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2章 我们**吧

第一百零二章 我们**吧

望着天空中越飞越远的云车,青涣黑着脸飞入了酒楼。

来到二楼,他注视着这偌大的房间,挥手打出了几个法诀,当下虚空中现出了一副画面。

见那画面断断续续,青涣皱起了眉,暗暗想道:居然设置了防护!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天君拿起酒坛里剩下的醉如意一饮而尽的画面。

青涣恍然大悟,他慢慢收起画面,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十几个玄衣骑来到了青涣身后。

其中一人走到青涣旁边,不安地问道:“公子,陛下要是问起此事,我们怎么回复?”

青涣信手打出一幕画面,那正是天君拿起坛子里的醉如意一饮而尽的图景。看着那画面,十几人连连点头时,青涣说道:“告诉陛下,天君喝了醉如意。”

“是。”

……

云车飞得很慢,我在云车上扭了一阵,却因那人锁着我的腰,总是扭不动,使得我老不自在了。

不过,我还是很快活的,挣不过那人,我干脆趴在云车上望着下面的城池,一边望一边自个儿格格傻笑。

我笑了一阵,回头看到那人在温柔望着我,不由呲着白牙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见到那人在我的鬼脸下,依然是一派宁静,我不由起了兴致,当下顾不得下面的景物,径自转过身来,趴在那人的膝上,仰着头看起他来。

这般仰着头看着他。看着他触手可及的眉眼,以及唇角的温柔,我眨了眨眼。

这时。那人伸出手来,他的手掌盖在了我的眼上。

我扭了扭,不高兴地说道:“为什么挡住我的眼睛?”

那人轻声说道:“你流泪了……既然快乐着,就不要流泪。”

我流泪了?

强行扯开他的手掌,我低头看着下面,果然,一滴泪水正顺着我的脸颊流下。只是那泪珠才滴到我衣襟处,就被一种无形的灼热汽化成雾。

我好奇地看着那片水雾。高兴地说道:“喂,我好象着火了!”

那人一直在低头看着我,见我说这话,他轻声回道:“你刚才差点激发了血脉。虽然后来中断了,可余热犹在。”

说到这里,他微微倾身,便这般以半倾之势搂紧我后,他低声说道:“激发血脉燃烧的是你的精血,魏枝,你还是幼龄,又已经激发过一次,以后最好不要再激发了。你涅槃时需要很多很多的精血。更需要彻底的燃烧,现在激发血脉太多,会使得你涅槃时的痛苦加倍。甚至还可能会有后遗症。”

我似懂非懂地听了一阵,便对他说道:“你不要抱我这么紧,你看,你害得我心跳得好厉害。”一边说,我一边拿着他的手按在我的胸口上,让他感受我砰砰急跳的心。

见那人怔怔地望着我的胸口。我眨着眼好奇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那人喉结动了动,他收回目光。说道:“没事。”

嘴里说着没事,他还是把我搂到了他双膝上,这般抱着我,他声音沙哑地说道:“那晚你把自己给我时,是个什么情景?”

我怔怔地看着他,奇道:“哪晚?”

那人低头看着我,声音很沉,很沉,“你把身子给我的那一晚。”

虽然还迷糊着,可我听到这人的话,对上他的眼神,听着他比平时沉了点,轻了点的语气,对上他滚动的喉结,我还是不自在起来。我扭了扭身子,说道:“挺痛的。”

在男人陡然幽深的目光中,我又扭了扭身子,不高兴地说道:“那事不好玩,咱们玩别的。”

我还在说着这话,陡然的,腰间一阵疼痛,却是他收紧了双臂。

感觉到自己被他紧紧地桎梏在怀里,我闷闷地叫了起来,“放开,你闷着我了。”

他却一动不动,只是这样紧紧地搂着。

也不知是不是一路上兴奋太过,这时我有点了倦意,那人低头看到我的样子,当下轻叹一声,说道:“想睡了?那就睡吧。”

于是,我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我醒来时,已经是半夜,慢慢睁开眼的我,这时神清气爽,酒意全无。看着虚空中慢慢拉近的白云,我小心地回过头去。

这一回头,我便对上了天君那双眼微闭,沉静而平和的俊脸。

呆了呆后,我又低头,看着自己被他搂住的腰,一时都无法相信,自己竟与天君坐在云车里,而且这广阔天地,只有我,只有他,再无他人!

仰着头朝着天君看了一阵,我悄悄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重重一掐。

好疼!

原来我真与天君在一起!

……是了,我喝了醉如意。

记起了一切,我有点恍惚,也有点迷离,忍不住又回头朝天君看去。

就在这时,一直闭眼养神的天君开口了,他低沉地说道:“醒了?”

我没有说话。

天君声音温和地说道:“你今天在酒楼喝了些醉如意。”

我咽了下口水。

望着依然闭着眼养神的这个人,好一会,我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天君?”

天君的声音沉静而温和,“是我,你没有看错。”

我真说不出话来了。

转过头,我看着前面飘浮的白云,过了好一会,我猛然回过头去盯向天君。

见他还在,我松了一口气。

我低下头,看着他搂着自己腰的手臂,再低下头,把灵力注入双目,朝着下面定睛看去。

……下面真是天帝城!

我瞪大眼,朝着天帝城看了一会,再次转头看向天君。

看了他一会后,我说道:“还有醉如意吗?”

天君显然没有想到,我清醒后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当下他睁开眼向我看来。

看了我一会,他说道:“还有一点,你想喝?”

我眨了眨眼,慢慢摇了摇头,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十指连动,一连打出好几个法诀。

看着在我法诀下,云车旁边那一排排的火焰和雷电,我转向天君肯定地点头说道:“原来真不是梦。”

天君温柔地看着我,低声道:“是,这不是梦。”

可我还是不敢相信他居然真在我身边,又记起醉酒时他说过的一些话,我于是又闭上了眼。

再次睁眼见到天君确实还在后,我说道:“我要再喝点醉如意。”

天君显然对我的所思所想完全不解,他看了我一眼,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酒坛。

把酒坛给我,天君轻声道:“这是我以前收集的。”

我打开酒坛,仰头喝了一大口。

伸袖把嘴角的酒水抹去后,我把酒坛给了天君,看着他收起,我抬头转身,与天君面对面坐着后,我伸臂搂上了他的腰,小声说道:“林炎越,我们来双修吧。”在天君陡然一僵,睁大眼低头向我看来时,我又说道:“我喝醉酒了,喝醉酒的人是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的……林炎越,我们双修吧。”

天君低笑出声。

笑了两下,他把额头抵着我的,温柔问道:“怎么想与我双修了?”

我眨着眼睛看着他,只是一眼,终又羞涩地低下头来,看着下面的白云,我小小声地说道:“我每次看到你,总渴望着能牵牵你的手,便是能碰一碰你的衣角也是好的……”

天君一怔,在他看着我不说话时,我又小声说道:“好多时候,我总是特别想碰一碰你。”因为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把我搂在怀里,与我一道坐在云车上,没有带随从,没有高高在上的俯视我的男人就是我的林炎越。所以,我渴望能更真切地碰触他,渴望能撕咬他,渴望能感到疼痛,渴望更真切地感受到他是真的存在。

我只是太害怕这不过又是一场幻想,所以特别想做点什么。

就在我看着他,小声地说出这句话时,天君声音哑了,他小声说道:“魏枝,别这样看我。”

他双手捧着我的脸,慢慢倾身,把自己的薄唇印在我的唇上后,他声音沙哑沉暗地说道:“……好,我们双修。”

得到他的同意,对上他的眼神,我后知后觉的羞涩起来,就在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时,肚腹中一阵热流涌过,渐渐的,那热流还涌上我的大脑。

醉如意的酒意又上头了。

这醉如意真是好东西,只是这一转眼,我便由衷地快乐起来。

我打了个酒呃,在天君的目光中格格笑着搂上他的颈,一边搂着他,我一边快乐地说道:“林炎越,我老是做梦梦见你。”我脸红了红,双手捂上眼,亮亮的眼睛从手指缝里看着他,高兴地说道:“有一个晚上我还梦见你抱我了。”

天君的眼越发沉暗了些,他喉结动了动,伸手掏出了一个符阵。

看了我一眼,他正要发动符阵,我却一把抢了过来,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符阵。”天君的声音沉暗得不像话,他墨黑的双眼也似有暗火在燃烧,他喉结再次滚动了下,低低说道:“是传送用的。”

说到这里,他就着我的手打出符阵,当下一道强烈的白光从我们四周亮出,就在我好奇地转头看去时,只见我眼前一花,一阵眩晕后,再睁开眼时,我的四周,已经换了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