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16章 父子交谈

第一百一十六章 父子交谈

天君转头看向青涣。

望了他一会,天君轻叹出声,他温缓地说道:“阿涣,我不是今日才与魏枝重逢的。”

在青涣脸色微微一变中,天君又道:“她有什么变化,我是一日一日看过来的。阿涣,若是何时的她讨我喜欢,何时的她又不讨我喜欢,我这么容易分清,这个情劫我也不会渡不过去了。”

青涣脸色一暗,严肃地说道:“炎越,你的劫数不过刚刚开始,用不着说出渡不过去的话!”

天君看着他,正要再说什么,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一个天帝近臣过来唤道:“天君,天帝有请!”

天君点了点头,提步走了过去。

一次瞬移,天君便进入天帝宫,然后得到允许,进入了天帝最喜欢呆的沉风殿,这沉风殿,表面上是位于天帝宫中,却是自成空间,这个小世界有山有水有日有月,只是与外界不同的上,沉风殿中,每一个时辰便是一次日起日落,道尽生命沧桑。

今次的天帝,与以往的任何时候都不同,他穿着一件素白的儒袍,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面孔,与天君颇有三四分相似。父子站在一起,当真便如兄弟一般。

天君走到天帝身后,行了一礼后,恭敬地唤道:“父皇。”

天帝负着手看着正冉冉沉入地平线的日光,娓娓说道:“每一次看到太阳落下。总让朕想到生命短暂,时光飞梭。”

天君站在他身后,肃手而立。没有答腔。

这时,天帝问道:“阿越,再过一个月,是你二百三十一岁的生辰吧?”

天君恭敬地回道:“是。”

“魏枝好象刚满三十岁?”

天君抬头看了天帝一眼,低头回道:“是。”

这时,天帝开口道:“跟父皇走走。”

天帝朝着日落的方向一步一步踱去,他的脚步虽慢实快。每一步跨出,便是数千公里。

天君一步不落地跟在他身后。转眼间两父子站在了一处山峰上。

天帝停下脚步。淡淡说道:“这青月峰,是这片小天地中最高的山峰,朕闲着无事,最喜欢呆的便是这个青月峰。”

在天君的沉默中。天帝又道:“阿越,你自出生便异像频生,修行后又一步千里,今年你不过区区二百余岁,可论起实力,这天界中,只怕唯有为父和那巫族大尊的修为在你之上。论起天资,你是空前绝后,便是当年那个女神人。她在你这个年岁时,也不一定比你优秀多少。”

天君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跟自己说起这些,只是沉静地看着天帝。听着他说下去。

天帝朝着天边出神良久,过了一会他又说道:“你天资绝世,又恰逢如此时局,父皇以前便想,便是有一日这三界混乱,以你之能。也可以保天界地位不变,保我炎之一族天帝之位不变!”

说出这句话后。天帝是良久良久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天帝才开口,“炎越,你现在让朕非常失望!”

天君仿佛早就料到他的父皇会这样说,他沉默了好一会,才低声说道:“孩儿有错,对不起父皇的信任!”

天帝说道:“你的错,不止是对不起朕的信任!你是对不起你自己的努力!”过了一会,天帝轻叹一口气,突然说道:“呆会入席时,朕会当众宣布你的婚讯!”

在天君猛然抬头中,天帝继续说道:“朕会让朕早就中意的陈氏女为正妃,魏枝为你侧妃。”

天帝这话一落,天君便垂下眸,他沉声说道:“父皇,陈氏女压制不了一只凤凰。”过了一会,天君又道:“天下间,任何一个女子都压制不住一只凤凰,以凤皇之威,也断断没有成为他人妾室的道理。”

天帝听到这话,慢慢转过头来。

他看着这个最疼爱的儿子,突然说道:“这次众人连番对魏枝挑衅,是朕指使的!”

万万没有想到天帝会说出这样的话,天君一惊,他迅速地抬起头来,震惊地望着天帝,过了一会,天君低声说道:“为了什么?”

天帝一笑,他拊掌笑道:“问得好!”

天帝看向他,徐徐说道:“因为,三界并不需要一个妖皇!天界,也不需要第二个天君!”

天君闻言,慢慢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天君说道:“我其实早就有所猜测。”过了一会,他又说道:“这阵子一波又一波的逼迫,都是想逼得魏枝激发血脉,只有这般频繁地激发血脉,匆促的进行涅槃,浴火后的凤凰,才不会那么可畏……其实我早就有所猜测了!”

天帝负着手,他继续朝前走去,在行走中,风吹得他的衣袍猎猎作响,天帝显然很享受这种劲风扑面的感觉,他一边走一边淡淡地说道:“你说得不错!朕确实不想看到一只过于强大的凤凰……这个三界,有一个天界之主也就足够了。”

行走如风中,天帝语气淡漠地续道:“过一会朕的指婚,你可以拒绝。只是那拒绝的后果,朕容许你在这里想清楚!”

天君面无表情地跟在天帝身后,他一边走一边想道:后果?还能有什么后果?自己当众违逆父皇的旨意,当众为了魏枝拒绝早就定下的婚约,那不就是清清楚楚地告诉世间人,自己这个情劫不曾渡过?自己已彻底被那只凤凰迷住,已不够资格成为天帝的传人?

记得不久之前,父皇还跟他说过,说是他可以再用一百年二百年的时间来渡这个情劫关,可现下,他却是一年都等不过去了。他竟是用这种逼迫的手段,让自己在前程和魏枝中做出选择!

仿佛知道天君在想些什么,背负双手,一步千里的天帝缓缓又道:“炎越,你可要想好了,今日你如果拒绝了朕的指婚,再过不久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后,你又要面对一个把以往的旧情忘得一干二净的高傲凤凰。前二百多年里,你享尽世间尊荣,往后这无尽的岁月里,等侯你的却是一无所有……这后果,你可要想好了!”

丢下这一席话后,天帝身子倏地原地消失,只留下一个天君站在那荒漠当地,久久一动不动。

……

这时刻,参加宴会的人已经到齐了。

在孔秀等人的簇拥下,我自然而然地走到左侧最高的石台处。

左为尊,左侧最高的石台,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今日这个宴会,除了最中间的主位,我这是第一客位!

……真说起来,这样的嚣张张扬,并不符合我魏枝的性格。要是我与夏氏没有发生过冲突,我也许还会装傻充楞,随便找个地方蹲了看热闹。可惜,我已与夏氏冲突了,可惜,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我,可惜,我凤皇的名号已经打出去了,现在我的一举一动,不止关系我自己的脸面,更关系着妖修们的脸面!

果不其然,当我在石台上坐下时,下面密密麻麻的宾客,有的不忿,更多的却是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

我坐下后,孔秀等人也在我身后坐下,因我这个位置比较高,下面那么多双眼睛,几乎都锁在我脸上,不时更有议论声传来,“这凤凰倒真是绝美!”“她现在还不算什么,听说浴火之后才真叫倾城绝色!”“其实她不说话不看人沉静之时,看起来挺宁静忧郁的。”“宁静忧郁?你在说笑吧?”

见我转过头,有意无意的蹙起了眉,孔秀身后,一个叫离羽的天乌族少年在那里嘻笑道:“凤皇这次出世,可真是咱妖界的大事,对了你们听说过吗?连那个凡人界的妖境一地,也知道了凤凰的事,上次我路过时,他们还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说是要请大能出现,邀请凤皇前往妖境一趟呢。”

说到这里,这天乌族少年转头对我笑嘻嘻地说道:“陛下,那凡人界知道你的消息后,不知多激动呢,我那一路看过去,好些人都激动得哭了!”

他不提妖境还好,一提妖境,不知怎么的,木老说过的,巫族大尊和妖境人想要借我的涅槃之灰打开神器界的事,突然涌上了我的心头。

想着想着,我心里沉了沉,暗暗忖道:呆会得问一下木老,看看他所说的妖族人中,包不包括妖修……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天空中一阵仙音飘渺而来,就在乐音响起的那一瞬,所有人的面前,齐刷刷平空出现了一个玉石,玉石台,摆满了各种珍异的灵果。

却是宴会开始了。

所有人站了起来,在我们转头望去时,只见前方的天空中,凭空出现了一座楼阁。

楼阁夹云气而来,转眼悬停在我们面前。

再然后,头戴冠冕,威仪赫赫的天帝,出现在楼阁中。

天帝目露金光,朝着我们所有人看了一眼后,他双臂一压,示意众人坐下后,回音阵阵的开口了,“炎之一族,延续至今有五万年,如此家宴,算上今次,共举行了一百七十八次!”

才一百七十八次?我暗暗一怔。

天帝的声音还在云端中回响,“今日前来的,都是我炎之一族的族人和贵客!”

天帝略顿了顿,还在说道:“宴席之前,朕有一事宣布,朕最疼爱的儿子,天界未来的天帝,天君,他要娶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