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6章 拒绝

第九十六章 拒绝

我摇了摇头,和慕南一样看着窗口,说道:“我拒绝他了,阿南,我拒绝他了!”在慕南嗖地转头看来时,我说道:“其实,他今晚说的话,早在以前那青涣就提起过。”想来,天君也不过是被青涣劝服了吧?不,不止是青涣劝他,还有那些长老们,他们也同样劝过他吧?

想到这里,我自失一笑,沙哑地说道:“阿南,我拒绝他了。”

说到这里后,我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情,提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仙宫的地板是一片透明,站在房间里,低头便可以看到七彩光线交织变幻着的映月结界。

我望着那美得让人心惊,却又危险得让人害怕的所在,一整晚都没有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便是人声喧哗,我走出来时,只见众少年已跟在年长者身后,远远地围着深广无边的映月结界巡查起来。

我低头看着那结界,正要靠近,良少的声音从身后传了来,他叫道:“魏枝。”

我回头向良少看去,对上我的目光,良少上前一步,他看着我,说道:“原来这就是魏枝你现在的模样?”深深地凝视了我一会,良少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他马上笑道:“魏枝你现在的样子真是美,连我这样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一时难以回神。”转眼他又说道:“你什么时候离开灵瀛门的?我闭关出来后去找你。他们都说你不见了,你那叫云宝的小师弟,还急得跟什么似的。求我去寻你呢

。”

云宝?

我愧疚起来,连忙说道:“对不起,我离开时应该跟你说一声的。”

“不用。”良少望着远远骑在天马上的天君,说道:“你是因为他而离开的吧?”

不等我回答,良少又道:“魏枝,这么多年不见,你就算样子变化很大。不但变得美了,看起来还挺有贵气的。可内在里,你就一直是个痴傻的。”

我没有回话。

我看到结界的另一侧,策着天马缓缓而来的天君,慢慢转过头来。他朝我看了那么一眼……

……怎么办?光是看着那个身影,便已是人世间最大的折磨了。

远远迎上天君的目光,我下意识地挺直了腰背。也许是我的眼神有着什么,结界的另一边,天君竟驱着天马,朝我的方向缓缓而来。

见我瞬也不瞬地望着天君的方向,良少抬头看了一会,他对上了天君的目光。

便是这一对上,良少低下了头。他退了下去。

不一会功夫,天君来到了我身前。

他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了我一眼后。天君转头看向天边,淡淡说道:“昨晚我喝了点酒。”

我垂眸,低声说道:“我知道。”

天君又回头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昨晚我说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

……

他说,他喝了点酒。

他说。你不必放在心上。

多么可笑,幸好我也没有打算同意。不然的话,岂不又是一场焚心焚肺的煎熬?

假装不在意胸口传来的窒闷,我看向他,回道:“……恩,我不会放在心上。”顿了顿,我忍不住说道:“阁下,魏枝除了爱上你以外,从不是卑贱人!”

对上天君看来的目光,我慢慢扬起唇,我用我金色的眸光定定地看着他,慢慢一笑,轻声说道:“阁下昨晚所说的话,便是真心的,魏枝也没有打算接受过。”

在天君陡然抿紧的薄唇中,我再次垂下眸,扇了扇睫毛,我哑声说道:“也许是魏枝太过在意阁下了,使得你竟是忘记了她是一只凤凰!凤凰者,天生至贵至净,至尊至美,这天地虽大,可亿万里星空,不过是它翔飞之地!”

我抬起头,静静地看向天君,看着他的双眼,“我不过是不幸爱上了你而已,可我爱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我一个人的事,林炎越,我不曾求过你什么吧?你们凭什么觉得,我魏枝就应该低贱得任由你们挥之既来,呼之既去?你们凭什么就以为,只要你天君开口说一句,还想与我试一试,我便会上赶着把自己的心端到你面前,任由你作践?”这句话,我早就想跟青涣说了,想跟那个当着我的面,一再的用传音入秘盅惑他再来利用我的人说了

我以平生最冷漠的语气说到这里,昂起了下巴,沙哑着嗓子继续说道:“所以,我知道你昨晚是喝醉了酒,我也知道你说想与我再试一试的话,做不得数。因为,我不允许它做数!我魏枝,永远不是你想要就要,想甩就甩,想再拿回去试一试便能试一试,然后顺手又可以扔掉的玩意儿!”

说到这里,我傲然转身,留给天君一个长发飘舞红裳飞扬的背影后,便在他的若有所思中,笔直笔直地回到了仙宫,回到了房间里。

我刚刚回到房间,房门便吱呀一声推了开来,却是慕南走了进来。

这时的慕南,仿佛遇到什么喜事一样,脚步轻快,神采熠熠,他在对上我的眼时,飞快地把唇一抿,端正了自己的表情。

盘坐在我对面,慕南温柔地说道:“阿枝,我弄了点灵酒,要喝吗?”

我点了点头。

慕南轻快地给我和他自己都斟上酒,他端起一盅,低头嗅了嗅后,说道:“这酒真香。”

我慢慢抿了一口。

抿完后,我双手握着酒盅,小声说道:“我刚才对他说了狠话。”

慕南自是不会问他是谁的傻话,他看着我,轻轻问道:“后悔了?”

我慢慢摇了摇头。小声回道:“不是后悔……只是,我这是第一次跟他说话这么重,也不知怎么的。这心虚着呢。”垂下双眸,我哑声又道:“他那么骄傲,肯定无法原谅我,这一下,我们怕是永远再不能回头了。”

慕南听出我的患得患失,他慢慢品着酒,说了一句。“人都是有底线的,你不过是把你的底线说出来而已。用不着难受。”

这时的我,因为心里有事,也就没有注意到,慕南怎么知道我与天君说了什么。还说出我不过是把底线说出来了的话?

转眼,已经三天过去了。

映月结界的问题很复杂,据青涣说,这一片结界,当年是由一位极其强大的女神弄出来的,它的背面,是堕落魔界的映月海,而映月海,对整个堕落魔界都是圣地。那里有着魔界生灵最渴望得到的魔灵。据记载,堕落魔界这么多年了一直出不了魔帝,便是因为映月结界被封锁的缘故。

而现在。这场冲击三界的结界危机中,映月结界也有了波动。因为映月结界里最小的事都是大事,所以天君这次带足了人马,留到这里仔细查看。

映月结界毕竟是神人的作品,所以我们来的人虽然多,天才济济。可所有的人连这个结界的布置都看不懂,更就谈不上修补结界波动处了。

又是一个晚间来临

站在云上。我望着光芒变幻,美丽莫测的映月结界,不由说道:“他们都说这个结界一旦破了,那就是天界和人间界的巨大劫难。可咱们这些人在这里看了三天,要不是有人指出,大家是连波动点在哪里都找不到,只怕是无人能够修补这处结界了。”

慕南就在我身边,听到我这句话后,他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他转过头,说道:“不,有一个人能的!”

慕南的声音很轻,我听不太清,便问道:“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就在这时,慕南突然眉头一蹙。

我顺着慕南的目光看去,只见视野的尽头,天君正缓缓而来。

这一次,天君一手牵着天马,一边负在背后,闲庭胜步而来。

不一会功夫,天君便来到了我面前,朝我瞟了一眼,他淡淡说道:“从明天起,魏枝你跟着我测查映月结界。”

听到天君的话,慕南双眼一眯,他马上接口说道:“为什么?”慕南的语气有点不高兴,也有点沉寒,“魏枝于阵道上还是新人,天君为什么要她跟随左右?”

显然,这个问题也是众人想问的,一时之间,站在不远处的五六人都向我们看来。

天君转过头看向慕南。

看了慕南一会,天君看向了我,他微微垂着眼皮,说道:“你叫慕南?你逾越了!”

话音一落,天君便转身离去。

看到天君离去,一个少年凑近了我们,他朝着慕南低声说道:“慕南你是糊涂了?怎么跟天君这样说话?难道你忘记了,天君有一双著名的洞破虚妄之眼?他呀,因着那双眼,不管做出的决定多么让人难以接受,可到了后面,总是证明他是对的。便如他现在叫魏仙子跟着他,那定然是天君觉得魏枝是修补这个结界的关健。你刚才真是冒失了,幸好天君大人大量,不与人计较。”

少年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我看了慕南一眼,见他的脸色随着少年的唠叨,慢慢露出了释怀的表情。隐约间,我似乎听到慕南在嘀咕,“原来是有一双利眼……还以为他也苏醒了前世的记忆呢……”不过他的声音太小,我终是没有听清,更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刻,眯着眼的少年,在冷冷地看着那个骑着天马远去的身影,他在想着:姐姐,前世时,你追逐了他一辈子,而这一世,你追逐到现在也够了!便是因果循环,也断断没有一个人老是欠着另一个人的道理!

新的一月,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