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7章 炎越成魔

第一百四十七章 炎越成魔

巫族大尊呆若木鸡,他眼也不眨地看着我,哑声唤道:“师尊?”

黑色的火焰中,我点了点头。

我这头一点,巫族大尊猛然放声大哭!

这个刚才还狠戾无比,还雄心满腹的男人,这时刻,像个孩子似的跪在我面前,泪流满面地重复问道:“姐姐,你都记起来了?”

我点了点头,看向他,看着这个哭得像孩子似的,一脸孺慕,眼中尽是相思的男子,我轻声说道:“阿南,我都记起来了。”我清冷地说道:“这五千年,你把你自己桎梏了!”

巫族大尊跪伏在我面前,他伏在那里,哽咽地说道:“姐姐啊,姐姐,阿南悔了,阿南真的悔了。这五千年里,阿南无时无刻不在念着你,好些次,阿南都想一了百了,可是阿南又想着姐姐那般聪明,许是早有安排,于是阿南到处寻找姐姐的转世。可是,当阿南真正找到姐姐的转世时,却再也没有了当初面对姐姐时的感觉。姐姐,阿南想你啊!”

他一边说一边向我爬来。

我看着自己身上蓬蓬燃烧的火焰,声音一沉,厉声喝道:“退下!”

在他身子一僵,不由自主地停下时,我声音放缓,说道:“这火你不能沾。”

哪知,我这话一出,巫族大尊却咧着嘴笑了开来,他脸上还有泪,这一笑,却恁的纯粹。

他仰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他的眼中有万千星辰,每一颗星辰都明亮无比。

他含着泪,颤着声音。愉悦地说道:“姐姐,我曾向苍天立下誓愿,如果能再见姐姐一面,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说到这里,他跪在地上向我移近两步,仰脸看着我,在我不高兴的目光中低笑道:“姐姐。其实这件事我早就该做了。早在五千年前,我就应该抱着姐姐,与姐姐肉血交融地一道归于尘土。”

我听到了他话中的死意。不由淡淡说道:“阿南,我那时没有恨你。”我沉静地说道:“我死之后,神魂还在世间存在了一阵,那阵子。我看到我为我痛不欲生,也就不恨你了。阿南。我只怪我自己,当时应该早点发现你的心意,早点为你开导。”

巫族大尊却低低笑了起来,他哑着声音发着比哭还要难听的笑声。说道:“当年的事,阿南做了之后,从没有后悔过!要是重来一次。阿南还是会那样做,阿南的错。只是错在计划不够周全,没有察觉到姐姐早有死志!”在我沉着脸向他盯去时,巫族大尊喃喃说道:“我恋姐姐如痴,除了姐姐,谁也不想,谁也不入眼,便是姐姐的转世,我有无数次机会得到她控制她,可我一对上她那张脸,对上她那双眼,便又没了兴致。我无数次想让自己靠近她,却还是选择站得远远的……我的姐姐,自始至终就只那么一个,她死了,那就是永远死了,转世的那个再美,也不是她,不再是她了!”

说到这里,巫族大尊慢慢站起身来。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温柔地看着他,哑着声音急切地说道:“傻孩子,人都会死的。你应该学会遗忘!”

“我遗忘不了!”巫族大尊这时却是笑了起来,这个刚才还啕啕大哭,哭得像个孩子似的男人,这时的笑容,却温柔而又专注,他深深地凝视着我,像是要把我印到骨子里,刻在神魂中一样。

在他专注得让人心头发颤的眼神中,巫族大尊猛然跨出一大步,然后,他抱住了我!

凤凰涅槃时的火焰那是何等恐怖?这简直是可以焚天化地的,随着巫族大尊这一抱,我身上的黑色火焰,便蓬地一声,迅速地烧到了巫族大尊的身上。

看到这个俊美的男人,眼中的血红色尽数散去,看到他专注的温柔地凝视着我,看到他低下头,猛然把嘴罩在我的嘴上,然后,就在四唇相接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烧成一堆白骨,我猛然疼痛起来。

我嘶声叫道:“阿南,阿南!阿南啊!”就在最后三字落下时,黑色火焰猛然腾空,然后,我整个头颅都被罩在其中,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火焰焚烧身躯时,用了很长时间,可烧到头颅却只一瞬,转眼间,梧桐树林中华光大众,仙乐飘渺,而黑色火焰包围的我,已化成了一堆灰烬。

这灰烬,却也与众不同,它成为两种颜色,一种是黑色的灰,另一堆,则是带着一种血红色!

就在仙乐飘渺而出,华音美到极至时,那一团黑色的灰漂浮而起,停留在半空了。

然后,那漂浮的灰烬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馨香。

馨香中,有七彩光芒传来,转眼间,那灰烬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蛋。

迅速的,蛋壳破裂,一只幼小的凤凰钻了出来。

凤凰一出蛋壳,几乎是见风就长,它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在炎越一瞬不瞬地看去时,它转眼变成了一只高五十丈,宽八十丈的巨大七彩凤凰。

就在凤凰冲破朝阳城的云空时,它走出一步,迅速地变成了一个女人。

……一个绝美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人,她凭空出现的那一刻,整个朝阳城里,都宛如百花齐放,那容光冲天而起。这样的女人,本身姿色气质到了极点,偏又在一种娇憨灵动中融合着华贵优雅,光是站在那里,便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

女人站定后,信手一抖,一件火红的霓裳便穿在了她身上,望着远处的山脉,女人自言自语道:“我叫魏枝。”

她又说道:“我叫魏枝!”

她缓缓走出一步,明澈的双眸好奇地朝着四下打量一会后,我看到了那困在阵法中,墨发尽白的男人。

赤着足,在映照在朝阳城上空那玄妙的光芒中,缓步走出的我,步履轻盈又自在,我走到男人身前。

我望着的这个男人也在望着我。

他的目光,温柔,紧张,却又强行装出一种冷漠威严。

我看着他,微微一笑,曼启红唇唤道:“天帝?”

炎越的俊脸,瞬那间灰败如雪。

这时,我信手一拍,困着天帝的阵法便给破了,我轻蔑地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番后,嘲笑道:“这小小的阵法就困住了堂堂天帝?真是不过如此!”

几乎是我的声音一落,炎越便嘴一张,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来!

看到他喷血,我给惊住了,就在我呆呆地疑惑地望着他时,炎越慢慢盘膝而坐。

可他的运功,显然毫无用处,这个在如今的我看起来依旧不错的男人,每抬头看我一眼,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在他喷出七八口鲜血时,我有点不喜欢看了,于是我衣袖一拂,转身曼步离去。

炎越慢慢回头,他看着我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猛然的,又是几口鲜血喷出。

没有人注意到,那属于巫族大尊的血色灰烬上,一缕又一缕的血光被炎越吐出的血所吸引,竟迅速地飞了过来,融合在一起。

我不知道,在我的身后,那属于魔界的传承血光,与炎越吐出的血织成了茧,它们一圈又一圈 ...

,把一头白发,绝望无比的炎越包在其中……

我飞出朝阳城不久,便看到了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

见到那只队伍,我停下了脚步。

转眼间,从队伍中走出一个人来,这人却是先帝。

先帝走到我面前,朝着我打量一眼后,先帝微笑道:“恭喜凤凰阁下浴火归来!”

先帝的身后,数千个大臣都向我说道:“恭贺凤凰阁下浴火归来!”

所有人都在笑。

我有灵目,自是一眼便看出来了,这些人的笑,是真心的。

也是,有了涅槃后的凤凰,又何必再惧怕魔物?

就在我微笑颌着,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时,先帝落在我身侧,说道:“阁下既然已经浴火,便已不是昔日魏枝。如今天界缺一少帝,还请阁下就位!”

数千大臣齐刷刷行礼,同时说道:“还请凤凰阁下就天界少帝之位!”

我眨了眨眼,转头看着一脸笑容的先帝,忍不住问道:“那天帝?”

先帝微微一笑,他还没有开口,众臣中一个老人已大步走出,朗声说道:“少帝身边这位便是天帝。少帝,为了迎侯于你,天帝特意带我等守在此地多日。”

我又眨了眨眼,看着这一众笑容可掬的大臣,看着这同样笑容可掬的天帝,突然的,在我心脏的深处,隐约地感到了一种陌生的痛楚!

……在我接任天界少帝之位的第三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昔日的天之骄子,天帝最得意的儿子,天界最绝顶的天才,天君炎越堕落成魔,取巫族大尊魔帝之位而代之。

不对,以前的巫族大尊,虽然接受了魔帝之位,可他神智迷乱,并不算真正的魔帝。魔界真正的魔帝,应该是现在这位炎越魔帝,因为他完美的全面的继承了魔帝的传承,不但实力得到了十倍几十倍的飞涨,还始终保持了神智清醒。

魔界魔帝易位,炎越成为魔帝的那一年,留在天界的所有魔物都自动退回魔界,三界恢复秩序。

而魔物们这一退,便是整整一百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