,万千生灵都在仰望,我呢,则需通过大大小小数十上百场比试,才能得到与他一见的资格。

这可真是有趣,明明那么多日日夜夜,他与我同床共枕,明明在那茅屋时,可以一边喊着他木头一边粗鲁地揉干他那头湿发,明明已习惯了在彼此的呼吸中入眠,可一转身,那个曾经最熟悉的人,变成了你需要经过几百几千场厮杀,才能得以一见的主君!

这世间的事,可真是太可笑了!

近千个天才,在一步一步向紫华宫走去。

最开始时,所有人都肃穆无比,不过走到现在这一半的距离时,人群中开始有了嗡嗡低语声。

在我低头时,身前传来一个轻细的女子声,“魏仙子。”

却是走在我前面的,一个面目姣好气质可爱的女修,冲着我好奇地问道:“大家都说你与天君是旧识,这是真的吗?”

真又如何?假又如何?

我看了这长相可爱气质美好的女修一眼,低下头懒得答话。

这时,我身后的一个男修不高兴地说道:“魏仙子果然一如传说中那样性子傲慢脾气古怪,舍妹只是与你说说话,你不愿答也就是了,何必摆这脸色?”

我摆脸色了?怔了怔,我抬头看向那女修,果然看到她甜美可爱的脸上,一脸都是委屈,眼中盛满泪水泫然欲泣的。

原来真是委屈了。

也不知这样的天才,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我继续垂下眸。

那女修瞪了我身后的男修一眼,软软地说道:“钱师兄,不许你这样说魏仙子。”女修朝我讨好一笑,又软软的,撒娇地问道:“魏姐姐,你真与天君是旧相识吗?那次天君巡城,你冲上去又哭又叫的,是因为你把他当成了情郎对吗?”

我抬起头来,再次对上因为我不愿意回答而泫然欲泣的甜美女修,以及我身后强忍着怒意的钱师兄后,我轻吸了一口气,脚步一点,闪电般的从女修身侧飞了过去。

我也没有飞多远,飞过七八人后,我自然而然走到司马英前面站好,我冲着诧异望来的司空英点了点头,也冲回头看来的楚南点了点头。

在我继续前进时,隔了七八人远的甜美女修,似乎感到羞辱,正在那里哭泣,而她师兄的安慰和对我的指责声,则不时飘来。

气质沉稳内敛的楚南瞟了后面一眼,向我问道:“你得罪他们了?”

“没有。”我回答得十分干脆又平静,“两个靠耍心机而得天才位,可以直接辗杀的,还不配我去得罪。”天才的路上,从来都要付出九十九分的汗水才走得长远,耍小心机小花招者,不值得我视之为敌。

没有想到会得到我这样的回答,楚南和司马英,以及附近的几个少年男女都是一怔,他们朝我看了一会后,先后笑了起来。

这一笑,倒是让彼此的隔阂少了许多。

第二更晚点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