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1章 炎越一现

第一百五十一章 炎越一现

其实,根本不用青涣介绍,早在少年出现的那一瞬,我的大脑便是一片空白。

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与炎越的模样,足有八分相似!

就在我眼前一片昏花,突然只想就这么转身而去,远远地逃离这魔界之地时,少年蹦到了我面前。

他朝着我上下打量一番后,露出两颗小虎牙,笑盈盈地问道:“你就是那只凤凰?”

我看着他。

见我只是这般怔怔地看着,少年有点不高兴了,转眼他又笑了起来,伸手在我肩膀上一拍,少年声音清亮地说道:“我叫炎小魔,你是那只叫魏枝的凤凰?”

我听到自己低哑的声音响起,“我是。”

炎小魔猛然把脸凑到了面前,又问道:“你的眼睛中好多悲伤,为什么呢?你不是三界第一美人吗?我以为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会有不快乐的事的!”

我微笑起来,看着炎小魔,我温和地说道:“殿下,你看错了,我现在很平静,没有悲伤也没有欢喜。”我不想与这个孩子争持什么,便转头喝道:“走吧。”

我率先起步,朝着魔帝宫大步而去。

炎小魔歪着脑袋,对着青涣笑眯眯地说道:“凤凰阁上真的好美哦,我最喜欢美人了。”转眼,他大声说道:“青叔叔,你说我要是向天帝求娶凤凰阁下,他会不会同意?”

炎小魔这话一出,四下嘻嘻哈哈的笑声一片,有人大叫道:“愿意,天帝肯定愿意!”“对,他们天界修士不是要和谈吗?咱们的条件就是让她当太子妃。大家说好不好?”数千人整齐地叫了起来,“好!好!好!”只是这好声刚起,笑声又来,转眼间所有魔族都哄声大笑起来。

他们的笑声,如其说是起哄,不如说是一种蔑视,一种嘲讽!

看到几个老臣都沉了脸。孔秀等人也抿紧了唇。我慢慢摘下了蒙脸的纱!

我脸上的纱一取下,喧闹的大街顿时一静。

于这种安静中,我缓缓回头。

我容色绝美。眼中金光逼人,这时刻,凤凰之威顿现,所有的魔族在对上我的目光时。都本能的感到惧意,不由向后退出一步。

我收回目光。

对上气势大变的我。炎小魔不但没有惧怕,反而眼中光芒大亮,他瞬也不瞬地朝我看了一会,提步紧紧跟了来。

来到我身后。炎小魔高兴地叫道:“凤凰阁下,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我没有理会,正好这时。我们的居所也到了。

青涣把我们领进一个府第,这府第的旁边种植了大片大片红色草海。草海上,盛开着一朵朵与玫瑰一般形状的黑色花朵。

青涣朝我行了一礼,公事公办地说道:“还请诸位先事休息,等陛下有空,自会召诸位入宫!”

我们回了一礼,目送青涣离去。转过头时,我先是瞟过朝着我鬼鬼崇崇望来的炎小魔,然后,目光眺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魔帝宫。

我朝着魔帝宫望去时,炎小魔跳了出来,他以为我看的是前方的花海,在那里哇哇叫道:“凤凰阁下,你也喜欢这些黑崖花吗?我母后也很喜欢呢,哎,我父亲太无聊了,疼女人也就算了,还为了她到处种这黑崖花。对了凤凰阁下,我母亲名字就叫阿崖,这黑崖花原本叫黑玫瑰,我父亲见母亲喜欢,便把它改了名字。不过我觉是这名字不好听,起码没有阁下的名字魏枝好听。”

炎小魔在那里叽叽喳喳,我却只觉得喉间腥气翻滚。

我白着脸,垂着眸看着这大片大片,约盛开了十数里的黑崖花,暗暗想道:当年是我不对,是我害得他入魔,是我遗忘了他。所以,不管今日如何,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受的!

如今我是天界凤凰,他是魔界帝王,我们之间是再也不可能的了。我选择将他记住,不过是因此这一生太过寂寞。我已不再奢望能与他在一起,所以,他娶了心爱的女人,有了可爱的儿子,我应该为他祝福。

我转过头,低哑地说道:“太子殿下,我累了,有什么事,不如改天再说?”

炎小魔睁大眼看着我,连忙说道:“你累了?要不要紧?是不是不适应魔界的空气?”

我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也许是我现在姿态太过威严,炎小魔不由闭上嘴,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嘻嘻笑道:“那我明天再来找你!”一边朝我挥手,这个少年一边倒退着离去。望着少年那越去越远的身影,我低下头来,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孔秀一直站在我身后,见状,他走了过来,低声问道:“怎么了?”

我压下无以名状的悲伤,抬头冲着孔秀一笑,说道:“我没事。”说罢,我提步朝着院落中走去。

孔秀一直跟在我身后,他先是担忧地看着我,见我一直微笑,终是放下心来。走了几步,孔秀低声说道:“阁下,我心甚是不安。”他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一路过来,阁下应是看到了。同样等级的魔族,其实力远强过修士。”顿了顿,孔秀涩声问道:“阁下,如果和谈不成,魔界非要攻打天界,你觉得天界会有几分胜数?”

几分胜数?我摇了摇头,疲惫地说道:“我也不知。”

“是啊,只怕谁也说不清了。”孔秀苦涩地说道。

我回到了房间。

平素独处时,我总总是修练,可现在我这般坐在房间里,只感觉到排山倒海的难受。无意识地转来转去后,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拿出一尊炎越的雕像在发呆。

这木雕是炎越自己雕刻的,手法鬼斧神工,一刀一刻中极尽奥秘。我用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描画着它线路,感觉到喉间翻涌的腥气,竟是第一次悔恨起来。

我只悔恨,当初不应该听信了欧亚的话,去寻回那段记忆。也许一个人漂着,是孤单寂寞了些,可这般清清楚楚地记着痛记着相思记着绝望的滋味,却太苦太难受了。

炎越那般高傲的人,是永永远远不会原谅我的。不对,现在谈原不原谅,不是多余了么?他已另娶了心爱的人,已有了一双儿女。我与他,真真正正是永世陌路。

我坐在榻上,低着头怔怔地看着雕像上那熟悉的眉眼,想到那个与炎越长得一模一样的太子,想到那个得魔界万人景仰的魔后,一时之间,只恨不得马上回到天界去。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推开了窗。

外面的庭院中,满眼满眼都是炎越为他心爱的魔后栽种的黑崖花。这时,外面红雾蒸腾,黑色而艳丽的黑崖花在雾中摇曳,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甜香,真是动人至极。

黑崖花黑崖花,思君隔天涯,遥遥两不望。

我心中堵得很,推开窗户跳到了庭院中,信步踏上这一朵朵盛放的黑崖花,我衣袖一甩,不知不觉中踩着花轻舞起来。

舞中红颜老,流年似水永不绝。

我开始时起舞,还只是一时兴起,到得后来,却已沉浸其中。

于是,我脱去鞋履,解去外袍,便这般赤足踩着花瓣,在其上翩然来去。

我跳得安静,跳得无声,红色的雾气时聚时散,每来一缕,都如忧愁,总是风吹不散去了又来。

也不知我跳了多久,就在一舞终了,我微微低头,任由长发遮住我流泪的脸时,突然间,一阵清脆的鼓掌声传来!

“啪啪——啪!”

我身子一僵,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炎小魔清清脆脆地说道:“凤凰阁下一定是三界第一美人,父皇你说是吧?”

魔帝来了?

我慌乱地用灵力在脸上过了一道,生恐让人察觉到我的不妥,我又过了一道。

然后,我挺直腰背,唇角上扬,微微一笑后,再转过头来。

我披散着长发,赤着足,转头那一瞬中,鞋履自行穿上,长发成髻,然后,我抬头看向众人。

被炎小魔和几个魔族簇拥着的,可不正是炎越?只是比起在天界时,他一袭血红色长袍,衬得一张俊美的脸异常苍白。

他一头银发,双眸底隐有血色透出。

炎越这人,在天界时虽被万民景仰,可爱慕他的女修并没有太多,因为他太冰太遥远。

现在,他还是冰,只是这种冰配上他那隐泛红色的眸光,配上他那一头雪白的长发和苍白的面容,整个人于冰冷之外,于高华中带着十足的神秘和优雅邪肆,整个人竟是比以前还俊了一倍不止。

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间孔秀等人已赶了过来,我率着众人,朝着炎越屈膝一礼,恭敬地说道:“见过炎越魔帝。”

炎越略一颌首,他朝着炎小魔说道:“来者是客,好生招待!”说罢,他的身影平空化去。

直到这时,我们才赫然发现,原来我们看到的魔帝,不过是他的投影。

……如今我也是身具八万余年功力的大能了,竟直到他离去才知道出现的是投影。我心惊地想道:我们的差距,竟有这么大么?

这时的我,还不知道几万年来第一个魔帝,在接受魔界时,得到的魔界之力多到何等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