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4章 相处

第一百零四章 相处

我现在,脸是婴儿肥的萝莉脸,手是小短手,腿是小肉腿,就是比一般的孩儿多了一对翅膀和长长的尾羽。

被天君搂在怀里左亲一下右亲一下的哄着,我感觉自己都成了他的孩子了,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抱着了自己,却是当孩子在疼,我哇哇哭得更厉害了。

抽噎了一阵,我的头顶一暖,却是天君摸着我的头,“哭累了吗?你刚才使用上古神音耗神太过,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睡一会吧。”

我的肥手搂着他的颈,脸闷在他下巴抽噎道:“我睡不着。”

“怎么会睡不着?”天君说道:“我在你身边,放心睡吧。”

就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舍不得把时间用来睡觉。

天君见我左蹭一下,右蹭一下就是不合眼,一边抱着我,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道:“魏枝,刚才你用上古神音咒唱前,可有想起什么?”

这话我不懂了。我歪着头看着他,缩了缩鼻子,奶声奶气地说道:“什么叫想起什么?”

天君说道:“也许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你那上古神音咒唱是有备而来。”见我瞪他,他解释道:“不是说你现在,是说你潜意识中……也许,我们上辈子真的相识,你上辈子还挺了不起,然后你记住了这支上古神音咒,你记下后把它埋在灵魂深处,然后条件触发了,你就唱出来了。”

他说道:“只是也许。”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想太多了。”

天君失笑,他伸手摸着我的头,在我发旋上亲了一下。敷衍道:“是,我想太多了。”

见我愤怒地瞪大眼,他越发低头,又在我眼皮上亲了一下,天君忍笑道:“你现在这样子,再怎么瞪也不像大人

。”

……

我幼小的模样,足足维持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天君见我动用了上古神音后神情倦怠,在一个城池住下后。便没有再离开过。

而苦熬了一个月后,我终于恢复了正常。

我一恢复正常,便立马从储物袋里掏出一袭火红火红的衣袍换上。

彼时,天君刚刚沐浴归来。他披着湿淋淋的墨发,一边弯着腰捡起腰带系上,一边像往时那样哄道:“小枝枝睡醒了?过来让我看看,又掉羽毛没?”

听听!这是什么语气!这完全就是把我当女儿带的语气!

我忍着怒火,瞪了他一眼后,纵身一扑,重重压上了他的背。

天君随手一托,紧接着,他感觉到了手底下感觉的不同。便慢慢回过头来。

他看到了一身火红,恢复了本来面目的我。

对上我的眼,对上我抬起的下巴和得意的眼神。天君慢慢直起了身子。

他直着身子看了我一会,突然说道:“你还是幼小的模样好看。”

天君这话一出,我的泪水差点脱眶而出,实在是太失望了,明明我都为了他精心打扮过,他却是这样说。难道。他对我的感情,真的变成了父女情?这样一起。我心慌得不行,那为了显摆而故意亮出来的金色眸光都收了去。低下睥睨的眼,我闷声闷气地怒道:“你有没有眼光?”

几乎是我的声音一落,天君便是扬唇低笑起来。他笑得很愉悦,很低沉,笑了一阵,天君轻轻把我拥入怀里。

他拥我,低头在我发际上亲了亲后,问道:“为什么每次见我,都要那般睥睨不可一世的模样?”

我怔了怔,慢慢伸臂搂着现在只比我高一个头的男人,小声地回道:“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卑微。”我又道:“我还想装作不在意你……”

天君搂着我的双臂猛然收紧。

这一刻,天地是静止的,风是流动的,外面的人语声是温柔的。

这一刻,我的心中暖暖的一片,我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真切地感觉到被这个男人心疼着。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有了意义,突然觉得,以后不管面临的是漫长孤寂的长生之路,还是马上灰飞烟灭,都已经没了遗撼。

这一刻,我恍惚在想,放弃曾经拥有的高高在上的神位,放弃那万千星辰,成功把自己送入转世,是值得的……

我闭上双眼,慢慢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小小声地说道:“……我总害怕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

过了一会,我又低低说道:“紫华殿问心阵里的你,都没有现在对我这般好。”

天君听到我的话后,只是紧紧搂着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君低哑地开了口,“魏枝。”

“恩?”

“我这一生都按步就班,唯独遇到你,才知什么是劫数。”

“这不是劫数。”我低低的,软软地说道:“无数个岁月里,只有与你相遇的那些年月,我的心才是跳动的。这是福缘。”

天君沉默了一会,他低声问道:“无数个岁月里?这是什么意思?”

我先是一怔,想道,我说了这句话吗?转眼我连忙回道:“没有什么意思,我是说见不到你的那十年,对我来说太难熬了,每一天每一刻都难熬,让我觉得这十年比一百年一千年还要漫长。”

天君静默了,许久后,他哑声说道:“以后不会了。”他移开身子,低头看着我,天君说道:“今日阳光烂漫,阿枝,可愿与为夫一道外出一游?”

我破涕为笑,“好。”

天君眼中带着笑,他又说道:“你得换了这身衣裳才行。”

他抚着我的眉眼,低沉说道:“魏枝之容,便是荆钗布裙也是国色,用不得刻意打扮。”

他这句话成功取悦了我,当下我红着脸,高高兴兴地跑到一侧换了衣裳。

我因长相太过女性化,试了两件男装根本看不得,便换了一袭最普通的玄色女装,再盘起头发,然后跑了出来。

我出来时,天君怔了怔,直到我跑到他面前,他才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着玄衣。”顿了顿,他找到了一个形容词,“甚有华威。”

天君信手拿出一顶斗笠罩在我头上,“行了,这样就可以出门了。”

我虽是郁闷斗笠挡住了视线,却还是高高兴兴地牵着天君的手出了门。

这时的天君,已遮住了浑身的仙气,变成了妖境的林炎越的模样。

也许是在我漫长的相思中,是对着林炎越那张脸怀忆往昔的,此刻天君一变回昔日模样,我便是痴了。

被天君扯着手臂,我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他,好几次都差点跌倒。

天君显然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询问,只是五指与我交握,借由这个动作让我安心。

便是掩去了仙光,掩去了天君原本凌人的俊美,这时的天君,也是贵气逼人,俊美优雅的

。随着他这一走出,街道上的行人,纷纷转头看来。

这些人看就看罢,可是他们不但看,还一个个越围越拢,越围越拢。

我打量了一眼四周因为战乱和粗糙的生活,明显比魏国人还要不起眼的城民们,连忙转向天君说道:“这不行,还是太显眼了。”

天君点了点头,我们正要转身,突然的,前方驶来了一辆马车。

那马车一过来,把我们围了个结结实实的人群便自发的退了下去。

转眼间,马车来到了我们面前。

马车车帘掀开一小角后,马车里传来了一个女声,她说道:“喂,我给你钱,你把你男人让给我!”

咦?

我先是一怔,转眼看到天君皱起的眉头,突然调皮起来。于是我回过头朝着马车中的女子回道:“不行,他不是钱能换来的。”

马车中的女子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开个价吧。”

我又看了一眼脸色已变得漆黑的天君,越发快乐了,于是我轻脆地说道:“他呀,他是我的心头好,便是在你眼里最珍贵的宝物通通拿出来,对我来说,也不及他一角衣袍。”

也是奇怪,明明我是玩笑着说这话的,明明说这话时,我语气轻快心情愉悦,可是脸色不善的天君,却在一瞬间沉寂起来。而马车中的女子,更是呆了一阵后,声音中带上了一点泣声。

她慢慢掀开车帘,露出一张被面纱遮着的脸后,年轻的女子朝我说道:“原来如此。”转眼她又说道:“小姑娘,别太爱他了,留一点点心来爱你自己。”说罢,她手一挥,于是马车掉头。

望着那马车溅着烟尘离去,天君握住了我的手。

他牵着我的手,在打了一个法诀后,便与我隐身回到了客栈。

这里的人长相都很粗糙,我们要不显眼,也得粗糙些了,天君给我和他自己都打了一个法决,完全遮住了彼此的容光,又换了一身衣裳,才再次牵着我的手出了门。

漫步走在街道上,天君说道:“那女子哭了。”

在我不解的目光中,天君又道:“魏枝,你是凤凰,声音中天生便带魅音。刚才你说的那番话,因为是你真切的心音,所以说出后能直击人心,格外迷魅人心。”

他沉默了一会,仰头看着遥远的天际,说道:“我听了心里也难受了。”

又过了许久许久,天君放缓声音,徐徐说道:“魏枝,我以后再不会放开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