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4章 初战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初战

看到太子慌乱,众臣腿战,我皱起了眉。

魔帝想要攻打天界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再何况我的回归,必定会在某种程度上激怒魔帝。众人因为这种应是意料中的事慌神,实在让人失望。

我走到太子身边站好,看着嗡嗡声四起的群臣,以及不断飞来问策的大能们,握紧了袖中的防魔周天大阵符。

这时,有大臣注意到了我,当下他声音一提,迫不及待地问道:“凤凰阁下对于此事有何看法?”

嗖嗖嗖,众臣齐齐地看向了我。

对上他们的目光,我淡淡的,不以为然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他魔族既然敢来侵犯,全力斩杀便是!”

“说得好!”叫出这句话的正是太子,他急忙转过头,说道:“那抵抗魔族之事,就交给爱妃了!”

我抬头瞟过太子和众臣,低下头朗声应道:“魏枝敢不从命?”

于是,我的大婚之夜,是在奔波中度过的。得了太子的旨意后,我当场就离了天帝宫,召集众人,先是下令几百个大能持着我制作的周天防魔大阵,前往各洲布阵,然后又由我带头,率领几千修士前往虎牢,天门,无水,三池,死沙五处,亲自把周天防魔大阵符安放好。

做好这些准备后,我在五处通道处各安放一千修士,自己则关进帐篷,没日没夜地研究周天防魔大阵的改进方法。

要知道,周天防魔大阵一旦开启,不但耗费的灵力极其惊人,而且它只能防阻低级的,没有灵识的魔物。对于中级和高级魔族,它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就在天界的修士们风声鹤唳,枕戈待旦,时时刻刻防着魔族进攻时,一晃月余过去,却是连个魔物的影子也没有。

魔物不曾出现,日夜启动的防魔大阵却在消耗了无数个山头的晶石后。无法继续开启了!

于是。有些城的城主开始自作主张地撤去周天防魔大阵。

又过了半个月,已有一半的洲城撤去了周天防魔大阵。然后就在此时,魔物们发动了!

它们不是从五大通道而入。而是分成一小股一小股,分别从七个边域洲的结界薄弱处,由魔族大能配合魔帝安插在天界的奸细,合力打破结界。强行渗入天界!

天界在没日没夜地等了一个半月后,魔族终于从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进攻了。七个边域洲,一日之内,竟是破了四个!而且,奸细的存在。也彻底的毁坏了这四大洲的周天防魔大阵。

消息一传来,我便第一时间使用了传送符,一道白光闪过。我来到了魔物们第一个侵入的边域洲胡水洲。

此时的胡水洲,已是一片汪洋血海。看着那翻滚的血海中咆哮着的魔物,我站在虚空中,冷冷一哼后,双手朝后一振,整个人便化身成了凤凰。

我那高数十丈长数十丈的凤凰真身,一经化出,便挡住了半边天空。

在胡水洲的修士们停止奔逃,欣喜地抬头望来时,我嘴一张,一股凤凰炎射出,顿时,一柱如同巨峰的火焰,重重的砸落在了血海中。

凤凰炎一进入血海,便迅速地燃烧起来,在它燃烧时,众魔物挣扎着哭喊着逃跑,可它们不管逃到哪里,凤凰炎都能顺着血迹焚烧过去。于是,整个胡水洲里,修士们也不再逃了,他们一个个飞到高处,朝着那些在火焰中挣扎逃命的魔血之海看去。

看到他们闻之变色的魔物在凤凰炎的燃灼中,迅速地气化,迅速地变成烟灰,无数个声音赞叹起来,“怪不得那些人都说,凤凰才是魔物的克星!”“有凤凰在,当真杀魔物如杀鸡!”“太惊人了,太不敢置信了!”

所有修士都在赞叹,都在热切的激动地看向我,这时刻,他们的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张惶失措?

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苍白的脸。

化出真身,喷出凤凰炎,我那怀孕后的身体,便迅速地变得虚弱无力。在空中扇了两下翅膀,感觉到自己无力支撑,我在向下跌落前,迅速地变成人形落在了云端上。

一落到云端,我便手脚一软,连忙以最优雅的姿势坐好,我吞下冲到了喉间的腥气,强行握紧因力竭而颤抖的手,直气得手背青筋毕露。我暗暗急了起来:还有三个洲处于魔物的侵蚀中,可我这个样子,哪里还能前往?

我闭了闭眼,强行把那口鲜血吞入腹中后,颤抖着打开了符信。

太子的脸出现在虚空中。

看到下面的景色,太子欣喜地叫道:“爱妃,你已把魔物都灭尽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雍容,抬眼向着太子低声说道:“我刚灭了胡水洲的魔物……夫君,我身体不适,另外三洲,得加紧指派大能前去才行。”

我再次咽下涌到喉间的血沫,认真建议道:“灭杀魔物,是天界所有修士的责任,必须把大伙都发动起来。”

虚空中,太子的脸上似乎闪过一抹失望。

过了一会,太子发现我的脸色不对,问道:“爱妃你怎么了?脸色这般不好?”

我说道:“凤凰孕后,有一百年的虚弱期,便是流掉孩子,也会有几十年的虚弱。殿下,我有心灭魔,奈何体力难支。”

太子沉默,他看着我,过了一会说道:“好,孤马上如何众臣!”转眼,他又温柔地说道:“爱妃,大敌当前,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子。”

我感激地说道:“好的。”

符信收起的那一刻,我眼前一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因不支而晕倒。

因太子的强烈要求,天界的修士们络续开往另外三洲灭魔。

我在伤势稳定后,便带着周天防魔大阵符,和众修士一道,在被魔物侵蚀的各洲外围重新布置周天防魔大阵。

这周天防魔大阵,光是一个布置,便需要七天到十天,通常等它布好,那一洲之地已完全被魔物们侵占了。

所以,我虽四处奔波,可另外三洲还是无法避免地全被魔物侵蚀,三洲中的修士,十之五六因逃之不及而殒落。

再一次回到天帝城时,四周朝我望来的目光,已没有我大婚时那般尊敬了,甚至,有些人的眼神中还有了些愤怒和不屑。

我一落到天帝宫外,便看到一些修士在对我指指点点,隐隐有人在说道:“这个凤凰也不过如此。”“真是白瞎了偌大的好名声。”“害我对她期待那么高。”“当初接下太子旨意时,那信誓旦旦的样子还挺让人期待的,到头来却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

这些指点,让我很难受。

我抿紧唇,有点委屈地想道:哪个将军第一次征战,就是大胜而归的?我又想道:明明是那些城主弃用周天防魔大阵才导致魔物入侵的,同时被侵入的另外三洲,因周天防魔大阵张着就没有一点事,这是我的功劳,怎么就无人记得?

我这人,虽然老被人抬着捧着,可并不是真正的杀戮果断之人,就骨子里,我还习惯了依赖别人。如今,我因出师不利而受到这许多指责,便有点受不住了。

我心里难受,也不想回天帝宫去见那个让我陌生,让我不知怎么面对的夫君。

我在众人的目光和指点中,先是在宫外门呆呆地站了一阵,转眼,竟不管不顾地转身飞离!

我逃出了天帝城!

离开天帝城后,我无处可去,便又下意识的回到了凤凰城,回到了紫华宫。

站在紫华宫,那处我熟悉的阁楼上,我习惯性地进了昔日天君居住的厢房。

在厢房的床榻上抱膝坐下后,我慢慢把脸埋在双膝间,借由这个动作,掩去眼中的泪水。

我没有悲伤太久。

一天不到,我便振作起来。我整理一番仪容后,打出一个法诀,然后我低沉着声音说了起来,“我是魏枝,这次战事,我非常抱歉。”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怀孕了。凤凰最强,怀孕期间也有百年虚弱。”

“在魔界为质时,我曾闭关三年,没日没夜的炼制这周天防魔大阵。魔界无法补充灵力,所以三年后,我形销骨立,几近奄奄一息。”

“说出此事,我不是让诸位感激于我,我只是想说,这灭魔一事,从来不是凤凰一个人的责任,天界是大家的天界,灭魔重担,魏枝当与诸位同担!”

“魏枝不是将帅之才,灭魔全凭天赋技能,而我们的对手魔帝,却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有他为帅,魔物将猝计百出,防不胜防,事关天界安危,还请诸位大才出手,魏枝愿为马前卒,为卫护天界尽一已之力。”

我把这席话复制上万份,打出几个法诀后,它们便化作一道道流光,飞往了天界各洲各处。

我所说的这番话,很快便传遍了天界的各个角落,就在天界的修士们听了之后,纷纷低头沉思时,关于天界这阵子时日以来发生的事,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了魔界,并传到了魔帝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