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8章 寻回记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寻回记忆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涅盘的那一天,整个三界都下起了雨,而这一场雨滋润了许多地方,如以前被映月结界的灰雾侵蚀过,灵气全无的地方,通通恢复了旧日模样,而人间界里,妖境在那一年里,新增了数百万的新生儿。

因那一场灵雨带来的好处数不胜数,后世将那一天,将之为新元年。

在炎越成为魔帝的第三个月,天帝向天界宣布了这一件事,天帝说,这就是天道对天帝一族的惩罚,身为帝子,如果渡不过情关,必将祸害三界。他说,炎越成魔,其实早有预兆。

本来,因我惩救了凡人界,后来涅盘时的灵雨救了十数洲,威望一时无二,可天帝这番话一出,那些喜欢天君的人,对他有多喜爱,对我便有多恨。尤其是,炎越因为爱我而化身为魔,我却遗忘了他,踩着他站在了他昔日的位置上。

这些,我原是不知道的,直到接了天帝的封赐,听到云宝的哭骂时,我才恍然明白过来。

天帝越是好手段,简简单单一手,便反手为云覆手雨,既礼贤下士用了我,又使得我以前经营的威望和人气一扫而空。

站在云端上,我的母亲和弟弟侄儿他们紧紧依偎着我,有点仓惶地对上那一个个原来还极为尊敬,如今却恨之入骨的天君城人。

对上他们发白的脸,我低声说道:“行了,我们去魏国吧。”

因城中很多人堵在那里为炎越入魔一事恸哭,我也不敢带亲人走传送阵,拿出一张巨贵的传送符,直接把一家人传送到了魏都的老家。

站在家门口。我满意地看着城楼上山峰上雕出的凤凰像,高兴地说道:“还是老家好。”

老家多好,老家雕的是我的像,老家没有炎越的狂热爱慕者向我没日没夜地唾骂。

不止是我高兴,离家多年的母亲和弟弟他们也喜极而泣。他们忙着打扫,忙着向亲朋好友告知时,我在房里放了一个储物袋。里面装了一些灵石符箓黄金。自己则一个纵跃,消失在街道上。

然后,我在短短的百年间。把人间和天帝游了个遍。

这一百年里,发生了很多事。

如,天帝似乎觐见到成神的门路,久不理天界诸事。

如。为了打破炎越的积威,天界所在的城池纷纷摧毁他的雕像。曾经被炎越扶上去的主事者通通下位,各大家族为了这些空出来的位置明争暗斗,天界一反炎越在时的井然有序,奉行强横者为王。

如。炎越成为魔帝的第三十年,天君城,巫幕成。丘城等七个城池,突然出现一条从天界通往魔界的通道。十万玄衣骑,上千少年天才,还有许多炎越的崇拜者,纷纷从通道进入魔界,加入魔帝麾下!

这一百年里,真是出现了太多事!

可这些我从来不关注,偶尔听到,也总是转身便已遗忘。

走过无数地方,看过无数美景后,我发现自己心中空荡荡的,总像缺了一块似的,怎么漂泊也不自在,无论什么美景总是觉得孤寂,便又回到了魏国。

这时我母亲已经活到了一百五十岁,已白发苍苍,随时都会过逝。

因我凤凰的威名太着,我家的外面,时时刻刻都有各路人马来往,我便直到母亲咽气的那一刻才现身。

我送了母亲一程。

送过母亲后,我又在凡人界呆了几十年,一直送走弟弟弟妹,送了一个叫魏红的儿时玩伴,送了曾经与我许过婚约,最后却悔婚易取的明三公子。

这些人,我看着他们青春年少,看着他们中年沉稳,也看着他们白发苍苍。

直到他们咽气,我还是年少华美,不可逼视。

当我看到侄儿的曾孙娶了新妇,赶着前来向我行礼时,突然的,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再次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不明白这种孤独,可那一瞬间,我却泪流满面。

我想,我便是年少华美,绝色倾城,可这般目送着亲人朋友还有仇人,一个一个老死离世,却只剩下我孤单地活在世上,这种长生,到底有何意味?

自从这一次流泪之后,我开始频繁的头痛。而每次头痛过后,我总仿佛记起了什么。

而因着这种记起,我的心越发惶然。

母亲离世后,我也在妖境呆过一阵,我陪在欧亚,陪在曾经的大皇子,现在的妖境皇帝面前,与他们同游同伴,看着他们垂垂老矣。妖境的这些人,如欧亚和皇帝,他们都薄有修为,所以他们活得比我的母亲弟弟长一些。

不过最久,也只有二百年不到的寿命。

那一年,欧亚卧床不起。

老得说话也含糊的他,向后代子孙交待了事后,便握住了我的手。

他浑浊苍老的眼,眷恋地看着我,求道:“魏枝,我想看看你最美的样子。”

我点头,身子一震,便收起了敛息决。

我露出真容时,整个房间都似乎在发光。

欧亚痴痴地看着我,他的目光温柔而热切,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他望着我,苍凉地说道:“魏枝,如果你不是凤凰多好?你不是凤凰,就不会离开妖境,以我的手段和地位,便是用强,也能强娶了你。”

我只是看着他。

欧亚的目光越来热切了,他陷入了回忆中,“你离开妖境那一天,我看到了,你明明和平时一样,与林炎越飞过天空,可不知怎的,我就有种感觉,仿佛你这一去便再也不会回来。那一次,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上一边追一边嘶喊着你的名字,阿枝,你听到了吗?”

我低声说道:“听到了。”

欧亚笑了,他低哑地说道:“我这个妖境将军,一国柱石。得不到心爱的人,孤单了一世,不是因为无能,而是因为所爱的人太遥远……”

他瞬也不瞬地望着我,明明将死,那目光中的渴望和热切,却能灼烧人的灵魂。

我流下了泪。

欧亚伸出苍老干枯的手。慢慢帮我拭去脸上的泪水。望了我一阵,他突然说道:“阿枝,我求你一件事。”

我看着他。低声问道:“何事?”我说道:“你说出来,不管是什么事,我都替你办到。”现在的我,却是有能力说出这样的话了。

欧亚笑了。他握紧我的手,说道:“我以前恨过炎越。恨之入骨……可人之将死,我却明白他了……”他道:“魏枝,你其实只是一只胆小又无依的小鸟,你涅盘时。把关于炎越的记忆排除,这是顶顶错误的做法。因为不记得他的你,比以前更孤单。魏枝。我们无能,一个一个都只是凡人。都走在你的前头,你的性情也不好,是个相识只需一年,遗忘却需百年千年的顽固之人。我们这些故交走后,你还有那么那么长的路要走,可那时谁站在你的身圉?谁与你闲时起舞?谁与你走遍天涯?我一想到你守在那朝阳城里,孤孤单的一人起舞,孤单单的飞来飞去,连个鸣啸也没有回音时,我这心里就好生难受。”

他紧紧抓着我的手,挣扎着向我求道:“人之一生,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明明害怕寂寞,却还天长地久的守着寂寞。魏枝,你去找回记忆吧,便是炎越成了魔帝不可能回头了,可有着那一份记忆的你,也不算太孤单。”

我低头,对上欧亚浑浊的眼中那热切的光亮,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去找回记忆。”

欧亚咧嘴一笑,握着我的手慢慢一松,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第一次因为一个凡人的过逝,而放声大哭。

送别欧亚后,我又恢复了无所事事的状态。因为这种举目无依的感觉太冷,我想我得找一件事来做。

于是我按照对欧亚的承诺,开始寻找关于炎越的记忆。

我走遍了每一个曾与炎越踏足过的地方,甚至还去了那个小世界,寻找到我与陈四留下的踪迹和传说。

我也回到了凤凰城,在一城人排斥的目光中,住进了紫华宫,并站在如今处处都有的梧桐树上,对着众人口中,炎越曾经出现过的地方发呆。

我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看过很多很多的人,听过很多很多他的故事。

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了一个叫郦山幻境的地方,看到了一块三生石。

这三生石,前生今世来生三个面,每百年只能看一面,我选择的是今生。

而我这一看,便是足足三个月。

这三个月,我不眠不休,一直跪坐在石前,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看着关于魏枝,关于炎越,关于凤凰的记忆。

开始时,我像看别人的故事一样,看得津津有味,可到了后来,我每看一阵,便会出现头痛。而伴随着这剧烈的头痛的,还有那一副副翻涌的画面,以及那种让我锥心的疼痛。

在我看到二个月时,我开始每日每夜的头痛。

看完画面的那一天,我头痛入骨,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最后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清醒时,我已记起了一切!

我是凤凰,我是魏枝。

我爱着炎越!我爱了他两辈子!

记起一切后,我第一时间回到了朝阳城,这是我涅盘之后第一次回到这座已经属于我的城池。

很快的,我找到了当年我涅盘的地方,也找到了在那不远处的,一座残破的阵。

以我现在的目光,自是一眼看出,这阵,它叫抽元送运阵,这是一个上古奇阵,它的作用是抽去一个人身上的福运,将之化为灵气……

在认出抽元送运阵后,当年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而当我看到至今还泛着腥气的一滩天帝灵血时,一阵剧痛向我袭来,我嘴一张,一口鲜血覆在其上。

元月最后两天,求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