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1章 他早已钟情

第一百零一章 他早已钟情

我听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我只是很高兴很高兴,很自由很自由。扯了扯这人的手臂,发现自己不曾把他扯开后,我冲着他弯着眼睛一笑,在那人嘴角微扬的向我看来时,我暗中发力,朝着他腹部就是重重一肘!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出手,整个人都是一愕,便是这一愕,他便中了我的肘击,身体向后飞出,给撞到了墙壁上。

就在他飞到墙壁上时,我已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飞近,我闪电般地飞到他面前,冲着这人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再次令得他蹙起了眉时,我五指微弹,灵力绳如蛛丝一样飞出一缕又一缕,转眼间,便把这人从上到下绑了个结实。

足足抽了上百缕灵力绳,把这人从上到下给绑得密密实实,令得他僵直得一动不能动后,我快乐了,一边哼着歌,一边眯着眼,抡着这人在二楼中飞翔起来。

我飞了一个圈又一个圈,最后在桌子上停下,朝着刚才绑挂良少的柱子看了一会,我侧过头想了想,还是抡着他飞到了最中间的那根柱子上,把他结结实实地架着,再连人带柱子地绑紧。

一直到我把这人绑得紧紧的,他还在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仰头冲他笑时,这人还朝我苦笑了一下。

见他笑得这么丑,我再次冲他一笑,高兴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这人看着我。答非所问地说道:“……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像往时那样笑……”

听他的语气,却是喜欢我笑了?于是我又冲着他咧着嘴鼓着腮帮子笑了起来。

笑过后。我放开这人,自顾自的在房中飞翔起来,我飞着飞着,回头看到那个被我绑着的人,还老老实实地呆在那儿,不管我飞多远,不管我绕几个圈。他都还在,还在看我。也让我一回头总能看到他,于是高兴得越发笑弯了眼。

我太高兴了,飞着飞着便绕着这人上下飞翔起来。就在我舒展着双臂,却发现背上似生出一对什么东西。令得我飞起来越发轻盈时,那人开口了,他的声音有点轻,有点点急,他说道:“魏枝,收起你的翅膀。”转眼,他沉了脸,命令道:“魏枝,收起你的翅膀!”

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高兴。便怔怔地停在了半空,歪着头朝这人看去。

也许是他太威严,也许是那双眼中的光芒让我下意识地想到什么。于是我收起了翅膀,落到了这人身前。

见我收起翅膀,这人微微扬了扬唇,他冲我低声说道:“魏枝,你可以跳舞,我喜欢看你跳舞。”

我歪着头想了想。问他道:“你看过我跳舞?”

“恩,看过很多次。”这人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得几乎让我听不清,“在天君城里,你我第二次见面时,我便在你身上种下了我的灵息……魏枝,任何时候,我想你了,都能看到你。”

我脑子太糊涂,也不明白他说这话时的眼神,不明白他这时的声调变化,我只是歪着头看了他一会,见他朝我温柔望来,便也冲他傻傻一笑。

笑过后,我蹦到他面前,仰着头朝他呆呆看了一会,我说道:“我今天特快活。”

这人轻声说道:“我知道。”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喝了醉如意,会让人从身到心都沉醉在内心深处最渴望的幻梦中,这种渴望越是强烈,那幻梦也越是美妙……你只是难过太久,想快活了,也,想忘记我了。”所以,明明他就在面前,明明他刻了她的骨,入了她的魂,她还能像失了忆一样,忘记了他,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甚至抽空了思绪,只记得最单纯地快乐和要绑着他……

我瞪着这人,娇喝道:“你打断我说话了!”转眼我又软软地倾诉道:“我还好想飞,想飞得远远的,想自由自在的,还有想丢谁就能丢谁,什么也不挂念,什么也不在乎……”

这人轻声说道:“是我累了你,让你的心得不到自由,你本是天地间最自由的,现在只是渴望自由了。”过了一会,他又说道:“我以后带着你飞。”

我歪着头看着这人,心里想道:他可真聪明,什么都懂。

看了一阵,我又向他说道:“我还想跳舞呢,我最喜欢跳舞了,我以后要天天跳舞。”

“好。”这人哑着声音,说道:“以后我在庄子里移植一株梧桐树和一株帝树,再在树下建一座白玉舞台,再设下结界,让你可以展开翅膀,可以想怎么跳就怎么跳。”

说这话时,这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他低哑地说道:“魏枝。”

我歪了歪头。

对上我的眼,他笑了笑,小小声地说道:“我不当天帝了,这个鬼情劫,我渡不过就渡不过,以后我都牵着你的手,天天与你说话好不好?”

他的话我虽是听不太懂,可也不知为什么,我却是非常喜欢听他说这话,只是听着听着,不知为什么,眼泪却有点不听话的向下直流。

这人越发温柔了,他轻声说道:“魏枝,给我松开绑,我想抱抱你。”

我立马警惕起来,向后飞出几步,歪着头不高兴地说道:“才不!”瞪着他,我警告道:“你别打歪主意!我不会松开你。”

说到这里,我转头看了一眼外面,自言自语道:“恩,天亮了,我也抓到林炎越了,对了,我是来抓林炎越的,我现在就把他带回妖境,带到林炎越的城堡里完婚。他答应过与我成婚的。”

我越说越是高兴,越说越是精神,因为我终于记起来了,我是来找林炎越的,我找到他了,我马上就把他带回城堡,与他完婚。

因为高兴,我回过头朝着这人又是弯着眼一笑后,伸手便向这人抓去。

就在我的手伸出时,这人苦笑了一下,随着他一笑,只见我绑着他的灵力绳“澎澎澎”地炸裂开来。

没有想到这人能挣脱我的灵力绳,我一时回不过神来,就在我瞪大眼冲着这人发怔时,冲破束缚的他却走上前来。

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把我抱住后,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阿枝,我好歹是堂堂帝子,真被你五花大绑地拎着飞出天帝城,以后也不用见人了。”

他双臂一紧,把我横抱而起。

随着这人抱着我大步走出,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便是这人一脚踏上高空,召来了云车,我们的身周,也很快就围上了上百个人,他们左三圈右三圈地把我们堵住。

我用力从他怀中伸出头来,朝着最前面的那人眨了眨眼,好奇地听着他以一种不安的语气说道:“炎越,这与计划不合,你向来冷情,又向来是个重规矩的,你不过是利用魏枝继续渡完情劫,完全用不着这样抱着她招摇过市,这与你向来行事不合,会引起他人猜测的!”

接着,另一个人也探出头来,这人头一伸,我马上认出他是刚才那个被我绑过了的,当下,我弯着眼朝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人回我一笑,转而抬头看向抱着我的人,有点迟疑地说道:“天君,魏枝性子痴,那半场情劫年许的相处,已让她从里到外都变了个人。有时我看着她那备受煎熬的样子,都于心不忍……能不能,接下来咱们换种方式,先给她一条后路?”

周围还有人在说着什么,而且一个比一个激动着,我看了有趣,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随着我一笑,四周的说话声好似少了许多,对上一双双向我看来的目光,我又是格格一阵笑,转过头,我眯着眼看着天空的帝树,高兴地冲着抱我的人叫道:“我要飞,我要飞上去!”

这时,抱我的这人开口了,只见他站了起来,朝着那些人说了句,“抱歉。”过了会,他又低声说道:“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青涣,你跟陛下说一声,便说我与魏枝到外面转一转。你让他放心,魔物的消息我会随时关注,一旦有事我们会第一时间赶至。”

他转过身,踏上云车便准备离去,这时,有一人叫道:“天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样抱着魏枝招摇过市,就不怕跟随你的百万众生失望?”

这人回过头去,他看了说话的那人一会,也不吭声,只是继续踏上了云车。

在云车飞向远方时,我格格笑了起来,“嘻嘻,好多人跟着咱们哦,真好玩。”

抱着我的这人却沉默了,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前方,直是飞出许久,我才看到他唇动了动,似是在说话。

他在说话,却没有发出声音来。我有点想听,可整个人懒洋洋的,一时也记不起偷听他人谈话的那种法诀,便任由这人说了一通话,把后面跟着的那些人通通打发走。

所有人都散尽时,这人低下头来,他看着我,说道:“魏枝,你是个简单的人,爱但是爱了,想便是想了,相思便是相思了……我的世界却与你不同。”他闭上双眼,低低说道:“对你而言,最刻骨铭心的爱恨,在涅槃之日,也会忘记……你知道什么是新生吗?就是涅槃之后,你还是你,你也不再是你,你会忘记很多很多事,凡是对翱翔纵横无益的事,你都会在新生之时彻底铲除……”沉默良久,他轻轻续道:“……到得那时,痛苦无助的,就会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