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4章 慕南与天君

第九十四章 慕南与天君

天君城里依然是热闹非凡,望着外面的人来人往,我迟疑了一下,向慕南问道:“你要回灵瀛门看看吗?”

慕南似是有点诧异地看了我一眼,转眼他垂眸微笑,“不了,阿枝去哪,我就去哪。”他似是怕我多想,连忙又加上一句,“世间事都是算无可算,我怕我这手一松开,以后再见阿枝就难了……我们不是说过以后相依相伴的吗?这路不管是好走还是不好走,总得要一起走才叫相依相伴不是?”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一起去紫华殿吧。”

与慕南这般挤入车水马龙的人流,感觉到慕南始终握着我手的那种温热,我不由感慨着说道:“好多年了,我都没有被人这么握着手过。”

“那这种感觉好不好?”

我说道:“还可以吧,有朋友在侧的感觉总是好的。”

与慕南说说笑笑,不一会功夫,我们便来到了紫华山下。

望着阳光下白玉琼楼般的紫华殿,我像以往的无数次一样,怔怔地出了神。

定定地看了一会后,我垂下双眸,轻声说道:“他曾经赶过我,说永远都不许我再出现在这里……”

我的话无头无尾,不过慕南自是能听懂,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在阳光下白玉煌煌的宫殿,过了一会才说道:“他凭什么赶你?”冷笑一声,慕南鄙夷一哼后,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嘴。过了一会,他声音温柔地说道:“……姐姐,他不稀罕咱们。咱们也要不稀罕他才是。”

我仰着头,沉默了良久良久,才低低说道:“我是不想稀罕,我也在努力维持骄傲……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生活了。”

过了一会,我指着宫殿的一角,又说道:“那天就在那里,他把我赶出了天君城。他说。魏枝永世不可再踏足此地。”说到这里,我不知为什么。竟是低低笑了起来,一边笑,我一边低声说道:“阿南,他赶我走呢……他都赶我走了。”

我身边的慕南没有回话。

过了一会。我又说道:“我不能这样上去。”

说到这里,我慢慢摘下纱帽,慢慢收起敛息术,随着我把身上的法衣变成红色,我已就在这山脚下,自顾自地解开头发,动作舒缓地把长长的头发梳成了流仙髻。

这些事情,我做得缓慢,也带着一种无形的优雅。偶尔,也有飞过此地的人,会诧异地停下脚下看来。偶尔,也有人经过后,会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上两句。

我全然不理,光天化日,我慢慢的把自己变得华光溢彩,慢慢的。把属于自己的风华张扬而出……

当我细细地打量好后,无意中回头。却对上了慕南痴痴的,饱含着无尽思念的眼。

我挑了挑眉,诧异地问道:“阿南,怎么啦?”

慕南看着我良久,才低低地说道:“魏枝,你刚才旁若无人,仿佛从不曾把任何人任何话放在眼里的样子,我依稀有点眼熟。”他尽量说得平淡,可那眼神中翻涌的思念和痴绝,却让人触目惊心。

我心思不在慕南心上,也就没有在意这些,转过头去,我看着那依然高踞在山峰之上,在白云当中,若隐若现华美若梦的紫华殿,缓缓说道:“行了,我们上去吧。”

“好。”慕南牵紧了我的手。

我甩了几下,也没有甩开慕南后,也无心与他在这种细节上较劲了,我缓步踏入了紫华殿。

紫华殿里长长的白玉阶,配着我变化了式样的拖曳的红色法衣,倒有一种别样的相衬,这一点,从左右那些玄衣骑呆呆看来的目光里可以看出。

走过白玉阶,走过长长的走廊,走过百花同时绽放的花园,我远远便看到,那个正与良少等人说着话的天君。

天君显然准备盛装出行,他的身后,站着一色玄衣黑骑,他的左右,伴着青涣和好一些有点眼熟的天才们。

这些人,在看到我过来时,一个个停止了说话,一个个转头看来。

正与良少说着话的天君,先是漫不经心地朝我一瞟,在他继续转头看向良少时,却抿上了薄唇。他的沉默,令得良少连忙问道:“天君?你的意思是?”

天君慢慢举起手来。

随着他这手势一举,良少连忙躬身退后,在退后时,良少一眼看到了我,当下他双眼一亮,只是转眼间,他瞪大眼看向了我身侧的慕南。

我与慕南来到了天君面前,慕南还待抓住我的手,被我悄悄使了一个暗劲挣脱开来。

在我向天君走去时,天君也在看向我。不知为什么,他此刻的眼神与平时有点不同,令得我准备说出的话也给咽了下去。

天君看向我,我也沉默地看向了他。

看了我一会后,他转过头,向慕南问道:“你是灵瀛门那个擅长符箓的慕南吧?本君记得不曾征召过你。”

慕南抬头迎上天君。

对上天君冰冷的眼神,紧紧盯着他,眼神墨黑一片的慕南,突然慢慢勾起了唇角。只听他轻轻说道:“天君误会了,我是陪我的阿枝一道来的。”他压低声音,语气似是温柔,却又更似挑衅地说道:“好教天君得知,魏枝与我已在凡间定下婚约了……”

听到慕南的话,我给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瞪向他,可我刚张开嘴准备解释,却发现根本用不着解释。

……虽然慕南的语气是古怪又**了些,可他说的全部是事实啊。

就在我张了张嘴,却又重新合上后,负着双手望来的天君,慢慢把眼睛从我脸上移了开去。

他望向天边,冷漠又雍容地看着远方一会,天君开口了,他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归队吧。”

话音一落,他翻身跃上天马,转眼间便策着马冲到了虚空上。

天君一动,众人也跟着动了,我们一个个坐的坐云车,骑的骑马,紧紧跟上了天君的队伍。

慕南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扯着我的天马奔得飞快,不一会功夫,我们便追上了天君。

那个端坐在马背上的身影,高贵傲岸,映在漫天白云中,直如雕像般可以千秋屹立。

天君的天马还在奔腾。

我们来到他身边时,他头也没有回一下,那挺直的腰背,在奔腾的黑骑里,直如擎天巨树!

就在我看了一眼,便匆忙收回目光,转眼看向另一方向时,青涣策马来到了天君身后。

对于天君,我总下意识的多了几分关注,因着这种关注,我的灵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总是多一些。

青涣来到天君身侧后,唇动了动,却是用传音入秘在说道:“炎越,天马全力腾飞,到达映月结界也需半载有余……你是不准备让玄衣骑们组成传送阵,把大伙运过去了,对么?”

青涣的声音中,似乎带了几分嘲讽。

他的话音一落,天君慢慢回过头来,他回过头看了青涣一眼,微微抿紧薄唇,好一会才挥手令得众人停下,再然后,只听得天君哑声说道:“组成传送阵,去映月结界。”

众骑响亮了应了一声,然后他们开始移动,我们这些人也开始转到中间。玄衣骑站好位置后,一道道白光从马蹄下浮现,我眼前一花,再睁开眼时,已是一片完全不同的天地。

这一块地方,与我到过的任何地方都不同,它的下面没有大地,只有无数种光线组成一片光线之海。

这些或炫目或危险的光线,不停的闪动,不停的变化,可这种闪动这种变化,又是没有声音的。

骑在天马上,身躯笔直如雕像的天君再次开口了,他的声音依然有点哑,他说道:“青涣。”

“青涣在。”

“此间事现由你主持,我有事离开一下。”说罢,也不顾青涣脸色难看,天君已是策着马冲了出去,转眼间,他便消失在云海里。

青涣似是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不对,他转过头来,看着我们笑呵呵地说道:“诸位,映月结界是天下最奇异的十大结界之一。”他指着那光线流离的无声之海,说道:“诸位都是我天界的天才,我现在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好好观察,琢磨一下是哪里出了问题,应该从哪里出手修补。”

说到这里,他挥了挥手,召来几个玄衣骑头领低声交待了几句后,青涣命令道:“就近放出仙宫,供各位天才们先休息一下。”

“是。”

青涣一连下了几道命令,就在我们进入虚浮在半空中的仙宫休息时,青涣命令众人在仙宫外下防御阵,然后他策着天马朝着天君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时,我的身边,众少年低语不休,“不是说修补结界吗?”“原来天君叫我们过来,是想让我们学得更多的阵法知识,天君真是太好了。”“不过三天时间能看出什么?”

众少年一边议论,一边偷偷看我,其中有个与楚工他们相识的少年天才,更是好几次准备过来,可不知为什么又犹豫不决。

我一直堕在后面,便是青涣令人布下防御阵时,我也在一旁看着。

……现在的我,在阵法上也称得上有独到之秘,只看了一会,我便明白了这些防御阵的奇妙之处。

不过,我也没心学习这些东西,站在虚空中,望着不远处明暗起伏,七彩斑斓,光线变化莫测的映月结界,我也在遥望天君离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