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9章 欢喜

第一百六十九章 欢喜

不一会功夫,符信通了,魔后那清脆的,天生就有几分甘甜和快乐味道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是凤凰阁下?凤凰阁下,我可最喜欢你了,上一次我还对青涣他们说,以后你的事不必通报,你可以直接找我。嘻嘻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本来准备了很多话的,此刻听到魔后的声音,却是哑了。

张口结舌一会,我低声说道:“魔后陛下,我想见见你,可以吗?”

魔后的声音立马传了来,“好啊好啊。”说到这里,魔后关切地问道:“凤凰阁下,你的声音有点不高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陛下惹你不高兴了?你尽管说出来,我替你出这口气!”不等我回答,她又叽叽喳喳地说道:“上次我一见你,就觉得你面熟,你还不承认呢。嘻嘻,我的眼光是不是很好?才与凤凰阁下见过几次面呢,你伪装后我也能一眼认出,我都佩服死自己了!”

她的声音又清又脆,语气中充满了快乐和幸福,这样的声音,光是让人听着,便能感到心情愉悦。

我怔怔地想着,我是不如她,我不如她快乐,不如她甜美,不如她可爱,不如她没心没肺。

我也曾有过快乐甜美可爱的时候,可那段日子太短太短,林炎越太快的让我知道了世事沧桑,如今,他保护着他最爱的女人,让她始终都纯净如稚子快乐如少女。光这份待遇,就已是天壤之别!

她与魔帝的感情那般深厚,她提到魔帝时,也是那般亲密自然,我就凭着自己的猜测去质问于她。岂不是可怜可笑?

想到这里,我自失的一笑,这时,符信那边传来魔后的追问声,“凤凰阁下?凤凰阁下?”

我反应了过来,朝着符信那边低声说道:“我没有不高兴……我,我只是闲着无聊。想与魔后陛下说说话。”说到这里后。我语速很快地说道:“我现在没事了,魔后陛下不必与我见面了。”说到这里,我关起了符信。

符信一关。我整个人也怏怏起来。

接下来一个月,我既没有见到炎越魔帝,也没有见到青涣等人。

安静中,我日复一日的休养生息。当我的睡眠时间减少到一天只需二个时辰后,我开始寻思着把周天防魔大阵变得更加完美。

四月的天气。暖阳高照,天地一片葱郁。

这一天,我躺在柳树下的一块青石板上,一边闭目养神。我一边感受着那颗越来越向丹田靠近的蛋。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舒缓而沉。却也那么熟悉。

我听着听着,先是身躯一僵。转眼反应过来,便嗖地转过头去,朝着来人定定望去。

那个站在漫天阳光下的银发俊美男人,可不正是炎越魔帝?

我等了他一个月,等到现在,愤恨到是消了不少。因此,如今看到他向我走来,我还挺悠闲的朝着他淡淡望去。

炎越魔帝缓步走到我身后。

朝着我上下打量一眼,他突然伸手,扣住我的腕脉探了探后,他松开了我的腕脉。

这时,他一眼瞟到我怒瞪的眼,不由笑了一笑。

看着他的笑脸,我忍了忍,最后沉声问道:“陛下上次离开时,说什么我的术法符箓,还都是你教的。不知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炎越魔帝朝我看了一会,挑眉说道:“难道朕这话说错了,你的术法符箓,不是朕教的?”

我抿紧唇,正待说出,我想知道的是,他这话背后的意思。

可就在我准备开口时,炎越魔帝缓步踱了开来,他走到一侧的桃树下,信手摘下一株凋零了大半的桃花枝,淡淡说道:“凤凰阁下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朕那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只是在教诲凤凰阁下,在朕的面前,阁下大可不必做多余的手脚,因为你那些动作完全多余。”

原来我真的误会了!我想,原来他那句话是这个意思!

虽是如此想着,可我想了想后,还是张嘴问道:“不知陛下知不知道,我腹中的这个……”

我堪堪说到这里!

我只是说到这里!

炎越魔帝手中的桃花枝,漫不经心地朝着空中拂了拂!

陡然的,空气中传来了一阵花香,那花香扑天盖地而来,转眼便迷糊了我的神智,令得我忘记了下面要说的话。

漫天花香中,我仿佛置身于无边的桃花林中,而我眼前这个银发红袍的魔界帝王,在我眨眼间,变成了昔日白衣飘然的天君模样。

天君出现得突然,却也真实得让人神魂俱醉。

数十枝桃花从枝头垂下,粉色的花瓣隔开了我看向他的视线。于漫天粉红色的芳香中,我的神智渐渐远去。

恍惚中,我忘记了我们已是身处一百年后的现在,我也忘记了他不再是天君,我也不再是他唯一爱着的魏枝。

我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不知不觉中,竟仿佛我们从没有分离过,仿佛他和我还站在一百多年前的紫华宫,而我心上的男人,正拈起一枝桃花,对着我盈盈而笑。

我痴迷起来。

因着这种痴迷,我怔怔地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我小心的拂开碍眼的桃花,我来到了这个白衣飘然的男人面前。

仰头看着我的男人,我痴痴地望着他,小心伸出手,摸向他的脸。

我居然摸到了他的脸!

这般温热的肌肤,还有这般温柔的眼神。

我痴痴地看着他,不知不觉中泪如雨下。

男人伸出一只手,他用指尖拭去我脸上的泪水,低低的,温柔地说道:“傻阿枝,你哭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抽噎地说道:“林炎越,我做噩梦了。”

男人含笑看着我。

我仰头看着他,泪止不住地向下流,说起那个噩梦,我还哆嗦起来,我望着他傻傻地说道:“我梦到我一百年后,我涅槃成功,而你则成了魔帝,还娶了魔后生了儿女,你不要我了……”

男人握着我的手,一起抬到我脸上,用我的手背,他的手背,一边一下,慢慢拭去我脸上的泪珠,他轻声说道:“别难过了。”

我摇头,我痴痴地望着他说道:“我还梦见你对我说,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模样,你一直喜欢的,只是当年那个还没有成为凤凰的魏枝。林炎越,这是真的吗?”

在我的追问中,男人上前一步,把我拥入怀中。

他抱得我甚紧。

我也伸出手,紧紧反搂着他,纵是这样抱着他,我还是感到那股寒冷。我哆嗦着,低低地说道:“林炎越,你说我怎么会做那么可怕的梦?”

男人没有回答,他低下头来,寻到我的唇,吻了上来。

几乎是男人温热的唇瓣一覆在我的唇上,我便激动起来,我激动得浑身颤栗,我仿佛渴望他这种拥抱太久太久的岁月,所以,我不管不顾地剥起他的衣服来,我扯去他的玉带,脱下他的外袍,我慌乱地解下自己的衣裳,我焦急地说道:“林炎越,抱我,抱紧我……”

我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扑到了男人的身上,搂紧他的颈项后,我拼命地寻着他的唇,胡乱地在他脸上身上吻着。

男人含着笑,他在我扑上去时,温柔地把我横抱而起,他低下头,单膝跪在地上,低头朝我看了一会后,他微笑着把我放在厚厚的花瓣丛中,然后赤身覆在我的身上,温柔地进入了我……

我紧紧夹着他的腰,在他的冲撞中尖叫颠倒。

白光从眼前一波波闪过时,我尖叫着唤道:“炎越,炎越!我的炎越!”

然后,是一阵猛然的抽搐,我头一仰,墨发洒了一地。

就在我倒在花瓣丛中,晕红着脸仰望天空时,空气中的粉红色花瓣渐渐散去,留在我眼中的,是满眼苍翠。

看到这猛然变幻了的景色,我僵了僵,慢慢转头看去。

我看到了那个一头银发的魔帝,正赤着上身,把玉带系回腰间。

我看到了他满身的指印咬痕。

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丝不挂。

我看着他,看着自己,也看着四周,过了良久良久,我张了张嘴。

我还没有开口,红袍加身的炎越魔帝那低沉的,含着笑意的声音轻缓地传了来,“桃花幻阵,最基础的幻阵之一,早在凡人界时,我便教过你,是也不是?”

我看着他,没有回话。

炎越魔帝的目光,朝着我的身子望了一会。他收回视线,无奈地笑了笑。

他走上前,把我轻轻拉起搂在怀中,笑道:“没有想到,你连这么低级的幻阵也抵抗不了。”他搂紧我,紧紧地搂着我,直搂得我腰间生疼后,他那含着笑的声音再度响起,“魏枝,别的事情,我们都不必多想了,以后,我来这里时,我们便是一对最普通的凡人夫妻。”

自顾自地说到这时,他把我横抱而起,那般搂着我,他一边朝着桃林深处走去,一边用温柔得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魏枝,前尘往事朕已不想再提,你也不许再提,走,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昨天实在来了太多亲朋好友,更新也就给耽搁了。今天原应该双更,家里客不断,也静不下心来。先向大家许诺,过了初八后,一定连续加更三到五天,以补偿这阵子对大伙的一再失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