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3章 变成

第一百零三章 变成

这是一个极像魏国的地方,我所站着的街道处,一个个束发长袍黑发的人来来往往,马嘶声牛叫声不时传来,令得这片拥挤的街道充满了生活气息。

我本以为,他会带我去一个安静的无人打扰的地方,却不料是这里。这地方,给我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它像魏国,却不像魏国那样,总能带给我强烈的情绪。

见我好奇的东看西看,天君来到我身后,他低声说道:“这是战乱之地。”顿了顿,他继续解说道:“这片大陆的外面有着神人布下的结界,那结界吸尽了此地的灵气,所以整个大荒之地,这里是少数的纯凡人国度。”

他伸手轻轻握住我的手,说道:“想到处看看吗?”

我这时已忘记了双修之事,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听着人群喧哗,闻着马屎牛粪的气味,高兴地冲着他说道:“我喜欢这里。”

反握着他的手,我朝人群中冲去,早在出现时,他便朝我连打了几个法诀,这时的我们是凡人看不到的,一路横冲直撞都无人注意到。

我胡乱冲跑了一阵,回头朝着他叫道:“我想跳舞了!”

“好。”

天君嘴里说着好,却没有放手,他反而凑近我,说道:“记得从紫华书阁得到的玉简吗?第一千零八页里有一道法术,你把它使一使。”

我眨着大眼看着他。楞楞地点头,歪着头寻思一会后,我打出了那一页记载的法决。

这个法诀一出。我整个人便向空中激射而去,而这一次,他没有拉住我。

在空中飞了几个圈后,我越飞越快,圈子也越转越大,随着我舒展双臂,迅速的。一道灼流从丹田涌出,开始在我周身流转。当它流转到我肩膀后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变得轻了,变得不用灵力也可以漂浮在半空了。而我定神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背后。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对流光溢彩的大翅膀。

这对大翅膀,不同于先前在酒楼里亮出来的那对,它更大,更明亮,更鲜艳,简直流光溢彩华美无比。

它是那么的巨大,直是完全占据了这街道的上空

我这翅膀可真美啊。我得意的扇了扇,回头朝着人群中的天君看了一眼后,冲着他一扬下巴后。我叫道:“林炎越,我美不美?”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天君负手而立。他抬头朝着我的大翅膀瞬也不瞬地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我越发得意起来,于是我扑扇着翅膀在天空中飞翔起来,一边飞,我一边叫道:“林炎越。今天我很高兴。”

天君微笑地看着我,既不回答也无动作。只是这般静静地望着我。

饶是如此,对上他的眼神中的宠溺,那无穷无尽的快乐也绵绵而来。我仰起头,发出一声快乐的清啼后,展开双翅朝着云层上飞去。

这一次,我在飞舞时用了些灵气,因此我所到之处,一道道无形的红色灵力拖在我身后,像尾巴一样又长又艳,而红色灵力在散溢时,沾到的凡人齐刷刷精神一振,痼疾尽消。

这种异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越来越多的凡人站在了一起,他们仰头看着什么也没有的天空,低声议论起来。

听着他们的议论声,我越发得意了,再次仰头发出一声清啼,我把身形缩小了十几倍,飞到了天君的头顶上,绕着他飞翔起来。

就在我身形缩小时,一股股热流从丹田涌出,迅速地流转我的全身。而在那股热流下,我浑身都像过了电一样,一阵阵酥痒从头到足而过。

酥痒经过头顶时,我的头顶有了变化,酥痒流过我双足时,双足已变成了尾羽。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凤凰。

这是我第一次变身凤凰。

这也是天君第一次见到凤凰。

他抬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与他一般大小的我,看着看着,他朝我伸出了右手。

我高兴地飞了过去,双爪抓着他的双臂,停立其上。

天君伸出左手,他轻轻抚过我的头,我的眼,他双眼是那么明亮,那是一种崇拜的,专注的,让我快乐,让我羞喜的明亮。

于是,我更高兴了,高兴中,我朝他飞去,随着我越飞越近,我对自己这具身体的操纵也越来越熟悉,就在我身子化成一片火焰般的虚影时,我那虚影缠绕着他开始飞翔,而我自己则张开嘴,对他唱起了一支古老的歌。

这支歌,它用的是一种来自远古的腔调,天君显然听不懂。

一曲终了,天君问道:“你刚才唱了什么?”

我眨了眨眼,脆脆地说道:“我在唱,我追逐你跑过千山万水,看过茫茫宇宙,我耗尽神力,一直追逐到你的今生……我还唱了,千千万万人中,我只为你而来,我要索取你的温柔……”歪了歪头,我诧异地问道:“你听不懂吗?”

“是,我听不懂

。”天君问道:“你这是什么语言?”

我说道:“不就是上古神音吗?”

我这上古神音几字一出,天君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看着我,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天界里,最顶尖的那几种灭天绝地的仙法,用的都是上古神音。”天君又道:“传说中,上古神音是能沟通空间与时间,能触发宇宙最本质的元的一种语言……这种语言,一旦出口,从无虚妄也从不落空。”

天君抬着头看着我,神色复杂地说道:“原来,我们之间,在上一世已经有牵扯了。怪不得我从来心硬如铁。从不动尘念欲情,遇到你后却……”

说出这句话后,天君有点怔忡。他低着头若有所思着,过了好一会,我还听到他在自言自语道:“……耗尽神力?看过茫茫宇宙?莫非魏枝在上一世,也是大有来历?”转眼,他又苦涩地说道:“索取我的温柔?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场情缘劫数,早在与她相遇时。就已注定了我的惨败。”

我只不过唱了一支歌,他却失了魂。我不喜欢了。于是我落在了天君的双肩上,用爪子定住他的双肩,我用嘴碰触着他的脸,在他的耳边问道:“林炎越。我美不美?”

从恍惚中回过神的天君笑了,他微微侧头,用他的脸碰了碰我的脸上,他低声说道:“甚美。”

我又高兴起来,仰头一阵清啼。可刚啼叫了一会,我便是一阵眩晕,接着,我整个人越缩越小,越缩越小。当我终于站稳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只有天君小腿高的小小凤凰。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清啼后。仰着头泪汪汪地看向了天君。

对于我的变化,天君却毫不意外,他蹲下身来,轻轻把我握在掌中,他低声说道:“魏枝,你还可以变成人吗?”

我唧唧叫了几声。暗中运用灵力,那灵力在周身转了一个圈后。又转了一个圈后,足足转了七七四十九圈后,我摇身一晃,却发现只是让羽毛更鲜艳更可爱了。

我摸了下自己长长的翅膀和屁股后的尾羽,再伸手一抱,发现自己抱住的只是天君的小腿。当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天君失笑出声,他打量着我,说道:“别哭了,谁让你妄自动用上古神音的?”

见我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天君连忙哄道:“别伤心了,你不过是耗神太过,过一阵子就会恢复回来的。”转眼他又低笑道:“其实这才是你正常的模样……如果你不是以凤凰身投了凡胎,而是直接由天地孕育身体,你这个年岁,原本就应该是现在这副模样。”

说着说着,天君一把抱起了我。

我现在是小凤凰模样,被他这样抱着,不是翅膀被夹便是尾羽被扯,一点也不舒服

。于是我啼叫几声后,泪水汪汪地飞到他左肩上站住。

我站到天君的左肩上后,扑闪着自己小小的鸟眼,转眼看着心上人那放大的俊脸,啾的一声,又是泪如雨下。

天君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一边缓步朝前走去,一边伸手抚摸着我的背羽,低声说道:“虽是早就知道你年幼,可我一想到自己堂堂帝子,竟与一个才二三岁的奶娃渡情劫,还动了情欲,哎……”

我连忙啾啾几声,愤怒地瞪着他。

天君缓步从人群中穿过,大步出了城门,他一边走,一边与我说着话,“你也别叫了,你这样啾啾地叫着,我每听一次,这心里便难受一次……我堂堂帝子,竟然与一个才二三岁的奶凤凰渡情劫,还平生第一次有了情欲……”

我大怒,伸出爪子抓向他的头发,三不两下把他的乌黑扯散后,我愤怒地啾啾叫道:“我才二三岁怎么啦?我现在这样子只是暂时的,暂时的!”

可天君显然是真的听不得我开口,他乌黑着一张俊美冷峭的脸,任由我扯得他头发乱发,却坚持不回头向我看上一眼。

这下我越发恼了,又是啾啾啾一阵指控后,想到他也听不懂我的鸟语,便在闹了一阵后盘坐在他肩膀上修练起来。

我练,我练,我练练练,我就不信修不回来。

眼见我安静了,他终于回头看来,一对上我盘坐修练的鸟模样,天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越发恼了,恨恨瞪了他一阵后,我干脆封闭五识继续修练。

终于,在灵力转过周身九九八百一十圈后,那熟悉的酥麻再次从我周身流转,在那酥麻终于消失后,我得意地睁开眼看向天君。

天君也在回头看我。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阵后,对上我得意的笑脸,他从衣袖中甩出一面铜镜,然后把那铜镜摆在了我的面前。

铜镜中的我,确实恢复了大半人样,脸,手,脚都已恢复。

不过,我看了看自己白嫩嫩肉乎乎的小短手,又看了看自己肉乎乎白嫩嫩的小肥腿,再看了看自己的脸,终于嘴一张,无法自抑的大哭出声。

天君连忙收起铜镜,他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在我脸上亲着,低低的温柔地劝道:“别伤心了,好歹你还是变回了一点,虽然只是二三岁的样子,虽然这个样子更像奶娃儿,可好歹你能与我说人话是不是?”他顺手捏了捏我的翅膀和尾巴,又摸了摸我的手脚,再低头看向我的脸,再接着他俯身,在我泪眼汪汪的眼上又亲了亲。

……这个没有半点情欲,纯粹温情的吻,令得我再次啕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