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2章 炎越知晓

第一百七十二章 炎越知晓

对着一脸激动的太子,我冲他笑了笑。

一生都不会负我?

真是华美的誓言。

虽然说出这个誓言的人,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不过,他既然有这个心,我也应该回报同样的忠贞才是。

我想,我一定可以忘记林炎越的。

我和太子手牵着手,朝着天帝宫走去。

一路走过时,遇到的修士纷纷朝我们投以注目礼,在我看去时,所有修士都低头行礼。

这便是我要守护的子民。他们尊我重我,我也断断不能负了他们。

我低头回礼。

自那颗蛋回到丹田的原位置后,我便一直虚弱着。在街道上走了不多久,我对太子说了身体不适后,两人使用遁术,直接入了天帝宫。

太子把我送到一株巨大的梧桐树下的精致阁楼后,便转身离去。还在三天便是大婚之期,他可忙得很。

我转身朝着阁楼中走去。

转眼间,我便来到了阁楼的第二层。走到专门给我布置的房间,看着那一屋华贵装饰,以及太子为我精心打造的华丽床榻,我慢慢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个木雕。

这些木雕,大多数是人物,有我的,也有做为凡人时的林炎越,还有他当天君那会的。

每一个木雕,都巧夺天工,每一个木雕,表面上都光亮无比,因为,在这一百多年中,我每天每天都会抚摸它们,直把这木摸出了玉般的光泽。

这些木雕,我把它们一个个摆在床榻上,然后。我退后两步,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它们。

阳光从窗口而入,微尘中,这些雕像都带着安详和快乐的笑容。

可它们影响我太久太久了。

我紧紧地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眶虽红。表情却有了些决然。

我静静地看着它们。拿出一个木雕,然后把它紧握在手心,随着我的手一点一点的用力。慢慢的,有木屑从我掌心中流泄……

魔界。

魔后蹦蹦跳跳地跑进了魔帝宫,远远看到那肃杀的一幕,魔后直是吓了一跳。

她招了招手。在召来一个魔卫后,魔后悄悄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大伙都这么严肃?”

那魔卫低头禀道:“禀魔后陛下。据说是青涣阁下出事了,陛下正在里面审问他。”

“什么?”魔后惊得低叫出声,她想了想,说道:“我去看看。”

以魔后的地位。她一路走来,自是无人敢阻,便是来到正宫前时。那些魔卫们也只是朝她看了一眼,便沉默地放了行。

不一会功夫。魔后便来到了台阶上。

这时,宫殿中,正传来炎越魔帝冰冷的说话声,“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了?”

过了一会,青涣那有点虚弱,也夹着几分愧疚的声音低低地响起,“青涣愧对陛下厚恩。”

再然后,便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感觉到殿中炎越魔帝那急促的呼吸声,魔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她一进大殿,便看到鲜血淋淋的青涣跪在地板上,而他的前面,炎越魔帝正僵硬的坐在帝王宝座上,那张俊美的脸上,全然都是铁青和痛楚。

魔后连忙走了过去。

她来到炎越魔帝身侧,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魔后温柔地说道:“陛下,有话慢慢说就是,别这么生气,仔细伤了身子。”

炎越魔帝面无表情地拂开了她的手。

他睁开眼,冷冷地看着再也不吭一声的青涣,沙哑着声音说道:“青涣,朕不明白。”

青涣把头低在地板上,他嘶哑地说道:“陛下,你杀了我吧。”

炎越魔帝再次精疲力尽地闭了闭眼。

这时,看得一头雾水的魔后,在一侧小声说道:“青涣,你有什么为难之处,不妨跟陛下明说。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陛下是把你当亲人看的。”

跪在地上的青涣摇了摇头,他哑声说道:“是青涣的错,青涣放了凤凰,并亲手把她传送出去,让她回到了天界。青涣罪无可赦,只求一死。”

直到这时,魔后才明白过来,原来引得炎越魔帝震怒的,是这么一件事。

她脸色白了白。

过了一会,魔后咬唇说道:“青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凤凰对魔界的危害,你明明是知道的,她回到天界,对陛下一统三界的大业,那是极大的阻碍,你为什么要害陛下,要害我们魔界?”

这一次,青涣还没有回答,炎越魔帝已然怒道:“闭嘴!”

炎越魔帝对魔后一直是温柔的,和善的,这从来没有过的怒意,令得魔后一怔后,她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魔帝,一双杏眼瞪得溜圆。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有魔卫高声叫道:“陛下,有天界的消息传来!”

炎越魔帝沉声说道:“进来。”

“是。”

应声进来的,却是良少,做为第一批堕入魔界的亲信,良少这百余年来,一直负责情报的收集工作。

良少大步走了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青涣,他了然地转过了目光。

朝着魔帝行了一礼后,良少沉声说道:“禀陛下,凤凰回到天界后的当天,便应天界众修士所求,答允了与天界太子的婚事!”

几乎是良少的声音一落,砰的一声,酒盅落地的声音传了来。

伴随着器物碎裂的,还有一种席卷了整个大殿的旋风,魔后修为最弱,转眼便被这旋风推得远远的。

这种旋风,来自炎越魔帝的精神威压,因此,它不止是风,魔后好不容易抓到一根柱子,便发现自己口鼻被窒,一种死亡的痛苦向她袭来!

就在极致的慌乱和死亡的威胁中,隐隐的,魔后听到良少在大叫,“陛下快放松,魔后不行了!”

这声音一落,那旋风有了松动,不一会功夫,魔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这时的魔后,满头满身都是汗水,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说不出的狼狈脆弱。

不过,大殿中的另外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

良少抬起头,他关心地看着脸色非常难看的炎越魔帝。一侧的青涣,这时也在看向魔帝。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魔帝的声音传了来,“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良少连忙回道:“当时说是三个月。据消息来回的时间推算,也就在这几天了。”

炎越魔帝久久一动不动。

良少又看了炎越魔帝一会,最终,他低声说道:“陛下,这件事,属下应当如何应对?”

炎越魔帝没有回答。

倒是一直跪着的青涣,这时说话了,他嘶哑地说道:“炎越,我早就说过,魏枝的性格是个较真的。以前她一心倾慕你,不管遇到什么事看到什么人,也一直死心塌地的只跟着你……因她的这种性格,我觉得她成婚这事非同小可,她毕竟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便会拼尽全力去完成的人。”

青涣做为一个叛徒,本没有资格说话,可他与炎越魔帝多年相处感情深厚,这时还是忍不住多了几句嘴。

一侧的魔后,这时已站了起来,也已经把自己梳理干净,她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又变,几次想要开口,却不知为什么,最后她也只是怯怯的,一脸苍白地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有说出。

良少看了炎越魔帝一眼,轻声说道:“陛下……不如就此丢干净吧。”

一直闭着眼的炎越魔帝,这时睁开了眼。

一看到他的眼,三人都是一惊,良少更是腾地站了起来。

却是炎越魔帝那黑沉的眼眸,这时已变成了全然的血红色,同时,他这一年来好了不少的脸色,也苍白如初了。

血色的眼,苍白的脸,这时的炎越魔帝,虽是俊美得惊人,却也阴戾得可怕。

就在大殿中的三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时,炎越魔帝慢慢站起。

他抬眸看着远处的虚空,伸手一砍,冰冷地说道:“传朕旨意,虎牢,天门,无水,三池,死沙,五大通道立即打通,困守在那里的所有低等魔物放出,同时向三界传朕旨意,朕从既日起,将对天界发动全面攻击!”

寒着眼,炎越魔帝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朕的子民,我们被天界困阻多年,也是时候颠覆那个腐朽的地方了!”

炎越魔帝最后一句话说出时,他吐出的第一个字,都变成了一个沉甸甸的金玉纶音,那纶音飞出魔帝宫,飞到了魔帝城的上空,二十九个字,血红血红的,明晃晃的出现在魔帝城的上空,每个字都有三丈长宽,沉甸甸血气冲天的,那般排在天空上,直能让所有魔帝城的魔族看到。

于是,魔帝城在最初的安静过后,便是一阵响亮的狂呼声传来。

自古以来,魔族人便重杀戮,好斗成性,这些年来,要不是魔帝约束着,他们早就杀进天界了。现在听到他们的帝王终于对天界宣战,满城上下都是狂热的喊杀声。

炎越最后的那一招,让良少青涣和魔后等人猝手不及。要是以往,魔帝做的决策,青涣都能阻止或劝缓,可此时此刻,他是彻底没了说话权。而良少和魔帝,虽是有心劝阻,可他们一来没有那个说服力,二来也没有想到,行事一向沉稳的魔帝,这次行事竟是这么迫不及待!

三人呆了呆后,同时向魔帝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