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8章 他的情

第九十八章 他的情

让慕南没有想到的是,出发去天帝城时,良少却代表天君拒绝了众天才的跟随,只允许我一人跟着天君的大队出发。

因为前去的是天界最神秘也最不为外人所知的天帝城,所以众少年虽然不高兴,却也不会多说什么。而我骑着天马伴在天君身侧,在慕南阴沉着脸一瞬不瞬地注目中,渐渐飘上了高空。

端坐在天马背上,我的目光从慕南身上瞟过,转到了映月结界。

看了一会,我眼皮一跳,忍不住轻咦一声,说道:“这映月结界,好象波动得更厉害了。”

青涣看了我一眼,说道:“映月结界的事由二位大能接手了。”言外之意,是让我少操点心。

我恩了一声,便把目光收回,回头看向高跨在天马背上的天君,忙又收回了目光。

传送三次后,我终于看到了天帝城。

天帝城的外面,是一片宽广无边的流星域,无数个星际尘埃和殒石,把天帝城隐藏得寻也无处寻。

我们第三次传送后,落脚点是流星域的外围,望着前方空茫无际的星空,天君手一举,示意众骑停下脚步后,他望着那星空,说道:“进入天帝城后,魏枝随侍本君左右。”

天君这话,不是询问而是命令,众玄衣骑齐刷刷低头应令,青涣朝我们看了一眼,很快便收回了目光,只有我疑惑地看了天君一会。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众骑再次布阵,一道白光闪过后,我们已挪移进了天帝城。

天帝城。是一座建立在蓝色灵海上的岛屿,其大小与天君城差不多,可底下那起伏的蓝色海洋上,时不时流荡着斑斓奇幻的光线。

低头朝海洋望了一会,我惊讶地说道:“这海洋上的光芒与映月结界有点相似。”

天君朝我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天君身后的良少已接口道:“应该是与映月海有相似处。”

这时。天君说道:“走吧。”

进入天帝城门时,我被飘浮在城门上空的数十个巨大的雕像看迷了眼。

也不知良少得了什么吩咐。自进入天帝城后,他一直跟在我身后,见状,良少在后面解说着。“右侧的那一排,立的都是历界天帝的雕像。左侧雕刻的,是数万年来天界最出色的人物。”他指着左侧排在第一的一个女子,说道:“她是三界唯一的神。”

自从听到天君说过那个神人的事后,我一直以为她是位威仪赫赫的绝世男神,哪知那雕像塑造的,却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我盯了那女神一眼,讶异地说道:“她是女的?”

“你才知道?”良少瞟了我一眼,继续指着女神后面的雕像。说道:“这里的每一个雕像,都是一时的风云人物,不过大道三千。其归于一,这些天才人物不论当时是如此的才智绝伦,真正到达神位的,也只一个而已,这边那么多英杰,都始终没能成神。”说到这里。他指着右侧第二十七个雕像,说道:“那是巫族大尊。他是那位神人唯一的弟子。”我的目光从巫族大尊那张熟悉的面孔瞟过,看到了最后那个属于天君的雕像。

看着它,我低声说道:“那是天君。”

我这是一句废话,因此良少不解地瞟了我一眼。他是局外人,怎么会知道,一个人这般毫无意义的重复另一个人的名字时,仅仅只是因为在说出名字的那一刻,她的心脏会跳动得比任何时候还要鲜活?

这时,众人已经入城,我催了催坐骑,也进入了天帝城。

天帝城的一切,都透着种神秘和堂皇,白云缠绕下,许多建筑都泛着淡淡金光,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庄严感。而天帝城里,到处都生长着一种巨大的,可以笼罩数十万生灵的巨树。这种巨树,只有一根主干,它一直长到数十丈高处,才变得枝繁叶茂。

我仰着头看着那巨树,望着那碧绿碧绿的,散发着无穷生机的枝叶,说道:“这树好高。”过了一会,我又说道:“好想飞到巨树之巅去看一看这天帝城。”

良少在一侧笑着接口道:“这可不行,这是帝树,非至尊者,是万万不许站在帝树之巅的。”说到这里,他凑近我小小声地说道:“传说中,站在帝树之巅,不仅可以看尽天帝城,那些眼睛利的还能看到堕落魔界的映月魔宫呢。不过这都是传说,这树再怎么高也不过上百丈,怎么可能看到堕落魔界去?”

我也认为是这个道理,便点了点头。

天君在天帝城也有居所,我们此去,是直接到他的居所休息一下,然后再等着天帝旨意的到来。

进了天君居所后,我分到了一座独立的阁楼,而我后面的那一栋楼,正是天君自己的居所。

又是一个傍晚来临了。

刚刚休整几个时辰,便接到天帝旨意,说是让我与天君同去见他。

想到可以见到天帝,我实在有点紧张,站在云车上,望着下面的景色迅速地流逝,望着天帝城的街道中来来往往的行人,我紧抿着唇,忍不住小声问道:“天帝他,威严否?”

天君看了我一眼,他收回目光注视着前方,说道:“对他,你不必紧张。”

我当然紧张了。

我低头看着潮水般后退的街景,小声回道:“恩,我不紧张。”

在经过天帝宫外墙时,地下似乎有什么人看到了我们,一个个抬着头指指点点。而随着他们指点,无数个身影已是一跃而起,朝着我们飞来。

天君见状,直是蹙起了眉峰。他一个闪身出现在我身侧,把我手臂一抓后,天君打了一个法决。当下我们一连几个挪移,转眼间,便出现在一座宫殿前。

天君这时松开了我的手,大步朝着那宫殿中走去,我看了看四周,也没见左右有什么人,便连忙跟了上去。

我跟着天君进了宫殿。

宫殿中。只有二个老人和一个清俊的中年人在,那中年人。与天君有二分相似,看起来不过是凡人的三十来岁左右,面目显得年青俊逸威严,看来就是天帝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天帝。在见他之前,我曾幻想过他的长相,可真正见到,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帝王之威。天帝光是站在那里,整个人的身周,便流淌着微型的星河,而他墨色的长发,神秘莫测,仿佛无边黑洞的眼眸。都给人一种强烈的他就是天地,天地就是他的玄妙之感。

在我急忙行礼时,天君已经开口了。他站得笔直笔直的,唤道:“父皇。”

天帝看了天君一眼,也没理他,而是目光转向我。朝我看了一会,天帝开口了,他的声音清越而冷。仿佛从遥远星空而来,带着种说不出的沧桑和威严。“你是魏枝?”

我连忙说道:“是。”

天帝看了我一会,命令道:“抬起头来。”

我应了一声,抬起了头。

天帝端详半天,转头向两位白发白须,整个人宛如处身云雾中,身影若隐若现的老人说道:“她就是魏枝。”

两个老人一直在打量我,过了一会,其中一个老人突然说道:“炎越,你四哥炎洛前不久一至天帝城,便向天帝求旨,说是想娶魏枝为妃。”

老人的话轻轻淡淡,可听到这话的我与天君,都是脸色难看起来。我脸色难看,自然是不喜欢他们这种拿捏我的婚姻大事像拿捏什么一样的说法,至于天君,他的薄唇这一瞬时抿得死紧,整个人透着种谁都能看出的寒气。

天君一怒,大殿中再无声息,天帝睁开眼瞟了自己儿子一眼后,重又合上了他那浓缩了无尽宇宙的眼。便是两个长老,也都吊着眼有一下没一个地打着瞌睡,似在等着天君的回答。

天君开口了,他的语气十分冰冷,“我说过,谁也不许打魏枝的主意!”

另一个老人开口了,他沉怒道:“既然放不下,那就纳了她!今天晚上你就可以与这个叫魏枝的双修!”那老人抬起眼来,他盯着天君时,双眼中似有道道雷光轰出,“身为帝子,拿不起放不下,舍不断忘不了,你还好意思责备他人?”

这些人都是当世最顶尖的人物,他们光是说着话,便有无形的威压向我袭来,这老者一动怒,我周围的空气更是一窒,一时连呼吸也困难起来。

天君的脸白了,他的双唇抿得死紧,直过了一会,大殿中才响起天君沉寒的声音,“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有主张!”

两个长老也跟着冷笑起来,他们正要说话,天帝挥了挥手,淡淡说道:“可以了。”

声音落下如惊雷,三人同时安静下来。这时,天帝说道:“炎越,带着魏枝姑娘下去。”

天帝的声音落下后,他的衣袖一挥,这一挥,便把我和天君给挪移到了外面。

一出宫殿,天君便大步朝外走去,我连忙跟上。

天君走得很急,走着走着,在我眼看要追上他时,他突然止了步。

天君这一止步十分的突然,我收势不急,差点撞到了他身上。

就在我急急一止,身子下意识的向后急退时,突然间手臂一疼,却是天君紧紧抓住了它。

天君这一抓,直抓得我手臂生疼,我怔怔地抬起头看去。

天君正在看向我,见我望他,他的薄唇又成了一线。便这般一动不动地握着我的手臂许久后,天君突然说道:“十年前,从那个郦山幻境出来后,我就入了轮回幻境。所谓轮回幻境,那里面的时间流逝,是现实时间的上千倍,在那里一千年,只抵得上外面一年。”

天君喉结滚动着,他盯着我低声又道:“在那幻境中,我渡过了整整十辈子,加起来,足有一千年的人间光阴……”

他紧紧盯着我,盯着我,突然间,他双臂一收把我搂在了怀里。

伸手把我的脸按在他胸口,天君的声音沙哑得几不成声,“魏枝,他们说得对,我的情劫还是没有渡过去……便是有轮回幻境相助,便是隔了一千年的光阴,我还是一见到你,便记起了一切……”

天君终于表白了,为了这美好的时刻,朋友们奖励几张粉红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