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09章 凤凰之威完

第一百零九章 凤凰之威完

我直直跌落山峰,峰头上的防护罩靠我灵力支撑,这时也已破碎。

在母亲和弟弟的惊叫声中,我在砸向地面的最后时刻稳下身形,挥退跑过来的云宝等人,我慢慢盘膝坐下。

看到我坐下,云宝急道:“师姐,你回山洞修练吧。”

我却是知道,现在的我,修练并无益处,我需要的是睡眠,是几天几夜甚至半个月不分日夜的睡眠。

可形势不明,只怕是大火烧山后余烬犹在,一个不小心山火又起。我现在又万万不能睡。

当下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等一会再进去。”

说到这里,我盘膝而坐,双眼半闭,含着笑望着山下。

弟弟和母亲他们围着我,一脸焦急不安,看到我虚弱的样子,却也不敢说什么。

夜,已比刚才黑暗多了。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转眼间,凌少楚工楚南他们,一个个来到了我身后。

看着盘膝而坐的我,他们慢慢围着我,在我四周安静地坐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再是一阵脚步声传来,这次来的却是吴能和良少他们,近七百人走到我面前后,齐刷刷朝我一跪!

这黑暗的山头,这整整齐齐跪着的人,令得这里的风,都带上了几分凝滞。

我虚闭双眼,挥了挥手,低声道:“你们无罪,起来吧。”

他们确实是无罪。那些算计我的人,任哪一个都是大势力者,那样的人行事。又怎么会让吴能这些人知情?再说,人家用的是阳谋,便是吴能他们知道了,难道他们还能挡住那能把山峰烧溶的可怕火球?

我虽是说了他们无罪,可吴能等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良少站起时,吴能哑着声音说道:“阁下,臣下今日方知阁下之贵!”说罢。他带头,五百护卫朝我砸砸实实地磕了一个头!

我闭着双眼。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让他们站起后便不再说话。

这一个晚上,这些人一直安静地站在黑暗中,这七八百人。一直安静地围着我,守着我。

转眼,白天到了。

不如我所料,到了白天,一波又一波的人向我所在的峰头涌来。

只是这所有的人,在气势汹汹地冲来时,看到峰头上盘膝而坐,闭目不语的我时,一个个变了脸色止了步。

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灵瀛门。然后,越来越多的人看到高倨山头,盘膝修练的我后安份下来。

到得下午时。整个灵瀛门都被这些人塞满了。

不过,这所有所有的人,在看到峰头上盘膝而坐的我时,一直是安静的。

当整个灵瀛门的各大山头以及山谷全部被人塞满时,饶是以良少的眼界,脸色也都变了。

他来到我身后。声音有着不可自抑的紧张“阁下。现在只有天君或天帝前来,靠着他们的余威,这些人才会听话散去!”

过了一会,他又低声说道:“我昨晚会了符信给青涣,他说天君奉陛下之令,昨天下午便匆匆离开了天君城,多半是被绊住了。”

这个他不用说我也知道,要不是天君被绊住,这些人怎么敢明目张胆的在天君城向我动手?

听出良少的不安,我垂着眸一笑,轻声说道:“不用担心,他们喜欢围着,便围着呗!”

过了一会,我又说道:“经过了昨晚那一幕,如果还有人敢出言不逊,必是挑畔而来。你们见一个杀一个,无需留手,一切有我担着!”

明明此刻我还虚弱至极,明明我刚燃烧了血脉,可我这话一出,不止是良少,便是凌少楚工他们,都是齐刷刷点了点头,特别是吴能等人,那是精神一振,仿佛我光是坐在这里,他们便能得到无比的力量!

果然,在我说出这句话后不久,一个少年人在山脚下突然破口大骂道:“魏枝你个妖妇!魏枝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杀人?啊,杀人也就罢了,你凭什么灭人神魂?”

那少年还在痛骂,经过我嘱咐的良少已是中气汇聚丹田,暴喝出声“杀——”

良少的声音一落,也不知是谁动的手,几乎是前脚那个“杀”字刚出,后脚那滔滔不绝的少年便是一声惨叫,倒地气绝!

刷刷刷,逼近山峰的众人,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出几步!

少年死后,下面的人安静了一小会,又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见状,良少上前一步,他厉声喝道:“世人皆可惹,凤凰不可欺!阁下有令,出言不逊者,杀无赫!”

良少的声音中注入了灵力,一言吐出,四面山峰嗡嗡回响。

一阵又一阵的“杀无赫”的回音中,那几个跳出来的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后,慢慢慢慢缩了回去。

缩回去的不止是他们,越来越多的人在向后退去,退去。

就在人群再次被震慑住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大伙回去吧。”

却是一个苍老异常,颤巍巍的老头在一个青年人的扶持下,慢慢出现在对面的山峰上。

看到那老人,四下先是一静,转眼有人叫道:“是木老!”“天啊,是木老!”“居然是木老。”“木老安好!”

这个号称天界最博学的木老一站出,当下无数人纷纷站起行礼。而他的名头传遍后,四下先是嗡嗡一片,转眼众人都抬头看向了木老。

木老这时却在看向我。

他朝着闭目养神的我看了一会后,叹息一声,转向众人,继续说道:“大伙还是回去吧……古神书上说过。像凤凰这样的神兽现于世间时,最喜欢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立威!别以为她会仁慈,昨天晚上她能杀二千人。今儿个,她便敢杀二百万人!你们也不要怪她,这是她的本能,她的本能便是慑服所有生灵。回去吧,别以为她激发了一次血脉,现在就虚弱了,凤凰之炎愤怒燃烧时。半个天君城都可以毁灭。”

木老这话一出,四下嗡嗡声大作。伴随着议论声的,是无数道朝我看来的惊骇的目光!

喧哗中,一人提着声音叫道:“木老,我们前来并不是想对凤凰阁下不敬。我们不过是仰慕她,想近距离看看她!

这人显然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一时无数个声音同时响起“对,我们只是来看看她。”“那可是凤凰呢,以前只是在传说中听近,现在好不容易出世了,我们当然会过来看看。”“木老放心,我们不会对阁下不利的!”

等这些人叫喊了一会后。木老终于开口了,他又是一声叹息,说道:“可是。你们这些围着,凤凰不会喜欢的。”

在无数道不以为然的目光中,木老说道:“凤凰一怒,仗尸百万,血流成海!你们以为昨天晚上的杀戮已经叫残忍了是不是?唉,不是这样的。这只凤凰阁下毕意胸怀仁弱,它昨晚那是忍耐了的。你们真逼出她的真火。她大不了就一把凤凰炎烧掉这天君城的千万生灵,然后凤凰经过三次血脉激化,迅速涅槃重生,化为九天神凤。至于她造下的杀戮,只需凤凰到各结界点,把魔物们灭个遍也就偿清了,天道判断起来,她还是仁兽!”

木老说到这里,再次劝道:“孩子们,回去吧,别累人累已!”

也许的木老的劝导终于起了作用,也许是众人想通了什么,又是一阵嗡嗡声后,终于有人开始转身离去。

这些人来得快,去也去得快,不过一个时辰,塞满了灵瀛门的观众便退了个七七八八。

当太阳渐渐沉下地平线时,我眯着眼看了一眼所剩无几,看我时还畏畏缩缩的那些人,低声说道:“回洞府吧。”

“是。”

良少和吴能一左一右走来,在他们表面上是簇拥,实际上是扶持中,我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一进入洞府,我倒头便睡得个天昏地暗!

当我再次清醒时,已经是十天后了,看着一哄而上的母亲和弟弟,以及云宝他们,我咧着嘴朝他们笑了笑。

我这一笑,良少马上捂上了脸,他喃喃说道:“这么个傻妞,一定不是那天晚上威风凛凛,杀人如割草的凤凰!”

见不止是良少,便是楚工他们都是一脸不忍卒睹,我只好闷闷地收回笑容。

从石**坐直,我无精打采地说道:“我饿了!”

“有有有,有吃的。”说话的是结结巴巴的凌少,他颠颠地让人抬了十几个食盒摆在了我面前。

我拿起一个灵果放入嘴里,抬头看到这几百号人还在楞楞地盯来,不由眨了眨眼,将手一伸“你们要吃?”

众人连忙摇头,一个个老老实实向外退去。

终于,洞府里只剩下母亲他们了。

我一连吃了五碟灵果,才把肚子填饱。拭了拭手,我抬头朝着母亲和弟弟安抚的一笑,说道:“别担心,你们只是凑巧遇上了,其实平时我挺安全的。”

不料,我的声音一落,弟弟却眉开眼笑地叫道:“姐,你真是太威风了!”他激动得声音发颤“姐,我以前看书,总是看到什么煌煌威仪,王者之威的,可直到那天你发火,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煌煌威仪,王者之威!”

听到弟弟的表扬,我挺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

岂料,我这一笑之后,弟弟马上苦了脸,他摆了摆手,说道:“姐,你现在这样子与那天晚上的样子反差太大了,我看了有点不舒服,先出去透口气先。”

于是,弟弟也一溜烟跑了。

哎,还是想求一下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