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0章 逼婚

第一百七十章 逼婚

我真是没用!

明明无数次告诫自己,明明早已下定了决心,可一对上温柔的他,便是不由自主的沉溺。

我闭着眼,假装不知道他有妻有子,假装虚弱非常,也假装忘记了自己的骄傲和尊严,悄悄的向他的胸膛处挪了挪。

只有这一刻,我想,我只沉沦一刻就够了!

我轻轻地转过头,悄悄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我假装这广阔的天与地之间,只有他和我。

炎越魔帝仿佛也察觉到了我的动作,他的双臂在收紧,在一点一点收紧。

过了一会,我慢慢睁开眼,这般被他抱着,我一抬头,便可以看到他光洁的下巴,以及他苍白俊美高贵的容颜。

这个男人啊,光是这么看着,我便感到自己的心活过来了。千千万万次,隔着浩潮人群和星空看到他,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鲜活。

因为有他,所以我的期待才有了意义。

炎越魔帝嘴角含着快乐的笑,他紧紧抱着我,慢慢向外走去。感觉到我在看他,他也没有低头,只是那唇角上翘的弧度越发的明显。

明明从花园到门口,只有那么一点距离,明明可以飞可以瞬移,可这一刻,他抱着我,便个凡人丈夫抱着娘子一样,缓步走了过去,我也望着他,忘记了自己身为凤凰的骄傲,这般静静地怔怔地望着他。

这一刻,时间奇慢无比,却也快如白驹过隙,饶是他走得再慢,也已出了宫门。

堪堪跨出宫门。一阵衣袂破空声传了来,却是青涣急步来到了我们身后,惊异地朝我们看了一眼,青涣很快便低下头去。

炎越魔帝停下脚步,他回过头,向着青涣笑如春风地问道:“什么事?”

青涣却是看了我一眼,然后他嘴唇动了动。

青涣在使用传音入秘。我先是一怔。等到记起要截取时,堪堪只听到了几个字,“……魔后很不安。她想您赶紧过去。”

迅速的,炎越魔帝变了脸色,他放下我,转身便飞出几百米远。他一眼看到低着头站在风中的我,又飞了过来。说道:“魏枝,你回去吧。”他冲我说道:“朕很快就来陪你。”说罢,他再不回头地匆匆离去。

我站在风中,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冰凉。

过了一会,我无声的笑了起来。你看,我就是这么愚蠢。明明知道他有了更爱的人,明明知道他有了心爱的妻。却还骗自己说,我只需要这一片刻的沉沦。

那人刚才还对我那般温柔,这一听到他的妻的召唤,便什么也不顾了,便迫不及待地赶了去。

可我,都到了这个地步,竟还在枉想着什么……

我可真是可笑至极,真是愚不可及!

就在我孤零零地站在风中,一动不动地任由这人间四月的春风吹拂在身上时,我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却是不曾离开的青涣走向了我。

青涣来到了我身后,沉默地盯了我一会后,他说道:“凤凰阁下,你还想回去天界吗?”

他这话问得突然!而且,他的语气也着实有异!

我猛然转头。

在我诧异的目光中,青涣一改往日面对我的冷嘲热讽,无视轻蔑,他悄无声息的上前一步,就在他衣袖拂过我时,他在我掌心塞了一物。

很快的,青涣退了开来,在他转身离去时,我听到他传音入秘的声音传来,“如果你想离开魔界回到天界,就打开我给你的传送符……凤凰阁下,天界众修盼你盼得很苦!”

我呆若木鸡!

我真真没有想到,青涣这个炎越的心腹,居然早就背叛了他!

我很快便收回了目光,站在风中,我看着那些朝我走来的魔卫们,看着那幽深的,等着我进入的宫门,我闭了闭眼,迅速地撕开了青涣刚刚塞给我的传送符。

于是,一道白光闪过后,我从原地消失了!

我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身处魔界的一个偏远地域。

在这荒芜的小地方,我还没有停留多久,便有几个早就侯在那里的修士找上了我,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很快便通过打开的界门,从魔界进入了天界。

这整个过程,都极其迅捷,从头到尾用了不到一天的功夫!

我出现在凤凰城时,正是朝阳东升之时,几乎是我一出现,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传了来。

远远的,有人在大叫道:“凤凰阁下回来了!”“凤凰回来了!”“我们的少帝回来了——”

混合在狂喜的叫喊声中的,还有如潮水一样向我涌来的人群。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我的身周,便挤满了人群,上千成万个修士围在我的四周,而远处,还有不少修士在向这边赶来。

我见过修士们恨我,也对上过无数仰慕的目光,可只有这一刻,我才体会到负天下厚望是什么意味!

我站在那里不过半天时间,我的四周,便里里外外围满了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个个脸露喜色,偏偏,他们强行克制着,尽量安静着。

到得中午时,十几个白头大能和老臣们赶了过来,刚刚来到我身前,这些位高权重之人,便朝着我齐刷刷一拜!

我吓了一跳。

连忙上前,我一一扶起众人,哑着声音说道:“诸位,魏枝何德何能?”

一个老臣抬起了头,他红着眼,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地说道:“少帝,我们天天盼着你回来啊。”

“是啊是啊,我这老家伙日盼夜盼,就盼着凤凰阁下能够回来。”

“如今陛下不见踪影,如果少帝你再出了什么事,不是把天界的子民双手奉给魔族人当血食吗?”

“阁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就在热闹当中,天边处,又是一群人飞来。

这一群人,却是冠盖凛然,随着那些华贵的天马越飞越近,众修士缓缓向两侧退去,让出一条道来。

转眼间。一个长相与炎越有几分相似的帝子。从天马上走下,他衣袂飘飞,一步一朵云。转眼间便出现在我面前。

看到我,这帝子低头便是一礼,激动地说道:“凤凰阁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个帝子。我却是识得的,他正是已被天帝立为太子的四皇子。

看着太子那与炎越相似的容颜。我先是出了会神,然后才低头还了他一礼,微笑道:“太子客气了。”

“不,不是客气。”太子眼眶微红。表情是真欢喜,他与我肩并肩,我们一边朝着前方飞去。太子一边沉声说道:“凤凰阁下有所不知,如今的天界。那是人心惶惶了。”他说道:“先是有人四处撒播,说是阁下以后就留在魔界了,接着又是父皇失去踪影,最后来,甚至有传言说,父皇已把这个天界拱手让给魔帝了,那些人还说,魔帝与天帝本就是父子,他们早就把天界兆亿生灵私下做了交易……阁下你可能想不到,阁下离开的这短短两年里,死去的修士已近五千余万!”

“这不可能!”我倒抽了一口气,不敢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死那么多人?”

太子苦笑起来,他说道:“这其中,被魔物们杀死了的不过百分之一,剩下的几乎都是那些相信了谣言的修士发生暴动后所为!”

在太子向我介绍时,众臣和那些老头们也飞了过来,他们围着我,一个老臣听到太子的话后,接口说道:“那些谣言是魔帝派人散布的。魔物们盅惑人心的功夫实在了得,直把我们杀了个猝手不及。”

我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会,我开口说道:“跟我说说天界的情况吧。”

“是。”一个老臣低沉地说道:“那些从弱水洲过来的魔物特别厉害,我们足足浪费了十个洲,上百万修士以性命相填,才算是把它们压缩在一角了。”

另一个老臣则是说道:“阁下炼制的周天防魔大阵我等已经见识过了,着实不凡。不过它要长期运转的话,耗费的灵力太过惊人,阁下可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

耗费的灵力太过惊人?坏了,难怪我当初炼制时,总觉得有什么事被我遗漏了一样。原来是这灵力的耗费问题。

可笑我当时一门心思想着如何防御如何克制魔物,哪曾想过维持符阵的运转方面?而且,我那符阵一护就是整座城池,长年累月运动的话,那灵力耗费确实是个大问题。

见我脸色不对,一侧的太子连忙说道:“凤凰阁下能够创造出这种对魔物杀伤力巨大的符阵,就已经是前无古人了。灵力耗费问题,再慢慢想法子解决便是。”

我朝太子点了点头,承诺道:“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几乎是我的话音刚刚落下,又是一队修士飞了过来,这一队修士浩浩荡荡足上数千人,看着领头的是木老,我不由怔了怔。

就在我准备迎上去时,木老带头,上千个修士刚一跨下天马,便朝着我跪了下来,说道:“我等乞请太子立刻继天帝位!”

“乞请太子立刻继天帝位——”

于整齐的叫喊声中,木老一个人苍老嘶哑的声音又传了来,“老臣乞请凤凰阁下与太子成亲,安天下修士之心!”

木老这话一出,那千来个修士也罢,便是跟在我身后的众人,也齐刷刷跪了下来,一时之间,天地间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我等乞请凤凰阁下与太子成亲,安天下修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