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0章 慕南的泣求

第一百一十章 慕南的泣求

又休息了一天,到得晚上时,我已完全恢复。

坐在我面前,良少率先说道:“阁下,现在还有十七万人驻扎在灵瀛门外,至今为止,共有一千七百余个世家向阁下递出邀请符信。”

吴能站了起来,说道:“被阁下灭杀了精英的五百余个家族,这阵子很安份,没有什么异动。”

云宝则说道:“到今天为止,与阁下的母亲和弟弟巧遇的修士,已有六十七波。”

他们说完后,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慢慢站起,我又说道:“走吧,与我一道出去走走。”

“是!”

这一次出门,我勒令弟弟和母亲在家等着,如果可能,我实在不想把他们暴露在人前,尽管已有很多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也许凤凰真的是天生就无所畏惧的生灵,我明明得罪了那么多家族,可自始至终,我的心静得很,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什么报复。

灵瀛门中,虽然比那一天安静了许多,可比起以往还是热闹的,各大与灵瀛门素有来往的门派仙宗,这时都派有弟子前来“交流”,而我走出时,这些来自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们,远远便看到了,一个个目光灼亮神情激动地看着我。

在这些人地注目中,我慢慢走过。

走了几百步不到,我看到右侧山峰上,还没有成形的巨大雕像。不由讶异地问道:“那是?”

云宝凑了上前,他双眼亮晶晶的,一脸敬服地看着我。乐道:“师姐,那是你的雕像,门中的长老们决定,把你那一天大展凤威的图景立成雕像,你看,上面那个巨大的,阴影遮了整个山峰的。是你的凤凰真身,旁边那个站在白云上。朝着众生俯视的,是姐姐的人身雕像。”

说到这里,云宝啧啧连声,又道:“大伙儿都在感叹。现在的师姐还只是幼生期,到了成长期的师姐那才能叫真正的威风漂亮,嘿嘿,不管了,到师姐长大后,咱灵瀛门肯定会再立一座雕像。”

我笑了笑,看向云宝,“那天的事,长老们怎么说?”不用看。我也知道云宝现在是灵瀛门与我之间的桥梁,对于灵瀛门高层的意见,他肯定是一清二楚的。

云宝连忙说道:“姐姐放心。长老们都高兴着呢,他们说,这世间没有永远的门派,只有不朽的强者。他们还说,姐姐那天虽是杀了不少人,给灵瀛门带来了一些麻烦。可那也不算什么,只要世人知道凤凰阁下是出自灵瀛门。那整个灵瀛州都大大有光。他们最后还说,大不了咱们这个山头不要了,只要灵瀛洲还在,门派到哪里都可以建起。”

我有点感动起来,便朝云宝笑了笑。

云宝见我态度很好,连忙小声说道:“长老们想与师姐见一见,你看什么时候有空?”

我微笑道:“过两天吧。”

“行行。”

来到半山腰时,那些侯在道旁,频频朝我看来的精英弟子中走来一人,正是那晚向我示警的凌少。

看到凌少,我连忙提步走去。

来到这个高大的男人面前,我仰头看着他,低声说道:“多谢。”这个人一定知道,他那一声示警,会给他自己带来多少麻烦,会让他得罪多少恨我的家族,可他还是做了!这份情,我怎么也得还上一二才是。

凌少却是神色复杂地看着我,他喉结动了动,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原来你是凤凰……”

他的声音暗哑紧涩,“我也太有眼光了。”

他的声音虽轻,可那眼中的痛苦和激动,着实让我感动。

想了想后,我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他,说道:“这里有一些我炼制的东西,送给你。”

这储物袋里装着的东西,都是我在那时间幻境中,百年光阴里炼制的最好的灵器和符箓,以及天界极为罕见的符阵。上次我给了云宝一些,不过给云宝的,都是最简单的练手之作,不像这些,任哪一样都是耗费了大量心血和时间的精品,里面的凤凰火和凤凰血更是不少。想来,这些东西落到凌家,他们利用得好的话,应该能帮他们拉来一些帮手吧?毕竟它们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

凌少见我送他东西,双眼大亮,他颤声道:“真送给我?”在四周众人投来的羡慕眼神中,凌少恢复了意气飞扬,他得意地昂头四顾,咧着嘴满意地说道:“行,那我就收下了。”

我朝他嫣然一笑,然后不再理会呆滞了的凌少,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了灵瀛门。

与我那天身份暴露时,万人空巷一样,我立威后的第一次露面,亦是万人空巷。

自发形成的街道处,随着我走来,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无数人如潮水一般向我涌来。

这是一种安静的潮水,无声无息,甚至连目光都是安静的。这里所有的人,在对上我的双眼时,都温驯地低下头。

我静静地扫过众人,慢慢朝前走去。

我这一次露面,其实也是一种示威。

知道凤凰血脉激化真相的人,都在等着我以人身露相,而我现在就让他们看个够!

慢慢在街道上转了一圈,随意买了两样小玩意后,我们回到了灵瀛门。

因我的身份已然不同,我所在的山头,那半山腰上已建起了数百座白玉洞府,洞府的主人,自然就是吴能良少云宝他们,毕竟到了现在,他们在世人眼中,已是我的嫡系。

与所有人挥别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几乎是刚刚进入洞府。我的身子便是一僵!我右手虚按法诀,尽量平淡地冷喝:“谁?”

一个人从洞府深处走出。

看到来人,我暗中松了一口气。有点欣喜也有点埋怨地说道:“慕南,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吭一声?”

慕南没有说话,他慢慢走到我面前。

一直走到我面前,慕南低下头,说道:“那天我看到你了。”他静静地说道:“你化成了凤凰,周身都是红色的流光般的火焰。”过了一会,他又说道:“那一天的你。便是人身也是无与绝伦的,你站在虚空中。手指所处杀戮横生的样子,真的,非常美丽……”

慕南说这些话时,声音很慢。语气也有点奇异,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话,便睁着眼看着他。

慕南一直在看着我。

看着我良久良少,他轻轻地说道:“姐姐,你那天的样子,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的声音因为激动有点颤抖。

我迷糊了,不由讶异地问道:“以前?”

慕南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轻启薄唇,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思念又愉悦的笑。他轻声道:“不错,以前……五千四百年前!”

我完全听不懂了,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我笑道:“慕南,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慕南慢慢伸手,他的右手,慢慢摸上我的脸。

在慕南摸上我时,我反射性地把脸一扭。可刚做出这个动作,我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我只能任由慕南的大手在我脸上摩挲。

就在我蹙起眉峰。有点不高兴也有点不安时,慕南突然眼眶红了。

这时的慕南,这样红着眼忍着泪的慕南,身上有一种浓浓的悲伤和渴望,这种强烈到了极至的情绪交融在一起,令得直视着他的我,呼吸都有刹那间的窒息。

慕南的手,留恋的在我脸上划过,他的拇指,轻轻虚放在我的眼睛上,哑着声音,慕南哽咽的低语道:“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样的眼神……”喃喃念了几遍后,他低泣着唤道:“姐姐,姐姐……”

这时的慕南,有着太过强烈的渴望,以及太过强烈的伤感和快乐,他本来修为高深,这强烈的情绪由这样的大能散发出来,其中的魂力不但能影响我的情绪,还能把我定住,令得我只能看着他,再无别的动作了。

我仰着头,在慕南悲伤又欣喜,渴望又绝望的轻唤声中,忍不住眨了眨眼,问道:“慕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叫就是这样的眼神,什么叫我与以前一模一样?”

听到我的问话,陷入激烈情绪中的慕南陡然一僵,他看着我一会,突然扬唇一笑,说道:“姐姐,你还不知道吗?我是为了追逐你而来。”

他道:“五千多年前,姐姐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恩爱非常,后来出了一些事,你殒落了,在临死前,你我约好来世再在一起……”

慕南声音沙哑得异常,而随着他的诉说,他那双眼也亮得惊人,那双眼中的名叫幸福的光芒,令得我一阵恍惚,竟是觉得,时隔了五千余年,他居然还有这么浓烈的感情,只怕他与我的前世,真的是恩爱异常。

见我怔怔地看着他,眼神中有了些许软化,慕南嘴角的笑容越发大了,他低低地说道:“姐姐,在你殒落后,我又活了很久……没有姐姐的日子,我真是过得太久了,姐姐,你可知道,当我站在高高的山峰上,看着前方层层叠叠的云,看着远处茫茫无际的海和天,想到此生此世,都只能这般自己一个人的飞来飞去,想到自己的身边,永远都少了那么个人,想到自己便是想远远地看一眼姐姐,便是被骂上一句瞪上一眼都是永远不能,那是多么的绝望?”

慕南说着说着,两行泪水已慢慢流下,他看着我,慢慢向后退出一步,就这般跪在我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仰着头,颤着声音向我求道:“姐姐,看在我在无尽的岁月中,一直寻找着你,还追逐到了这一世的份上,你能不能,能不能容许我继续爱你?”

求粉红票,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求能扔上几张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