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2章 对抗天帝

第一百一十二章 对抗天帝

当下我转过头,朝着最先出头,而且明显是这些人的首领的孔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成了你们的皇了?”

见到数万级台阶,十数万人都在盯着自己,孔秀俊美灵艳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他双手一张,瞬时,一道七彩华光从他身上闪过,转眼间,孔秀变成了一只高三丈,长达五丈的巨大的,俊美的蓝孔雀。

这只蓝孔雀傲然而立,昂头清啸一声后,口发人言,“妖修自古便有,只是天界的许多事,一直秘而不宣不被人知而已。”

这只孔雀转向我,声音清越又冷然地说道:“我等都是天生精怪,早在五千年前,家中祖辈便有警告,说是凤皇一日不现世,妖修一日不得露出真容!”

说到这里,蓝孔雀翅起双翼,它在我的头顶上盘旋了九个圈后,慢慢落在我面前。

然后,蓝孔雀变成了孔秀。然后,孔秀走到了我身后。

我看了看孔秀,抬头又与天帝对看了一会,继续提步向上走去。

而这时,步履铿锵的孔秀等人,一步不离地跟着我。

不一会功夫,我走到了山颠之上。

向天帝行了一礼,我恭敬地说道:“魏枝见过陛下。”

天帝也罢,他身后的臣子也罢,表情都有点奇怪,他们的目光瞟过我身后的孔秀等人,过了一会,天帝叹道:“魏枝。你这次着实鲁莽了,那些人不过是前来看看你,便是有人攻击。你诛首恶便是,怎么能一眼之下,便私自定下罪名,还把那么多人神魂俱灭呢?”

说到这里,天帝又道:“魏枝,你的事这几天有不少人向朕反应,他们十分愤怒。哎。真是让朕为难了。”

陡然间,我明白了。天帝和他身后的臣子,为什么看到孔秀等人会不高兴了。因为,今天天帝见我,就是向我下下马威的。而因为孔秀等人意外的投诚,再加上天帝等人弄不清这一批妖修的确切底细,所以,他们的脸色便复杂了。

我本就无惧,想明白了这一点,越发无所畏惧。

当下,我抬头看着天帝,我挺直着腰背,就在这山巅之上与天帝傲然相对。过了一会,我才微微一笑,道:“陛下你说错了。凤凰眼下从无虚妄,我说了那些人有罪,他们便是有罪!”

我这嚣张至极的话一出,众臣子同时倒抽了一口气。便是天帝,脸上也闪过一抹怒色。

轻哼一声,天帝冷笑道:“魏枝阁下真是好生威风!”

见他动怒。我轻笑一声,低头说道:“不敢!”要是往昔。我肯定会尽量避免与天帝发生冲突,可现下不同,现下,我威也立了,人也灭了,再说什么服软的话都于事无补,反而会让那些对我有恨的人蠢蠢欲动。

我现在,除了强硬,已无他路可走。

在说出“不敢”两字后,我又说道:“陛上,我是凤凰,那日灭杀诸人,不是魏枝所愿,是凤凰所愿!”

说起来,我这也是解释了。我是在告诉天帝,那天的所作所为,是我本能决定的,只要是只凤凰,它在那天的处境时,便会做出如我一样的动作。

我这话,同时也在是在告诉天帝,事已至此,你要如何,那便如何吧!

也许是我的强硬撼动了天帝,当下,天帝头一抬,双眼射出一道寒光,朝着我森森刺来!

寒光还没有靠近,一股到了极至的威压便扑面而来。这种威压是如此强烈,一时之间,我仿佛被人连头带脸地按在了泥沼中,也仿佛四周空气已绝,我再也无法呼吸!

极强的死亡触动中,我寒毛倒竖,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就要反击!

可不等我再次激发血脉,转眼间,我的身后一暖,却是孔秀朋争等人同时悬空飘起一小步。

在他们悬空飘起的那一瞬,他们身上的金光,与我身上的金光融为了一体,这种金气循环往复,组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外人看不到的金网。

金网形成那一瞬,天帝猛然一晃,向后退出一步。

他眼光射出的光芒瞬时消失,我注意到,在稳住身形时,天帝还吞咽了一下,似乎是受了内伤,给激得差点吐血。

我们这一次交锋,来得极快也消失得极快,天帝背后,除了几个顶尖大能,绝大多数臣子还没有注意到便结束了。

吃了一个小小的亏后,天帝的脸上马上恢复了笑容。他看了我一会,微笑道:“凤凰阁下果然有点意思。”

说到这里,他又道:“阁下是魔物的克星,眼下万魔猖獗,还请凤凰阁下尽力而为。”

我朝天帝福了福,回道:“陛下之令,魏枝焉敢不从?”

客套完后,我也不多呆,朝着天帝请过罪后,脚步一提转身就走。

在我离去时,我看到良少和吴能为难地呆在一侧,对上他们看来的目光,我点了点头,说道:“我这阵子很安全,你们就不必跟上了。”

给了他们一个台阶,让这些人留下后,我只带着孔秀等六十几人,一步一步下了台阶。

……直到我走到很远,我仿佛还能看到,那一双双投来的目光。

下了紫华山后,我回头看向孔秀等人,微笑道:“刚才多谢了。”

孔秀率先回道:“陛下多礼了。”

我说道:“还是叫我阁下吧,叫陛下,太招天帝的恨了。”

见我这样说,孔秀哼了一声,他道:“他是人皇,你是妖皇,有什么好招恨的?”转眼,他又说道:“不过陛下有令,我们自是不敢不从,诸位,我们从此以后,便唤陛下为阁下吧。”

众青年齐刷刷叫道:“谨受令!”

我一边走,一边对着孔秀说道:“妖修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要说凤凰不出,妖修不世?这其中的道理,你能跟我说说吗?”

孔秀走在我身侧,毕恭毕敬地解释道:“详细的原因,我们也不清楚。只是我们自生下来,便从血脉中知道这件事。”

我蹙起了眉,不由问道:“这样说来,岂不是我要是有个不幸,你们也要倒霉?”

哪知,我这话一出,孔秀等人立马笑了起来,孔秀连忙说道:“不是这样的。严格来说,我们的记忆告诉我们的是,凤皇一旦出世,便代表着三界大乱,而我妖修也可趁此时机现于世间,博得一席之地。”

我接口道:“也就是说,我的出世,只是一个你们可以出现了的信号?”

孔秀有点迟疑,过了一会他才答道:“确实如此。阁下你的出世,代表的是新生,不止是我们,只怕天界以前许多闻所末闻的物种都会出现,以求得在以后的天地大变中,博得一个先机。”

与孔秀聊了一阵后,孔秀带头,向其族人门派发出了召集令,听孔秀的意思,不久以后,他们的族人便会在我身边汇聚,对我这个妖皇司保护之职。

我又回到了灵瀛门。

我从天帝手中成功回归,让许多观望的人彻底安静下来。

在妖修的人数达到九九八十一个时,我突然发现,便是不用激发血脉,我也随时可以保持凤凰真身了。

……要知道,凤凰真身时的我,其实力至少是我现在的十倍。这等于是我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得知这个好消息的那一天,正好是傍晚,漫天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我站在云雾弥漫的峰顶上,忍不住心头的兴奋,在一阵清啼后,变成了凤凰。

在我展开宽达五丈的双翅,绕着山峰盘旋时,孔秀等人,齐刷刷单膝跪地,右手放在了胸前。

我知道,他们这不是在恭敬,而是在抵抗,凤凰有召唤百禽万兽归化的能力,我这真身一变,啼声一出,他们的血脉便蠢蠢欲动,必须借由这个动作,他们才不至于也现出真身,围着我做臣服之飞翔舞。

我迎着太阳兴奋地发出啼声时,突然的,感觉到了一种异常。

于是我回过头去。

这一回头,我对上了那个骑在天马上,朝着我缓缓走来的俊美绝伦的男人!

我的男人!我的天君!

于是,我发出一声清啼,扑扇着翅膀朝他飞去。在拖出一道道长长的七彩流辉中,我飞到了天君面前。

停在与他不到一米的地方,我昂着鸟头看着他,口吐人言,“你怎么才回来?”我郁闷地告着状,“炎越,我被人欺负了!”

凤凰开口时,声音中会有一种凤威,因此我这话一出,四周的群山阵阵轰鸣,不停地发出“我被人欺负了”的回音。

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回音,于是这声音一出,我给吓了一跳,就在我低头看去时,下面,那些赖在灵瀛门没有离去的精英们,一个个放声大笑起来。

“杀了上万人,毁了不知多少个家族,还叫被人欺负了?”“这只凤凰阁下也挺欺负人的。”

在这种此起彼伏的叫笑声中,我也懒得理,只是抬着头,欣喜又快乐地看着多日没有见到的意中人。

天君也有点想笑,他扬着唇,伸出手来轻轻抚着我的头一会,他声音轻柔地说道:”对不起,我被人绊住了!”

说到这里,他放开天马,缓步走到我面前。便这样,他在虚空中一步一步走着,我在他身边快乐地飞着,我们一边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一边轻声说着别后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