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99章 不能

第九十九章 不能

……

我仰着头,一双手久久久久都在颤抖,楞楞地看着天君,楞楞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我哑声笑道:“天君,你别吓我!”我哀求地看着他,声音细得不像话,“我经不起再一次抛弃了,真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胸前的衣襟,小声说道:“炎越,我有想过要忘记你的……真的,我一直在努力忘记,你看这天那么大,地也那么无边无际,我是真的在试着把你忘记的。”

我泪流满面地求着他,抽噎着说道:“……林炎越,便是我一时片刻不曾把你忘记,你也用不着这般戏弄我。”

我紧紧揪着他的衣襟,泪水如河堤溃破,我哽咽着说道:“郦山幻境时,你把雕好的我的木像藏在身下,你对我说,“那天晚上,我得了你的身子,却一直不曾对你更好一些,我很抱歉。”你还对我说,“早知道会有今日,我以前就应该对你更好一些。”便是最后你要离开时,你还告诉我,说“魏枝,你的性子有点痴,认准的人和事,怎么也不肯回头。往后,你得学会遗忘。”你看看,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牢牢记着呢。林炎越,我记着你的每一天的好,念着这种好,我寻了你整整八年,那八年里,我每天都在幻想着被你风光娶回林府。便是这两年,我也需要耗尽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不那么想你。林炎越,你凭什么能把“我的情劫还没有渡过”这句话,说得那般轻易?”

哽咽中,我慢慢的,慢慢地松开扣着他衣襟的手,我慢慢的,慢慢地把他推离,我慢慢的,慢慢地退后一步。

退到离天君五步处,我仰着头一瞬不瞬地望着这个男人,使劲地摇着头,我哽咽地说道:“林炎越,或许对你来说,你我之间的事,不过是一场迟早会渡过去的情劫,可对我而言,那是比生命还要沉重的啊,林炎越,我爱你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可忘记你,却耗费了太多太多的力气还徒劳无功……你凭什么把那句“你的情劫还没有渡过”的话,说得那般轻易?”

我一边哽咽一边后退,说到最后时,我猛然转过头,重重把脸一拭,转过身大步离去。

直到我走了许久,天君还站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的。

我很快便回到了居所。

这时,我泪已拭干,脸上也恢复了面无表情,在来到我所居住的楼阁时,青涣拦住了我。

这个俊秀斯文的男人静静地挡在我面前,在挥退身周的人后,他转头打量着我,负着手说道:“魏枝,你知不知道,这世间最容易变化的就是人心……你既然不曾对天君忘情,他亦不曾忘情于你,何不好生相处段时日?就像凡间的夫妇,再恩爱也不过百年,你现在一点头,说不定就能与天君续百年之缘了。”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天君是以后的天帝,他的路早就规划好了,便如将来要嫁给天君,成为天后的女子,也早就定了。你就不怕他一怒之下,提前娶了那女子?”

青涣继续说道:“魏枝,你是凤凰转世,以后是要扬名天下的。真论起来,帮助天君渡过这场情动,对你也有好处。至少这百年的修练所需,天君不会短了你的。你想想,百年之后,天君渡过情劫顺利成为天帝,你则在大量资源的相助下,顺利涅槃重生拥有凤凰真身,这事对你对天君,对整个三界,是不是都有大利?”

青涣还道:“天君生来便与众人不同,他是天性冷情之人。魏枝你相不相信,你这一转身,保准他忘记你要快于你忘记他?”

他再说道:“魏枝,你不要犯倔了,那么多天了,每到晚上,你哪次不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天君的木像发呆?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虽然只是百年温暖,可好歹也有个百年不是?”

青涣的嘴一张一合,说得滔滔不绝。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却是越来越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也不知青涣丢下句什么话,扬长而去后,我才提步回了厢房。

奇怪的是,这般回到厢房后,我的心却又比以前平静许多了,至少这个晚上,我不曾在睡着后偷偷把林炎越的木像拿出来摩挲了。

第二天,天帝正式在天帝宫召见众人,我自然也在其列。

云气弥漫的大殿中,站了一殿的大臣,我的前方不远,更是站着几位帝子。我的身后,也有十几个是在天君城里看到过的天才。

天帝坐在大殿后,他的声音飘渺虚无的传来,面目亦如云雾笼罩,带着几分神秘和幽深。说了几句话后,天帝的话转到了目前的局势上。

“诸卿,五万年一次的大劫已然来临,五万年前,世间生灵无人知道有天界人间界和堕落魔界,五万年后的今天,天地大变,三界再逢大劫。”

“在座的诸位,都是知天机算到过的应劫之人,你们都身具大运气大造化。”

“……”

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阵后,天帝那双神光波动的眼转向了我,他开口说道:“魏枝何在?”

我连忙走出队列,在数百大能的注目中低头一礼,说道:“魏枝在此。”

天帝声音微提,说道:“魏枝虽是年幼,却诛魔有大功,朕已在之前赐与她一级巡察使一职。吴能——”

“在!”

“你带上五百高手,随侍魏巡察使左右,凡她所驱,无所不应!”

在一阵低低的议论声中,那个三十来岁的仙将朗声应道:“是!”

……一直到退下天帝宫,我才从吴能的口中知道,原来天帝封我的一级巡察使,放在天帝城都是一个上了品次的官职!吴能更是说,包括他在内的五百高手,都是我的私兵了,从今往后,他们只会听我一人的令,对我一人负责!

没有料到是这种情况,之后我花了两个晚上,都在熟悉吴能等人,以及熟悉我的职责。

第四天中午,我接到青涣的纸鹤传书,却是天帝让众人去天帝城的西边界查看,让我也要到场。

于是,我带着吴能等人,浩浩荡荡地飞向了西边界。

还没有到西边界,我便看到了天君和良少等人。而西边界及西边城的那一大片的修士们,在我与吴能等五百人飞过时,一个个都是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转眼间,我落到了良少身边。也不看向天君,我专注地盯向了西边界。

这西边界,确实出现了异常的波动,只见前方约有魏都那么大的山谷里,不停的翻滚着一种黑色的涡流,伴随着这种旋转的,环形的黑色涡流出现的,还有在涡流的深处闪耀的各种色彩穿插的光线。

我看了一会,正要上前细看,突然间天君在身后唤道:“魏枝。”

我身子一僵,迟疑了一会,慢慢转过了身。

却不知何时,天君已来到我身后,因他的靠近,众人下意识的低头退后,做恭敬状。

看了前方的涡流一眼,天君伸手握上了我的手。他目视前方,用传音入秘的方式说道:“……这是天帝城,高人大能无数,你万不可逞能。”似是怕我不听,他顿了顿后,又说道:“昨天天帝特意把你提出来封赏,很可能会引起诸界猜测。魏枝,你底牌不多,不能让人轻易探了底去。这里的事,让别人出面。”

……他是为了我好,我知道。

我的手颤了一下,终是安静地垂在那里,任由他那般握着。我甚至专注地看着前方,假装忘记了被他握着的地方,有了种触电般的颤栗和幸福。

我与天君这一握手,仿佛是一个信号,一时之间,朝我们这边悄悄望来的人更多了。

得了天君的警告,西边界的事我自是不会再说什么了,便是有人特意来问,我也只是摇头说是不知。

如此,我们这些人在西边界站了七天,才由几个大能接了手去。

而我回到居所时,已是七天之后,安置了吴能等人后,我回到房间打坐修练了一会,见天色渐暗,便慢慢走到窗口。

从窗口看去,我后面的那栋一直安静的阁楼,这时刻却是热闹起来。望着那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楼阁,我一怔,马上记起来了:那是天君的阁楼,看来是他入住了,所以才会那么热闹。

我迅速地退离开了窗口,并轻轻掩上了窗。

就在这时,良少的声音从下面传来,“魏枝。”他在前面冲着我直笑,叫道:“魏枝,下来吧,我带你到天帝城逛逛。”

我冲良少展颜一笑,换过一袭衣裳后,戴上纱帽跑到了他面前。

看着我跑来,良少上下打量一会,说道:“这样子不错,总算有了半分在魏国时的活泼劲了。”他上前牵着我的手,一边朝外走,一边笑道:“在我面前你也不用那么拘谨。你不知道吧?就在昨天,四皇子的人大言不惭时,天君放话了,他说,但凡他在一日,任何人都不得伤害利用于你,不光别的人不能,便是贵为帝子的四皇子,他的亲哥哥,也绝对不能!”过来一会,良少又说道:“历界帝子中,渡不过情劫的就必定不能成为天帝。依我看四皇子听到了天君的放话时,心里头一定是高兴的。”

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