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5章 魔后像谁?

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魔后像谁?

h2>良少站在魔帝面前,说道:“魏枝这样成长下去,终会成为魔界劲敌。”良少声音压了压,叹道:“世人总说,天道算计从来无差,那只凤凰,不管她以前如何,最终她总会成长成世人心目中的模样。”

良少感叹不已,站在阴暗大殿中的炎越魔帝,一张俊美的脸却苍白得惊人,他静静地翻看着良少递上去的卷帛。

过了一会,良少忍不住问道:“陛下,现在应当如何?”

炎越魔帝慢慢合上了卷帛。

他抬头看着前方,薄唇微动,“马上发动第二波攻击!天界不是刚毁了三洲吗?再让他们毁去三洲!”阴暗的光芒中,魔帝那张苍白的俊脸,掠过一道惊心的笑容,“天界之人,朕最熟悉不过,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们最擅长的都是相互推诿和算计自己人。凤凰的反应是不错,可惜朕不会给她磨砺成长的机会。”

他轻笑出声,吐出来的声音却寒得惊人,“第二波不行,那就第三波,第四波。魔界的低级魔物多的是,就算全部耗尽也无所谓。朕要用它们把天界逼得人心慌慌,要让那位凤凰阁下的所谓夫君,亲自把她送到朕的手中!”

良少呆楞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帝王,只是看了一眼,他便飞快地低下头。

就在大殿中陷入一阵古怪的宁静时,殿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魔后那天真甜蜜的嗓音在空旷的大殿中脆脆地传荡,“陛下,你在吗?”

炎越魔帝抬头望去。

对上那个站在殿门处的身影,他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的微笑,魔帝站起,朝着殿门处的女人伸出手,低沉地说道:“朕在,过来。”

他的声音一落,魔后便欢叫一声,一个羽燕投林,扑到了炎越魔帝的怀中。

我发出那一份宣言后,再也睡不着了,便在房间中转来转去。

这个房间,以前炎越住过多年,想当初,我每次都寻一个能望到这房间的地方站着,一日又一日的朝这里痴望,一日又一日地幻想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窗口。

如今,他的房间成了我的,他的宫殿也成了我的,甚至他那曾经立在无数个城池上的雕像,如今也换成了我的。

天君炎越,在天界彻底失去了记录,没有人知道,现在凤凰所站的每一个地方,都曾经属于天君所有。

想到这里,我轻笑出声。

这厢房并不大,可因我有意识的保存,这里的一切都与百多年前一模一样,甚至,为了不让自己碰乱了摆设,这小小的厢房,我任碰哪一处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从来不曾翻箱倒柜地清理过。

而我今天实在心绪不宁,又早就下了决心斩断,便像个凡人一样翻腾起房间来。

我把房子里的榻收入储物袋,然后是酒坛,地毯,然后是挂在墙上的各种灵画。

一样又一样,我把它们都收起。在把厢房中占地最大的床也收起后,我一眼看到,床头的角落处,有一个沾了厚厚灰尘的木雕。

我蹲在地上,拿起了这个木雕,把木雕上的灰尘拭去后,我对着木雕上的人脸,轻咦了一声。

这是一个青丝披到臀部,眼眸明亮又纯澈,里面仿佛荡漾着无穷无尽的活力的清秀女子。

这女子好生面熟!

我歪着头看了一阵,转眼恍然大悟,是了,她不是魔后吗?看这明亮纯澈,活力无限的眼,看这清秀中见普通的五官,可不正与魔后有九成相似?

…可是不对!魔后的雕像怎么会在这里?还在这雕刻的手法,分明是炎越所有,一百多年前的炎越,连魔后都不认识,怎么可能雕刻她的面目?

我努力地回想着,想来想去,记得清清楚楚的,是炎越与魔后相识是在他堕落魔界之后。

可这木雕是怎么回事?以炎越的性情,不是对他十分重要的人,他根本就不会雕刻她!而且,这一刻一画,分明刻录着炎越对这个女子的喜爱。

……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身为天君的炎越,曾经对这个与魔后酷似的女子钟情过?

这个问题纠缠了我,我呆在那里半天动弹不得。

我这一呆,便是一天,到得疲惫至极时,也无心修练,便那么把床榻放出来,扑在上面又迷迷糊糊地睡了去。

梦中,我回到了魏都的青碧山,那一天,我刚洗了红尘垢。

我从潭水中爬起,接过两个傀儡侍女奉上来的衣裳,披散着一头湿发朝仙宫跑去。

跑着跑着,我经过了仙宫的侧璧,这侧璧是玉做成,光亮如镜,我一眼便看到镜中那个黑发披到了臀部,肌肤白嫩,眼神明亮跳跃着无尽光芒的女子。

梦中的我,张着嘴与玉璧中的人你瞧我我瞧你一会,哇哇尖叫起来。我冲到炎越的房间,朝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扑了过去,紧紧揪着他的衣袍,颤声的,“仙,仙使,我变化虽然大了些,可我真是魏枝,是那个除了红尘垢的魏枝。仙使,你要信我!”

……

我尖叫一声,满头大汗的梦中清醒过来!

腾地坐直后,我迅速地拿起放在玉枕下的木雕,急急看去。

这木雕,雕的是我!

这个与魔后有九成相似的,是我!是那个刚刚洗去红尘垢后的我!

我这一百多年的生命中,经过太多次的兑变,而每一次变化,都会体现在外表上。我是凡人时,原本长相只是普通,而这洗去红尘垢,是第一次变美,因过了不久我又变得更美,我竟是忘记了那时的长相。

所以,魔后不是像了别人,她是与我自己肖似,不止是长相,还有性格,还有那一双圆滚滚的,盛满着憨傻和快乐的眼。

那时的我,第一次与炎越同住在一起,并且在他面前立了誓言。那时的誓言我还记得很清楚,他让我说,“今日得我收留之恩,往后我若弃你负你,永不言恨。”

……

怪不得我见到魔后时,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对她产生厌恶了。

……

我紧紧把木雕抓在手中,不但没了丝毫睡意,整个人还难受到了极点。

站在窗口,我望着虚空中的群星,有那么一刻,强烈着渴望着能再见炎越一面,强烈地渴望着能问他一句:他立那么普通的女子为魔后,是不是因为她长得像与他初遇时的我?

胸口似有什么在冲撞,令得我焦灼又痛苦。在房间中踱来踱去了一阵后,我终是展开双翅,飞向了虚空中。

我飞到了凤凰城的上空。

就在我飞到黑暗的虚空时,准备使用传送符离开时,突然的,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凤凰儿,你果然在这里?”

我回过头去。

由八个护卫簇拥着,坐在华丽的鸾车上的,可不正是太子殿下?

一看到太子,我那火热的心陡然一凉。

是了,我是有夫君的人了。

是了,不管魔后是不是像以前的我,她都与魔帝相爱多年,还生儿育女了。

…我似是被一瓢冰水从头淋到脚,因为寒冷,牙齿都开始叩叩相击。

太子从鸾车中走下,他飞到我面前,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温柔地握紧我的手,低声说道:“怎么冰成这样?是不是身子又不舒服了?那天你在信符中脸色就很不好看,孤一直很担心,可等了又等,都没有等到你回天帝城。”

太子的声音,温柔至极,眼中也是无庸置疑的深情。

我垂下眸,轻声说道:“殿下,我那时想静一静。”

“孤知道,孤知道。”太子连忙说道:“是孤的错,明明知道你身体不适,却还把那么重的责任全压在你的身上。你发的符信孤和大臣们都看了,关于将帅的人选,孤也心中有了数。”

他牵着我上了鸾车,一边示意鸾车启动,太子一边倾身向我,他含笑看着我,吐出的气息扑在我脸上,声音也缠绵得腻人,他说:“阿枝,我们还是新婚呢……孤想你想得心都烫了。”说话之际,他放在我腰间的手轻轻摩挲着,并慢慢地向我衣裳里钻去。

我身子一僵。

我垂着眸,强忍着把他拂开的欲望,不着声色地避了避后,急忙说道:“殿下,我改进了周天防……”

不等我说完,太子便在我耳边吐了口气,低笑着打断道:“叫孤夫君。”

我唇嚅了嚅。

太子不错眼地看上我的脸,笑容微凝,“怎么了?”、

我连忙轻声唤道:“夫君。”

太子喜笑颜开,他手臂一搂,一把把我按在他的胸口后,把唇凑到我耳朵上,朝里面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以一种压低了的,风流含情的声音轻笑着说道:“太子妃,你莫非忘记了,你还没有与你的夫君洞房?”说到最后两个字,他在我背上的右手下移,一把抓住我的臀肉,揉搓起来。

我闭了闭眼,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道:这是我的夫君,这是我早就下定决心要好好相处的人。

反反复复告诫自己后,我低声说道:“殿下,这是外面。”我的语气中带了几分不高兴,以及几分隐约的威严和警告,我又说道:“殿下,这样不好,魏枝不喜欢。”

不知不觉到了二十七号了,晕,过年期间,我养成了记农历的习惯。

前阵子答应过要给大伙加更。原本就是想过完了年,从农历十六那天开始。

……实在是由奢入俭难,过年真是把人养得散漫了,我想,尽量明天试一试加更,如果实在收不了心的话,可能得从农历十六开始加更。