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0章 魔界太子

第一百五十章 魔界太子

我衣袖一拂,随着我这一拂,四周的灰雾被一种无形的力道排开,众人所站的十里方圆,都变得明明朗朗。

眼前终于明澈了,众修士不由高兴起来,一个老臣感慨道:“这次要不是凤凰阁下带队,我们只怕寸步难行。”

我微微笑了下。

这般一落入魔界,我便把四周浓雾排开,也是一种示威。

果不其然,就在那老臣的声音落下后不久,前方传来了一个冷笑声,“我道是谁这么嚣张,原来是痴情重义的凤凰阁下!果然好威风好杀气!”

声音一落,青涣和楚工带着几十个高阶魔族,出现在我们面前!

……在我开辟通道时,便同时打出了一封符信,果然,我们一到,迎接的人便来了。

只是,我们虽说是出使,却没有在事先得到魔界的同意,如今我又态度嚣张,也难怪有人不满了。

陡然见到这么多高阶魔族,众人都是一凛。我也转头望去,与天界之人相比,魔界之人肤色略深,而且,相比修士们仙气弥漫,这些魔族个个有着极佳的身材,以及轮廓分明,隐含戾气和掠夺性的眼神。尤其对上他们那泛着微红的眼眸时,更是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袭来。

便是在天界时,宛如青竹般的青涣,这时也是眼底泛红,于原有的儒雅之气外,更增加了几分邪气。

虽是四十几个魔族,可这一出场,便把我身边的百来个高阶修士的气势压下去了!

感觉到对面传来的凌人压力,我衣袖一振,一种无形力道四振而开。转眼便迫得对面的魔族向后退出一步!

没有想到我二话不说便以势迫人,众魔族一个个都冷笑起来,青涣本来便不喜欢我,这时看向我的目光,更是满含厌恶,他嘲讽地说道:“凤凰阁下果然心肠冷酷,手段惊人!”

面对青涣的讥讽。我脸色微白。

不过。我是代表天界,无论如何,是必须镇定的。

于是我装作没有听到。朝着青涣行了一礼后,浅笑着说道:“魏枝奉天帝之令,前来魔界求见魔帝,还望大统领带路!”

青涣深深地盯了我一会。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衣袖一甩。道:“来都来了,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吧。”

青涣说到这里,又冷笑道:“天界的灵修在魔界是无法吸收灵力的,为了避免凤凰阁下灵力耗尽。通知各路魔主,让他们启动吸魔阵!”

青涣一句话道出,从他的嘴边便飞出了上千只纸鹤。转眼那些纸鹤带着青涣的命令,传向各路魔主!

看到这一幕。孔秀在我身后倒吸了一口气,低声惊道:“这是言随法转!这么高的法术,青涣怎么会的?”

言随法转可不是一般的法术,它涉及到宇宙的规则,涉及到造物之妙,这种法术到了高深时,天地山川,飞禽走兽甚至人类,都可以信手创造。这是神的领域!

孔秀的声音虽小,众魔族还是听了个分明,青涣当下笑了笑,说道:“这是我们魔帝研究出来的!”

青涣这话一出,经常跟随在天帝身边的那几个老臣脸色都有点变了!

这时,青涣转头看向我,泛红的双眼似笑非笑,“听说凤凰阁下如今是天帝的少帝,乃是天帝之下第一的人物。不知这一百年过去,凤凰阁下修为高深到何等程度了?”

我抬头,对上青涣那嘲讽的眼,说道:“魏枝无能,这一百年并无所得。”

青涣闻言笑了起来,他冷冷说道:“凤凰阁下的心眼都放在满足自个私欲上,当然难有所得了!”

我没有辩驳,转头看向前方,我说道:“雾散了!”

众人跟着转头,果不其然,前方一片明澈,树木山林历历在目,灰雾果然散了!

看来是众魔主启动了吸魔阵了!

这时刻,包括我在内,所有的修士心中都在想道:青涣那道命令发出到现在,不过几息的时间……仅仅几息,众魔主便对他的命令做出如此迅速的反应。这在如今的天界,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样一想,众修士越发凝重起来。

这时,青涣随手抛出一只船状法宝,让我们上了船后,他随手打出几个法诀,那只船便嗖地一声在虚空中连连闪过,而它每一闪,便是近万里路程!

随着大船进入虚空,无数繁星和星云从我们身边飘过,也不知过了多久,青涣说道:“到了魔帝城了。”

魔帝城?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样,连取个城名都这么漫不经心……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眼前的灰雾散去,魔帝城出现在我们眼前。

而魔帝城这一露面,我身后所有的修士都惊得瞪大了眼。不是因为丑陋,而是因为这里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美丽。

与天帝城完全不同,魔帝城是一座花的城池,无数高大的树木,矮小的灌木,草类,藤蔓等等,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开着大片大片的花。

与天界不同的是,这里的树木藤草,通通都是红色,而它们的花,则通通是黑色的。

红的妖艳的枝叶茎杆,黑得绝美的花朵,再加上漂浮在魔帝城上空的大片红色水雾,顿时,我们这些异乡来客,都被深深的震慑住了!

这时,青涣手一挥,船只在天空停了下来。

就在我们不解地向他看去时,地面下的官道中,驶来了一只浩浩荡荡,足有千辆马车,万匹骏马的队伍。

对着地面这支极端豪华的队伍,青涣脸上露出恭敬之色,他和众魔族一起,纵使下面的人无从看到,也把手按在右胸上,朝着下面的队伍,行了一个礼!

见到他们如此恭敬,孔秀问道:“下面有魔帝陛下?”

青涣摇了摇头,他恭敬地说道:“不,今日是我们魔后归宁的日子!”

魔后?归宁?

我的脸刷地雪白。

我忍着唇低下头时,朋争看了我一眼,问道:“魔后?原来魔帝娶了妻啊?”

青涣不屑地瞟了我一眼,微笑道:“不错,早在百年前陛下便成亲了。”他满意地说道:“陛下虽是糊涂了十几年,好在后来又醒悟过来了,我们的魔后虽不是绝色,可她才华横溢,深得陛下深爱!”

说到这里,青涣又道:“魔后还为我们魔帝生了一儿一女……”

我脸色苍白如雪,一时竟有点站不稳,身子晃了两下!

在场的都是眼观八方之人,我这一晃,顿时人人收在眼底。众修士露出担忧之色时,孔秀等人已上前一步,体贴地把我围在了中间。

我很快便从失态中清醒过来。

当下,我笑了笑,哑声问道:“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青涣笑道:“当然可以!”

声音一落,他带着我们飞到了地上。

一边把船收起,青涣一边解释道:“魔帝城有规矩,任何人不得飞行。”

不能飞行,那就只能步行了。

当下,我们一行人朝着大开的城门走去。

随着我们步入城池,魔族们纷纷涌了出来,他们堵在路边,朝着我们指指点点,“原来天界的修士长得这个样子?”“不愧是天界中人,一个个看起来冰清玉沼,让人好想从里到外抹黑!”“我倒是听说天界人的血特别香甜,特想尝一尝!”“咦,最前面的那个美人为什么蒙着脸?”“你懂什么?她就是那只凤凰,凤凰的灵目,随随便便就可以伤到我们魔族人,所以她蒙起了脸。”“听说凤凰绝美无双?”“什么绝美无双?那是天界人的眼光。咱魔界最美的是魔后!”“对,咱们魔后才是最美的!”

我们一行人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走在这千千万万的高阶魔族中,那种来自魔族的等级压制,直是让所有的人都心跳如鼓。

感觉到了大家心中的惊惶,我无声的打出一个法诀,顿时一种无形凤炎飞了出去,附在每一个修士身上。

凤炎本是魔族克星,虽只一缕,也令得众修士压力大减,一个个精神大振。

我这番举动,自是无法瞒过青涣,当下他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

在众魔族的围观中,我们继续前行,走了五千步不到,我便在看到了十几个曾经的玄衣骑,如今的血魔骑。然后,在血魔骑的身后,我看到了楚工等几个天才!

这些少年天才,往昔面对我时,总是恭敬非常,此刻,他们与青涣一样,一脸冷笑嘲讽地看着我们走来。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的清叱声传了来,他叫道:“让开让开!”这少年喝叫时,是拳头连挥的,他小小年纪,竟是武力十分惊人,这么一拳一个,转眼间便打出一大片道路来。

魔族之人显然尚武,被少年这么无差别的一顿狠揍,不但没有怨言,反而一个个习以为常地退了开去。

这时,少年冲到了我们面前。

只见他围着我们上上下下打量一会后,转头向青涣问道:“他们就是天界来的修士?”

青涣毕恭毕敬地回道:“回太子的话,正是!”

他就是太子?就是炎越的儿子?

我猛然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