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4章 半途而返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半途而返

清秀女子的长剑已至,我却是惊住了,只是不敢置信地盯着她直瞧。

就在女子身后的众人鼓噪声,以及隐隐的劝解声中,孔秀出手了,只见他右手一扬,一股劲气扑的一声击中了清秀女子的胸口,令得她倒冲出十几米后,重重撞在一根树上,张着嘴大口大口吐血,眼见活不成了。

这清秀女子显然是个高手,孔秀一击便重伤了她,令得那几十个凡人震骇莫名。

在安静中,我转过头有点无趣地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我的声音一落,我的坐骑也罢,马车也罢,都以凡马不可能有的速度疾驰起来。而在我们的身后,那些凡人恍然大悟,一个个激动地叫嚷着什么。

我们进入天木国的都城。

望着前方,朋争说道:“真看不出来,这天木国城外那般安静,都城里倒是热闹得紧。”

他的声音刚落,弟弟疑惑的声音传来,“他们,好象在等什么人?”

听到这里,我也转头看去。

果然,天木国巨大的城墙处,站了密密麻麻的人,以我的目力,一眼便看到,城墙内也是密密麻麻的站了许多人。而这些人都很安静,似乎在等着什么。

至于等着什么,就在我们进入都城的那一瞬便清楚了。

因为,随着我们的马车出现,只见那站在城墙正中的一个老者扯着嗓子喊道:“来者可是凤凰阁下?天木国臣民等待多时了!”

老人叫出这句话时,城里城外,那是安静到了极点。

我的脸微微一沉。

不止是我,便是弟弟这时也警醒起来,他轻叫道:“姐,为什么这些人会知道你要经过这里?”

是啊,为什么这些会知道我要经过此地?他们凭什么判断我是凤凰的?

在一阵沉默中,我朝朋争看了一眼。

当下,朋争跳到了马车车头,他沉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侯在此地?”

那老人哑着声音说道:“老夫是天木国的丞相。三个月前,有人找到老夫,说是如果想要拯救天木国,需凤凰亲临。那人还说,凤凰阁下会在最近从天界而下,从我天木国取道前往她凡人的故国。自得了这个消息后,老夫与天木国的臣民日夜期盼,终于在昨天,得到了天翅鸟传来的信息,说是有天界人来此!”

说到这里,那老人把长袍一掀,朝着我们双膝跪下后,他哽咽道:“求凤凰阁下垂怜天木一地!”

几乎是这个老头的声音一落,他的身后,城墙里外,数万数十万的百姓,齐刷刷跪了下来。这些人以五体投地的方向行着大礼,声嘶力竭地求着,“求凤凰阁下垂怜天木一地!”

我慢慢飞了起来。

在老头和他的臣民们,那欣喜若狂的眼神中,我飞到老头面前,朝他看了一眼后,我转过头,朝着天木国的各个方向望去。

不到片刻,我的目光落到了天木国的西侧角。望了那里一会,我朝老头说道:“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话音一落,我已回到了马车上。然后在朋争的灵力作用下,马车腾空,朝着西侧角飞去。

我们腾空时,下面的百姓一个个仰着头巴巴地望着,对上那一张张污黑的脸上,那一双双满怀希翼的眼,我母亲开口了,她说:“这些人挺可怜的,阿枝,如果可以,你帮他们一把吧。”

我眉头没解,闻言低声说道:“如果能够帮忙,我自是愿意。怕就怕这是一场阴谋……”

我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马车飞了大半天,很快便来到了西侧角。我率先飞出马车,向前飞出几十里后,停在空中朝着西侧角定定望去。

过了一会,孔秀和朋争过来了,他们站在我身后,也朝西侧角望来。

望了一会,孔秀惊道:“不对,那是一个结界!那结界破泄了,有异样灵气进入天木国,这才导致这里的野兽变成巨兽!阁下,是不是这样?”

我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朝着两个地方点了点,我说道:“这里泄出的,除了有来自天界的灵气,还有来自魔界的魔气,怪不得短短时间内,天木国的变化如此之大了!”

过了一会,我又说道:“被魔气所染,只怕这里的水都不能用了。”

孔秀说道:“如此说来,要救治天木国,需得把这结界重新封固?”

我蹙起了眉。

这时,孔秀已飞了下去,他越是向下飞,似乎承受的压力便越大,当他飞到那魔气和灵气的交汇点时,刚刚沾上一点,孔秀便迅速的,被动地变回原身,变化成一只巨大的孔雀。

那孔雀一沾既走,转眼便冲到了我面前。变成人身落定后,孔秀的脸煞白煞白的,他沉声说道:“阁下,这地方不同寻常!”想了想,他又说道:“我如今身俱一千二百年修为,可还没有靠近,便不得不变回原形抵抗压力。”

孔秀看向我,认真说道:“阁下,这结界如果要封固,你现在的修为不行,除非你再次激化血脉!”

再次激化血脉几字一出,我们三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沉默中,朋争突然说道:“幸好阁下性子沉稳,没有因为那些凡人可怜而一口答应!”

我与孔秀抬头向朋争看去,三人目光相对,越发沉默起来。

过了一会,我低声说道:“我与天君联系一下。”说罢,我直接打开了我自己炼制的符信。

几乎是符信刚刚联通,那边天君便急急开口了,他说道:“魏枝,你到哪里了?我得到消息,有人在想方设法逼你第三次激发血脉,令你提前涅槃!”

天君的声音有点冷,有点急,显然他得到的消息,令得他已有点恼怒,“还有,有一股不明势力竟然试图把魔物引至魏国,你的母亲弟弟最好不要回魏国了!”过了一会,天君又道:“把位置告诉我,我立刻过来!”

我稍稍想了想,便把自己的位置报了一遍。

几乎等了不到半个时辰,我们前面的虚空中便有一大片白色光团澎涨了又收缩,在那光团如此反复九次后,虚空中,出现了天君和他手下的身影!

远远的,天君一见到我,那沉寒的脸色便转为温和,他一个瞬移闪到我身边后,先是朝我上下打量一眼,然后他转头看向下方天木国的这个结界。

天君比我经验丰富了不知多少,他只看了一眼,便沉声说道:“这结界大不寻常……不对,这结界不对,这结界之上还有一个结界,任何人一动,这结界就会全部破泄。到时以魏枝你现在的实力是万万应对不了的。”他总结道:“这地方只要你碰了,最后只能是你激发血脉才能应对!”

得出这个结论后,天君的脸色难看起来。

我们的脸色都有点难看。

也不再说什么,天君转过头,他朝着天木国的都城,沉着脸把声音传了过去,“此间事天界已知,马上会有高人前来。尔等且宽心等侯。”

天君把这句话送到天木国都城后,不知听到了两句什么回复,他脸色一沉,冷笑道:“这些人还真赖上魏枝了!”转眼他又冷哼道:“还敢出言不逊!”

忍着怒意,他转身命令道:“把大伙叫过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是。”

朋争连忙飞了过去,把马车中的弟弟母亲他们也叫过来后,我们站在天君的身侧,由他打开一个传送仙符,转眼间白光闪过,我们从原地消失!

再次回到天君城,回到灵瀛门后,良少接过了安置我亲人一事,而天君,当时便离开了,而且一去就是好几天没有音迅。

我又回到了灵瀛门,回到了洞府。

这个时候,我的洞府下,已住进了近三百个妖修,这些妖修以为我的洞府为中心,在这山峰上下挖出了一个九宫八卦阵。据孔秀所说,有了这个阵,便是我们足不出府,也能把这天界心怀不轨之人挡在十里之外!

妖修们的不断到来,令得灵瀛门的长老们有点烦恼,按云宝的意思就是,这几天外面的人称呼灵瀛门,已是叫做妖修门了。

就在我回到灵瀛门,把母亲和弟弟安置在旁边的一个空出来的洞府后的第十天,我接到了天帝的旨意。

天帝让我,参加半个月后在天帝城举行的家宴!因是家宴,介时出现的,就不止是天帝和几个帝子,而是像良少这样的边缘亲属也会出现,据良少形容,那是最少也会有一万来人。

接到天帝这个旨意时,天君还是不见踪影,说起来也是奇怪,上次天君回来后,便经常忙得见不到人,本来这次护送母亲和弟弟回凡人界,我是可以不去的。就是因为听天君说,他会忙上一段时间,他还让我闭关一阵等他忙完,我才起了心要到外面转一转的。

就在我握着天帝发来的旨意寻思时,孔秀等人,已自发向各自的家族发出传音符,说是让更多的妖修赶来保护我这个凤凰。他们还说,当我身后的妖修达到四百九十九人时,我的身上,便会自有一种王者之威,可以使得我不激发血脉,也能发挥比现在强大十数倍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