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1章 我的属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的属下

我呆呆地低头看着慕南,一时震骇至极。

慕南绝不是一个软弱的男人,虽然我不太懂,可他的眼神和表情中,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霸气,一种在高处站久了,俯视众人的威严冷酷。

可就这么一个男人,他现在跪在我面前,他对我痛哭流涕,他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求着我许他爱我。

饶是我心有所属,这一刻,也给他震得说不出话来。

我呆怔了一会,慢慢摇了遥头,疑惑地说道:“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我又说道:“五千年,太久太远了,便有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夫妻情爱,也化成灰了。”也是奇怪,我这话明明是大实话,可慕南听了,那脸上却带上了一抹冷笑。虽然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我总觉得,他这时想说的,定然是一句:便是所有人都是那样,你却与她们不同的。

我又胡乱劝了他两句话,感觉脑子还闹哄哄的,便靠着石壁坐了下来,想着想着,也不知怎的,我的头疼痛起来,这种痛实在来得突然又剧烈,我双手抱着头呻吟直情迷。

慕南一阵紧张,他连忙蹲到我面前,急声问道:“姐姐,你怎么啦?”

他刚刚碰到我,我却莫名的怒了,狠狠把他的手一甩,一个声音从我喉中溢出,夹着怒火直冲慕南,“别碰我!”

也许是我这时刻的声音语调。带着种与我平素截然不同的冷然,也许是我猛然抬头向他看去时,那眼神太过古怪。一时之间,慕南猛然向后退出一步,他慢慢软倒在地,流着泪又是激动又是惶惑地轻唤道:“姐姐?”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我走到洞口时,慕南反应过来。他猛然冲了过来,带着哭腔叫道:“你是姐姐。姐姐,你回来了对不对?姐姐,你回来了对不对?”

他的哭声中,充斥了太多太多的情绪。我却已打开洞府走了出去。

洞府外,早就站了一些人,看到我出来,他们高兴地围了过来。慕南刚刚冲出,便对上了这些人。猛然的,双方都是脚步一顿。

良少脸色一变,急喝道:“你怎么在里面?”他的脸上尽是自责,显然,让慕南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我的洞府。对他来说是一种难以置信的侮辱。

慕南哪里顾得上他,他跑到我面前,颤着声音唤道:“姐姐?”

我抬头看向他。

对上我的目光。慕南那一脸的激动,那种焕发的神彩,慢慢的暗淡下来,他张了张嘴,好一会才轻声说道:“姐姐,你跟我说两句话吧。”

我眨了眨眼。看了慕南一会,我蹙着眉头说道:“阿南。我刚才是不是对你发火了?”我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嘀咕起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不高兴起来,还说了那样的话。”

慕南一脸的失望,他看着我,说道:“没事,我不会介意的。”嘴里说着不介意,他的表情却是介意的。

我又朝慕南看了一眼,心里想道:遇到慕南后,不但他自己奇奇怪怪,连五千年前我们是夫妻的鬼话都编出来了,连我自己也挺奇怪的。

这么一想,我便有点不想靠近慕南了,当下转头对着云宝说道:“我们去见过长老吧。”

“好的好的。”云宝高兴不已,他一连发出几只纸鹤,便带着我,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山下走去。

我们离开时,慕南一直站在山峰上,一直在看着我们。

走到山脚时,良少凑到我身边,沉声说道:“阁下,这个慕南是何方神圣?他的修为是不是非常高深?自从阁下身份暴露以来,你的洞府是我们守护的重中之重,这慕南能够自由出入,他一定是某位大能!”说到这里,良少问道:“阁下,你知道他是哪位大能吗?”

大能?

一时之间,一直被我忽略的某些问题都浮出了脑海。

莫名其妙成为我师弟的慕南,莫名其妙来到魏国,出现在我家人旁边的慕南……仔细想想,慕南每一次出没,都是非常突然,而且他在面对我时,从一开始就时有古怪。那模样明明看起来少年纯稚,可那眼神,不但有时会变成腥红,而且还有一种让人畏惧的煞气。

想着想着,我的脸色越变越白,猛然转头,我看向良少,低声说道:“你确定他是一位大能?”

良少正色回答:“阁下,自从你现出真身,把整个天界搅得天翻地覆后,我和吴能便尽全力在保护你的安全。你那洞府,我们设下的防御结界,别说是一般的天才,便是普通的大能,也万万无法突破。那慕南能够自由出入,我可以断定他的修为不在天君之下!”

慕南的修为不在天君之下?

见我蹙眉寻思,良少问道:“阁下,他跟你说了什么话,可以告诉我们吗?”

说了什么话?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回道:“他说我们在五千四百年前就识得,还是夫妻呢。他还说他是追逐我而来,一直寻到了我这一世……”

不得不说,我这话听起来太过莫名其妙,直到我的话说完,良少等人还大眼瞪小眼着。

我说完一会后,见到良少晃了晃手中一个传音符,把它送了出去,不由问道:“你这发的是什么?”

良少回道:“当然是慕南这个人以及他跟阁下说的这番话,我把它传给天君,以天君之能,定然可以查到慕南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与灵瀛门的长老们见面,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这些老头子对我毕恭毕敬,有的激动得跟个小年轻一样,恨不得对我大礼相对。

既然见过了本门派的长老,接下来,我按照良少的建议,前往天君的紫华殿,去见过昨晚上刚刚抵达此处的天帝。

我来到紫华殿时,这里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骑卫和天兵,把通往紫华左峰的那一万零八千道石阶站得满满的。

我站在台阶上,一眼便看到那个站在高高的山巅上,正朝我看来的天帝。

看着天帝,看着眼前这一万多台阶,我一边走一边暗暗想道:天帝选到这个地方见我,该不会是给我下马威吧?便是我们这些修仙者,走这一万多台阶不会累倒,可这种一步一步拾阶而上,一步一步地等着去拜见他,怎么都像是天帝在立威!

就在我与天帝四目相对时,突然的,一个骑卫激动地说道:“您真是凤凰阁下?”

我转头,我看向那个骑卫。

对上这个二十来岁的,长相俊美得灵艳的青年,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哪知,就在我的头点下时,那个骑卫已走出队列,他跑到我面前,问道:“你怎么证明?”

我差点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这人毕竟是陛下的人,于是我只是没好气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向你证明。”

骑卫却是严肃起来,他向我求道:“阁下,我可以碰一碰你的手吗?”

我也不明白这人想做什么,对上他热切的眼神,想了想后,我伸出了手。

我的中指,与骑卫的中指碰到了一起。

几乎就在我们中指相触的那一瞬间,骑卫的头后,突然放出一种扇形的七彩华光,华光中,一只小小的孔雀在仰天清啸!

这种异像惊呆了所有的人,就在良少他们都张大了嘴,连天帝也在向那骑卫盯去时。突然的,骑卫双膝跪地,以一种五体投地的姿势,朝着我颤声的,激动地大声叫道:“妖修孔雀门旗下,孔秀见过吾皇陛下!”

孔秀的声音一落,排在两侧的骑卫和天兵中,又走出了五六十人,他们跪在孔秀身后,跪在我要经行的台阶上,哑着声音,激动地叫道:“妖修鲲鹏门旗下朋争见过吾皇陛下!”“妖修玄乌门旗下乌涵见过吾皇陛下!”“……”

这些青年,跪在台阶上后,并没有争着叫喊,而是一个见过后,便轮到下一个。

孔秀也罢,朋争也罢,乌涵也罢,这些年青俊逸,放在哪里都是一时俊杰的年轻骑卫,向我见过礼后便自发站起,而他们一站起来,便动作优雅地脱去身上的骑卫装,放下手中的长戟,然后,站到了我身后。

直到他们站定,一个大臣的声音才沉沉传来,“孔秀,你是老夫举荐至天帝宫的。老夫可不记得你是什么妖修,更是听也没有听过世间还有什么孔雀门!”

“不错不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世间还有鲲鹏门玄乌门白虎门的。”

“听闻人间界有个妖境,那里的人也是由飞禽走兽变化而成,那些人与这什么玄乌门孔雀门有什么关系?”“

“老夫活了一千岁,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世间居然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妖修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凡人界的妖境我也听过,不是说那里的修者已经没落,几乎没有出众者吗?”

“不止是没有出众者,我在妖境呆的那些年,可没有听过那里有什么鲲鹏玄乌的!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抬起头,一眼看到阴沉沉盯来的天帝,也转过头不解地看向孔秀了。

第二更晚点送来。昨天头痛得厉害,实在写不出,便耽搁了,对不起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