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5章 狠辣

第一百一十五章 狠辣

转眼十天过去了。

马上就是天帝的家宴,这一天,我早早就起来了,跟母亲他们说了一声后,我带着孔秀等四百九十九个妖修,坐上了云车,踏上了前往天帝城的路。

我们才走了半天,身后便是一阵乐声响起,回头望着右侧出现的巨大的华丽的宝船,以及那纱幔飘飞间,若隐若现的飘渺舞乐,孔秀低声笑道:“阁下,这已是第十波了,前往赴宴的每一波,论气势论华奢远胜过阁下!”

我也回头望了一会,一本正经地回道:“我年岁太小了,论起凡寿,不过是三十岁的人,家底薄置不起这么华丽的排场也是正常!”

朋争等人在一侧笑了起来。

这时,那宝船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匆匆一眼,我便对上了坐在宝船正中,那个衣着华美气势不凡的美丽仙子。看来她就是宝船的主人了。

在我看向少女时,少女也在向我们看来,只是一眼,那少女便不屑地收回了目光。远远的,只听她低骂道:“穷酸!”

少女的骂声,我们这一行五百人都听在耳里,可一个也没有在意,不但不在意,孔秀等人还朝着我嘻嘻哈哈取笑起来,“阁下,做为一个皇者,你也确实太寒酸太土包了!哈哈。”

面对这些人的取笑,我扬了扬唇,懒得理会。

在空中飞行四天后,我们来到了天帝城。

一进入天帝城,我便让孔秀出面包下了一个酒楼,以供我们在天帝城里住宿之用。

第十五天,我起了个大早,梳洗过后,便盖上纱帽,与孔秀等人朝着天帝宫出发。

虽然早就料到了天帝的这次家宴会是热闹非凡,可一入天帝宫,看到这人山人海,起码也有几十万人的场合,我还是吓了一跳。

见我怔住,孔秀笑道:“一万多贵客,每个再带上几十个随从,怪不得这么热闹了。”

他看了会,转眼又说道:“阁下,我们的人好象有点多,大伙都在看呢。”

不止是他觉得人有点多,我也觉得自己好象带多了人。想了想,便对他说道:“留下八十一人,剩下的让他们先回酒楼侯着。”

“好。”

精简了随从后,我再次提步。

这时,宴会还没有开始,人却来得差不多了。我走了一会,远远便看到那宝船的主人,一个长相美丽娇俏的仙子正向一个老头撒着娇,“爷爷,你不是说那只什么凤凰也会出现吗?它在哪里,我想看一看。”

那老人还在呵呵笑着,还没有开口,另一个长相清雅,身着白衣的女子已轻笑道:“你想看它,到底因为那是凤凰呢,还是因为她是炎越的心上人?”

这白衣女子的话,立刻激怒了那娇俏仙子,只听她怒道:“什么心上人?明明只是炎越渡情劫的对象。只要炎越情劫一过,她就什么也不是!”

说到这里,那娇俏仙子还不解恨,声音一扬格格笑道:“早在东灵州听说什么凤凰,什么妖修时,本仙子就在想,我那宝船什么的,舒服是舒服,可就是外观太普通了点。要是能收得那什么凤凰为坐骑,我定要那畜生驮着我好好走遍天界!”

这娇俏仙子的声音实在是大,随着她的笑声落地,一时之间,四周众人都瞬时安静下来。

对上众人投来的目光,那娇俏仙子四下横了一眼,见到自家爷爷都是一脸沉黑,那女子扯着脖子,不服气的大声怒道:“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凤凰凤凰,说得最好听也不过是只鸟!既然是畜生,我收服了它当我坐骑,那也是情理当中。真说起来,本小姐还不一定看得上呢!”

……

四下是陡然的安静。

而这种安静中,也不知是谁带头,一双又一双的目光转过,朝着我的方向看来。

……越来越多的目光朝我看来!

而在不知不觉中,我身后的孔秀等人,已经一脸怒色,戾气俱露。

在那老人手一招,几十个高阶修仙者一股脑儿地站在那娇俏仙子身后时,那女子终于反应过来了。

她转头看向了我。

到得这时,我已是万众瞩目,而且,身为妖皇,被人羞辱到这个地步,再不出头也不行了。

于是,我慢慢取下了纱帽。

在我纱帽取下时,四周络续传来一些青年子弟的惊艳低叫。

那娇俏仙子先是被我容光一惊,转眼她反应了过来,也不知这女子怎么想的,她认出我的身份,不但没有害怕,反而上前一步,抬着头朝我叫嚣道:“怎么?我说得不对吗?”

我走上前去。

在我不紧不慢地朝这娇俏仙子走去时,一直刻意收敛的气息也渐渐外放出来。在众人眼中,我自是气势越来越凌厉,整个人越来越见华贵高傲。

慢慢向女子走出十步后,我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守在女子四周,把她团团护住的众人,我转过头,专心地盯着那女子。

见我见着她,那女子又昂着脖子叫道:“你看什么看?你不就是一只畜……”

她的话没有说完!

我没有等她的话说完!

就在这么一瞬,我发动了前不久从天帝那里学来的,我自己命名的天威之眼。把来自血脉中的凤威聚于双目,让灵力流转其中后,我冷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的剜向她。

凤威一旦外泄,便如排山倒海,虽然有几十人护着,那娇俏仙子还是一个照面,便脸色刹白如雪,整个人摇摇晃晃站也站不住了。

眼见自家孙女在我的威压下,呼吸越来越困难,整张脸已青中带紫,那老人厉喝一声,“小辈好大的胆子!”

他在喝叫时,那老人和他身边的几十个人,同时释放出了灵力,那灵力如盾,重重挡在了女子前面。

我却无心与他们对战,微微一笑,我目光回转,收回了凤威。

以一种漫不经心地态度收回凤威后,我朝着这些人摇了摇头,傲慢的,头也不回地命令道:“孔秀朋争!”

“在!”

“把这女子和她的家族记载在册,下达吾令,从今往后,此女子及其家族,凡妖修必杀之绝之!生生世世,此令不消!”

我的声音一落,孔秀朋争大声应道:“禀遵吾皇之令!”

接着,我身后的八十一个妖修,齐刷刷地朗声又应了一遍,“禀遵吾皇之令!”

八十一个人的叫声,并不如何响亮,可这八十一个都是修为在千年以上的高阶修仙者,发布这命令的,是前不久还灭了近万世家精英的凤凰!

这道命令一出,是能让小儿止啼的!

齐刷刷的安静中,那娇俏仙子的身后众人,像终于记起了我的丰功伟样,齐刷刷脸色灰败!

那老头更是一瞬间仿佛老了几十岁一样。他先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转眼又看了一眼他那兀自睁大眼,全不知事情严重的孙女,突然的,老人软倒在地!

我瞟了这些人一眼,提步转身。

就在我离开的那一瞬间,人群如油入沸水,猛然炸了开来。

“他们叫她吾皇!”“早听人说了,凤凰是妖类之皇!便与天帝是咱们人修之皇一样。”“这么说来,这魏枝与天帝还是平起平坐了?”“平起平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凤凰性子暴戾得很,那一场扫除上万世家的凤炎还烧着呢,眼前这姓夏的一家又自己送上去了!”

“听到没有,凤凰阁下说的是夏皎及夏氏家族都要杀,还说什么生生世世此令不消,那意思是不是姓夏的一家便是投生转了世,妖修们还是见一次杀一次?”

“好象是这个意思!”

“当真可怕!”

“太暴戾了!太可怕了!”

这一声声直白的议论评点,终于让那娇俏仙子夏皎明白过来。她脸先是一白,转眼双眼露出完全不信的神采,再一转眼,那夏皎朝我一冲,尖叫道:“贱人,你说什么?”

她只来得及说这几个字!

她这一世,最后也只说了这几个字!

几乎是夏皎的叫骂声刚刚出口,突然的,一道寒芒闪过,转眼间,一柄长剑从夏皎的背心刺入,带着一股鲜血,从她的胸口出来!

夏皎睁大双眼,慢慢的慢慢地回头,一眼看到手握剑柄的亲爷爷,夏皎张了张嘴,却是喷出一口血沫,便倒地而死!

夏皎死了!

便这样死在疼她护她一生的爷爷手中。

而我,一直没有回头,我自是知道,那老头很想求饶,我也知道,他和他家族的那些人,怕到了极点。

可我懒得回头。

而在我带着孔秀等人,施施然越过人群,朝前走去时,不远处的云端上,青涣走到了天君身后。

一边低头看着,青涣一边说道:“炎越,这样的魏枝很陌生吧?想当初在魏国,在妖境,你爱上的那个魏枝,愚笨娇俏,动不动就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可现在,她却是杀人不眨眼了。杀人也不算什么,主要是她灭人家族,让人神魂俱灭,好象还是家常便饭一样。炎越,你确定你喜欢的魏枝,真是眼前这只凤凰?”

看了天君一眼,青涣又沉声说道:“炎越,这种变化还只是开始,魏枝她不过是经过了二次血脉激化,便与以前相比,仿佛变了一个人。等她涅槃成功,浴火成凤时,你确定她还是你爱着的那个魏枝?你确定那时的魏枝,还会让你心动,让你喜欢?”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