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2章 宴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请

炎小魔得了他父皇的命令后,大为高兴,他冲到我面前,弯着眼睛笑嘻嘻地说道:“凤凰阁下,你跳舞的样子真是太美了,你跳的舞也很好看。真的!我刚才看到都感到得要哭了。”

我看着他一脸的喜笑颜开,没有说话。

炎小魔急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看我的眼睛,现在还有点红呢。”

我微笑道:“殿下,带我出去逛一逛吧。”

白天来到魔帝城时,我们处于众目睽睽之下,什么都来不及看。

现跟在炎小魔身后,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高阶魔族,越看我越是心惊。

正如孔秀所说的那样,同样的高级,魔族的实力完全能够压制修士。以往,在天界众人的心目中,魔族实力虽强,可他们进入高阶的太少,天界完全有一拼之力。可如今看来,纵使到了夜间,这街道上也密密麻麻的都是行人,我的心便有点惊了。

因炎小魔强力要求,此番外出,只有我跟在他们身后。

如炎越在天界时受欢迎一样,炎小魔走到哪里,都有魔族向他行礼。

走了一会,炎小魔停下了脚步,他指着一侧的一栋巨大石殿,说道:“那里是论武池,我们魔界人尚武,遇到什么事都喜欢用武力决一高低,所以我父皇让人在每个城池上都建有论武池。魏枝,你要去看看吗?”

我望着那论武池。

论武池的顶上,雕着一个雕像,那是一个银发红袍,苍白俊美的男人,雕像中。他正低头抚着一根笛子,修长白皙的手指,卷起的袖角,给人一种蕴万千杀意于宁静中的感觉,真是强横到了极点。

看着那雕像一会,我低声说道:“你父亲,与在天界时完全不同了。”

炎小魔马上接了嘴。他嘻嘻说道:“我以前也听人说过。说他在天界时不苟言笑,令得所有的女修都敬他畏他,这传言我是一点也不信。父皇与我母亲在时,那是有说不完的话,而且他当着大伙的面也喜欢吻我母亲……”说着说着,炎小魔一顿。连忙说道:“魏枝,你真没有生病?”

我收起心神。努力让自己微笑,向一脸担忧地炎小魔哑声说道:“我没事。”

炎小魔直朝我打量了一会,才道:“真没事?”

“真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炎小魔用力地拍着自己胸口,他正准备继续说。嘴一张又看向我,问道:“魏枝,你是不是不想听我说父皇的事?”

我缓缓摇头。

望着那红袍如血。白发似霜,俊美至极的雕像。我哑声说道:“没有,我只是不适应魔界的魔息。”

在天界时,便是我们感情最好的时候,他对上我,也没有说不完的话,更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吻我。

原来,我追逐了两世,暗恋了千万年,终究还是徘徊在他心门之外的那个人。这人啊,也许爱你的永远都会爱你,不爱你的,不管你折腾多久,追逐多远,他也永远不会爱你。

我微笑着把目光从雕像上收回时,炎小魔说道:“我挺好奇天界的,魏枝,你能跟我说说你在天界的事吗?”

我转头朝炎小魔笑了笑,道:“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一定有!”炎小魔瞪大了眼,他高声说道:“你可是凤凰!我刚生下来不久,就听身边的护卫说,魔界所有的高阶魔族,心中最想压的人就是凤凰。他们还说,要是哪一天能与你睡一觉,他们就算立刻化为血水也甘愿了。”

不管是当凡人时,还是在天界中,我都没有想到,有人会把“睡一觉”这几个字大赖赖地当着我面说出。

一时之间,我脸红了红,看向炎小魔的眼中也有了微怒。

不过转眼,我念到魔界的人在这方面向来随意,便压下不高兴,朝着炎小魔说道:“说说你吧,你是魔界的太子殿下,一定过得甚是顺意吧?”

炎小魔果然被我岔开了话题,他嘿嘿一笑,下巴一抬得意地说道:“那是自然。”他凑近我,咧着小白牙炫耀道:“去年魔界评选最让人喜欢的男子,我可是排在前十呢!”

我看着炎小魔那张与炎越足有八分相似的俊脸,点了点头,微笑道:“殿下确实很好看。”

炎小魔得了我的表扬,大乐。

我们在街道上没有走多久,炎小魔便接到了魔帝宫发来的信号匆匆离去。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一行人都被禁锢在院子里,据守卫的魔族说,这是魔帝下的命令,我们没有旨意,不可随意外出。

不得外出,我还只是无法修练,那些老臣已被自己看到的深深打击了,一个个忧心如焚。

感觉到他们气血涌动,竟有走火入魔的征兆,我连忙气势一振,直接用凤凰金光在他们身上过了一遍。凤凰这种天生就高高在上的神物,自然有一种发自血脉中的安抚力量,众人很快就安静下来。

第四天,炎小魔再次出现了,说是要迎接我们去参加魔宫宴会。

我们来到魔帝宫时,魔帝城正是十年一见的血月日,这血月日,不止天空中明月如血,而且空气中的红色浓雾也大大增加,便是路旁的树木草类,也摇晃着红色的杆茎,在空气中摇摆起舞。

魔界血月,在整个魔界都具有重大的意义,因为这一日里,魔族的修练速度,会是平素的百倍,而且,那血月中似乎有某种引发**的因素,这一天的魔族们,也会显得比平素亢奋。

魔界血月,持续时间有半个月,之所以重点提到今天,不过是今天是第一日罢了。

我们来到魔帝宫门外时,一眼便看到,上千个魔界的俊男美女,盛装打扮后站成两排,正在那里侯着我们这些天界来客。

魔界的风气比较自由散漫,这些俊男美女,明明是在排队等人,可他们的衣着都非常随意,站姿也很懒散,在看到我们到来时,更是嘘声笑声叫嚷声一片。

孔秀等人的脸色有点不好了,一个老臣走到我身后,低声说道:“阁下,他们这是在下下马威,你得拿出气势来。”

我点了点头。

在魔帝宫大门洞开,众人开始入内时,我慢条斯理地摘下了纱帽,慢条斯理地把身上的法衣,换成了红色的霓裳。

魔界的人以红为美,以血为尊,可以说,他们的权贵阶层,个个都喜欢着红衣。

可我这红色霓裳一出,宫门后大殿前,整整两排的魔族少年男女,齐刷刷安静下来。

在他们的目光中,我率先提步,雍容的朝前走去。

凤凰之美,在华,在贵,在高傲霸道,张扬锐利,这种咄咄逼人,如同太阳一样的能灼伤人眼的容光,陡一出现,实实地把人震慑住了。

我的身后,孔秀等人的脚步明显轻快起来。

转眼间,我们来到了此次举行宴会的大殿——露华台。

我们一站上露华台上,我便听到身后的老臣咬着牙的低怒声,“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这露华台上,空荡而安静,便有几十个华服魔族坐着,可不管是从他们的衣着还是举止看来,这些人都是上不得台面的普通高级魔族。

……如青涣那样的魔族权贵,露华台上竟是一个也没有!

在身后等人压抑的愤怒中,我眉眼微挑,朝着四下望去。

只是一眼,我便看中了左首第一的位置。

当下我提步走了过去。

我在那首位上一坐下,便微闭双眼,养起神来。

就在我们都坐好之时,突然的,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女子嘻笑声。

这女子嘻笑声,轻薄**,接着,十几个身着奇装异服的魔界贵族少女嘻嘻哈哈地跑了进来,在她们的身后,是刚才迎接我们的那一千少年男女。

这些人跑的跑闹的闹,转眼间也坐满了露华台。

……我的身后,几个老臣已是脸色铁青。

一个老臣准备站起,我摇了摇头,示意他平静后,我微微抬眼。

我眼一抬,两道金光如雾一样飘出,我的凤眼金光何等厉害?便是把威力压制到了最低,这一扫过去,也令得整个露华台上的少年男女们一阵心惊肉跳。

他们一慌一惧,自然而然便安静如初。见到四下终于恢复了肃穆,我拈起一个黑色酒樽,白皙的手指一边轻抚酒樽边尚,我一边淡淡问道:“炎小魔,今次之宴,你就是主人么?”

炎小魔还没有回答,青涣的笑声从下面传来,“让凤凰阁下久侯了!”

声音一落,几十个华服庄严的魔族权贵走上了露华台。

这几十人,以青涣为首,其余等人,天界过去的赫然占用半数!

青涣率着众权贵雍容而来,他在我们的对面坐下后,翘起二郎腿,双指一搓打了一个响指后,朝我笑嘻嘻地说道:“凤凰阁下见谅,陛下说了,他不喜欢看到你这张脸,所以让我代替他这个主人招待一下。”

他不喜欢看到我这张脸?

我脸一白,一股腥气涌出咽喉。

我垂着眸,于四下安静中浅浅一笑后,装作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朝着青涣说道:“阁下来了也是一样。”

我仰起头,把樽中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