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3章 大婚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婚

这三人都是与炎越魔帝生活多年,对他的心性手段极为清楚,此刻见他震怒,也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听他发出一道又一道命令。

直到炎越魔帝一连发出十道血杀令后,良少见他眼中血色稍退,开口说道:“陛下,能够用手段就达到的目的,何必大军压境?微臣以为,我们可以把陛下的雷霆之怒传送给天界众生,然后向那太子直接开口提条件。如果他不愿意,再攻击也不迟。”

天界。

我与太子的婚姻,真是万众瞩目,特别是太子的亲信们,更是一个个的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经历了炎越成魔,天帝失踪一事后,炎氏一族在天界人的心目中,威信大大的下降。对很多修士来说,他们如其寄希望于这些炎姓人,不如死心塌地的相信我这个天道注定的,是天界福星魔族克星的凤凰。所以,我与太子成婚,对太子巩固天帝之位帮助很大。

虽然清楚这些,可维持天界稳定也是我的渴望,更何况,这个太子对我无法掩饰的喜爱,也让我感动。

今天,是我们的大婚之期。

我与太子站在白云之巅,我们的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修士,连不远处的天空处,也停满了各位大能的坐骑。

而我与太子的打扮,今天也格外慎重,炎氏一族是火属性,太子身着一袭金色的,如烈日一样的袍服,整个人华光万里,像太阳一样灼热而引人瞩目。

而我,则是着一袭模仿我的羽毛制成的霓裳,七彩的光晕在霓裳上流转。再加上头上的天后冠冕,整个人华贵得无人敢直视。

我的手,一直被太子紧紧握着,我侧过头看了一眼马上要成为我丈夫的男人,看着他喜悦的侧脸,看着他眼中的光彩,微微敛了敛目。

然后。我转头看向前方的木老。木老是今日的主婚人。在木老的身后,还有四十九位大能,这些大能将同时运用仙术。把我与太子大婚的实祝影像投射到每一洲的天空上,让所有的天界子民,都能为他和我欢喜。

我想,每一个女人。都曾渴望过这么一次大婚,我曾经求而不得。如今得到,心中虽是再也不知道欢喜是何滋味,却也应该珍惜。

就在我看着太子的侧脸失神时,木老注满灵气的喝唱声传来。“吉时已到——”

木老的声音浑厚有力,在如晨钟暮鼓般传遍天空时,四十九位大能的影像阵已然启动。于是这一刻,所有的天界修士。都听到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吉日已到。

就在他们抬头的那一刻,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突然折现出无数个身影,而那被群臣和宿老们簇拥在正中的两个华贵身影,正是修士们念念不忘的太子和凤凰!

木老的喝声一出时,我的身后,从渺无边际的虚空中,折射出了一条巨大的光柱。这光柱中有七色彩虹流转,有仙乐飘然,有若隐若现的神女飞舞——这是成神时才有的异像,这个异像,几万年前那位女神成神时曾经出现过,这次为了我与太子的大婚,四十九位大能把它模拟了出来。

光柱出现的那一瞬间,太子牵着我的手,缓步走向由九只仙鹤组成的仙鸾,而随着仙鸾启动,那光柱如影随形地跟在我们身后,同时传来的,还有那散遍整个天际的飘渺仙乐。

我们这次大婚,具体的时间是七天,这七天中,我们将坐着这仙鸾,在众位修士的追随下,在光柱神音的伴奏中,把天界最重要的九大洲飞个遍。

——这就是天界天帝的大婚之庆。

我端庄的坐在鸾车上,所到之处,当地的大能和天才们纷纷排队相侯。

前一百年中,我虽名声甚响,却一直隐在人间,许多人都是听过我的名头却从来没有见过我的人。

而这一次,他们可以见到了。

看着鸾车所到之处,那排得长长的,看不到边的修士队伍,我浅浅笑着,而我的身边,我新鲜出炉的丈夫则紧紧握着我的手,双眼时不时地盯向那些看呆了的青年们,直迫得他们移开目光才罢休。

整整七天的婚礼,到了最后,饶是修为高深的也感到了疲惫,何况我还有孕在身?

忍着眩晕,我们最后一站回到了天帝城,这时太子站了起来,向着众人宣布“摆宴!

这场宴席,依然在天空中举行,一个个榻几,给摆在了白云之上,一个个端着美酒灵果的美人,脚踩云朵飘然来去。

宴席过后,便是洞房了。天帝城虽然没有夜晚,可为了我们的大婚,还是人为的制造了天黑。

天空暗淡起来,整个天帝城的上空,都被烛光点燃的那一刻,太子扶着我的手,一步一步降落在天帝宫。

进了天帝宫,入了装饰一新的东侧楼,我和太子,在布置出来的新房里坐下。

我们踏入新房的那一刻,天上地下,都是喜鹊的叫声。

新房是经过特殊布置的,里面一片黑暗,需要抬起头刻意去看,才能看到头顶上那一片黑暗虚空里划过的流星和星云。

太子摸摸索索在我前方坐下,黑暗中,他与我对坐一会后,低声说道:“阿枝,我们成婚了。”

我轻轻恩了一声。

黑暗中,太子沉默了一会,又低声说道:“阿枝,你还会念着他吗?”

太子的声音有点苦涩,见我不说话,他连忙又道:“孤也知道,今天这个时候问你这个问题实在不妥当……可是魏枝,孤就是忍不住。”顿了顿,他低低地说道:“魏枝,孤从第一眼看到你后,就喜欢上你了。”

听到我丈夫语气中的真诚和害怕,我轻声说道:“我忘记他了。”

我的回答,令得太子高兴起来,黑暗中,他笑了一声后,又说道:“那,阿枝你愿意为我生儿育女吗?”

我想,太子糊涂了,他已经忘记了,凤凰只能生一胎的。我已怀了孕,以后再不能为他生儿育女了。

可是,听出太子语气中的渴望和热切,我又犹豫了。直过了一会,我才低声说道:“凤凰只有一胎的。”

我这回答一出,黑暗中便彻底沉寂起来。就在我担忧得想要说什么话来安抚他时,太子轻笑着说道:“瞧,这么简单的事孤竟然忘了。”转眼,他又低笑着问道:“那孤可以碰阿枝吗?”

他的笑声,低沉而**,充斥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令得房间的热度都上升了。

我呆了呆,抿着唇微笑着“恩”了一声。

再然后,便是一阵天眩地转,却是太子走过来把我横抱而起。他显得迫不及待,在抱着我朝着榻上重重一压后,便手忙脚乱地脱起我的衣裳来。

太子一边脱着他和我的衣裳,一边压在我身上胡乱亲着,他湿热的呼吸喷在我的颈上,他的唇也含着我的眼睛鼻子耳朵胡乱吮着。在一阵阵越发浑浊的呼吸声中,太子喘着粗气说道:“魏枝,叫我夫君。快,叫夫君!”

说罢,他伸手在我臀部重重拍了下。

我顺从地倒在他的怀中,闭着眼睛任他施为,听到他这急迫地要求,终是温柔地唤了句,“夫君。”

夫君这两个字取悦了太子,他的呼吸更加沉浊了。他双手胡乱的在我身上摸索着,嘴里则叫道:“好枝儿,好凤凰儿,你这声夫君叫得真好听,乖,再叫一声,再叫一声。”

我又叫了一声,“夫君。”

“好听,真好听!凤凰儿,你以后见到孤,统统都得称呼孤为夫君!”

这个要求让我有点为难。

就在我犹豫之时,我的臀部又被他重重拍了一下。这一下拍得我有点痛,我蹙了蹙眉,最后还是顺从地应道:“好。”

这个好字一出,太子越发激动了,他双手齐动,胡乱撕扯着我的衣裳,整个人更是完全把我压在身下。

我紧紧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又急又乱,转眼到了厢房外,不一会,一个修士慌忙叫道:“殿下,殿下!”

正把头埋在我胸口的太子这时顿了顿,他头也不回便暴然喝道:“滚——”喝罢,他又埋头在我身上啃咬起来。

我却感觉到了不对。

伸手把太子的脑袋微微推离,我直身而起,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那人颤声说道:“回凤凰阁下,大事不好了,魔帝下令,通过虎牢,天门,无水,三池,死沙五处通道,遣魔物大军对天界发动攻击!”

这修士的声音一落,我也罢,在我身上忙活的太子也罢,都是一僵。

而这时刻,我清楚地听到,天帝宫的四面八方都有大能闯入,看来都是为此事而来。

太子推开我站了起来,在他整理衣冠时,我已焕然一新。紧接着,原本黑暗的天空一瞬间光芒大作。

我与太子出现在主殿时,大臣们已经赶至,便是驻守一方的各位大能也来了泰半。看着济济一堂的大臣们,太子一进殿便寒着声音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孤怎么听说,魔界要进攻了?”

太子脸色铁青,表情着实难看,隐隐中更有一点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