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7章 说话

第九十七章 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玄衣骑把我叫到了天君身侧。

天君已经准备出发了,看到我到来,他微微颌首,示意我骑上一匹天马,然后,他的天马与我的天马同时起步,绕着巨大的映月结界缓慢飞行。

左右都是天君的人,我不想看他们,便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映月结界上。

几天来第一次这么专注地盯着映月结界,盯着盯着,映月结界里那跳跃变幻的七彩光线中,其中的一些光线突然在我眼中交织成一个有迹可循的线路。

因那个线路太像阵法,我不由惊咦了声。听到我的惊咦声,良少在一侧问道:“魏枝,你怎么啦?”

我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回过头说道:“没有,我应该是看错了。”现在再看映月结界,依然是变幻莫测的光线,哪有什么阵图线路?

良少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倒是天君转头向我看来。看了我一会后,天君开口道:“各自散开吧。”

“是。”

随着他一声令下,众人都四散而开,不知不觉中,我的身边,已只有天君一人。

这时的天君,在策着天马飞行了几十步后,一直看着前方的他,突然说道:“魏枝。”

我转头看向他。

天君没有看我,他望着前方轻声说道:“我从来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他顿了顿,过了一会又补充道:“魏枝。你从来都不卑贱!”

他说的是肯定句,我听得眼睛一涩,连忙弯起唇来笑了笑。

这时。天君又低声说道:“青涣他们,或许是有那个意思。不过我不是。我从来不会因为任何外在的原因向人开那种口!”

他是想说,虽然青涣和众长老都劝过他,要他利用我把那情劫完整的渡过去,可他一直都不愿意。昨天他之所以开口,是因为他自己想开那个口吧?

刚刚想到这里,我便又自失的一笑。转过头看向远方,我暗暗想道:魏枝。你怎么还是这样?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永远都会自作多情地替他找着借口。你凭什么觉得他想说的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在我暗中警告着自己时,天君又开了口。这一次他的声音有点低沉,“魏枝,你是凤凰的事,千万不可告诉任何人!”顿了顿,他道:“你身边那个慕南,也不能告诉。”他不是个习惯说人闲话的人,说完那句话后,蹙了蹙眉,好一会才继续说道:“慕南……气息挺奇怪的。”

我知道他是好意。便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恩,我知道了。”我当然不会告诉慕南我是凤凰的事。事实上,自从在紫华书阁听到那个木老说过后,我便打定主意,不会向任何人告知我是凤凰一事,除非,我能强大到无视任何伤害!

天君说完那句话后。又是沉默起来。

气氛一变得安静,我便马上转头看向结界。为了让自己的注意力从他的身上完全移开。我看结界时,看得认真无比。

看着看着,那些跳跃变幻的光线中,再一次出现了一片属于阵法才有的线路。可能是我灵力不足,才认真看了一刻钟,眼前便是一阵昏花。

见我身子晃了晃,天君低声问道:“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想到线路之事也许是自己的幻觉,便道:“没事,就是有点眼花了。”

天君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映月结界一会,说道:“映月结界在天下间鼎鼎大名,除了这里封印了堕落魔界的映月海之外,还因为这个结界是神人的杰作,每一年里,都会有很多修仙者飞到这里前来参悟。”天君倒是耐心的向我解说起来,他指向右侧前方的一角,说道:“如今天帝城里最有名的九大仙将中,有二个是从那个角落里悟道进而突破的。”

我转头看向那处角落,初初看去,那个角落与映月结界的其它地方并无两样。看了一会,我好奇地问道:“那个神人,他很了不起?”

天君听到我的问话,唇角弯了弯微微一笑,他放轻声音,温和地说道:“你还小,不懂一位神意味着什么。这么说吧,咱们这三界够大吧,天才够多吧?可这五万年间,也才出了一位神人。”

“那五万年前呢?”

“五万年前,天地经过好几次大变,具体发生过什么事,有过什么人才,那是无人知晓。”

这下我完全明白了,不由赞道:“那个神人可真厉害,他一定是天生就绝顶聪明的人。”我因为自己不聪明,所以特别羡慕那种聪明人,向往了一会,忍不住又说道:“能站到那个至高之位的人,一定是大智慧大逍遥者。”

天君回头看向我,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嘴角又扯了扯,他说道:“数万年里唯一一个成神的人,当然智慧绝伦。”过了一会,天君缓缓又道:“有人说过,自她之后,咱们这片宇宙,应该还能出两个神。”

这事我没有听过,不由好奇地问道:“哇,那好厉害的,要是能知道他们是谁就好了。”我一脸向往地说道:“要是他们是谁,我一定要去结交一番,讨好讨好一下。能够成神的绝顶天才啊,抱好了他们的大腿,那以后的日子别提多好过了。”

我说着说着,却见天君在定定看向我。

对上他的目光,我眨了眨眼,不解地问道:“怎么这样看我?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是谁,不觉得讨好一个那样的未来大能是件很值得的事?”

天君看向我,说道:“所谓的命运,永远只是指出了那种可能,能不能到达终点,其中有太多变故。”

我“恩”了一声,仰望着他说道:“天君一定是那两个人中的一个。”

说到这里,我又出起神来,怔怔地望了天君一会,我侧过头去,望着梦幻迷离的映月结界,我喃喃说道:“阁下这一生,一定会很长很长,五千年,一万年,十万年那么长……”到得那时,小小的魏枝,他漫长的生命里,留给他的短短几年惊艳,一定像春日里那滴颤巍巍的露珠,阳光一晒,便化为虚无,最多在记忆中留下浅浅一道印痕。

想到这里,我闷痛起来,直过了好一会,我想起一事,才问道:“人对人用灵力直灌,是不是不好?”我记起我在或地时,因灭魔一事而灵力枯竭,当时温玉上人说都不说一声,便准备把灵力直灌入我体内,却被天君语气不善的阻止。那事我一直记在心上,现在记起,便连忙问上一问。

天君看了我一眼,说道:“以灵力相灌,如果灌入太猛灵力灌得太多的话,会损伤经络丹田,让人以后再无寸进。”

他刚说到这里,对面飞来了几个长老。几个老人来到天君面前,朝他行了一礼后,其中一人说道:“天君,陛下传来旨令,说是天帝城附近有一处地方出现不明波动,知天机的人测算此事时,卦象中意指魏仙子,因此陛下有旨,让天君与魏仙子马上赶往天帝城。”

天君闻言一怔,他看了我一眼,点头说道:“好,我们马上就去。”

“是。”

“让青涣他们过来。”

“是。”

天帝的这道旨意,不止是出乎天君意料,连慕南他们也是大吃一惊,特别是慕南,在知道要赶往天帝城后,一直沉着一张脸。我看他对天帝城十分忌惮一样,便说道:“慕南,要不你暂时留在天君城,等我忙完了天帝城的事再与你联系?”

慕南摇了摇头,他看向我,说道:“我说过了,以后我们不再分开。”

慕南这话怪怪的,要是不知内情的人听了,一定以为我们已经海誓山盟过了吧?

一侧的良少,这时看向我的目光都带上了几分疑惑了。

我瞪了慕南一眼,也无法辩解,便岔开话题说道:“那我们去收拾一下吧。”

说是收拾,其实绝大多数东西都放在储物袋上,房间里,只有一些零乱的杂物。我走到床边收拾被子时,一眼看到放在枕头下的天君给他自己雕刻的木像,不由拿在手中摩挲起来。

这木雕,不管我藏得多紧多隐密,睡得恍惚时,我总能及时准确地拿到它。

每次半夜惊醒,我总能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起,又抱紧了这尊木雕,它出现的次数太频繁,频繁得我现在对它突然在枕头底下,已不纳闷了。

低着头,摩挲着木头上属于林炎越的眉眼,我小小声地说道:“木头,分别了十年零三个月又十九天后,你还是第一次与我说这么多话了。”

过了一会,我悄悄对着木像眉开眼笑的,把声音含在喉中,我小小声的,不让任何人听清地说道:“木头,我今天特别特别高兴,你知道吗?”

垂着眸,我看着微笑的朝我望来的木像,忍着亲吻它的冲动,把它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

就在我把木像收藏好时,外面传来了慕南的声音,“姐姐,你的东西都收好没?”

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