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6章 被抓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被抓

青涣涩声说道:“臣刚把她送到沃灵洲的时间法阵里,转身不过一刻钟,便看到有白光升起,臣急急赶到法阵,却不见了她的踪影。”

符信中,炎越魔帝的声音却一扫刚才的不善,恢复了平淡,“无妨,她走不了。”

青涣奇道:“可是臣在她曾经停留过的地方展开时空追踪,并不曾见到踪影。”

炎越魔帝似是笑了笑,他说道:“自魏枝到了魔界后,天界的人一直蠢蠢欲动,连同她身边的那些蠢物,也一个个手段频出,朕放她前去沃灵洲时,早防着她有动作了。”

听到这里,青涣安心了,不过,在挂上符信时,青涣鬼使神差地说道:“陛下,我看她是真伤心了,这都形销骨立了。”

回答他的,是符信被关的声音。

一道白光过后,我发现自己置身一片山林中。

这山林里,有着充沛的灵气,便是我这般躺着不动,四肢百骸也仿佛被暖流浸过,空气中的灵气绵绵不绝地扑入我体内。

可这不是小世界应有现象。

自从上次去过一次小世界后,我对小世界有了些理解,知道这种小世界里,通常附在大世界的一花一叶或者一粒沙子里,这种小世界生灵无数,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法修练,小世界的规则排斥一切灵力。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原本想着,在时间法阵里把身体和灵气复原得差不多后,再找机会进入小世界。

躺着的感觉实在太舒服,我仰着头。一时也无心去探究这是什么地方,随便设置一个结界把自己保护好后,我便沉沉睡去。

我这一睡,便是几天,醒来的那一天,正好看到两个太阳次第升起。

朝着金灿灿的阳光发了一会怔后,我把自己变成一个长相平常的女子。又把身上的法衣变成普通的布衣。整理了一番储物袋,便提步走出丛林。

从丛林中一出来,我便发现。自己停留的这个山头,是一座山的顶峰,离顶峰不足五里的第二峰上,建了一座金光闪闪的寺庙。那寺庙香火鼎盛,远远望去人流不绝。

我本想了解这个地方。当下脚步一转,朝着那寺庙走去。

我随意两步,便从后面来到了寺庙旁。

这寺庙修有围墙,我刚准备一步跨进去。这时,围墙里面传来了一阵女子笑声。

而这笑声中,有一个声音非常耳熟!

我心下一惊。跳过了围墙,远远看到那个被几个贵妇簇拥其中的清秀女子。慢慢眯起了眼。

这清秀女子,却是魔后!

我真没有想到,我拿出破界符传送,却给传送到了魔后在的地方!

魔后正在摘一丛桃花,她感觉到我的视线,直起身来朝我望了望,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见魔后朝着身后的众女说了几句后,便脚步轻盈地朝我走了来。

不一会,魔后来到了我身前,这个修为不高的女子,朝着我好奇地打量一会后,奇道:“我是不是见过你?”

自知道这个女人存在之后,我面对她时,总带着一种狼狈和自卑,这还是第一次,她的身后不曾前呼后拥,她也不在炎越的庇护之下。

脱去了魔后的外衣,她实在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

我身量颇高,却还是第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打量了这个笑容甜美的女子一会后,我收回杀机,淡淡说道:“许是见过吧。”

我明明态度冷淡,魔后却对我产生了兴趣,她一双大眼圆滚滚地盯了我一会,露出两颗小尖牙地笑道:“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我带你转转吧。”不由我分说,她已抓住了我的手,朝另外一侧的柳树林走去。

魔后连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她一边走,一边指着四周的景物向我介绍道:“那是桃树,那是梨树,那是垂柳,垂柳你见过没有?在我的家乡,这可是珍罕物,嘻嘻,我那,我夫婿说过,这些都是凡人界常见的东西。”

凡人界珍罕的东西?难道这里还是魔界?

我垂下眉眼,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魔后还在那里蹦蹦跳跳的,她实在是个极好相处的人,一路走来,不管见到谁,她都能说上两句话,而且她性子极单纯,喜不喜欢一个人,明晃晃地摆在脸上。

这真是个让人无法讨厌的女子。

我苦笑了一会,终是忍不住向她叽叽喳喳的魔后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魔后一双大眼睛正四下张望着,看到一个风筝,她都要跳起来笑一阵,听到我的问话,她随口答道:“这是类灵域啊,炎越他在三界外开辟出的一个地方。”

说到这里,魔后突然止了声,她松开我的手,抬头朝我盯了一会,魔后问道:“你是谁?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得到允许进入这里?”

我瞟了一眼四周来来往往的凡人,想道:你现在警惕有什么用?要是想动手,我早就动手了!

可对她,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动手,她不是炎越当天帝时的那些妃子,她是炎越自己选择的女人,是他放在心上珍惜的妻。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想得最恨了,也不过是想着忘记他,我没有那个胆量杀掉他心上的女人,没有胆量让他永生永世来恨我。

我转过头,对上魔后滚圆的眼,唇角扯了扯后,我轻声说道:“我是无意中传送到此地的。”

魔后却不信了,她大声说道:“这不可能!类灵域四周都布有结界,除非修为胜过魔帝才能打破那个结界传送进来!”

什么?

一种不妙的感觉在我心底漫延,我抿着唇蹙着眉,过了一会,我向她说道:“我确实是传送过来的,不过我那传送只怕有问题。”

哪知,我这话一出,魔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马上消去了敌意。她笑嘻嘻地拍着我的肩,说道:“这样啊,那你就别多想了,干脆这里玩一阵吧,我回魔界时,一并把你带走就行了。”

这时,这个大咧咧的女子又兴致勃勃了,她叽里呱里说了一阵后,向我埋怨道:“那百来年里,他老是一个人往这里跑,还说是准备一件礼物送给我,当时我还老高兴了,可现在你也看到了,我又不是在凡人界出生的,这算是什么礼物?”

魔后还在那里埋怨着,我却看到了竹林后的一处山头。

这山头,青翠葱郁,一树一木熟悉无比,我不知不觉中拐了进去,走不出几百步,便看到了那个与魏都一模一样的深潭。

是了,由此往东走五百步,是一处不大的空地,当初,他还是仙使时,就在那空地上放了一座仙府,对了,那一条小道,与当初从家里跑出来投奔他时,我走过的山道一模一样。

魔后跟在我身后,一边走还在一边埋怨,“他每次到了这里,便喜欢在潭水上泡上一阵,还老在那处空地上转悠,前阵子,还放了一座仙宫在上面。明明是他自己喜欢,还说什么是送给我的礼物。呸,这种凡人界的穷酸地方,我才不感兴趣呢。”

在魔后的叽里呱里中,我已来到了山头。

站在这里,山风猎猎,我看着下面那个与魏都一模一样的城池,一时之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呆立良久,我低声说道:“你的夫婿,他是不是对你很好?”

魔后正爬到山坡上摘花,听到我的问话后,她快乐地回道:“他自是对我极好。”

摘到花后,魔后蹦到了我面前,伸头朝我一瞅,魔后轻叫道:“呀,你哭了?”转眼她又说道:“我一见你,便觉得你很眼熟,心里就挺喜欢你的。说吧小姑娘,是不是什么人欺负了你?我跟你说,我的夫婿是个有大事的人,不管你有什么烦恼,我都可以让他给你摆平!”

刚刚说到这里,魔后惊喜地叫道:“你,你不是说没空吗?怎么过来了?”

在我身子一僵中,一个熟悉又温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刚好想起一件事,便赶过来了。”

说话之人,正是炎越魔帝!

我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不明白?怪不得前往沃灵洲的路上,青涣表现得那么松散随意,还让午元接触到了我,原来,陷阱早就布好了,我浪费了一枚宝贵的破界符,却把自己送到了炎越魔帝的秘密花园。

就在我僵硬得一动不能动时,炎越魔帝温柔轻哄的声音传了来,“你先去玩吧,我要与这位阁下说会话。”

魔后快乐的声音传来,“她果然是我认识的人是不是?嘻嘻,我就说她好眼熟啦。好啦好啦,你们聊吧,我去那边玩去。”

然后,便是魔后跑远,以及炎越魔帝向我走来的脚步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头去。

这一回头,我便看到了炎越魔帝,以及站在他身后,正向这边望来的青涣。

看到向我走来的这个男人,我勾了勾唇角,灵力一振,便变回了自身原有的模样。

我负着手,黑衣凛然地看着炎越魔帝,勾了勾唇角后说道:“陛下好算计!”

我收起所有的波澜,冰冷漠然地看着朝我看来的男人,说道:“这一局是陛下赢了,却不知接下来,陛下是准备把魏枝囚了,还是另有手段?”略顿了顿,我继续说道:“不过魏枝得提醒陛下一声,我刚才一不小心,好象在魔后身上种了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