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5章 和好

第九十五章 和好

映月结界的夜晚,来得特别快。

慕南来到我身边,和我一样看着黑暗中,幻美如梦的映月结界,过了一会突然说道:“魏枝,你应该找天君谈谈。”

“谈谈?”我诧异地转过头看向他。

“对,与他谈谈。”慕南看着我,神态十分严肃,他认真说道:“魏枝,是不是你们自重逢后,就没有说过几句话?这样不好,不管你心里还有没有他,我觉得你都可以找到他,与他仔细谈一谈。你也是知道的,这相思就是一种瘤,老是放在那里不去割破,它就会恶化,甚至会腐化全身。就我看来啊,不管天君对你的心意如何,你应该再找他谈一次。”

慕南垂下双眸,轻轻的,诱惑地说道:“我听人说过,凡间许多痴情的女子,都是与心上人把话说开后,才下定决心遗忘对方的。”

我怔怔地看着慕南,看着他鼓励的眼神。

……与天君谈谈?

一时之间,我想起了初初来到天君城,我以为是久别重逢时,天君放出的冷冷的驱赶之言。

光是驱赶,他就做了二次……我还要自取其辱,再找他谈谈?

见我闭上双眼,慕南轻轻移开目光,他含着笑望着光芒变化,美得神秘莫测的映月结界,那般安静地伴着我,在我以为他还会说什么时,他却是不再提起。

好一会后。我垂了下眸,低声说道:“我去走走。”说罢,我转过身。漫无目的地朝着天边飞去。

与天君交谈,我其实已没了勇气,也不觉得有那个必要。可是,在明知道他在附近的时候,我的眼光总忍不住要追逐,我的脚步,也在下意识中向有他的地方靠近……这种靠近。这种追逐,是无法用理智克制的。

光是这一个动作。便能让人死寂的心再次跳动。

因此,过不了一会,隔得远远就看到了站在虚空中的天君,已是顺理成章的事。我站得远远地朝他看了一会。正准备转头,却见与天君说着话的青涣飞了过来,青涣在与我擦肩而过时,低低说了句,“天君要见你。”也不等我回话,青涣二话不说地飞了开去。

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我慢慢提步朝着天君走去。看到我过去,天君转过头来。

天君在看着我,以一种很久都没有见过的专注目光。在朝我望来。

我脚尖一点,飘然飞近去。

与天君面对面站着,我唇动了动。想说,其实我与慕南不是那么回事,可这话刚到嘴边,我便想道,天君根本就不在意,我便是自作多情。也没有这么个自作多情法。

我又绞尽脑汁地想找个什么话题,与他像个普通路人一样交谈几句。可那些话到了嘴边,我依然说不出口。

天君朝我静静地看了一会,他抚着身侧的天马,掏出一个酒瓶后,天君低声说道:“喝酒么?”

我呆了。

楞楞地看了他一会,我傻傻地说道:“呃,好的。”

话音一落,天君便扔了一瓶酒过来,接着,他又扔了一个酒樽过来。

便这般倚着天马,天君懒洋洋的给自己斟了一盅酒,斟完后,他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他的意思,连忙也给自己倒了一盅酒。

在我低头看着碧绿碧绿的灵酒发怔时,天君低沉微哑的声音传来,“魏枝。”

我扇动着长长的睫毛,许久后,才低声应道:“诶。”也许是他这一声唤,从重逢至今,是唯一一次不冷得让人生寒的,我的眼眶,竟是莫名的一阵酸涩。

天君仰头饮尽盅中的酒,再慢条斯理给自己倒上一盅后,他垂着眸徐徐说道:“天典上记载,原本咱们这片地方,是没有天界人间界的称呼的。十万年前,天地巨变,群星移位,渐渐的,无边宇宙中形成了大片大片的星陨之地,而我们所在的地方,也分割开来,渐渐的成了独立的一片宇宙。除非成神,咱们这片宇宙中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也进不来。”

我慢慢坐下,像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安静地仰望着天君,专注地听着他说话。

天君又饮下一盅酒后,继续说道:“后来这三界之地都有了主,主宰天界的是天帝,主宰堕落魔界的是魔帝。然后不知是从哪一年开始,天帝之子,都有了一个毕生要渡的最大关卡——情劫关。”

就在我的心开始收紧,开始一瞬不瞬地等着他说下去时,天君却是沉默了。

他这一次沉默了很久。

又喝了两盅灵酒后,倚靠着天马,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天君,慢慢开了口,这一次,他的声音十分沙哑,“魏枝。”

他这一声唤,甚至称得上温柔,我连忙侧过头让风吹干眼中的泪水,非常平静地回道:“恩。”

天君说道:“我从生到现在,二百余年间,开口说过的话,不超过五万句,其中三分之二,都是在与你说话……”

我楞楞地看着他。

天君这时已抬起了头,他看着我……良久后,他低声道:“魏枝,过来点。”

我傻傻地看着他,楞楞地向他走去。

我在走到他身前只有半臂远时,停下了脚步……这么多年了,他这是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我说话,他也是第一次允许我靠他这么近。

……所以,明明知道不该,明明知道自己应该保持骄傲,我还是向他走近了,我走得很近,这么半臂远的距离,足够我闻到他的体息,感觉到他的身体的温热。

我笔直笔直地站住,也没有看他,而是侧过头看着左侧的天际。我只是安静的,不动声色地闻着属于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的心跳。

……沧海桑田,日月轮回,我曾经以为,我此生此世,永远也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没有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临了,真是幸福啊。

在我转过头望着远方时,天君在看我。

他看着我,过了一会,他慢慢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我的脸。

天君的手指微凉,动作更是轻柔,可他的手指抚过时,我却无法自抑的颤栗起来。

我不停的颤栗着,明明我站得笔直笔直的,明明我望着远方的姿势骄傲而随意,明明我的心那么平静,可我怎么颤得这么厉害?

天君的手指微凉,他抚得缓慢,这般慢慢划过我的眉,划过我的眼,然后,那手指轻轻按在我的唇上。

就在我忍不住转头向他看去时,天君突然倾身,他轻轻捧着我的脸,把他的唇,印在了我的唇上!

当真是天崩地裂般!

就在我颤栗成了一团时,那覆在我唇上的薄唇,陡然离了开去。

转眼间,天君退后两步,让我们之间,恢复了正常的距离。

虽是退后,虽是不再触手可及,天君却还在看着我。

这一刻,他的目光温柔如水。

望着我,天君低低地说道:“魏枝,我的情劫可能才渡一半,我想与你再试一试,你愿意么?”

依然如以往的无数次一样,这个男人,磊落得让人心凉!

他说,他的情劫才渡一半。

他说,他只是想与我再试一试。

这么说来,等他的情劫完全渡过,我还是会被抛弃?

这么说来,这一试的后果,与以前依然没有区别?

我牙齿叩叩作响,我拼尽全力咬住舌尖,不让自己说出那个“好”字。

我咬得太重,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唇角已经渗血,我哆嗦着转过头,也没有回话,便这般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我一边跑一边跌倒,然后又爬起身来,继续跑着跌倒着。

也不在在外面晃荡了多久,我回到了房中。站在黑暗的房间中一动不动的慕南看到我进来,连忙迎了上来。他正准备开口询问,见我脸色不好,便又闭上了嘴。

在我坐在那里怔怔地发呆时,慕南忙来忙去,不一会功夫,我的房中便清香袅袅,灵酒微温。

又过了一会,一盅温热的灵酒递到了我的手上,把我的手指合拢,让我握紧这盅酒后,慕南温柔的声音轻轻传来,“阿枝,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去问天君的。阿枝,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

我抬起了头。

看着慕南,我唇动了动,最后在他怜悯温柔的目光中低低说道:“他……他说要与我再试一试……”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慕南的脸色嗖地黑沉下来,他僵了一会,沉沉问道:“他这次没有赶你?”

我扇了扇长长的睫毛,过了一会才低声回道:“……是。他喝了点酒,对我说话时,语气还挺温柔的。”

我说到这里,久久不见慕南说话,便抬起头来。一眼看到慕南那难看至极的脸色,我不由问道:“阿南,你怎么啦?”

慕南抬起头来,他勉强扯了扯唇,低声道:“我没事。”过了一会,他问道:“天君想与你和好?”

我垂下眸来,低着头,我双手不停地绞动着,小小声地说道:“阿南,我,我……”

这时,慕南低沉的声音传了来,“姐姐,你先不忙着欢喜。”慕南墨黑的眼盯着窗外,表情有点冷,“你刚才说了,天君喝了点酒。不如,你且等到明日,看他清醒时如何说来?”

送上例行更新,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