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8章 外室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外室

半年后,我虽说是恢复了精神,却也像个凡人一样,一天要有四五个时辰的睡眠。

也许这种睡眠休养的方法着实有效,我那三年耗尽的精力,如今已恢复了一半。

可惜我还是病弱不堪,因为那颗被我滞了生机的蛋,它又滚回了丹田附近,开始欢快的吸引我的精力元气了,继续生长起来。

这一天,正是深秋。

我踩着一地的阳光,来到一片枫叶丛中。站在这里,我一眼便可以看到下面那酷似魏都的城池,听魔卫们说,那城池的一切都与凡间相类,不过我对魏都并没有太多眷恋,对这个假魏都更不感兴趣,都半年了,也没有去玩过一次。

信手拈起一片枫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弯弯曲曲的山道,朝着那个深潭走去。

我低着头,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着,所以拐过弯时,一眼看到那个站在潭旁,负着手朝着潭水出神的男人时,竟没有回过神来。

我呆呆地朝着那男人望了一阵,在他回头看来时低下头来。我收回目光,朝他行了一礼,极客气地说道:“魏枝见过魔帝陛下。”

炎越魔帝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他又看向那一泓潭水,也不知望了多久,他突然开了口,“魏枝。”

我望向他。

“听说你如今身体大好了?”

我应了一声,客气地说道:“是大好了,魏枝多谢陛下关怀。”

“好了就行。”

炎越魔帝转身,说道:“你随我来。”

我怔了怔,看到他毫不迟疑的远去,想了想后。提步跟在了他身后。

我现在虽然身体虚弱,因这个地方灵力充沛,我所消耗的能及时得到补充,所以很多法诀都能使用。

跟在炎越魔帝身后,他使用遁术,我也跟着使用遁术,他一步一座山头。我也不落后面。

这般一路疾行。走了半个时辰不到,炎越魔帝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山头,低头望着前方。炎越魔帝开口道:“到了。”话音一落,他随手一拂,前方的幻阵便像雾一样被他拂了开来,一座修建得差不多的宫邸赫然出现在我眼前。

一看到那宫邸。我便惊声叫道:“紫华殿?”

眼前半山腰下的这座巨大宫殿,紫气弥漫帝树林立。那白玉楼阁仙家凤阙,任哪一个都与炎越曾经身为天君时,所住的紫华殿是一模一样。

我打开凤目,痴痴地望了一会。低声说道:“真的一模一样。”

炎越魔帝站在我前面不远处,我出神望着时,他也在一瞬不瞬地望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魔帝开了口。“下去看看吧。”

他再次提步。

这一次,我跟在他身后,一步一步地把紫华殿丈量了一个遍。

走在这熟悉的宫殿里,我实有点难以形容的激动。明明这宫殿是他的家,我在这里激动个屁?

可虽是如此想着,我却还是激动不已。

不知不觉中,我信步来到了天君寝宫。

吱呀一声,我推开门,这门一打开,我便看到了寝宫床榻旁放着的数十个木雕。

看着那一排熟悉的木雕,我也不知怎么的,眼中一涩,脚步再也移不动了。

炎越魔帝来到了我的身后,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向那木雕,过了一会,炎越魔帝问道:“这房间如何?”

我收回恍惚的神智,微微笑道:“陛下住过的寝宫,自是一切甚好。”

“你满意就好!”炎越魔帝淡淡地说道:“我在这寝宫的对面给你挑了一间,你去看看中意与否。毕竟这地方是你以后的安身之所。”

这地方是我以后的安身之所?

这话什么意思?

我抿了抿唇,又抿了抿唇,过了一会,终是问道:“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炎越魔帝转头看向我,他挑了挑眉,诧异地说道:“你不明白朕的意思?朕是说,以后你就住在这座宫殿里!当然,这个住字,也可以换成幽禁!”

我深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又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含着怒意地问道:“陛下!魏枝是在问你,你特意弄出这样一个宫殿,还把魏枝安排在你寝宫的旁边,这是什么意思?”

炎越魔帝看了我一会,竟是笑了起来。

这人常年冷着一张脸,成为魔帝后,整个人更时不时的散发着一种戾气,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这样的他,笑起来时也如春暖花开。

炎越魔帝一边笑,一边走出两步,不知不觉中,他站到了我面前。

这个男人生得高大,这般站在我身前时,直把我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身影下,衬得我格外弱小。

我不想示弱,脚步一提便向后退去。

哪知,我刚刚退出一小半,他便向我跨出一大步,于是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增反缩。

炎越魔帝的身躯,在离我只有半臂远时停了下来,他低下头,用他那双泛着暗红色的眸子含着笑地看着我,见我有点狼狈有点躲闪,他微微低头,在他的脸与我的脸只离了不到五寸远后,炎越魔帝开口了,他说:“其实你猜得没错,朕这个宫殿,就是给你准备的!”

他双眸似冷似热的盯着我,露着一口白牙轻笑道:“以后,朕会时不时在到这里住上一阵。”

他的意思已经非常非常明显了。

他看我的眼神,那暗红眸子里的笑意,更是把那层意思明明白白地流露出来。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和痛苦,狠狠咬了一下唇,我冷笑起来,朝着这个近在方寸,让我爱了多年的男人冰冷地说道:“陛下的意思,是把魏枝当成你的外室来养了?”我愤怒地低语道:“炎越陛下,你这样做,就对得起对你一心一意的魔后?对得起你的儿女?”而且,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的愤怒,似是取悦了炎越魔帝,他悦耳低沉地笑了两声后,说道:“凤凰阁下想得太多了,我妻儿那里不会介意的!”

可我介意!我恶狠狠地想着!

我如此想着,也如此瞪着炎越魔帝。

相比起我的愤怒,我的被羞辱感,炎越魔帝的表现,实在是风轻云淡,甚至,他的眉眼中,还流露着一种让人无法错看的真切的轻快。

我闭了闭眼,强行敛起愤怒后,睁开眼来看着他,冷冷笑道:“陛下想把魏枝养起来,这主意是打得好,可最好的主意,也要看魏枝配不配合!”

哪知,我这话一出,炎越魔帝却低笑出声,他将唇凑到我的耳边,将温热的气息吐入我的耳洞中,语气极为温柔地说道:“你不配合?凤凰阁下定然是忘了,你的术法符箓,还都是我教的呢……”

我瞪大了眼。

在我惊愕中,炎越魔帝已经转身离去。

直到他离开一会,我才回过神来,我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抓住一个魔卫便问道:“你们陛下呢?”

那魔卫看来是得了吩咐,对我颇为客气,他回道:“陛下刚才走了。”

走了?他走了?

我站在原地,一时之间气得手脚都有打颤。

炎越魔帝的那句话反反复复在我脑海中出现,“你不配合?凤凰阁下定然是忘了,你的术法符箓,还都是我教的呢……”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他早就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对我动过手脚?

陡然,我低头抚上了小腹……我这里还有一个孩子,可直到如今,我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以前,我虽是猜测那个占我便宜的人修为高深还胜过我,可我就是没有怀疑过他。为什么?因为我以前认识的林炎越也罢,天君也罢,一直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再则,我信他夫妻恩爱,没有想过他会做那种事。

可现在,这男人把我幽禁了不算,还弄出这么一个紫华宫来把我困在这里,还明晃晃地言明,要把我当外室养在这里……这样的炎越魔帝,却是能做出那种事的人!

难道,我腹中的这个孩子,是他的?

我又愤又恨,满腔怒火却没有个发泄处。因魔卫们不许我出宫,我只得随意挑了一寝宫住下。

回到房间后,我还愤恨不已。

我不明白,他怎么能够这样对我?

他明明有妻有儿,他还对他的妻那么好,他与魔后的恩爱,整个魔界都为之称赞,我都已经放弃他了,他为什么要招惹我?

我怒火中烧,可炎越魔帝一消失又是十几天不见。我天天在房间中转来转去,连睡眠时间都大大缩短,修练时也不能静心了。

这一日,远远知道青涣过来了后,我急急飞了过去,径直落在青涣面前,我朝着他说道:“你们陛下呢?”

青涣被我的举止吓了一跳,他朝着看了一会,笑了,“凤凰阁下恢复不错啊,这般双颊红润眼神明亮的,一看就精神很足,比起以前,还是现在的你让人看得更舒服些。”

我懒得理会他,追问道:“我想见炎越魔帝,还请阁下帮我传达一下。”

青涣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陛下现在很忙,这两个月里,只怕是抽不出时间来见阁下。”

我咬了咬牙,想了想后又道:“那你们魔后呢?我想见她。”

青涣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马上把阁下的意思转达魔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